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美女赢家无弹窗全文阅读 > 美女赢家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一三五三章 不至于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哈哈哈,还高科技人才呢,王建贤几人居然在机柜上贴上黄纸红字的符咒来求平安。不过杨景行也不敢说什么不敬的话,甚至以可以报销表示尊重。
  毕竟是四百多万的硬件和超标准的防火配置,应对今晚应该是比较轻松的,杨景行先请工程师们好好吃顿午饭,也来个高标准,毕竟元旦假期高负荷加班。
  如何的峨洋已经不像刚成立的时候那样两样一抹黑了,大家对公司的业务发展方向还是比较有谱的,就算是不怎么乐观地去预计,就算年华播放器完全失败,如歌网还是会在一一年迎来大发展,大伙都要做好打硬仗的准备。
  饭桌上畅所欲言,王建贤的手下个头小小脑袋倒是活泛,衷心建议杨总运用自己在流行乐坛的影响力来帮助公司发展,比如昨天跨年晚会上就有网站打广告,而且四小天后的合作节目那么惊艳,网络上一片喝彩,连见面就眼红的各家粉丝都要握手言欢举杯同庆了。
  杨景行说得可好听了,各位同事的才能和努力为公司创造的才是真正的价值,如果如歌网还要用区区四零二的所谓影响力去运作,岂不是自己瞧不起自己。
  下午近五点,何沛媛才给杨景行打来电话:“在忙没?”
  杨景行恶心:“我俩还客气呀,媛媛最高级别。”
  何沛媛轻哼:“我们刚解散,跟蕊蕊回家。”
  杨景行正经:“怎么样?”
  何沛媛比较保守的语气:“还好……”
  还好的具体情况是昨天齐清诺的通知是今天两点集合,但是今天十个伙伴都提前很多到单位,都比昨天冷静理性了。大家在刘思蔓赶到之前进行了一次可算是前所未有的内部谈话,不光仔细商量了怎么去支持陪伴刘思蔓,另外十个人之间也互相鼓励互相肯定甚至是倾诉,甚至都互相感动了,用王蕊的话说是原来大家比彼此所知道的要更为团结友爱,都更有信心更好地陪伴刘思蔓度过艰难的日子了。
  刘思蔓自己今天也还是那样风风火火赶到单位的,在刚面对伙伴的时候都像没发生过什么一样,可是伙伴们却没能像商量好的那样稳住而“不同情”,其实也不是同情而是心疼,只是外在表现区别不大。
  不过还好,今天没哭成一团了,刘思蔓都能比较好地控制住自己,在听了朋友们真诚而不煽情的表态后还笑了的。
  今天的关心交流在昨天的基础上更深入了一些,刘思蔓的思路似乎很清醒也挺简单,她就是想给男朋友一个家。张毅捷父母多年感情不合,虽然为了儿子而维持着婚姻,但是张毅捷依然缺失了很多。张毅捷刚创业那会从父亲那拿了三十万,是正儿八经打了借条的。是的,刘思蔓看得出来两位长辈现在也后悔,但是晚了。
  刘思蔓也不觉得自己痴狂或者高尚,她相信大部分女人在她这种情况下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两个人在一起五年多的时间,虽然谈不上患难与共风雨同舟,也没有多少轰轰烈烈海誓山盟,但已经算是磨合得严丝合缝了,已经把彼此当成习惯和必然。在结婚这件事情上,刘思蔓相信男朋友和自己一样都不作他想,两个人只是在等待着时机更成熟一些,就是请亲朋好友吃顿饭而已,没什么好担心的也不存在多少惊喜和期待,自然而然。
