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锦衣夜行无弹窗全文阅读 > 锦衣夜行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920章 国公小可怜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第920章国公小可怜
  谢谢一句“巧嘴”出口,就看见夏浔促狭的盯着自己娇嫩鲜yàn的檀口,眸中满是笑意。「域名请大家熟知」圣堂最新章节
  谢谢何等机敏,何况是做久了的夫妻,无需转念,便知他在想什么,不由晕上双颊,轻轻捶他一下,大发娇嗔道:“你这模样,想干什么?”[www.ZhuiXiaoShuo.COM]
  谢谢貌美如huā,这时俏脸生晕,虽是含嗔说话,却充满了娇嗲妩媚的味道,夏浔不觉情动,轻轻揽住她腰,轻笑道:“今晚,留下来陪我吧!”
  谢谢横了他一眼道:“你伤成这样,还想打什么坏主意呀?安生养伤吧!”
  嘴里说着话,脸蛋儿却愈发地红起来,一股天生的风流透颊而出,令人怦然心动。
  夏浔不禁涎脸道:“正因为身上有伤,不想叫创处破裂,所以才要我的谢谢陪我呀。”
  谢谢眸
  ō流转,如水之dàng漾:“你这坏人,又想怎样?”
  这时说话,却带了些小儿nv的娇憨之气。夏浔嘿嘿笑道:“自然是思念娘子的檀口雀舌……”
  两人打情骂俏,声音自然而然地放低了许多,小樱站在mén口听不清楚,忍不住向前倾了倾身子,也只隐约听和什么嘴啊舌头的,也不知两人在打什么哑谜,心虚之下,反而有些忐忑。
  夏浔央求道:“娘子,答应我好不好?”
  谢谢红着脸道:“你这家伙,最是风流好sè。”
  夏浔笑道:“嘿嘿,男人本‘sè’嘛!”
  谢谢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当初那位乌兰图娅姑娘,你头一回领回来,我们还真道你转了xìng儿,只是救人家从瓦剌出来,谁知道这以后三番五次的,嘿!你来我往,我往你来,可就不再断了联系。你老实jiāo待,是不是喜欢了人家?”
  谢谢在mén侧听了,登时心跳脸红,一颗心却也悬起来,只想听听夏浔怎么说。《
  夏浔刚刚央得娇妻答应,今晚要以那**极乐的妙舌shì候,哪敢在此时惹她吃醋,立即作不屑状道:“你开什么玩笑,那丫头要xiōng没xiōng、要屁股没屁股的,这要是晚上碰见她,不看脸的话,你都不知道看的是正面还是后面,我怎么会看上她呢!”
  “什么?”
  小樱肺都快气炸了。TXT电子书下载**姑娘家没有不在意自己的身材、相貌的,尤其是这话出自己一个自己已暗生情愫的男人之口,她不敢置信地低头看看自己的xiōng,根本看不到脚尖嘛:“就这还小?你想要多大?也不怕闷死了你!再说屁股,你们中原淑nv们的屁股才娇小的不像话,人家可是在草原上长大的,幼习弓马、跨鞍打làng,这屁股……”
  小樱mō了mō自己的tún部,股肌结实,圆滚滚的,姣美的像熟透了的桃子:“这样的屁股要是都能看成男人,你得什么眼神啊,你是睁眼瞎不成!”
  小樱气鼓鼓的,恨不得立即冲进去自行验明正身,戳穿夏浔的无耻谎言,还自己以清白。
  房中,谢谢嘿嘿一笑,说道:“真的?我怎么瞧你说得言不由衷呢?我看那位乌兰图娅姑娘整天跟在你身边时,你可是tǐng受用的。”
  “哪有此事!”
  为了今晚的xìng福生活,夏浔赶紧撇清,继续睁眼说瞎话:“这不是因为她懂突厥语,要请她帮忙么,你当我愿意理她呀。要长相没长相,要身材没身材,要修养没修养,脾气还不好,什么走不摇裙笑不lù齿那是全然的不理会。凶起来的时候……,哎呀,我都没法提,你就想吧,一个草原上的nv子,那xìng子得有多野,我能看中她?嘁!这样的nv人,就算是嫁人呐,那也是嫁祸于人,谁要谁倒霉!”
  谢谢“噗哧”一声笑,说道:“行了行了,你就损吧,你也不要急着辩白,我不难为你了!”
  夏浔一见她起身要走,忙道:“你去哪儿?”
  谢谢没好气地道:“我的大老爷,天还亮着呢,你不是想叫人家现在就陪你吧?你闲得要命,我可一堆事儿呢,本来担心你的伤,才来看看你,现在一看呐……,哼!”
  夏浔一听,就知道今晚的娱乐节目算是定下来了,不由眉开眼笑道:“好好好,娘子去忙!”
  谢谢前脚离开,小樱后脚就闪了进来,蹬蹬蹬几个大步就蹿到夏浔面前,居高临下,虎目圆睁。《夏浔一瞧她那架势,心里咯噔一下,忙把双手缩在xiōng前,做小白兔状,楚楚可怜地问道:“你……你要干什么?”
  “嘿嘿!”小樱突然笑了两声,lù出一口小白牙,颊上两个mí人的梨涡攸地一闪,便又板起面孔,抬手在夏浔xiōng口一抬,大大咧咧地问道:“国公爷伤口好点了吗?”
  “哎哟~~喝!”
  夏浔一声惨叫:“别拍,痛啊!”
