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南宋风烟路无弹窗全文阅读 > 南宋风烟路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1546章 浮生易弃,运道难选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有人来,最该做的不是穿戴整齐了跑路吗!
  往常这种情景,林阡风氅一罩,吟儿面子就能保全;今次吟儿想爬,可林阡还赖着,死活就是不让。
  真他~娘~的……这是摆明了要让世人看见一番怒涛卷霜雪的景象啊!
  兵马声越临越近,吟儿委实不知是敌是友、人数多少,忍不住骂起脏话,情急使出十二分气力,先对林阡嫣然一笑,尔后趁其不备将他反推到她之下,一见他被地上的石头磕晕过去她赶紧动手,囫囵把他扔在近处的衫裤穿自己身上,再然后拽来被他甩一边的长袍、朝他身上一笼、系包袱一样地一系……
  绝了!时间掐得刚刚好!才转过身来她就跟辜听弦照上面——“师娘……”
  “啊,是听弦啊。”做贼心虚,语气还得装得不那么紧张……
  辜听弦先还纳闷吟儿怎么又换了身男人衣服,火把一移,陡然发现地上昏迷不醒的柴婧姿和仿佛包在麻袋里的林阡,纳闷全抛,大惊失色:“师父!?”心里打鼓:师娘该不会醋坛子一翻、把他俩给打死了吧!!
  好在悄悄探过鼻息,他二人都呼吸平稳,辜听弦一颗心大起大落,悻悻地想:辜听弦你想什么啊,师娘怎会那样对师父……再转身来正待说话才发现,师娘她居然……跑了?!
  下一刻,映入辜听弦眼帘的是紧随他前来增援的盟军兵将,其中有一位正是陇西单行寨的莽夫胡三十。一见到辜听弦搀扶着的还半昏半醒的林阡,胡三十哇一声就哭喊出来:“主公!当真是您!活生生!回来了!”擤了鼻涕又抹眼泪,就地跪下连连磕头,“三十早就说啦,您是天上的星宿下凡,怎么可能死啊……”
  “先带他俩回山顶疗伤……”辜听弦听说过昨晚陇西寨的叛乱,误以为师娘跑了是因为预见到胡三十要来、她不想见到他,于是脸色一沉,语气兀自不客气:“胡三十,我师父是师娘找回来的,你且仔细想想,如何向她赔罪?”
  于是乎,到了山顶之后,胡三十立刻就给一袭白衣的盟主负荆请罪,临江仙的盗寇们也忙不迭向他们有眼不识泰山的主公磕头认错。一旦忙碌起来,辜听弦就淡忘了吟儿曾冒穿林阡衣衫的细节,直到多年后才回味起那晚春山秀林里的奇妙。
  
  戌时过后,抗金联盟的旁人总算都各归各位,只留辜听弦和赫品章暂时留在山上照应主公主母。
  并不打算休息的辜听弦,夤夜一路沿山而下,赏看风景的同时,更多地是帮郭子建完成他离开前“对大圣山周边仔细巡查”的任务。哎,曾几何时,听弦和郭将军竟也成了“会心一笑不必讲”的搭档关系?
  变的不是郭子建,而是他,连听弦自己都发现了,师父生死未卜的这些天,自己的处事风格竟愈发成熟,有了足以让师父清醒后赞不绝口的进步——
  曾经,他是为了师父才学会当一个少主、学会与麾下和同僚和睦相处,可后来他总是会为了师父而忘乎所以、不计后果、莽撞行事,这些天,却还是为了师父,为了时刻和师父站在同一边,为了继承师父的志向完成师父遗憾没有达到的一切,听弦的为人处世日趋稳健。现在的辜听弦,真真正正地独当一面。
  此刻,聆听着来自石峡湾的浩瀚树声,过往的心魔正一点点地烟消云散,静谧春夜的轻风微雨中,辜听弦不由得感激起柏轻舟:原来军师这次差遣我来旧地,既是为了让我见证师父涅槃重生,亦是为了让我自己涅槃重生,军师她,真是用心良苦……
  或许是刚见过刘铎在小青杏的防御手段吧,在巡视这大圣山的过程中,辜听弦一边帮临江仙修补破绽,一边忍不住在心里嘀咕:“这座山的防守可真的是糟透了。”
  
  确实糟透了。
  几个时辰过后,外围的火刚扑灭,内部又开始冒烟——
  早先襄汉高手们对辜听弦讲述林阡遭遇时,就提起过被关在囚牢里的蒙古细作、西夏昆仑派和大理天衍门,辜听弦原还打算天一亮就对这些异域之人提审讯问和酌情释放,谁料正是这后半夜,听闻一部分蒙古细作提前越狱,意料之外,猝不及防……
