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锦衣夜行无弹窗全文阅读 > 锦衣夜行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871章 乱象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马哈木找到太平和把秃孛罗,与他们密密商议了一番。
  太平和把秃孛罗二王迎接大明钦差完毕,正打点行装准备返回自己的部落,因为明天大明钦使就要开始采访各地,他们得回去坐镇,早做准备。[WWW.ZhuiXiaoShuo.com]
  听了马哈木的话,他们也觉得哈什哈近来过于嚣张,而哈什哈势力雄厚,还需他们三人联手才能压制,因此立即答应了马哈木的要求,准备回去之后就调动兵马向哈什哈施压。
  马哈木送走了他们二人,又急急召见自己的心腹大将进行了一番周密安排,刚刚吩咐完毕,把他们打发出去,就有人赶来禀报,说是有人强闯钦差行辕,他们阻挡不及,又担心激怒明使,不敢强行闯入。马哈木一听就恼了,劈面一个耳光扇去,骂道:“浑帐东西!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竟然叫人硬闯了去?是什么人?”
  其中一人吱吱唔唔地道:“那女子策马急驰,来不及看清。不过小人远远瞧她形貌,似乎是豁阿哈屯身边极受宠的那个女侍,叫甚么图娅的。”
  马哈木听了不觉一愣,他已吩咐大夫人准备礼物,去哈什哈处下聘,强娶那个被“脱脱不花”看中的美貌侍女,所以已经知道了她的名字,这时一听自然知道说的是什么人。马哈木要娶这女子本来只是为了打压哈什哈的气焰,同时对脱脱不花来个警告,不过事到临头,还真对这女子有了些好奇,不知她到底什么模样。
  马哈木立即道:“走,咱们去看看!”
  钦差大帐中,夏浔和小樱已急急进行了一番交流。这时赵子衿飞身闪进大帐,说道:“国公,远远有数十骑快马从马哈木营中赶来!”
  夏浔道:“知道了!”
  赵子衿立即识趣地退了出去。
  小樱看看夏浔,问道:“他既闯来,若问我来意时,我当如何作答?”
  夏浔道:“你什么都不用说,让他猜,比随便给他一个理由更好!”
  小樱略一思索,便领会了他的意思,不禁欣然道:“不错,依你!”
  两个人这一问一答,十分的自然,彼此都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孰不知,一个刁蛮任性、目高于顶的少女,突然间肯征求你的意见,还对你的意见言听计从,那么这个少女的一颗芳心就算还没有系在你的身上,也已对你有了七八分的好感了。对于这种极其任性刁蛮又极富感性的生物来说,如果她不喜欢你,你就是张良再世、孔明复生,她也未必肯就教于你,且这般听话的。
  只是,他们彼此都没发现这一点。
  夏浔想了想,又有些懊恼地道:“你今日不该这般莽撞地闯进来的,若是行踪隐秘一些才好,现在这般,可就引起了马哈木的警觉。”
  小樱不服气地道:“他们警觉又能如何?我是豁阿哈屯身边的人,行止不受他马哈木的约束。至于图门宝音哈敦,她不曾露面,马哈木不会刻意对她提高戒备,你要带我们走时,又能增添些什么麻烦?”
  小樱只道他们此来就是为了查证瓦剌是否擅立大汗,一旦拿到确证,大明就要发兵讨伐。因此只要他把图门宝音哈敦带走,有这位蒙古皇后做人证,足以做为讨伐瓦剌的证据。却不知夏浔这位国公之所以亲自赶来,其目的竟然是为了在确认脱脱不花真实身份之后,与他进行接触。
  夏浔当然不便把这个秘密告诉她,只是叹道:“你有所不知,这其中……唉!总之,你不该这么冒失啊!”
  小樱杏目一睁,不悦道:“是是是,你们都是大智慧的人,就我天真幼稚,就我莽撞冒失,可若不是我,你杨大人在这草原上住到地老天荒,也未必就能打听到脱脱不花的真实消息!”
  夏浔一想也是道理,便道:“说的不错,人有一得,必有一失,若不是你,我还不能如此轻易得到消息,以后的事,再想办法吧!”
  小樱哼了一声道:“算你明白道理!”
  夏浔道:“但是,我们不能就这么离开瓦剌的!小樱,我必须知道那个脱脱不花的住处才行。你如今这么闯来,马哈木只要不傻,一定会生起警觉,把他从八白帐移走。”
  小樱吃惊地道:“你要找他做什么?难道……你要刺杀他?”
