全小说 > 南宋风烟路无弹窗全文阅读 > 南宋风烟路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1511章 明察秋毫,不见舆薪(2)元帅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夜深,穿过林莽,不经意狂风大作,似要经一场天变。抬望眼,层云诡谲,弦月妖异。倏然间,有浩荡紫气起于西南,直冲正北、东北、西北而去,遍布苍旻,往来游曳。其间白影数道,乍隐乍现。
  战狼的脚步越来越僵滞,难得轻松的心情亦不翼而飞。同行的轩辕九烨虽比他发现得晚,面容里的诧异之情却近乎满溢,很快也一样走不动路。
  那不是实际天象,而是虚空景物,确切地说,是对未来的预见。
  当然吃惊,当然难以置信,出山前,他们与师父一起看见的,分明是“北方紫气如堤,内有白影如龙,贯彻乾坤,经久不散”……
  熟悉的序幕,接下来,他们的师兄弟便要以星盘预测国运,并卜算究竟何人是天命之子。
  世人多爱占卜情感、功名,很少占卜国家大事,一来确实不会,二来很难占准。除了师父和他战狼,怕也只有东方、颛孙和轩辕可以说自己擅长。他们眼中的柏轻舟属于异军突起,东方雨那些爱算命的麾下更加是浪得虚名。
  纵然擅长,也不能随便、轻易地用,一则太过耗费精神,二则,注定的事怎么会改,既算准了,何必再算?
  哪怕九年前就有人说林阡命格无双,战狼和轩辕九烨都认为,那夸张的说法有个绝对不能超出曹王的前提。所以,即便去年四月掀天匿地阵金国输了,他们也从来没有忘记从“战败的强国”方面设防……这一刻,轩辕九烨却满头冷汗,是吗,金国是战败的强国?还是说,宋才是战胜的强国!?这才可以解释完颜璟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死、没有符合那个“战败的强国、死国君”、反而林阡保持着近乎全胜的战绩——因为当今天下的大势是“战胜的强国,势如破竹”?!
  战狼猛然醒悟,东方、颛孙,这两个师兄弟为何突然入世?他们并不是想辅助曹王,而是要找到他段炼并告诉他,天命所系换人了!正义的天平倒向了另外一方,匡扶的对象你该更换,辛苦的半生全然是错!
  不出所料,东方转头,对他说道:“想必你也听说过,十年前林阡初涉江湖,便已引起了琴兄的关注。然而琴兄夜观星象、却发现星象不变,因此预言林阡极有可能对某一人取而代之,林阡他,是个本不该存在的变数……”后面的话,战狼一概不想听,毕竟他也都猜到了内容。
  某一人,是谁,有人说徐辕,有人说林陌,又有人天花乱坠地说他不是星而是天,原来都不是吗,原来是……曹王?!
  为什么这些师兄弟苦苦找他而不找轩辕?因为他们知道轩辕只会跟着天命跑而他不是谁都能劝得了!所以,下面是要搬出师妹的爱情苦衷了吗,是要抛出段亦心的亲情诱饵了吗,可是我,怎能在曹王最需要的时候离开他身旁!
  东方还未说完,颛孙还未算完,一丝纵连轩辕九烨也未能察觉的锋芒陡然亮起,电闪之间,残忍地划破东方和颛孙的喉咙和后背,又快又狠,无冤无仇所以没有征兆,临时起意却是毫不留情。
  东方和颛孙都不曾留半句话,便接连鲜血淋漓倒地,即便有内功也当场身亡。
  轩辕九烨还不及反应,尚不知该逃该问、自己又是敌是友?便看到战狼冷酷收剑,清冷问他:“轩辕,你竟信吗,他所说琴兄东方琴,早年就与林楚江交好,他和颛孙俨然被林阡收买,前来对你我二人攻心。”
  “是……林阡在平凉也曾立碑造势,林阡他熟知利用天意……”轩辕九烨不允许自己的声音抖,也强制自己不去握剑,不可能给别人看清楚自己的心绪,可是前所未有的是自己的心绪怎么样自己也不知道!岂止满头,满脖子汗。
  “林阡收了段亦心之后,从她口中得知我们的师门,便伙同他们演了这样的一出戏。悖逆天命,岂有此理。”战狼满面冷肃,义正言辞说完,剑回鞘转身旋走。
  可是,东方和颛孙怎敢因为与林阡的私情就篡改天命……轩辕九烨迟疑了一忽,也没有为师兄弟们收尸……对,我更该相信战狼大人的判断,他也不可能因为与王爷的私情就逆天而行……何况天数这东西,万万年何时说变就变?