  辜听弦前往监牢外查看时,临江仙的看守们已鼻青脸肿倒了一地。
  王坚那小子胆大,先了他一步赶到这里,并且还同蒙古细作们交了手,只可惜没能拦得住他们:“大师兄,适才有人来劫狱,手里擎的是古代名剑,我只看到他一个背影,很眼熟,想来是天衍门的人……”
  “若真如此,这些越狱的蒙古细作便只是碰巧借的东风。”辜听弦点头,庆幸没有更多枝节。
  “但劫狱之人并非昨天早上那个带走段姑娘的天衍门门主。”王坚昨天早上才和段亦心的外祖父北冥老祖见过面,当然分辨得出适才劫狱的不是那老头。
  “大师兄,若是天衍门的其他门人,那就多半是前些天被师父打落悬崖、侥幸生还的某一个了。”余玠紧随辜听弦而来,结合王坚提供的有效信息,作出如是推断。
  值得一提的是,王坚那小子一夜没睡,是在山上热血沸腾地练习双刀,而余玠这小子呢,大半个晚上都跟在听弦身边寸步不离,兴致盎然地给他提醒哪儿哪儿防御不足,然后又缠着他说要跟大师兄学习如何巩固大圣山的防御体系……
  辜听弦被他俩一口一个大师兄叫得实在是受用,缓得一缓,还是该提醒自己戒骄戒躁,敛了笑,正色道:“半夜的时候咱们就已经部署好了外围的防御,无论那人是天衍门的门主或门人,都很可能是半夜前就已经在山上面。”
  “大师兄说得对。前山后山目前都有巡逻,可见劫狱者一早就在山上了,对于他来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对于咱们而言,最要紧的就是赶紧在内部查漏补缺,刻不容缓。”余玠点头认真,小小年纪竟有些许决断者的风范。
  “嗯,那些被师父打下山去的人,委实也难以分辨到底有没有死,甚至很有可能就躲在附近,咱们得提防着婧姿姐的事情再发生。”王坚也极是机灵,很快就领悟了余玠的意思——那几个来山上抓柴婧姿的大内高手,就很可能是窝藏在总坛附近的。总坛附近,这已经是属于临江仙的内部范畴了。
  因小见大,被林阡打下前山的大内高手,和被他打下后山的各国高手,大圣山上下不计其数,难说到底存几个活口,所以一时可谓藏龙卧虎——藏了多少残龙,卧了多少败虎。所幸辜听弦半个晚上都在大圣山各大要道布防,自认为外围防御已经妥当,必能教往外逃和往内探的任何外人都无所遁形。
  “这些蒙古人和大理人,断然是出不去的,必会撞在我们的兵手上。”辜听弦一笑自信,并不打算立刻去追,还想采纳王坚和余玠的建议、先行排查内部的各大洞窟。
  然而,现实却还是辜负了辜听弦的一番苦心——
  “天将军!后山顶上,要下山的地方,好几拨人,打起来啦!”这当儿五胞胎气急败坏跑过来,脚步一致,连气喘的节奏都一致。他们一致告诉辜听弦,适才越狱下山的蒙古细作和大理天衍门,在后山刚巧撞上另一群想要偷偷上山的不速之客。这几拨人在山顶附近互相以为是敌人,大打出手,僵持不下……
  “怎么回事。又有人来?”虽然此刻想上山的拦住了想下山的,想下山的阻止了想上山的,看起来他们打群架好像还帮了宋军?可是辜听弦知道,这便代表着盟军在后山的防御仍然不完美、眼下外面又有人混进来了!
  “防不胜防。能闯过大师兄亲自所规划防线的,想来应该不会是等闲之辈。虽人数必定不多,但强度可想而知。”王坚却立刻安慰辜听弦说,应该不是部署的问题,而是来人很强,强到可以无视兵法韬略。
  “咱们赶紧去看看。”余玠性急,迫不及待。
  辜听弦把收拾残局的事交托五胞胎后,便领着王坚余玠等人齐齐追出,隔老远就望见那边十几个褴褛男女,围攻着一个暂时还看不清相貌的魁梧男子,那男子身后还站着十几个看起来是他战友却只知道站着的人。
  追近才发现,那边就快打完了,男子果然绝顶高手,以一敌多毫不吃力,一来这些异域男女大半被林阡夺光了内力,二来,那魁梧男子不仅长得跟他们惧怕的青面兽特征相似,并且武功之高强、内功之深厚,本也就是放眼天下很少有人能够企及——
  “战狼……”辜听弦倒吸一口凉气,当即阻止闻讯而来的巡逻士兵靠近,同时教王坚余玠“先去把师父叫醒了带过来”。从强度上,早该料到是他!