  当然了,水到渠成只是两个人之间的感觉,而现在又发生了这样的突然,所以刘思蔓也知道结婚这件事对身边人而言可能已经变得很不自然了。自己的双亲,刘思蔓还没商量,因为之前就对张毅捷的情况就不是很满意,没有稳定工作什么的都是其次,只有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担心在氛围不好的家庭中成长的孩子会有后遗症。
  刘思蔓还确定现在连男朋友也不会同意自己的想法,一个那么要强自尊甚至有点敏感的男人,接受女朋友的经济支持也是打借条的。所以刘思蔓还建议伙伴们不要去探望,张毅捷不喜欢那种被围观的感觉,而且本就不是个喜欢善于应酬的人。不过听张毅捷的口气,他对杨景行的出现倒是没什么意见,还跟刘思蔓好好说了下两个男人的交谈内容。
  不过刘思蔓没有犹豫甚至都不担心什么,她决定先跟家里商量,然后慢慢去做张毅捷的工作,免得男朋友以为自己只是一时冲动。医生说了,比起医药现在对张毅捷更能起正面作用的可能是精神状态,而绝症病人的精神状态很不好维护的,凡事得仔细用心。
  因为刘思蔓表现出来的认真、投入和冷静,伙伴们自动放弃了商量好的劝他综合考虑各方面因素的计划,不过也没去强烈支持叫瞎子就得非结不可,就算是默默守护吧。
  很多的不确定,能确定的是明天晚上张毅捷要去听音乐会,所以下午的彩排都很认真,刘思蔓依然不失水准。不过今天也过于认真了,没有了一点以往彩排中必不可少的嬉笑玩闹,可以说是过程沉重。何沛媛和王蕊觉得这样似乎也不太好,但也不知道怎么样才是好。
  杨景行的建议还是慢慢来,这种事没有最优解。
  好朋友才不会那么消极呢,王蕊依然积极找思路想办法,大方针暂时没有也可以提点小建议,比如让阿怪明天在观众席陪张毅捷,既有情义了也不用聊很多天,也让伙伴们少了为难。因为有顾问陪同后大家就算只在事后稍微打个招呼也不会让病人觉得受了冷遇,又避免了过多的热情让病人产生被同情的感受。
  何沛媛在电话里跟男朋友夸奖朋友想得真周到,再问:“你自己觉得呢?”
  “可以。”杨景行还挺爽快,“不过最好别加座,太突出了,我去找两张连票。”
  王蕊就夸奖起顾问来,又感叹自己家老毕那也是侠骨柔情呀,被何沛媛嘲笑后两个女生就吵起来,杨景行只能在电话这头听着。
  除了对伙伴的关心,何沛媛还有点自己的事情跟杨景行说,她的一个师姐,王蕊也认识的,原来在学校的时候勉强算得上普通朋友吧,不过自师姐毕业后就只见了一面,去年浦海之春期间给三零六捧过场,偶尔会在网上聊几句,总共也就四五次吧……
  王蕊简单一些:“阿怪,就是你跟护舒宝那种关系。”
  杨景行惊喜:“这么势均力敌吗?师姐也沉鱼落雁?”
  王蕊可算听见了,边大笑边机不可失报复何沛媛,她家老毕才没这么不要脸呢。何沛媛当然是强烈愤怒于男朋友丢了自己的脸,可她的确争不起那口气,只能赶快说正经的,女生之间嘛,可能聊十次不如男人间的一句……
  杨景行其实能判断的:“都没听你说过这个人,估计级别比我还低。”
  何沛媛嘻嘻:“反正就那样,都没存她电话……”
  所以何沛媛是彩排结束后发现未接陌生来电,幸好对方也发了短信,所以何沛媛就不用显得那么贵人多忘事,回电话表示了歉意,聊了好一会。师姐从扬州回浦海办事才知道三零六又有演出,很想去听,可惜票已售罄。何沛媛也没办法,演员本就不好跟票务方面有牵扯,三零六也没家属票能转让,张毅捷还得走关系加座呢。
  虽然何沛媛没帮上忙,师姐还是很感谢很想念,就表示要见面吃饭,明天不行还有后天,总之表现得非常有诚意绝非客气话,让人觉得非常重感情,王蕊听了都主动搭话联络感情呢。在同门情谊的刺激下,何沛媛就兴冲冲答应了在后天聚一聚,可是挂了电话后,跟王蕊再一聊一回味,很快就感觉不对头,师姐的这份热情来得太突然也过于强烈了。
  杨景行也怀疑:“是不是因为你们红了?”
