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金庸绝学异世横行无弹窗全文阅读 > 金庸绝学异世横行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681】后记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三年之后,八月十五。
  中秋之夜,桂花的香气溢满洛都。
  燕绝翎独自坐在万仙楼顶楼靠窗的桌子,目光凝望着下方摩肩擦踵的繁华街道,几个被路人围观的美貌妇人,在一间绸缎庄里挑选衣物。
  她们的身边都带着一群小孩子,嬉戏打闹着,让大人们喜笑颜开,却也颇感头痛。
  一辆车子驶过桥头,还未停车,车内便有几名孩童掀开车帘,与街上的孩子们打着招呼,同样一名美妇被下人搀扶着从车内走了下来,身怀六甲的身材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
  最后走出车厢的,却是金毛狮王一样雄壮的男人,甫一下车便若有所感地抬头看来,正与燕绝翎对视到一处。
  万国泰哈哈一笑,朝着窗口的燕绝翎打了声招呼。
  一众妇孺从绸缎庄走了出来,怀抱惊人高度收绸缎的孟源筠,叫苦不迭地将新买来的衣物丢到了万国泰的马车上,命令车夫跟着夫人和孩子们,他却与万国泰登上了酒楼,难得找了个借口逃离了夫人们的战场。
  飞身上楼,孟源筠便甩开万国泰,径直飘进了座位里,将一壶清酒一饮而尽,接着便抱怨道:“跟着这帮老娘们逛街,简直可怕。你媳妇还算是有谱的,我媳妇,完全没溜儿……”
  燕绝翎微微一笑,万国泰已经大笑连连,凑过来道:“你这话也就是敢在背后嘀咕,若是让弟妹唐柔听见,少不得扒你一层皮!”
  燕绝翎上下打量了万国泰一眼,欣然道:“万兄伤势痊愈,可喜可贺,不知道何时能再见识到万兄的绝世刀法。”
  万国泰眼中精芒一闪,淡淡道:“我已忘记刀在何处了……”
  燕绝翎听得微微一愣,不由得与孟源筠对视一眼,孟源筠也耸了耸肩膀,二人均想不到万国泰无声无息间,竟然达到了“忘刀”之境,委实令人心惊。
  可万国泰见到二人表情,却是连连摇手,叹道:“别误会,我是真的忘记把刀放在哪里了……我本来就不是江湖中人,之前简直可以说是误入歧途,如今的生活才是我喜欢和梦想的,【换日大法】不仅仅是再生了经脉,更是换了我的人生……如果可能,我这辈子都不想再摸刀了。”
  燕绝翎和孟源筠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什么事笑得这么开心?”楼梯口传来一声爽朗之音,却是徐希羽大步流星地走上楼来,一声青衫外罩白袍,整个人显得极为风流倜傥。
  孟源筠看着徐希羽不禁轻佻地吹了个口哨,笑道:“威震天下的青衣楼少楼主,越来越风骚了呢,不知道最近又在追哪个大美人?有没有得手呢?”
  徐希羽嘻嘻笑道:“孟老六就会取笑人,难道你有了唐柔姑娘,我就不能找个心爱之人吗?”
  “听说夏侯清枫那小子最近在玩命追求柳轻烟……”孟源筠突然插话道。
  “何止……”徐希羽道:“就连赵幻嫣都嫁给了帅天凡。”
  孟源筠嬉笑道:“如今天下太平,这婚姻之事自然都成了最重要的了。”
  徐希羽点头道:“唉,可惜吟雪姑娘已随叶清玄退隐江湖,我的满腔情丝,又该心系何人呢?”
  呸。
  看着徐希羽一副失魂落魄、无限缅怀的花痴模样,众人都不禁摇头失笑。
  万国泰懒得理睬这个家伙,看向孟源筠问道:“今年聂兄弟和真田兄弟会来吗?我听说去年年初,朝廷就派遣‘龙王’于破海的水军和东海听潮阁的联军,加上聂兄弟一脉的城主,平定了瀛洲,新任的幕府大将军已经向朝廷上表称臣,岁岁纳贡,他们应该可以清闲下来了吧?”