  好在除去战狼之外,一旁金军只有些残兵败将,应该大半都是想从内到外突破、苦于流窜在宋军巡逻之下、幽暗昏惑境地被战狼给捞出来的大内高手,此刻他们是真的没什么战力可言。
  然而不得不说,要想翻天覆地,战狼一个就够!
  “我留下,和大师兄一起,伺机待战。”余玠说,王坚回去便好,这边更缺人手。
  “你站我身边,我不说话你不准出手。”辜听弦虽欣赏这初生牛犊不怕虎,却也深知,这里任何一个人去挑战那个满状态的战狼都是送死。
  “是……”余玠吐了吐舌头,不得不服从命令。
  
  当是时,战狼之所以没有狠毒地立刻大开杀戒,很可能是因为对面有几个人、虽然无甚感情,却毕竟朝夕相处过、所以或多或少拖延着他。
  那几个男人与他战狼是什么关系?从他身后另一个面目清秀、脸色苍白的男人口中便可以得到答案:“师兄……”他站在那群同样苍白的大内高手中显得很不起眼,教辜听弦第一刻居然没认出来:轩辕九烨!?
  “轩辕师弟,都已这么大了……”天衍门小师叔略带怜惜地回眸一眼,轩辕九烨和段亦心一样都曾是他疼惜过的孩童,未想长大成人后竟是这样弱不禁风,看起来还常年都是这般病恹恹的模样。
  “这就是轩辕九烨啊!呵!”天衍门二师伯双眉一轩,持泰阿剑怒气滔天,“瞧你和段炼干的好事!”
  斜风细雨里,同门师兄弟自相残杀,原是为了不同的立场和信仰。
  “什么事?‘拒绝归顺林阡’吗?”战狼冷冷一笑,迎战游刃有余,“有什么错?焉知今日这‘天命扑朔’、不是我段炼顺应而成?!”
  “哼,你们父女俩,都是一样自私!”二师伯怒不可遏,想起段亦心那天为了维护林阡死都不肯听劝,还说:我父亲逆了当时你们所见的天命,却直接引起现今的阡陌之伤,不就是顺应了当时柏轻舟就已见到的天命?你怎知道现在所做的一切是推动还是改逆?你所见终究你所见而已!
  一模一样,战狼也只是为了维护曹王一人,宁可无耻,都不认错。
  “你糊涂,段炼你扪心自问,就算世人所见有所局限,难道你没有背叛门规、一再悖逆原则、篡改你所知的天命?”大师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口吻。
  “你都承认有局限,原则算什么原则,悖逆又从何说起。”战狼笑的同时有些欣慰也有些感伤,那是因为听到他的女儿段亦心还活着、居然不怪他还理解他维护他。
  “那现在呢?既知天命扑朔,你还胡作非为,仍是为了曹王一己之私?!”二师伯不依不饶,大师伯只是凄然伫立,看上去从前和他感情最好。
  “天命扑朔?天命、不是归于林陌?林陌不是已将林阡取代?……”轩辕九烨一直愣在旁边,许久才迷惘问出一句。
  “你目光太短浅!只看到这里!!”二师伯嘲讽时唾沫星子四溅,轩辕九烨还没来得及蹙眉,小师叔立即同他解释道:“林阡失踪不久,天象便又改易,最近实在太多次,堪称扑朔迷离、瞬息万变……我等本该伺机而动,可段炼却拉着你一如既往激进、一味按着有利于林陌的方向打,他完全忘记还有铁木真的存在,而且他失算了、林阡其实并没有死……”
  “唉……是我刻舟求剑,不曾再算。”轩辕九烨长叹一声,先前他认定了林阡已死便不再推算,或者说……他打心底里期盼着林阡早点死、天下大势早点定,天下乱得实在太久了……不过他也知道,就算测了,恐怕他也和战狼一样,当局者迷,无法算出林阡还活着。
  战团里有人脸色骤变:“你们是何人?怎会提及我们大汗!”正是金帐武士里的第五茂巴思。内力近乎全失的他,只剩暗箭还能杀伤。