  还有,林阡那样的恶魔,怎可能是天命所归!
  紧紧跟上,脚步平稳,绝对不能给战狼这位细作首领听到半点漂浮。
  他轩辕九烨,是心狠手辣的大金天骄“毒蛇”,是圣道之剑“轩辕”的继承者,是王爷在战狼的建议下选择的掀天匿地阵金阵领袖,从小的信条就是:为了拯救天下苍生,必须忽略个人声名,允许手染无辜之血,所以,近三十年他从来都是杀人不眨眼,从某种程度上说比林阡好不到哪里去的恶贯满盈。
  却为什么,跟着这位冷血更甚于他的战狼回到曹王帐外,他明明怀揣陇南捷报,却不再有先前的那种热烈……也不知自己是何时进去怎么出来,甚至不记得和曹王说了什么……
  轩辕九烨的一切反常,战狼岂能不看在眼里,轩辕,这个在他眼中看起来甚至有些单纯的年轻人,太容易就会被那些师兄弟们的说辞左右,如果适才不是他剑快一点,指不定现在轩辕已经和他们一起在试图说服他。
  他不杀轩辕的原因也很简单,轩辕同样也会被他这个师兄左右,轩辕已经为曹王效力极久还可以坚持更久,轩辕是个难得的将才,既不能“彼长”,也不应“此消”。
  也正是突然涉及到了轩辕九烨的去留,战狼才终于为曹王觉察出了危机感:眼下林阡已经出现反超曹王之势,局势是否真的倾斜,悬于轩辕一念之间。
  但轩辕现在还留着,不是吗。
  战狼自己,则是绝对不会动的。所以王爷终究屹立不倒。
  
  收拾心情,重新站在那个片刻前要他滚出去的男人帐外。片刻?好像错过了几十个轮回,好不容易归来,再也不愿以争执浪费时间:“去通传凌大人,战狼向王爷请罪……”
  由衷感谢王爷身边还有这么一个性格温吞的老实人,凌大杰。谁都比他脾气躁却谁都不敢得罪他,他对谁都没威胁但谁也动不了他。这样的人当和事佬,天大的矛盾都可以解决。当然,如果这样的人都不站你,那你这辈子都没什么指望了。
  “所以,是知错了?”王爷本来已经疲惫将睡,听凌大杰说战狼态度诚恳求见,原先的怒意自然而然烟消云散,侧过身来时脸上挂着满足的微笑。
  唉,六十多岁的人了还像个孩子似的,战狼看他虚弱地躺在榻上,坚冷如铁的心忽然就一酸:“或许是有点疯吧,我会注意‘度’,也希望王爷能与我折中,别太‘清’了。”
  “唉,段炼,你不知这些天来萦绕我耳畔的谗言,有说你姓段必是大理皇族、挑起金宋之战好渔翁得利的,有说你是别的王府潜伏在我身边、刻意劝我不经营政斗让我一身腥膻的,更有甚者说你性子直爽又只攻不守,是故意让圣上忌惮我和抓住我把柄、自毁长城最终便宜蒙古那铁木真的……你若再这样疯魔下去,我可怎么对那帮人说服?”怪不得,曹王要他认错,其实也是为了他能慑服那些陌生人吧。
  陌生人?四十多年前,王爷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我就在王爷身边风雨同行了……战狼一笑置之:“那些谗言,王爷不信就好。”
  完颜永琏面色一凝,注视战狼,发自肺腑:“我信你的忠诚,段炼,你是我从来就有的知己。”从开始一路走到白头,只盼能并肩直至最后。
  “哈哈,适才说到哪里来着,被天骄大人打断都忘了。”凌大杰赶快插进来终结可能出现的尴尬、动情和沉默。
  “说到郢王遇刺的真凶,我方的幕后黑手是潞王……”战狼回答。
  “宋方也有?”凌大杰听出音来。
  “有,完颜匡麾下那些宵小,七嘴八舌却带着不同的目的,但很明显地,‘诬陷林阡侵吞红袄寨’是主,‘中伤王爷勾结林阡谋逆以及除掉我’是次。这说明潞王的合作者——那个红袄寨里的内奸,准备得更足,藏匿得更深。”战狼当时就觉得,那些宵小的胆量、逻辑和前瞻都非同小可,他们有备而来、临阵借题发挥,而发挥之时与潞王相比,红袄寨里的那位明显表现得更优异,直接主宰局面顺着战狼的风狠辣地把林阡往死里杀,事后还把存在过的痕迹抹得干干净净,是的,战狼摸底细的过程中那群人有人被灭口。
  “景山对我说,也是这个黑手在邓唐帮忙,加快了我军对吴越的擒杀。那次他同样不曾露面,没有和我们正式合作,一来他不想留与金军交往的案底、日后好侵吞和驾驭红袄寨,二来,应该是担心万一日后我与林阡和解、暴露了他的所作所为。”完颜永琏叹了口气,“他做得滴水不漏,我却是心里有数。”两年前完颜永琏离开山东时就对君剑和仆散揆等人指出,林阡在红袄寨有个后患。
  “所以,邓唐内斗,是潞王和那人在幕后推动,郢王豫王完颜匡和我们一起被下进棋局;而郢王遇刺,则是潞王和那人分别暗处出谋、完颜匡的这般麾下阵前出力。”凌大杰大抵梳理清楚了,“可是,完颜匡本人,确定也参与了吗?”毕竟,潞王是战狼从完颜匡麾下的底细按图索骥推导出的“曹王失势获利者”,而完颜匡本人……如何证明和潞王勾结?