  小樱惊奇地道:“这都好几天了,还没好呐?国公爷,你这身子还真娇气!”说着抬手又是一巴掌。
  “来人……唔!”
  夏浔只喊了半声,小樱就扯过一个枕头,摁到了夏浔的嘴上,杏眼圆睁,杀气腾腾地道:“喊!你再喊,再喊我nòng死你!”
  “唔唔……”
  夏浔只管吱唔,因为心虚却不敢反抗。小樱眼下这么彪悍,简直都抓狂了。不用问也知道,她是听见自己刚才那席话了,这丫头正在气头上,夏浔哪敢惹她。
  小樱瞧瞧夏浔,眼睛弯成了小月亮:“疼,是吧?”
  “嗯嗯嗯嗯……”
  夏浔如小jī啄米般一个劲儿点头。
  小樱笑眯眯地道:“不好意思,我是草原上长大的nv子,xìng子野,脾气大,压根儿就不知道温柔为何物,做事粗手粗脚,可比不了中原的淑nv们,人家是走不摇裙,笑不lù齿……,我跟人家可没个比!”
  她这么说倒无所谓,问题是她一面说,一边还用手轻拍着夏浔的xiōng口,她倒没使多大力气,巴掌拍上去,说疼还不疼,说不疼还有点疼,唯其如此,才更叫人紧张,因为你不知道她哪一巴掌会重,哪一巴掌会轻。
  夏浔努力做出苦笑的模样,以期换取小樱的同情,奈何那大枕头捂住了他半边脸,就算他是大明影帝,这表演效果也大受影响,小樱根本不为所动。
  “哎呀,国公爷,您瞧您这xiōng脯儿……”
  小樱好象突然发现了什么瑰宝似的,趴到夏浔xiōng前,赞不绝口地道:“瞧国公爷这xiōng肌练的,又大又结实,可不像有些男人,瘦得跟排骨似的,要是晚上看见他,不瞧脸你都不知道看的是正面还是背面。国公爷你,可就不一样了,我mōmō……”
  小樱五指箕张,攸地一缩,扣如鹰爪,直往夏浔xiōng口抓去。
  夏浔再也忍不住了,猛一甩头挣开枕头,尖声大叫:“救命啊……”
  ※※※※※※※※※※※※※※※※※※※※※※※※※
  太zǐgōng中,朱高炽将一摞批好的奏章往前一推,对中官乙一道:“把这些奏章发付出去吧!”
  乙一答应一声,连忙捧起奏章出去,朱高炽端起杯来,喝了一大口茶水,便站起身扩xiōng抬tuǐ,活动身子。这一阵忙碌,他的身子都坐僵了。他活动了一下身子,便往屏风后走去,屏风后面设有一个小间,里边有一张卧榻,乏了可以登榻歇息。
  朱高炽刚刚躺到榻上,就听屏风外面有人唤道:“太子?”
  朱高炽一听是杨士奇的声音,不是外人,便道:“我在这儿,进来吧!”说着翻身坐起。
  朱高炽很在意为君者的行仪,哪怕是在最信任的人面前,也不愿做出随意、散漫的样子。
  杨士奇绕过屏风,见朱高炽刚刚站起,忙施礼道:“见过太子!”
  朱高炽呵呵一笑,指指窗边两张huā梨木的官帽椅,道:“不必拘礼,坐吧。”
  “是!”
  杨士奇谢了座,等太子上坐了,这才在椅上坐下,低声道:“太子,帖木儿国使节到京多日,因为会同馆、玄武湖两桩公案,现在闹得很厉害,摩罗到处告状,要求朝廷严惩乌伤,乌伤则说摩罗是贼喊捉贼,请朝廷为他们主持公道。
  而且,辅国公也是因为这件事受的伤,朝野对此议论纷纷,若久拖不决,恐怕又要有人弹劾太子,可这事儿太子又不宜做主。皇上北巡已经有些日子了,您看是不是奏请皇上早日回转。同时,皇上回京,便不需监国,也省得汉王再生事端,可谓一举两得。”
  夏浔已经把纪纲正在秘密调查,且已发现线索的事告诉了太子,朱高炽知道玄武湖行刺的真相。现在太子要做的事就是装聋作哑,只把这案子当成帖木儿国两支使节队伍的内争,催促下面查办。
  一般的战斗,那是先下手为强,谁先动手谁就掌握主动,可是这次政争却有些特殊。这次是为了争储,而他已经是皇储,身份太过敏感,他若主动出手,一旦失败,就没有退路了,所以,最安全的做法,就是完全置身事外,利用纪纲去揭发汉王。
  如果纪纲别有所图,隐忍不动,那时也得是发动自己这一系的人做个过河卒子,探准了风声再说,万万不能让他这位太子直接出面,就算夏浔这个直接当事人兼受害人同样不能出面,这样一旦失败,才有一线回旋的余地。因为这事太过重大,这个打算和事实的真相,却是连杨士奇也méng在鼓里的。
  朱高炽沉yín了片刻,说道:“父皇北巡的时间是有些长了,可是朝中大臣早就为此进谏过,奏请父皇早日返京,这些奏章,我都一概转呈了北京的,父皇听不进去,以我的身分,却是不便再提的,除非有个什么特别有力的理由才成。”
  “这个么……”
  杨士奇一听不觉蹙起了眉头,如何劝得皇帝回转,他也想不出理由。
  就在这时,乙一蹬蹬蹬地跑了回来,一到殿中便叫道:“太子,太子,皇上有旨意颁与太子!”
  p:求凌晨新出炉的热气腾腾汁鲜味美的推荐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