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锦衣夜行无弹窗全文阅读 > 锦衣夜行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612章 畅所欲言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相公,喝茶!”
  茗儿棒着一杯香茗,款款地走到夏浔身边,那腰肢软得像柳朵儿似的,步姿身态无比婀娜,夏浔头也不抬,“嗯”了一声道:“先搁那吧!”
  夏浔正在修订着自已用以说服皇帝和群臣的资料,前两天有关辽东民族政策的争论,适时给他敲响了警钟,使他注意到,过度强调他的政策对未来如何如何的有利,说服力是非常有限的。[搜索最新更新尽在www.ZhuiXiaoShuo.com]
  他所担心的事,对目前的辽东来说,还没有太大的影响力,那儿还没有一支强大的、不由朝廷直接掌控的地方武装。你要在六百年前,人口稀少,朝廷还得下大力气到处移民来充实荒芜地区的时候去给他们讲:为了避免几百年后人满为患,以致得被迫实行计划生育,现在大家不要放开了生,那是不现实的。
  即便是现代,照样有人口负增长的国家,它们还得千方百计,制定各种福利政策,激励人们多生孩子呢。不同的问题,才会促生不同的解决方式。你在塑料袋刚刚发明,人人觉得便利应手,还无想象它未来会造成多么头痛的白色污染的时候就大声疾呼有关塑料袋的环保问题,也必然应者寥寥。
  政策要因时因势而变的,太超前的想,缺少群众基础。如果你站在一个穿越者的角度,考虑问题总是为后代人打算,而忽略当代人的需求,你将成为社会公敌,变得一事无成,没有人会支持你。
  夏浔现在已在辽东尽可能地为变阜创造了条件,但是想要促动更大的变羊,他必须得让现在社会各个阶层觉得确实有必要去做一场伤筋动骨的大变萃,这一点做不到,即便是皇帝全力支持,也必将以失败告终。王安石的变革就是皇帝全力支持的王莽的变萃,他自已就是皇帝,结果如何呢?
  “相公,吃点樱桃!”
  茗儿又端了一盘刚洗好的红樱桃,递到夏浔手边。
  “唔,嗯嗯……”
  夏浔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继续循着自己的思路想着问题。
  茗儿见了,不禁嗒然若失。
  这几天相公缠着她,床第之欢的频率也太高了些,让她有些消受不了弄到后来,相公一贴近她,表示出些亲热,茗儿就有些害怕。结果,今晚难得丈夫静下心来思索公事,把她抛在一边,她反倒有些不适应了。
  于是,她故意的在夏浔身边转悠了起来,转悠一阵见相公心无旁骜,茗儿眼珠一班,又绕到夏浔背后,一双粉拳轻轻捶到了他的肩上,殷勤地道:“相公做事辛苦人家给你捶捶肩鬼……”
  夏浔放下手中的札子,回首笑道:“怎么?把娘子冷落一边,有些不开心啦?要不要相公陪你做点有趣的事呀?”
  茗儿吓了一跳,她只是喜欢缠着相公、腻着相公与他说话而已,至于床第之事,在她这种年纪,实在不甚饥渴,以夏浔的需索无度,她根本消受不起,要不然上一回也不会主动想要异已的贴身丫头服侍相公了此时一听夏浔这么说骇得她转身就逃:“不要不要,相公做事好了,人家乖乖的,人家找姐姐聊天去!”