  “那群宵小已陆续在回襄阳复命的路上,并不像抵触了完颜匡本人的号令,其中不乏完颜匡的死忠,素来站在他的立场决断。”战狼点头,“完颜匡对红袄寨那位未必知道,但对潞王一定是知情的。若不是搭上了潞王,怎会果断牺牲小豫王?”
  
  “唉,完颜匡……难怪高手堂和控弦庄在中线都无甚表现,原来那伪君子比我想象中还要存私。”提起这位右副元帅,完颜永琏再不像往常那么赞不绝口,面上全然憎恶之色。
  原以为柳五津之死给高手堂和完颜匡之间造成了嫌隙,才导致曹王府在邓唐之战中好不容易才说服完颜匡先攘外后安内,孰料战后还没来得及趁热打铁冰释前嫌,完颜匡就收留了当时被曹王府指为逆贼的小豫王,那么着急划清界限,不过是想抢“夺邓唐,渡汉水”的唯一功劳罢了。
  尔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封寒、孤夫人、和尚明明就在中线,却在完颜匡麾下饱受排挤不能受到重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完颜匡对襄阳的久攻不下,经年累月,完颜匡不得不求助曹王府投入更多包括控弦庄在内的兵马,所以正月上旬完颜永琏授意战狼前往三峡之时,战狼也帮助“朱雀”对宋谍“惊鲵”进行了撒网调查。
  眼看着关系破冰、勉强合作了一次,却又因为卿旭瑭父子要杀小豫王而同盟迅速瓦解,完颜永琏倒也为此愧疚了数日,谁想,这完颜匡竟然对豫王府和潞王府一脚踏了两船!?这样的人,不仅是只顾小利而忘却大义了,完全是处心积虑地要在谋朝篡位里撂一脚啊。
  “是。控弦庄对惊鲵的调查,怕是要耽误很长一段时间了。而我在万州布好的棋局,只怕也要给完颜匡坐享其成。”战狼如是说。完颜匡既然又一次与他们疏远,控弦庄对完颜匡的麾下还怎么深入肃清?南宋的女间谍惊鲵只怕就要这样惊险地躲过一劫,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曾擅离职守发放飞鸽传书的小破绽将会越来越淡,以后再立案时谁还记得那么久以前的事!偏这么不巧,前段时间还没彻底撕破脸的时候,战狼虽有机会却分身乏术,被独孤清绝和林阡反复以武斗拖住了注意力。
  此外,战狼离开万州前曾说:“宋军那个彭副都统素来与吴曦不睦、宁可死守万州苦等林阡、现在还终于被他等到了。不过好在,他有软肋可以对付,慢慢来。最迟月底,我会将这支南宋官军赶出去。”就快月底了。针对彭副都统软肋的大计酝酿已久一触即发,眼看着战狼在万州将会有一场大胜仗,却是不巧要帮吴曦冲开林阡的封锁去和完颜匡会师去了。
  “吴曦……可千万别跟完颜匡搭上啊。”凌大杰一惊,吴曦在万州的蜀军、完颜匡在襄阳的金军,一旦融会贯通,不仅西线中线战场打通,也预示着吴曦很可能会得到与完颜匡碰面的机会——吴曦他品性低劣,未必一直忠于曹王。
  “他们,倒像同道。”完颜永琏苦笑。纵然如此,能不打吗?
  “王爷,大杰,且放心。我不保证吴曦能忠心不二,但他的一举一动,都将在我的股掌之间。”战狼对吴曦和对轩辕九烨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对轩辕九烨是亲自掌控,对吴曦则是透过孤夫人的耳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