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南宋风烟路无弹窗全文阅读 > 南宋风烟路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1558章 剑者,百兵之君也(1)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信。千钧一发,万命皆悬,岂能不信!
  天还未亮,宋恒便率领宋、寒、曹三家全体精锐,一面极速靠近凤州金军的防守弱点,一面则从上到下都做好了赴死准备。
  万幸“灭魂”给的情报无误,金军果然对彼处关注有限,待到发现宋军先锋偷袭时已来不及,被郝逍遥等高手从城外挖了数十地道,一旦畅通众将士便可鱼贯而入。
  罗洌虽然恶毒,却也不失将才,赶在最后时刻指挥完颜瞻从城寨内部及时地掘出壕堑,宋军先锋一旦从地道出头,金军当即将他们乱刀砍死,其后他又下令由内而外放烟火熏,“教他们白挖了地道,再也不能暗度陈仓!”
  血溅飞沙,浓烟滚滚,宋军一时伤亡甚众、攻势锐减,虽有争先恐后之心,亦不可能随意送死。
  “宋恒,你敢强攻,不怕我杀了城中人质?!”城头上罗洌问宋恒时,语气与眼神皆是满含杀机。
  “罗洌,我本以为你是金军最有才华的少壮武将,却没想到,你的绝地反击打得如此可笑!”宋恒原先很敬重罗洌,此人虽然官职一般,却是楚风流身边首屈一指的勇谋兼备,其实这一战,罗洌他完全没必要以狗急跳墙的方式打,明摆着他能正面破解宋恒的大多招数……
  “我会守住凤州,打回成州、西和、阶州……”罗洌忽然答非所问,喃喃往成州方向,道出他深藏心中许久的执念。
  “此我大宋国土,岂容你来打‘回’?!”宋恒义正言辞,却是色厉内荏,因为他知道,城中无辜宋民真没多少时间了……
  初战失利,回到阵前的临时帅帐,宋恒想尽了水攻火攻之法,都无法保证城内民众的安全,除非……把罗洌这魔鬼消灭在一个瞬间——
  然而罗洌有薛焕的楚狂刀相护,横看竖看也不可能亲自迎战宋恒的玉龙剑啊!
  宋恒只恨自己忘了多问灭魂一句:“这地方为何是金军的‘防守弱点’,真的只是‘关注有限’而已吗?”
  一定不止这一点,这是转魄牺牲前用命凝聚的情报,是整个凤州最脆弱的地方、没有之一……等等,脆弱?
  苦思冥想,灵光一现,记起罗洌答非所问时适逢宋军试图以石轰城,当时当地,虽然金军居高临下以牙还牙、令宋军的投石十有九失,但那城墙本身的土石似有比预期更为大量的坠落。难道说,此地的弱点在于城墙的结构或质地弱,禁不起较大力量的破坏,就跟成州的隘形一个道理……
  然而,罗洌显然也清楚这个弱点,所以才交代金军时刻留意勿被轰砸。单是宋恒回来冥想策略的这段时间,宋军为数不多的投石车就全都被金军的弩石锁定距离不得进入射程。当然了,宋恒也不可能再那般强攻,因为民众们冒不起险。
  “堡主,金军有人近前叫阵!”这时帐外禀报,来者原是薛焕。
  “好,我去会他一会!汝等如此如此。”宋恒嘱咐宁孝容,在自己与薛焕刀剑相争的过程中,由她带领部下们重新从地道潜入——前路浓烟甚重,故而不必入城,到城墙边即可,站定位置后悄然从土下扎出梁柱,贴墙而上纵火延烧,如此,火烧会起到投石效果,城墙的根基会因为柱断之力而坍塌。
  “包在我身上。”宁孝容一知半解却令行禁止,她家寒尸总算可以派上用场。
  之所以紧贴城墙之侧、以“火烧断柱”的形式破坏,是因宋恒看透了金军的视线盯紧了远程投石从而灯下黑、也看准了罗洌误以为宋军地道彻底荒废不敢再暗度陈仓……所以金军注意不到,城墙才是地点、梁柱才是攻具。
  宋恒千叮万嘱,动作一定要快,不能再让罗洌发现,否则他必有对策。
  
  罗洌却注定发现不了,因为他在目睹宋恒和薛焕比武之际,致力于动用那份双保险对宋恒攻心、好让这位宋军主帅不攻自乱、无功而返甚至战败战死——
  陈采奕。
  之所以在这里就用到她这个杀手锏,是因为罗洌适才在城楼听宋恒说“绝地反击,如此可笑”时,发现宋恒的眉心一度漾起了微澜。
  再怎样,宋恒也是个容易浮躁,容易动情的少年人!