  “怕是和三哥能力一样的人……”排行第八的阿甯也在负隅顽抗,见多识广的她立刻提醒说,他们的三哥擅长算人命格,与林阡见过一面,就说林阡非杀不可。
  只可惜他们几个现在战力太弱,弱到微不足道,还没问完,就已经被其余人挤出了战狼的视线范围。战狼和天衍门本来也不可能回答他们——天机这东西,哪能透露这么多、这么广。
  “据说‘阡陌之伤’阻碍视野,柏轻舟都不能算得超出开禧三年,也便是说,今年的一切都是‘极有可能’而又‘未定’的……”小师叔轻声对轩辕九烨解释和劝说,“林陌对林阡的取代,也许会造成林阡的永久陨落,也许只是暂时对林阡光辉的掩淡,所有结果,都只能到明年再看,金宋之战不宜继续白热……”
  “你们到明年再看,那和世人有何两样?轩辕师弟,既然我们遇到了千载难逢的‘一切未定’,那这‘一切’正是等着我们去缔造的。”战狼对有些恍惚的轩辕九烨洗脑,以求端正他的信念。
  本就虚弱的轩辕九烨,信仰和原则被师兄弟们两面拉扯,突然觉得山顶上的风刮得比什么时候都紧,本是春雨如油,忽觉雨脚如麻,似在异度空间。
  “段炼,你太自以为是了,凭何你就能缔造……”大师伯还未说完,战狼便一剑荡涤开了几乎所有人:“凭这把剑,如何?!我段炼专斩无道之魔,他林阡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败类!天象乱是因天道泯灭,从此便由我替天行道!!”
  “你疯了……”大师兄还未说完,二师伯愤怒质问:“杀害东方和颛孙,也是替天行道?!”
  “废话真多,谁求你们理解!”战狼冷若冰霜,一剑无情地削了他衣袖。
  “段炼,天数虽然不定,也只是不定在某几个人之间而已,那当中,没有你的曹王!”大师伯虽然收敛得多,这句话却比二师伯还要敌意,当他忍无可忍地紧随二师伯冲上前来时,手中的赤霄剑气势汹汹,可遇到战狼的湛卢剑却实在是蚍蜉撼树……
  “住口——”战狼眼神随即一狠,眼看就要将他们全部斩杀,不念旧情,不问死活;便即那时人声鼎沸,一道黑旋风由远及近,一众“主公”“盟王”“师父”声中,战狼的湛卢剑原本已击荡开去,陡然就被那人所席卷的风雨冲翻回来,慌忙退后两步避闪,那人被王坚和余玠指引,虽才睡醒,一身恶力却不由分说猛袭,战狼恨不得再退一步,但悬崖边已有滚石落下。
  “是那青面兽……”来不及闪的蒙古人,全被他掀过来的雨柱和风墙二次伤害,茂巴思原本还在他的风力正对面,毫不犹豫缩到一个同伴身边才得以保全;而阿甯,跌在远处后本还冷静地起身照护旁人,一见来人是他,突然脸色惨白,身体不自觉抽搐。
  吟儿晚了林阡片刻赶到,虽对七零八落的蒙古人无辜受害有那么一丝的怜悯,却还是白了那个叫茂巴思的小人一眼;视线经过阿甯阿宓双姝,直觉她们也招惹过林阡……
  被蒙古人挡了三成左右的一双刀光,杀到崖边时仍然风激电骇,不过,战狼可别指望利用悬崖的地利杀了林阡,林阡他再笨也不会掉下悬崖,毕竟这里是他的主场——打太多次了,如果说他对双刀有手感,他对大圣山的山顶有脚感。
  
  说时迟那时快,雪光血影交迸的一息之间,林阡和战狼已然在崖边的方寸之地腾挪进退了七八回合,
  七八回合,围观者们自觉退了七八十步,怕看不到,更怕被卷进去,
  星星点点的山雨,好像就是被他一刀划破天幕后、慢慢吞吞泄漏到人间的星斗。在众人的观感里,他的刀就是雨丝这样的无处不在而又稍纵即逝,捉摸不透;而同时就是星斗那般的力大无穷而又变幻璀璨,触之即死!