  夏浔摇头失笑:“这妮子……”
  ※最※新※最※快※文※字※更※新※百※度※锦※衣※夜※行※吧※
  殿堂上已做了充份准备的夏浔侃侃而谈:“北方鞑虏,自汉唐至今千余年来,一直是我中原腹心之患。然则草原茫茫如海,部落逐水苹而徙,居无定所,不管是歼灭还是彻底征服,都难如登天。以汉武之威,穷尽倾国之力,破家无数,也不过稍挫其威风,未用多久,死灰复蜘……”
  夏浔这番话,众文武深以为然。草原上的这些恶邻不请自来,你骂吧,人家没皮没脸,根本不在乎。你打吧,兵派少了那是送羊入虎口,兵派多了他们就脚底抹油,溜之大吉,领着你在草原上遛,把你的兵拖疲了、国拖瘦了,你就得主动撤兵,要不然能把你活活拖死。
  对于这样的敌人,朝廷一样没有太好的办。抗龘日战争中日寇对于游击区同样头疼得要命,逼急了,日寇好歹还可以采用三光政策,而中央政权对付北方游牧部落时却连三光政策也用不上,游牧民族全部家当都能驮上马背,说跑就跑,撒丫子就没影了,你想三光,都没有可以三光的东西。
  夏浔道:“而燕山就是屏蔽北方草原野蛮民族策马南下,侵扰中原乱我大明的北大门,辽东呢,就是建在北大门右翼外的一处坚固卫城,与我大明的北大门互为特角、守望相助。
  只要有辽东在,退可阻止鞑龘子勾连女真、朝鲜,进可直击鞑靼腹肋,便它不敢全力南向,辽东之经营,关乎我大明讧山社稷之根本。”
  行部侍郎刘超蹙眉道:“国公所言极是,辽东与我大明北疆之重要,诸位大臣亦知之深矣。然则,国公所言,与国公所倡导的军屯、军户之制改羊,可有甚么必然联系么?”
  “当然有!”
  夏浔很满意地看了他一眼,这老家伙很配合啊,这一问正问到点子上,夏浔精神大振,马上接着他的话题道:“辽东对我大明如此重要,对鞑虏来说便也有着同样的重要!则鞑虏欲图中原,必先谋辽东,请问侍郎大人,我大明欲保辽东,归根结底,要依靠什么力量
  “军队!”
  刘超虽是文人,这么浅显的问题却也无需考虑,便能答得上来。
  夏浔道:“不错,军队!守辽东,需要军队!军队要守辽东,又需要什么呢?”
  不待刘超回答,夏浔便道:“一是战力;二是给养!我所说的,就是针对这两个问题的!”
  夏浔转向众臣,说道:“先说给养,军之给养有甲胄军衣、羽箭雕翎、刀枪战马……”其中最重要的一样,便是军粮!而军粮不能自给,乃是辽东驻军最大的软肋自关内运粮,一则耗损之重不可胜数,二则一旦被鞑龘子掐断粮道,辽东纵有百万精兵,也将不战自溃!”
  丘福冷冷地道:“辅国公如今不是已经开辟了海上航道么?”
  夏浔笑吟吟地应道:“淇国公说的是,我们现在已经有了海上航道,不虞被鞑龘子截断。然则,海上航道还有三个问题,一是海上航道解决不了南粮北运一路的消耗,和对南方百姓的沉重压力:二是气候无常,尤其是冬季,封航期是无输运粮草的,海运只能做为陆运的必要补充,而不是唯一手段;三来,仍是与气候有关,纵然是不在封冻期,如果海上暴雨狂风,船运就得暂时停止若把孤悬辽东的数十万将士前程,全部寄托在海运这条路上,岂不危险?”
  丘福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夏浔又道:“自太祖屯兵于辽东时起,便注意屯田种粮,希冀辽东粮草自足。起初效果还是不错的,可是现在渐渐已不适应辽东的发展。军屯,土地及产出,皆为国有,军屯之中,战兵十之七八,屯夫十之一二,屯夫虽在军藉,实则与农无异。
  而这些屯夫干着和普通农民一样的事情,每日里荷戈执锄辛勤劳作所得收获,除去交纳子粒之外,所剩无几,较之地主家的佃户还要不如犹如一无所有的家奴一般,因此必然是得过且过。荒地开垦越多,他们受累越重,谁还肯去垦荒?
  庄稼种得再差,他们也饿不死,因为他们吃的是军粮;庄稼种得再好,他们也富不了,同样!因为他们吃的是军粮;屯夫自然不思长进,一有机会,或逃亡、或反抗,如今甚至有‘生于辽不如走于胡’之语,以致田地荒芜,屯田尽废,饷源枯竭,辽东军备日渐废驰,此为谁之过?