  夏浔笑了笑道:“要杀他又有何难?不过就是班超出使鄯善,击杀匈奴使者的故事重演一番罢了。脱脱不花要是死了,马哈木唯有向大明磕头谢罪一途,他断然不敢抗拒的。不过,我并不是要杀他,这内中的详情,一时也与你说不清楚,我必须要知道他的住处,这趟瓦剌才没有白来!”
  小樱一双黑亮妩媚的眉毛微微地蹙了起来,思索一番才道:“如果脱脱不花被马哈木藏起来的话,我也能打听到他下落的!”
  夏浔讶然道:“如果脱脱不花再被转移,行踪必定更加隐密,知情者必定寥寥,你有办法能打听得到?”
  小樱微微一笑,笃定地道:“放心!我有办法!”
  小樱心想:“马哈木身边有个与他同床异梦的撒木儿公主,有什么消息打听不到?”
  夏浔欣然道:“那就成了,你离开后,马哈木必定转移他的住处,你先打听到他的下落,咱们再见机行事!”
  这时赵子衿又闪身进来,急声道:“他们来了!”
  “钦差行辕,不得乱闯!”
  辛雷和费贺炜等侍卫们一俟马哈木赶到,马上迎了上去。
  “大胆,这儿是我们瓦剌,谁敢拦我马哈木王?”
  “笑话!大明团龙旗在此,谁敢硬闯!”
  两下里侍卫们一通争吵,马哈木摆手制止了部下的蠢动,端坐于马上,对辛雷扬声道:“烦请向钦差大人通禀一声,就说马哈木欲求一见!”
  钦差大帐就那么一座,马哈木并不怕那女人跑掉,大明侍卫通禀进去,片刻功夫,赵子衿就笑吟吟地迎了出来,向他拱手笑道:“哎呀呀,王爷怎么来了?”
  马哈木扳鞍下马,皮笑肉不笑地道:“本王听说有人擅闯钦差行辕,钦差住我营中,本王对钦差大人就负有保护之责啊,实在放心不下,所以赶来探望一番!
  赵子衿打个哈哈道:“王爷说笑了,在这儿,谁敢行刺本官呢。方才只是来了一位姑娘,有些事情与本官相商,王爷,请入帐!”
  马哈木跟着赵子衿进了钦差大帐,就见乌兰图娅按膝坐在客座矮几之后,身后还站着一个大胡子侍卫。
  马哈木盯了乌兰图娅一眼,双目顿时一亮,生起惊艳之感。
  这是一个美丽的女子,不但容易展现女人优美曲线的蒙古长袍穿在她的身上,也掩饰不了她的美丽。虽然坐在那里,身体裹在长袍之中,完全看不到任何纤柔苗条的柔媚线条,但是一眼望去,偏偏就觉得她似蝴蝶一般轻盈灵动,有一种优美诱人的感觉在她的袍服衣袂之下盈盈欲流。
  她的脸蛋柔媚灵动,虽然娇艳,却清丽如雪,没有一丝轻浮。比起草原上大多数女人过于健壮的身体和粗糙的肌肤,她的身体纤秀挺拔,肌肤有着冰瓷凝玉般的质感。马哈木暗自惊叹:“在我们草原上,竟也可以养育出如此妩媚的女子?”
  等他看清乌兰图娅淡蓝色的眸子,才意会到她是混血,难怪姿容如此的俏美。
  马哈木原本就料想能被脱脱不花一眼看中,不惜开口求婚的女子必有几分姿色的,如今一见,才知她何只是有几分姿色,那简直是十二分的美色!
  原本他只是为了打压哈什哈气焰才决定娶这女子,这一回可是真的动了占有她的。
  乌兰图娅向马哈木淡淡一瞥,便趄赵子衿点点头道:“大人既有客人,那么小女子告辞了!”
  “好好好,姑娘慢走,慢走,朱侍卫,替本官送客!”
  “这……”
  马哈木眼睁睁地看着那大胡子侍卫送乌兰图娅出去,又无法阻止,忍不住便向赵子衿问道:“这位姑娘……貌似是豁阿哈屯身边的一位侍女?不知她来见钦差大人,可有什么事吗?”
