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锦衣夜行无弹窗全文阅读 > 锦衣夜行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566章 就你会数数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哈达城比不了开原城墙高城厚,但是明口比开原迈要热闹,尚未 进城,老远就看见行旅进进出出,有人还赶着大片的牛羊,热闹非凡。
  陡见一支大军迎面而来,那些各族商旅都有些惊惧,幸好看清了是明军的旗帜,他们倒不致于落荒而逃,却也将牛羊早早赶到路边,给他们让开了道路。[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夏浔见此情景,也担心这样一支大军突然出现在哈达城外可能引起的骚动,便向少御使、萧兵备等人提出只率数十骑侍卫单独入城。几人眼见哈达城已在视线之内,这么短的距离内,不会出什么事情,便也应允了,四人便带着几十名侍卫径往哈达城内赶去,大军则扎营在路旁等候。
  哈达城是一座极简陋的土城,估计这座土城建立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方便各族牧人入内交易,所以并不雄峻,甫到城下,迎面已有数十骑飞驰而来,马上的胡服汉子个个身形彪悍,肋下佩刀,肩上荷弓,夏浔的侍卫立即如临大敌,严阵以待。
  等那些人驰到面前,看清了他们几人模样,其中一人大为诧异,失声道:“又是你们?你们是汉人将军?”
  夏浔定睛一看,这才看清那些胡人汉子群中,一个男装打扮的俏丽姑娘,正是头些天见过的那位女城管,不由笑道:“哈哈,又见到你了,姑娘,我们倒是真有缘呐”
  那姑娘给了他一个夹大的白眼,嗔道:“呸,谁跟你有缘份?”
  丁宇怒笑道:“你这丫头到底是谁家的姑娘?上一回怠慢部堂也就罢了,我们微服而出,未显身份,算你是不知者不怪。这一回你既看清了部堂大人身份,还敢如此无礼?”
  那奴娘没好气地道:“你这么大的口气,吓唬谁呢?什么步堂马堂的,本姑娘没听说过!这儿是我们的哈达城,不是你们的开原,谁叫你们无端领了大队人马来,唬得城中百姓不明底细,还道要打起仗来”
  萧兵备慢条斯理地道:“部堂就是总督,总督就是比辽东都司还要大的官儿,统管辽东一切事务的,明白了么?小姑娘,把你家巴依叫出来,迎接部堂大人!”
  那姑娘听了萧兵备的话不由才些吃惊,她眨着一双大眼睛,认真地看看夏浔,迟疑道:“总督?你就是杨总督?”
  夏浔笑容可掬地道:“正是本人!”
  那姑娘又上下打量他几眼,二话不说,拨马便走,随她出来的那些武士立即拨马随之而去,丁宇摇头道:“这些胡人女子,好没规矩。”
  夏浔听着巴依老爷和阿凡提中那些财主们的尊称差不多,不禁好奇地问道:“这位巴依,是名叫巴依吗?”
  萧兵备道:“部堂大人误会了,这巴依是他们对族中有权有势的富人的尊称,哈达城城主叫固尔玛激,翻诗成咱们汉语就是免子的意思。“
  这萧兵备也是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实际上那时女真人没有文字,使用的也是蒙文,而蒙文是从回鹬文演化而来的,所以女真文和蒙古人中都有许多原刻未动的回鹬语成分吧依老爷就是他们从回鹬语里照搬过来的一和敬称。
  夏浔失笑道:“他们的名字怎么这般古怪?”
  萧兵备也笑道:“他们的名字是这样的,女孩子还好些,大多是用花花草草一类的东西起名字,男人的名字则飞禽走兽,无所不用了。上一次,要卖羊给部堂的那个女真人叫雅尔哈,汉语的意思就是豹皮。他们还有些人名,比如努尔哈赤,就是野猪皮,舒尔哈齐就是小野猪皮,杜度意为斑雀,库尔缠意为灰鹤,马福塔意为公鹿……,
  这些东西丁都司和少御使也不了解,听了萧兵备的解说不禁笑得打跌,夏浔心道:“难怪后来有人蔑称女真为野猪皮,原来根子竟在这儿,努儿哈赤本名的汉文意思竟是这样?”