  所以,臣才向陛下谏议,以如今辽东驻军,十之七八操备武事,丰之一二屯种、盐铁的比例,进一步减戍卒而增屯夫,军卒专事武备,虽少而精,足以拱卫辽东。所增屯夫,化军籍为民藉,专事农作,土地自有。
  白古道,民不食者寇,士不仕者怨,商不利者仇,官不权者离。他们为了自已的老婆孩子耕钟田地,必然竭尽所能,所纳粮赋,可用于辽东驻军,农民所产余粮,就地采买,较之从并内购买、运输,也要廉价多多。汉民多了,我大明官府控制辽东便更加得力,最重要的是,不虞鞑虏谋夺辽东时,断我粮道。”
  夏浔说得有理有据,众人一时找不出可以反驳的道理,雒佥见场面有些冷下来,便咳嗽一声,又道:“那这屯田之制,与军户改羊,又有什么关联锦吧小品整理……”
  夏浔若有深意地瞟他一眼,说道:“雒尚书,我方才已经说过了,要做到这一点,军屯得改成民屯,部分身在军籍者,就得划归民籍,这就必然要促到军户制度的变动了。何况,军户制度,也不是通行百世、达于边疆,万试万灵的办。”
  夏浔知道触及军队改制,那就是和丘福这班武将叫板了,眼下立国未久,军户制还没有出现重大的弊端,如果把它说得一无是处,或者想一口吃个胖子,在全国改变旧制,阻力太大,恐怕就算能行,也得扯上几年的皮,所以他很明智地把范围固定在辽东。
  因为辽东特殊,才需要变苹!只要能获得通过,就是一个成例。等它在实际操作中较之传统政策彰显出更大活力的时候,朝中并不乏有识之士,皇帝也并非昏匮之君,自然会想到在其它地方施行这个办。
  夏浔甚至给自已拟好了退路,如果不能一步到位,那就军户制和征募兵制掺着来,一地两制,和平演变,不然一下子对全国数百万军队来个大变动,光是裁撤下来改为民户的那些人家的安置就是一个大问题。
  夏浔道:“军户制的优点大家都是很清楚的,军户世袭,可以保证兵源,不虞军卒短缺所以能保持较大砚模的军队。同时,若养一支上百万的专业军队朝廷负担也太重,寓兵于农、兵农合一,军费开支比较轻,这些都是它的优势。
  而缺点则是一世为兵,世世为兵,兵家子弟,再无其他出头之路,久而必生怨诽。再则,军户地位过低,尤其是太祖时候所分田地,随着军户家庭子嗣繁衍,渐渐增多,已养不起他们的家人囿于军籍,他们又无去做别的营生。
  夏浔扫了众大臣一眼,沉声道:“这一点,无需本人多说,就拿朝廷的统计数字来说事儿,洪武三年的时候,逃亡的军士就达到……”
  夏浔扫了眼手中记事的笏板,说道:“四万七千九百八十六人,这是朝廷统计并宣布的数字诸位大人当无异议吧
  这是都是事实,实际上这些年来,军户士兵逃亡事件愈演愈烈,朝廷越来越重视户藉制度,远行要发路引未尝不是由于这些现象的出现,才需要加强对百姓的流动控制,旁人如何反驳?
  夏浔道:“故此,臣以为,宪全施行军户制,不够妥当。尤其是在辽东,军户多于内地,远离故乡,从此却要扎根于彼,生生世世不得再离军心民心吏加难定。而归附的辽东诸部,不在我大明军藉,永远也不能充为我大明官兵,这也不利于他们为我所用、彻底融合的政策。因此在辽东军户制度应当做些改变!”
  丘福又问道:“那么,以辅国公之见辽东军制,该当如何变羊?”