  两个女生都觉得不像,虽然自纪录片播出之后伙伴们都陆续有不少新增联系,但是相对而言都比较清淡,就算恭喜也是要恭喜对象请客呀,而且师姐今天也没提起这事,像不知道的。王蕊有点担心万一师姐不是单纯的联络感情,伙伴们多多少少都遇到过一些诸如师妹打听三零六有没有增加编制的计划这样的事情。虽然齐清诺现在已经脱离群众不怎么跟大家分享这些八卦,但大伙都知道巴结她的人可不少。
  杨景行安抚还是刺激女朋或者讽刺全女友:“媛媛又没权力,不至于。”
  王蕊大声提醒:“你有呀,阿怪!”
  女朋友不说话,杨景行拿不准:“我更没有,只能埋头苦干说不上一句话。”
  电话那头两声哼,王蕊很气愤,何沛媛则轻蔑:“别人以为你有呢?”
  杨景行来精神了:“问起我杨主任没?”
  这次是差不多的嘲笑,王蕊都笑得有点不忍心:“没有,没叫媛媛带你去,没说这个。”
  杨景行气愤:“无视我?不去了!”
  何沛媛请问:“凭什么听你的……”
  王蕊抢话:“可能不知道,可能以为媛媛还单着呢,哈哈……”
  杨景行敏感了:“不会是想给媛媛介绍帅哥吧。”
  “就是就是!”王蕊很兴奋:“然后阿怪神兵天降,还有谁!?”
  何沛媛似乎又挺了解师姐地失落:“别人不是那种人,怎么可能。”
  杨景行当机立断:“不行,我要去,不能冒这个险。”
  何沛媛也不想冒险:“不行,万一有帅哥怎么办!”
  “阿怪阿怪……”王蕊还是站在姐妹那边的:“你让媛媛先去,真的有帅哥的话让她先欣赏欣赏,然后你再出现!”
  何沛媛也义气:“一起去,气死老毕。”
  王蕊遗憾:“老毕没杀伤力……”
  杨景行无耻地喂:“你们俩是不是下午憋坏了?”
  电话那头立刻安静了,好一会后两个女生才意识到这话题明明是无赖起头的,居然贼喊捉贼,不过虽然是中了圈套,两个女生还是心有愧疚,帅哥话题就打住了,都严肃点……师姐之前虽然对王蕊也挺亲热,但是都没顺带着说一句让她一起聚一聚,这是为什么呢?王蕊建议这个问题可以交给自家老毕分析,多半会有收获。
  何沛媛也有男朋友呀:“我真的可以去吗?”
  杨景行觉得小事:“去看看,就一顿饭,我陪你去。”
  何沛媛轻哼了一声:“……你就想看美女。”
  王蕊气愤了,不是气愤何沛媛这会还打情骂俏,而是她睁眼说瞎话血口喷人。杨景行也是为了正义视死如归,居然附和王蕊有道理占道义……
  假期和周末的话,峨洋的晚饭是五点半送到公司,今天两辆大推车也准时到前台就位。年轻人胃口好,男男女女一拥而上。
  已经被峨洋称之为食堂“堂长”的外卖老板和他的人手也很熟练了,看脸发饭不会出错。这外卖老板肯定从峨洋赚了不少钱,今天在所要求的加餐之外又大张旗鼓地宣称堂长请客,甜点水果热饮冷饮备得多到肯定浪费。
  刚来公司时每顿都只按十五块钱的最低标准点饭的保洁阿姨到现在也还没什么归属感,都不好意思接受加餐的样子,得女员工帮着堂长揣送。
  曾经峨洋的年轻人们喜欢嘲笑隔壁卖零食的每天做早操喊口号,不过后来有人在公司发表了一番高见,认为峨洋的抢饭活动其实也是一种凝聚力战斗力的建设形式,似乎比在广播体操中励志更可笑,从那以后每到饭点就有不少人说是该出操了。
  也不是所有人都积极出操,堂长早就了解有些人就爱装个样子,所以现在也不提前把杨景行和庞惜的饭送到他们手里了,喜欢装风度就让他们装吧。看看人家赵经理多么热爱食堂饭菜,恨不得把加餐包圆了。邱志坚也是个有量的,饭盒容量可以挑战大老板的冠军位置了,而且身材脸廓发展都充分说明他的营养吸收能力极强。
  外面那些能勉强当成就餐位的地方都被占满了,杨景行只能回自己的小隔间,发了个全员通知:不着急,要对宵夜有信心。
  公司里断续响起一些笑声,还有人喊先不吃了,等宵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