  他总算听了那戎装女子的话,不再随便乱吸旁人真气,然而由于内力突飞猛进今非昔比,他此刻随便挥舞几刀,竟就有种攫取得日月无光的意味。仿佛万象的光芒全被他收进了饮恨刀的锋芒,照得这大圣山甚至远近山水都好像经历了永昼景象。
  熟悉的刀法,比以往更强。以往意境“上善若水”,打的是抽刀断水水更流之意境;而今,明明气焰如火,可是火舞出了水的气质,令战狼体会到一种……拔剑砍火火还飘?同样是怎么砍都不断绝,而且杀伤远远比水厉害……
  是的,众人所观所感所惊叹的,全部都只是林阡,没有战狼,尽管他起到了类似衬托的作用、是个像样的对手,却不值得描叙半个字,毕竟他连人带剑都被裹挟在内了,仿佛在过去的七八回合里他们一起成了林阡刀法里的雨、星斗、万象……
  从前,战狼是凭他臻入化境的湛卢剑,靠梵音和悲咒螺旋并进的手法,在“阻止林阡入魔”和“推动林阡入魔”两种剑旨之间收放自如,而今,却再也影响不到林阡的心态,因为林阡……没心没肺。
  纵然如此,剑法对刀气的固有干扰还在,所以战狼和世人不一样的是,虽然一直守、无法攻,但足足撑了十回合还没受伤。
  见惯了林阡猛兽吞狐、泰山压卵,居然还能有人在他的摧毁下释放出一丝半缕的剑法特色,这真是令王坚意外至极:“这人是谁?他竟然能逼近师父的实力?而且……”而且黑衣白发,乍一看还有点像师父……
  “他……原先实力还在师父之上啊。唉,如今竟连剑都握不稳……不,还被打脱了手……”辜听弦发现,从前还能压制师父的战狼,此战完完全全落了下风,不多时,纵连湛卢剑也被师父欺得脱手而飞。临危之际,战狼为求自保,不得不全力以赴、赤手空拳隔空来接饮恨刀。
  “这下他就再也逼近不了师父了……”王坚松了口气。
  正自等候胜负分晓,谁知剧情峰回路转。持剑都打不过林阡的战狼,理论上应该是会被摧枯拉朽的,然而有林阡在的地方哪会有符合常理的事?看样子他又喜欢上战狼空手凝聚而成的剑气们了……
  不过,就算林阡没有走神,战狼露了这一手以指行气、以身代剑的好本事,足以与他在持剑状态下的强度媲美。见只见饮恨刀原本毁天灭地的战路之上,出现、阻塞、消失、再出现、再阻塞了一道道此起彼伏、纵横跌宕、散聚无常的血狼之影。
  攻防兼备,虚实并济,左冲右突,穿梭交织,剑网不再锋利得削铁如泥,却因为是敌人以战魂绘就、铸就,而使青面兽也不得小觑,脸色渐渐变得凝重,认认真真静下心来与他过招:“这也可以?”
  战狼虽没有余力开口说话,却因为连环九剑从他双刀的缝隙里挣脱而倍感满足,眼神释放出的挑战之意正是:想赢我?没那么容易。
  “才九招而已,我后面还有!”青面兽龇牙咧嘴,言出必行当即对他攻势更猛。
  战狼本来已经伺机转守为攻,孰料这离林阡的极限远得很?双刀才刚要被他扯出些破绽,便突然间挥成了三头六臂到处是刀。往常林阡也有这种“处处是刀”的刀意,可哪会像今次这般每一刀都能把战狼置于死地?对了林阡现在是第几层了……
  战狼根本来不及再想,几乎是脚不离地平移着倒退、脚底和山石摩擦了一路火花,若非定力深厚,早被林阡轰下山去。而且他真是命不该绝,关键时刻林阡意识到了他身上的阳气既充裕、又合适,所以一时忘记要他性命、只记得饶有兴致地去探索他真气去了……
  愚蠢的林阡舍近求远、舍易求难,战狼的内气哪那么容易夺?一心二用,完全不如战狼,反而给众人看了好几招的势均力敌。
  那几招,战狼剑法的亮色冲破林阡桎梏,被青面兽允许着由世人欣赏和惊艳……
  “高手、不愧是高手!”余玠忍不住叫好,转眼已到二十八招!虽然余玠本该和王坚一样担心师父……但是,比武嘛,势均力敌才好看!