  夏浔口口声声把军制改革限制在辽东,丘福的抵触情绪果然轻了许多,只要夏浔没骑到他的头上指手划脚,只在辽东那一亩三分地上折腾,丘福眼下还是不愿同气势吏炽,在皇上跟着愈加受宠的夏浔正面对抗的。
  夏浔脸上微微露出了笑容,亢声说道:“考究自先秦两汉,直至如今的建军之策,大致有征兵制、府兵制、募兵制……”
  夏浔做足了准备夫,这一番言谈,从先秦到现在,各种兵制的优缺点都说得一清二楚。似府兵制那种养兵方,起源于北魏,本就是少数民族政权闲时牧、战时兵的一种养兵之,唐初以均田制养府兵,将这种制度发扬了光大,可是均田制一破坏,府兵也就烟消云散了,如今根本没有推行的条件。说来说去,最可用的政策只有募兵和征兵这两种,募兵主要是从东汉开始的,中间被府兵制所取代,到了宋朝再度发扬光大,事实证明也是不成的。那年头,好男不当兵,东汉和宋朝的募兵制,最终使得兵员素质持续下降,军纪败坏,根本不堪一战。
  而征兵制呢?在阶级分明的年代,行政实施能力是个大问题,夏浔的解决办是,主体采用募兵制,部分乘用征兵制的特点,建立精锐常备兵团,同时部分保留军户制,建制上形同于宋朝的禁军和厢军,却又不尽相同。
  朱棣起兵靖难时,因为兵员短缺,曾经施行过募兵制,广募北平、保定、永平三府青壮从军,百姓未必愿意当兵,尤其是那种情况下,实际上就是强制性的征兵,这种兵制在他登基之后才停止。
  在实际的历史上,明帝国对于军队建设制度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后来土木堡之变,大军丧失殆尽明景帝就曾招募天下义兵。再往后,如戚继光募兵所建之戚家军,俞大猷募兵所建之俞家军,都堪称劲旅。征募士兵组成的军团战斗力普遍较军户制军团要高得多,这一点不止朱棣清楚,在场武将心里都清楚。
  因此,夏浔一说,朱棣就马上了解了这项兵制改革的优劣,不觉大为意动。实际上他现在的主要心理障碍,倒不是对夏浔所倡议的兵制改革有想,而是担心两点,一是这样做是改变祖制,而眼下,还没有什么影响军队、军力的严重情况,需要朝廷做出重大变萃,另一点就是军费开支势必要比军户制大得多。
  所以,尽管夏浔已将其优点充分阐述,众文武一时也提不出强有力的反对理由,朱棣还是有些犹豫,不能马上下此决定。等夏浔说完,其余大臣也没有什么意见表达,朱棣便道:“杨卿所言自有道理,但是军队之制,国之大事,不可不予慎重,此事不急于决断,众爱卿回去之后好生思量思量,权衡利弊,三日之后,再作决议!”
  朱棣做出这番结语的时候,朝鲜户曹判书刘宋耕刚刚跨过鸭绿江。
  而开原城里,在呼和鲁等人有意的挑唆和煽动下,一场暴乱也开始了。
  在阿木儿等人的策划下,分居各堡塞的族人分别以传播谣言、有意煽动、直接和间接参与的方式,已经挑拨得各族势力之间的关系日趋紧张了。左丹所领的秘探只是直接隶属于夏浔的一班特务,他们虽然在盯着了阿木儿等人的行动,但是事发前并没有意识到“桦古纳”部落族人所参与的一些口角、斗殴事件,就是他们正在策划的阴谋,因为各部间的口角冲突,以前就有,“桦古纳部落”的人打些短工,他们参与的群体和其他群体发生矛盾,这种行为太隐蔽了,不宜察觉其中更深层决的目的。而且左丹他们也不可能直接去见张俊或司汉超,叫他们晓得夏浔身边还有这样一支秘密力量。
  于是,不断的磨擦造成日益紧张的气氛,帮汉商打工的伙计呼和鲁又有意刺激,激怒从哈达城来的商贾出口伤人,汉商本来就自觉高人一等,如何能忍,立即反唇相讥,争吵迅速演成为一场斗殴。
  混杂其间的“桦古纳”族人煽风点火、添油加醋,从哈达城赶来的商贩们头脑发热、积怨暴发,斗殴再度升级,变成了对汉商的打龘砸抢,当鲜血和财帛晃花了人们的双眼时,暴乱已不可控制了……同学们,月末了,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