  这一战,罗洌比任何人都想要速战速决,于是用陈采奕加速薛焕的胜势,在城楼上高声放话:“宋恒,你眼前的薛焕薛大人,不用比,武功绝对在你之上,重创过你许多次了。然而他一向是个惜才之人,不忍你淹没在凤州城下。倘若你弃械认输,此战便饶你不死,怎么样,给你一个人生完满的机会……”
  宋恒心知罗洌此言非虚,薛焕向来是陇南之战压在自己头顶的一座大山,其“黄河走东溟、飘忽不相待”的刀法,金北第一以及岳离亲传的内功,确实有五成的可能对凤州金军力挽狂澜,协助这个有无数人质在手的罗洌站稳脚跟,害盟军唾手可得的凤州不翼而飞……
  边打边觉焦灼,忽听己方大躁,正要喊“稳住阵脚”,忽然间,透过密集的刀光剑影,猛见到城墙上被罗洌推到风口浪尖的一个……再亲近不过的人。
  “采奕……”原来她才是罗洌“人生完满”所指?
  一别多日,总算重逢,怎料竟在这兵临城下生死一线!
  她此刻双手被反捆在背后,小腹只是轻微地凸起,离得较远,火光折射,他又因为楚狂刀的关系险象环生,因而一时间没有过多地注意。尽管如此,她身上脸上的伤痕已经教他刻骨铭心:“罗洌,打不过强者就冲无辜下手,你竟是这般地看轻自己……”
  “或许你作为武者不愿放下兵器。也罢,那就退避三舍,我会放了她,给你夫妻破镜重圆。”罗洌置若罔闻,意识到宋恒神色变化,立即就冲他乘胜追击。
  “堡主,别听他的……啊!”陈采奕拼死大声劝,话音未落,便被罗洌一剑顶在她的后心,虽然隔鞘,力道毒辣:“宋恒,你没时间再考虑了!”
  “采奕!”宋恒大惊,在薛焕的连环攻势下手忙脚乱,余光里,陈采奕负痛而面容惨白,只能一口口喘着虚气。
  被薛焕强劲的一刀劈开数步,宋恒打了好几个盘旋才勉强站稳,心知薛焕适才并没有全力以赴,也许他也在历经人性的考验?宋恒又气又急,不知狂笑狂哭:“偌大一个凤州城,金军还剩几个‘人’!”
  一旁,指挥着寒泽叶旧部的郝逍遥见陈采奕不支,急问:“宋堡主,我军……退后?”郝逍遥与陈采奕无甚交情都有所不忍,更何况宋家堡大部分兵士都跟随她已久?慌张大乱,情有可原:“堡主!夫人她……”
  宋恒却含泪不允,沉默和薛焕厮拼。
  城上的陈采奕见宋恒没有像她担心的那样关心则乱,欣慰一笑,眼角流出一丝泪来:“宋家堡将士听令,堡主不退则三军同不退!我们大家都见到了,这是堡主他最好的时候……”
  “贱人闭嘴!”罗洌看宋军本来已经有人打退堂鼓却因为陈采奕下令而重新凝聚,恼羞成怒,怒不可遏,骤然长剑出鞘,凶残划过陈采奕的臂,将她削得险些晕厥,罗洌冷笑,惨无人道:“宋恒,下次再伤的,可就不是手臂了,当真忍心看着自己绝后?”
  陈采奕不堪剧痛,掩饰不住低声惨呼,同一时间宋恒也因为震惊的关系,手臂被薛焕的楚狂刀狠狠擦过,登时就血流四溅:“什么?采奕?!”这件事,被徐辕谨慎措辞了……
  就在那时,金军里终于重获自由的奥屯亮冲上前来,紧张不已地禀报那个灭绝人性的罗洌:“大人,发现宋军有人在下面,想用火烧断梁柱来摧毁城墙根基!”
  “什么!几时的事……”为时已晚,罗洌这才知道,此刻宋军只要纵火,整个城楼立即坍塌,他却因为思绪被调虎离山、准备不足、连竖起木栅紧急避险的时间都没有。这当儿陈采奕的作用可不止逼死宋恒了,还有救下这整整一城的金军:“听不懂吗宋恒!你若下令烧此城楼,我必先当着你的面,将你的女人捅死、未出生的孩子刺碎!”