  赵子衿笑道:“呵呵,只是些许小事,不足一提。王爷现在可以放心了吧,若真是心怀不轨者,我的侍卫又怎会放她入营呢。来来来,王爷既然来了,快请上坐,来人呐,给王爷看茶!”然后,赵子衿就施施然地坐了下去,扯皮,他可是强项。
  马哈木来了,却什么答案都没有得到,旁敲侧击地问了半天,最后带着一头雾水离开了。
  乌兰图娅的来意他猜测不到,但他绝不会以为这是乌兰图娅一个小侍女个人的意思,他马上想到了哈什哈。哈什哈先是在篝火晚宴上搅他的局,紧接着又派这乌兰图娅色诱大汗,意图在大汗身边安插他的亲信,现在又让这个女人来见大明钦差,他到底想干什么呢?
  马哈木摸不着头绪,只好未雨绸缪,回去之后马上就转移了“脱脱不花”的住处和身份,万松岭和公孙大风正没精打采地在八白帐里扮神汉,结果摇身一变,又成了马哈木部落里的牧民,为了装扮的像,马哈木甚至找了两个女人和几个孩子,冒充他们的妻子和儿女。同时,他把这户“牧民”周围十几座牧帐的牧人也都换成了对他忠心耿耿的亲信。
  哈什哈两天之后接到自己部落的禀报,太平和把秃孛罗两部牧民突然像钳子似的向他们逼近,不断压缩他们的游牧空间,已渐成包围之势。哈什哈闻讯勃然大怒,连夜离开巴尔喀什湖,返回了他的部落驻地。
  他的部民因为太平和把秃孛罗两个部落的牧民不断侵占压缩他们的游牧之地,双方摩擦不断,不断发生冲突。暂时代替他管理部落的弟弟阿木儿没有大哥的命令,无法擅自决定是战是让,牧民们怨声载道,已经渐渐弹压不住局面了。
  哈什哈一到,阿木儿很是松了口气,哈什哈了解了周边情形之后立即对他的部落武装进行了一番安排,针锋相对地做出了强硬反应,同时又秘密调动人马,对可能来自于马哈木本部的威胁构筑防御,双方剑拔弩张,火药味儿越来越浓。
  在对哈什哈部形成威压之势以后,马哈木的人就带了聘礼赶到豁阿哈屯处,俨然一副瓦剌之主的嘴脸,强硬地表示了马哈木要纳娶乌兰图娅的意思。在马哈木想来,有太平和把秃孛罗和他联手施压,哈什哈绝不敢现在就与他翻脸,为了息事宁人,他只能献出乌兰图娅。
  孰不知豁阿哈屯却是一个坚定的保皇派,黄金家族在草原上日益没落虽是不争的事实,但是在她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她绝不容许有人做出有辱大汗尊严的事情。
  大汗喜欢乌兰图娅,有意纳她为后,做臣子的岂能与君父争风,再说她已答应了大汗,如果出尔反尔,岂不叫大汗威风扫地?
  豁阿哈屯使了个缓兵计,暂且拖着马哈木的求婚使,直到她的丈夫哈什哈调兵遣将,做好了反击的准备,豁阿哈屯才变了脸色,把马哈木的求婚使一顿鞭笞,赶了回去。豁阿哈屯的表现,使得双方的紧张气氛更加严重。
  马哈木本打算等到把大明使节打发走之后,再对哈什哈略施惩戒,但是形势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哈什哈夫妻的强硬,让他们大为恼火,诸部牧民之间的积怨在首领们有意的放纵之下,更是不断爆发成一些小的冲突,而量变是会产生质变的。
  风雨欲来,铅云密布,辛雷和费贺炜站在帐前看“风景”。
  费贺炜唾沫横飞地发表着他的高见:“依我看呐,咱们大人整个儿就一扫把星,他走到哪儿,就乱到哪儿!”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道:“天地良心,瓦剌现在乱成这样,可与我毫无关系!”
  费贺炜吓了一跳,扭头一看,见夏浔正站在那儿,他立刻蔫了,吃吃地道:“大人……”
  夏浔笑了笑,道:“不要东游西逛了,回去好生歇着。今晚,跟出去做点事情!”
  辛雷兴奋地道:“大人,咱们要干什么?”
  夏浔背负双手,悠然而去:“我可没说接下来这儿再生什么乱子的话,也跟本人毫无关系!”
  P:诸友,进入本月中旬了,您该有票了吧,诚求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