  清水一般的江湖,剑客剑侠显然不少,炼狱一般的战场,剑神剑圣可以寥寥,混沌不清的宇宙,剑之霸者只能一个。
  “他……应该算是登峰造极了吧……”吟儿叹了口气,自愧不如,转头一瞥,赫品章也已到来。
  
  一起在这悬崖边上伫立围观,透过时而密集时而稀疏的刀光剑影,仿佛能看见整整一个世界的天风海雨、曾蜂拥而上却在此刻灰飞烟灭,以及听到脚底酝酿着的不远未来的山崩地裂和雷辊电霍。
  王坚对着那深蓝天空发了好一会儿的呆,视线慢慢下移,落到师父刚才的站位上。战局经过一个周转之后,现在换了战狼站在那里,背影和师父竟然一般无二……
  “咦……”王坚忽然觉得这背影有些熟悉,这不就是刚刚那个……劫狱的、只被我看见一个背影的人?
  适才王坚对辜听弦说自己觉得眼熟,又用古代名剑,很自然地就和余玠把那人归类成了“和我们见过面的天衍门门人”。而其实,并不是?之所以熟悉,只不过是战狼背影像师父罢了!?
  王坚乍惊,立马懂了,那些蒙古人确实是借东风越狱的,但借的并不是天衍门门人的东风,而且天衍门那些人本来也是强弩之末哪能来去自如!作出那劫狱举动的,明明是这个天衍门的逆徒战狼!
  宋军原先不懂战狼和天衍门的关系,思维定势,一看到战狼和天衍门打起来,就以为战狼刚刚上山、遇到这些人时一言不合打了起来。事实呢?不是这样的!
  什么叫“虽然此刻想上山的拦住了想下山的,想下山的阻止了想上山的,看起来他们打群架好像还帮了宋军?”错!战狼怎么可能被动?他永远是占据主导的那个人!战狼他,根本是主动劫狱、把牢狱里的人带到这里、然后突然变脸二话不说就对他们宣战的。
  “战狼之所以没有狠毒地立刻大开杀戒,很可能是因为对面有几个人、虽然无甚感情,却毕竟朝夕相处过、所以或多或少拖延着他”?自然不是。战狼是故意在这里与他们僵持不下,每个举动,都意在对宋军吸引注意力、掀乱……
  可是,战狼的最终目的又是什么在这个金军已经连兵马都拿不出手,甚至连高手都寥寥无几的时刻,就算调虎离山声东击西又能如何?还有,为什么非得是这里……
  “师父……”王坚心里生出不祥预感,再看战局,师父早已把他自己打成了光速,整个山顶都是他狂舞双刀呼风唤雨,原还只是淅淅沥沥的稀疏春雨不知何时变得大了起来……
  呼风唤雨?雷辊电霍?风激电骇?
  风?电?糟了师父!
  王坚脑子里灵光一现,所有的意识涌到喉咙口,都敌不过那道霹雳从天而降得快……
  是的,就在战狼和林阡的第三十五招,一道亮黄色能闪瞎人眼的锋芒从天而降,对着林阡高举的饮恨刀故技重施……
  聪明人都不可能一个坑里栽两次,但林阡那个二愣子哪里是?
  聪明人早就像战狼这样,把剑弃去,险了三十四招,只为三十五招决胜——替天行道怎能不借天之力?!
  战狼不是对宋军吸引注意的,他是以自己为诱饵,刻意将林阡诱到后山顶上。
  为什么非得是这里,是因为这里是后山顶上,最容易吸引雷电!
  时间地点全部都计算好了,这个坑就等着林阡自己跳:
  “地利没有,还有天时。”
  “当今天下,也只有我能徒手引林阡出刀。”
  自信来源于实力。
  
  众目睽睽之下,林阡先被雷电再度劈中,同时遭到战狼一“剑”狠推,第不知多少次地从悬崖掉了下去……
  历史重演……抗金联盟还来不及从重逢的狂喜里醒神就齐齐惨呼:“主公/师父/盟王!”
  数日前就是这个战狼,把盟军的主公一箭射得荡然无存,他,堪称盟军从上到下的噩梦!
  但和历史不一样的是,林阡这次落崖时似乎还有知觉,本能想找个人陪,故而伸手随便那么一抓,没抓得住战狼、却把另一个离得极近的人带得一起栽了下去。
  接下来轮到金军惨声了:“天骄大人/轩辕大人/九烨!”
  旁人还都是惨呼或担忧,唯吟儿无暇再有任何心绪,当即握紧惜音剑随时准备开战:“听弦品章掠阵。”林阡不在,这里还有谁抵战狼!
  
  注:章节名出自古风歌曲《历劫成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