  不过他倒没有笑,不过是人家起名的习惯而已,实在没什么好笑的,汉人自古就有起贱名好养活的说法,什么猫儿狗儿的名字却也不少,汉武帝的小名叫“彘”彘就是野猪,汉武皇帝不也就起了个这名儿么,取笑他人名字,实在有失风度。
  萧兵备前几天从雅尔哈手里买了个女真族女孩子做妾,虽然这不是什么大事儿,可万一叫总督大人知道他从走私贩子里买卖人口,终究不是一件好事,趁着这个机会,萧兵备顺口提了一句:“他们的女子也有以飞禽走兽命名的,不过都是些小巧机灵的动物了。前几天,下官买了个女真族的女子为妾,这女子叫楞格里,意思就是硕鼠“……
  这回是萧兵备的妾室,丁都司和少御使不好意思捧腹大笑,不过那脸上忍笑的表情可实在痛苦得很。
  夏浔微微一笑,说道:“走吧,咱们进城去,且逛逛街市,再去见见那位巴依老爷”
  此时哈达城里已经知道不是来了匪盗,商贾们又恢复了叫卖,做起了生意。
  这里面贩卖的可不只是牛羊骡马了,还有各和珍贵的皮货,以及各种山珍海味。海东青、雄鹰、皂雕这都是珍贵的活物,此外还有豹皮狐皮丶变角(海象牙)、好刺皮(各种颜色的鹿皮)、豹皮等等等。至于北珠、人参、鹿莽,乃至晒干的木耳、蘑菇,各和野雏、飞龙,更是无处不见。
  这里面许多东西在中原都是稀罕物儿,价值百金以上,夏浔当年在北平得蒙古部落贿赂,才得到两条罕有的火狐皮,而在这里,上好的火狐皮竟也随意地摆在那儿,任人挑选。
  夏浔看到那火狐皮,忽然想起了他与茗儿初次相见的情景:“哇!好漂亮,就像一团火焰一样。“
  那个声音脆若黄鹂,裹着一身青草香气的十岁小萝lì,乌鸦鸦一头秀发,挽个可爱的双丫暂,元宝般小巧的耳朵,肌肤白皙润泽,彷佛光滑的象牙透出粉润的血色,吹弹得破。
  当时自己就想,这小萝荻绝对是个美人胚子,等她长大了,一定是个祸水级的大美女。而今这祸水可巧的就成了自己的娘子呢。
  夏浔心里一阵甜蜜,忽然又记起,那时为了一张火狐皮,险些气哭了她,嗯!也亏得如此,不打不相识,要不然哪有后来那许多的情怨纠葛?
  夏浔凝视着那火红得仿佛火焰一般的狐皮,心中思念着那美丽的娇妻,目光越来越温柔。萧兵备忽见夏浔勒马不走了,扭头一看,只见部堂大人痴痴地只顾凝望一张火红色的美丽狐皮,登时心领袖会,忙对夏浔笑道:“部堂好眼力!这条皮子的确是上等货色!下官把它买下来送与部堂,算是下官的小小心意吧!”
  说完,萧兵备便翻身下马,走到那摊位前,一指那火红色的狐皮道:“这条皮子多少钱,我要了!“
  少云峰比他慢了一步,便暗自撇撇嘴,嘀咕道:“马屁精”
  夏浔跳下马去,止住了萧兵备,微笑道:“不,这狐皮,我得自己买,必须自己吴,才是心意”
  萧兵备本来不肯,一听这话俐不好再坚持了,便哈哈一笑,让到一边道:“既然如此,下官可不好再争了。”
  夏浔拿起那条皮子看了看,毛色虽好,只是不是秋季所猎,光泽手感就要差些,而且这猎人箭术也差些,是横穿肚腹射死的火狐,虽然疤痕不大,由狐狸毛发尽可遮掩,终究不够完美,不由微微楚了楚眉头,问道:“你这火狐皮毛,可有上好的么?要九月金秋时节猎到的,最好是穿眼而过,整条狐皮没有箭伤的。”
  那女真商人看见这几个人穿着打扮,又是前呼后拥的,显然是明人军队中的大官儿,所以显得很是惶恐,可是生意上门,他又不舍得这主顾儿跑了,忙点头哈腰地道:“有的有的,上好的狐皮,哪舍得就堆在这儿呢,我家里正藏着一条上好的火狐皮子,官爷您要,请稍候片煎,我让婆娘去取,一会儿就回来!”
  夏浔听了微微有些失望:“就只一条吗?”
  那商人一听,这汉人大官儿要买更多,不由又惊又喜,连忙道:“符合官爷您说的狐皮子,小人手上只有一条,不过小人对这哈达城里贩狐皮的商贾全都熟悉,‘卜人给您跑跑腿儿,张罗张罗去,只不知官爷您要几条?“
  夏浔想了一想,小荻和樟祺都有了,便道:“要四条,俱得是上品货色!“
  左丹站在夏浔身边,一听四条,不由有些奇怪,心道:“国公若只买一条,那不用说了,定是只送给茗夫人的,茗大人天子御赐,正室嫡妻,自然与他人不同;若只买三条,也说得过去,嫡妻一条,祺大人和震大人再各送一条;可是买四条怎么分?那两个妾,给谁,不给谁?国公莫不是贵人多忘事,算漏了一个吧?”
  忠心耿耿的左丹马上提醒道:“国公买狐皮子,定是三位大人一人一条了,只不知两位如大人……”
  夏浔瞥了他一眼,说道:“梓祺和小荻,已经有了。“
  左丹又道:“啊,这样的话,应该是三条才对。”
  夏浔又瞥了他一眼,恶狠狠地道:“就你会算数”
  左丹还没反应过来,张开巴掌道:“本来就是嘛,国公您看哈,这“……
  他刚扳下一根手指头,夏浔已然喝道:“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卖了,一边儿去”
  左丹讪讪地退到了一边,摸摸鼻子,还在纳闷儿:“怎么是四条呢?确实应该是三条才对“……
  夏浔没理他,扭头冉那商人:“价钱如何算呐?”
  那商人陪笑道:“官爷,我们这儿,要么以金银交易,要么用货物来接,宝钞的话,我们收了可没地儿花去……”
  夏浔听了顿时一怔,他还未及说话,旁边一个粗犷豪迈的声音道:“部堂大人要几条皮子,那是看得起咱们,谁他娘的敢要钱?蒲韦都,你去挨家挨户的给我找,把他们压箱底的上好狐皮都给我拿来,由着部堂大人挑选,谁敢藏心眼儿,从今以后就别在哈达城出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