  “堡主,还记得你离开江西前,我们一起去看的溪上轻烟?你说你之所以去戍边,是为了让腹地不受侵略,采奕喜欢你说的话……所以,还请记得当年志,提剑一举夺下这里,给寒将军、曹大人、兰山、给我和孩子、给枉死在金军铁蹄下的所有人报仇雪恨!”陈采奕往昔红润的脸庞,苍白无血且无任何光彩,可在宋恒心里,那一刹她真是世间最美的女人,“别犹豫,在我心里,从来你是最强的——烧了这里,所有人都能破镜重圆,烧了它……”
  宁孝容及其麾下万事俱备,只等一句来自宋恒的发号施令。发号施令,谁肯发这样的号令!当他刻不容缓必须打下凤州,自己的妻子周围却全是残忍至极的敌人!!
  “宋恒克服了过去的所有心魔,现在就是个完美的将才,未来只有遇到智谋超强的敌人、或是遭受切肤的惨痛,才会使他的征程受阻或状态倒退。只要宋恒记得求助轻舟以及坚守自己此刻的内心,那他就是无敌的。”耳边仿佛传来主公的肯定。
  切肤的惨痛?在他一帆风顺的顶点,说来就来……
  他这才知道,他哪里要什么无敌,他只需和心爱之人结庐溪畔,过着双宿双栖不问世事的生活。坚守内心?内心却有一个声音这般吟啸,怜我山河飘摇久,拍剑北去斩旧仇,会还朔风作春风,融血化骨绕神州……
  仿佛与生俱来埋在血中的执念,虽然,常常都如浮光掠影一般。
  风险最高的一战,心最不安的此刻,民生的疾苦,战友的坚持,妻子的期待,全然如潮水般倒灌,他原是那个最心思单纯最不堪重负最不想狠心决断的少年,竟要又一次当着金宋近万人的面作出一个冷血无情的抉择:“烧上去!烧上去!”
  他只知道他后来只是机械性地喊“烧”,同时,狂吼着,几乎是用同归于尽的打法去与薛焕拼命。
  有那么一个瞬间,宇宙中仿佛只剩他两个平静遥望,
  那个瞬间怎就这么长,天际飘的是雨还是血?
  从前他还是个吊儿郎当的少主的时候,采奕她作为宋家堡副手,多少次都是亲自领着一个力竭的他奋力朝外围突击,后来他终于下定决心奋发图强,她也没有一次不是紧跟在他身边支持,他打到哪里她追随到哪里,南征北战,生死不离……采奕,采奕,只有这一次,你和我的方向不一样,你,居然出现在我的剑下!
  可是你说对了,你太了解我了,我这把玉龙剑,我握上它的时候,做任何决定都不后悔……
  “找死!”城上那个名叫罗洌的恶人滔天愤怒,一见宁孝容得令纵火,便猛然提剑将之刺去了陈采奕的心窝,火光中模糊不清的下一幕,依稀是罗洌拉动刀刃凶悍地向她的腹部剖……
  便那时,城楼上所有人的惨叫,凄厉地混杂在一起,
  轰然一声巨响,凤州城最后一道堡垒,因突然间的地陷而被烧倒,
  沙石飞旋,烟尘弥散,血肉分崩,宋恒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到了!
  主将生死未卜,金军阵脚大乱,薛焕惊愕之余哪还恋战,正待去那断壁残垣里搜寻罗洌的踪影,便被玉龙剑中的“晚云收,淡天一片琉璃”景象封锁:“还没打完!薛焕你走什么!!!”
  泪水充溢宋恒视野,这凤州城,他夺定了,但也万万不会再踏进去半步!可他必须听采奕,采奕说他是最强的,那他就要为她打赢这个他总是打不过的薛焕!
  “宋堡主,节哀……”薛焕不是无情之人,类似的生离死别也曾发生在他和子若的身上。何况,他本就担忧着凤州金军,心思已经完全不在武斗……
  然而,宋恒那化悲愤为力量的后续十几剑,就算薛焕渐渐地不再心软手软,也并不能轻而易举地化解,甚而至于玉龙剑有好几招都打穿了他楚狂刀的防线,使他的右臂很快也血流如注。
  好一把玉龙剑,比往常意境更美、内涵也更杀伤,薛焕力有不逮,心念繁复:宋恒他,当真无敌了……
  http:///txt/13535/
  。_手机版阅读网址: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