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无弹窗全文阅读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再请假一天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李林使用的长刀“神意”有一项名为低周波振动的机能。
  在刀刃上附加高频振动,从分子层面对目标加以切割、破坏,这便是广为人知的“高周波切割”概念。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检测出目标物质构成成份,计算出降低物质构成分子间结合力所需的频率后引发液化现象——这就是低周波振动的机理。附带有这种机能的刀具,哪怕只是在生物组织表面轻轻一带,对象也会化作一滩血脓,没有水分的无机物则会直接碎成细沙。
  原理说起来倒是很简单,实际上无论是物质密度、构成、需要的振动频率、自身的防护——全都需要大量计算和分析,实验室内切割纯度极高的单一元素构成物质还好说,实战中面对千变万化的战况、环境和目标状态,要想在瞬间完成前面所说的计算分析完全超出了人力所能达到的领域。
  不得不说,能在实战肉搏中实现这一技艺,一把长刀砍人切物如斩豆腐,某位神意代行者可谓是名副其实的怪物。
  罗兰不能也没必要达到那个层次,他需要的只是引发土壤液化现象。只要事先做好一定程度的勘探测绘工作,当防卫军突击集群的先锋部队抵达几个险要地段时引发塌陷、山崩和泥石流。利用灾害与时机人为制造出一场大堵车,这样就能为莱茵战线的部队争取到撤退需要的时间。
  重点是时机。
  不是装甲集群出击前,也不是敌军突破阿登抵达默兹河畔时。
  必须是敌军前锋即将抵达巴斯托涅前的那一刻,也就是整个装甲集群沿各条主干道大排长龙的时候,利用地质灾害将这条钢铁多头蛇一下子斩成几段,正处于高速运转状态的装甲集群瞬间便会乱成一团动弹不得。即便防卫军有强大的空中力量和工业能力能克服各种困难,他们也不得不浪费整整两天时间用来修复道路和疏导交通。
  机会只有一瞬间。
  “目标正在接近朗维里,预计5分钟后抵达!”
  染上紧张色彩的通报让所有人精神一振,繁复的几何图形与文字也在此时停止了变化。
  朗维里是个很小的镇子,和平年代除了镇民和周边村镇,几乎没有谁会注意到这里。但这个不起眼的小镇正位于巴斯托涅至阿尔波恩的主干道上,是防卫军叩关巴斯托涅的必经之路。拿下此处,便再也没什么能拦住他们扑向巴斯托涅了。
  在阿尔波恩至朗维里的主干道北面有一块小高地,这里正是罗兰选择动手的地方。
  14辆绘有“黑色枪骑兵”标志的的虎式战车正以一种几乎让人窒息的速度狂蹦而来,以他们那种见了墙也要撞个洞穿过去的彪悍气势,估计什么交通规则、安全驾驶早被他们抛诸脑后。这些疯狂赛车手的脑子里此刻除了肾上腺素和“冲到马斯河”,其他什么都不剩下了。
  罗兰默默吞下感叹,意识重新潜入到术式运作的深海当中。
  “发动范围确认。”
  “共鸣类比无异常,同步启动开始。”
  法芙娜的声音响起。
  大比例地图上沿各条公路、铁路布置的发光点纷纷亮了起来,象征着防卫军装甲集群的红色箭头正毫无踌躇的一边将光点吞下肚,一边快速推进。
  “一分钟倒计时。”
  奋进号上下屏住了呼吸,包括维持船检运行的基层技术员,每个人都静静聆听者广播,祈祷着、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命运。
  “倒数30秒。”
  一切似乎都很顺利,紧张和兴奋同时在船舱内发酵,船员们期待再次见证奇迹的心情每一过一秒都在升高。对这些反复经历生死边缘、一次次达成绝不可能之任务后凯旋的人们来说,奇迹与他们同在,且必然在此降临。这就和太阳从西方落下后必然会从东方升起一样。
  是的,一切都很顺利。
  从策划规划到布局,再到现在的最后阶段,几乎没有遇上任何阻碍。简直就像验证着“只要制定出完美的计划,且认真执行,就一定能得到期许的结果”这句似是而非之语一般。
  然而,有人这么说过。
  “如果某件事情进行的太过顺利,你理应感到不对劲。这时候应该停下来,甚至退一步仔细环顾四周,审视一下周遭是不是有陷阱。”
  或许这是一句让人听到耳朵起茧的老生常谈,还有一点过度谨慎以至于怯懦的嫌疑。
  只是不管是话语内容本身,还是提出忠告者,一直都很正确。
  “倒数十秒!9、8、7、6……”
  沉浸在冷静和些许脱离抑制的亢奋中,一股不协调的异样感突然刺入罗兰的意识之中。
  那不是头疼之类的生理感觉,也不是直觉到危险的报警机制,而是某种被人从角落里窥伺,被不怀好意的目光刺痛肌肤的奇妙感觉。
  他对这种带有粘性的黑色感觉并不陌生,可以说是熟到不能再熟。
  那是心怀恶意,想要杀害他人者特有的杀意。
  “术式紧急停止!!”
  内心深处的警报抢在理解消化事态前化为行动和声音,同一时间某种物体与船舱接触的声音沿着整条船壳一直传递至船舱深处。
  那是非常轻微的声响,就和一块砖头砸在船壳上差不多,平时甚至不会引起注意。
  可几百个相同的声音同时响起,那就足以撼动人心,强迫还未从困惑中清醒过来的人们正视一些常识外的现象。
  比方说——
  “这、这些是……”
  打开舷窗向外张望的船员发出了惊恐万状的呻吟,紧跟着过来视察情况的魔法师士官看清楚附着在船壳外的闪亮物体时,也不禁倒吸一大口冷气。
  涌动着青白色光芒的正八边形晶体——天晶。
  从玛那的强度来判断,这些天晶已经处于即将发动术式的状态,而这样的天晶足有上百块,密密麻麻地嵌满了船壳。
  真正让魔法师士官感到窒息的是那些天晶内存储的术式阵列——这些天已经熟悉到看到都会想吐,几天前还被他反复检查确认试运行正常的术式——低周波振动术式。仔细观察还能发现那些天晶上还带着熟悉的数字标号。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倒退了一大步的魔法师士官一屁股瘫坐在甲板上,牙齿互相撞击发出的声响让船舱内的气温都下降了好几度。
  “我们埋下去的天晶……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只顾着抱头呻吟的魔法师和周围面露恐惧之色的船员们并未注意到,就在他们震惊于自己埋下去的天晶怎么会突然全数附着在“奋进”号船壳之际,防卫军的战车已经冲过了朗维里,高速运转的履带即将碾上了巴斯托涅的土地。
  比黑夜还要深沉的永恒之夜下,徘徊在不会闪烁的星空中的两个影子正在窃窃私语。
  “最后一刻被发现了,真是可惜啊。”
  “直觉和警惕心增强了吗?和格利特那时相比,反应速度提升了不少,难不成这就是所谓的成长?”
  “很难判断呢。毕竟人类和我们不一样,非常不稳定且敏感,难以确定方向性。特别是有了明确目标之后,成长的速度会快到刮目相看。”
  “不过呢……”
  “是啊,没错。”
  影子们发出毛骨悚然的嗤笑,永恒之夜也在影子们的笑声中荡漾出涟漪。
  “兼差之后才是正是真正的工作,可不能让那位大人失望。”
  “先让小少爷做一场久违的噩梦吧。”
  纠缠扭曲在一起的影子们悠然舞动起来,将灾厄和毁灭肆意散布至人世间。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