  孟源筠耸了耸肩膀,道:“轻松什么,瀛洲虽然评定,但新上任的大将军其实才十二岁,大部分事务由龙王在搭理,真田留下来辅佐……至于聂星邪,回到中原就不得消停,最近跟着李道宗追查金棺失踪一案呢……”
  提及失踪的金棺,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凝重起来。
  燕绝翎表情严肃,问道:“有什么新消息吗?金棺是在老王爷出事当日,便消失不见的……毕竟是涉及‘天魃魔尸’,不可等闲视之。”
  孟源筠压低了声音,缓缓道:“现在的情报上看,出手的应该是万俟紫锋,这个魔门余孽和他爹一样,都还未伏法……本来线索来自苏荣那个老东西,但最近消息却愈发古怪,似乎久违蒙面的仙龙老祖也参与其中……如今除了李道宗和聂星邪之外,昆吾派据说也以门人下山游历为由,派出强大阵容去寻找‘金棺’和仙龙老祖的动静。”
  “若是昆吾派出面,此事确是容易许多了。”众人一听,不由得齐齐松了一口气。
  如今的武林正道,除了昆吾山之外,其他几大门派几乎全都遭受了重创。
  十二元老会组成的极为勉强,都是江湖上名声和实力极为强悍的武林名宿,但武林十大门派却早已名存实亡,朝廷正准备召开新一届的神武武林大会,重新排定名次,十二元老会也不再是雷打不动的,而是根据各派排名,五年一届,换届选举。
  至于曾经的超然大派,无论是白道的凌云宫和凤仪阁,还是黑道的三圣岛,已经悉数落下神坛,它们曾经的权力被集中到了十二元老会中,倒也防止了一家独大、掌握江湖话语权的情况发生。
  如今在江湖上,名声最响、最有号召力的门派,也就只有昆吾派一家。
  作为拥有叶清玄这样天下无双的绝世高手、以及拥有昆吾学院这强大武备力量的昆吾派,实力之强大已经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地步,数以万计的昆吾派弟子常年行走江湖,各方势力与之皆有交往,影响力绝对不逊于当年的凤仪阁,在与朝廷相互配合之下,想要搜寻仙龙老祖和“金棺”的下落,无疑是最为合适的。
  徐希羽此时缓缓落座,表情有些慎重地倒了杯酒,一饮而尽道:“临来之前,我还得到了一个消息,不久前逃得一命的朱雀御主出现在了云州,在青龙隐世的小谷出现了……”
  众人听得微微一愣,自从青龙武功被废之后,依靠叶清玄传授的续命神功,勉强保住了性命,早已不问世事,想不到又被朱雀牵扯了出来。
  万国泰不屑冷哼道:“如朱雀这等魔门九宗的余孽,不躲进深山苟活,还敢现身找死?该不是魔门又有什么阴谋诡计吧?”
  燕绝翎摇头道:“魔门已经四分五裂,除非出现罗破敌这样的强悍人物,否则再难统一。朱雀……还是差点意思。”
  孟源筠诧异地看着徐希羽,疑问道:“青龙前辈……他怎么说?”
  对于退隐江湖的青龙,孟源筠表现出十足的信任,所以才有此一问。
  徐希羽缓缓道:“听青龙前辈说,朱雀只是来做告别。”
  “告别?”众人疑惑问道。
  “是的。”徐希羽解释道:“朱雀欲往南洋,远离中土。建立属于自己的净土,而且大家且不要小看朱雀,朱雀不但武功非当年可比,更得到了‘拜火教’的火莲令。”
  众人闻之再次沉默。
  如果得到了“火莲令”,朱雀的武功的确足够给江湖惹来大麻烦,现在远遁海外,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除此之外,朱雀此来还交代了螣蛇的下落。”徐希羽道。
  “螣蛇?哼,他还敢现身?”孟源筠大奇问道。
  徐希羽笑道:“他的目标当然不敢选咱们,但是却对准了麒麟和沈灵儿夫妇,但得到消息之后,青龙前辈就让封清岩师兄带着门人赶去处置了,此事应该无碍了。”
  有封清岩出山,再加上“麒麟”齐濡林,仅剩一条残命的螣蛇的确没什么值得担心的。
  孟源筠幸福地向身后仰了仰,叼着一根竹签,叹息道:“不知道今年的除夕夜叶子会不会出现,已经三年没看到他了……”
  凌云顶一战,除有限几人之外,天下无人可知究竟。
  也从那一天开始,叶清玄便消失在江湖之中,除了确认他还活着,并带着梅吟雪四处游玩之外,江湖上再无他的任何传说。
  与此同时,世间皆传言“天智散人”宁中流以道德感化天地,悟出“破碎虚空”真谛,以凡人之躯白日飞升,为古往今来第一人。
  对于这些虚名叶清玄毫不在乎,真实情况自然是宁中流死在了叶清玄的手中。
  万国泰看了看窗外,几人的妻子带着孩子们已经往回赶来,知晓时辰快到,忙不迭轻声道:“快到时辰了。段老三也应该从太医院出来了,五弟如花也提早进了宫,大家都在太极殿等着我们,切莫迟到。”
  说话间,外面一阵乱哄哄的声音传来,大队的禁卫涌来,门下整齐地停下几辆马车,一个身影翻身上了窗户,朝着几人恭敬一礼,道:“几位爷,时辰到了,皇上特命小人领着几位爷入宫赴宴。陛下说了,小公主年纪尚小,皇后娘娘又新添了身孕,陛下舍不得离开,不然一定亲自相迎……”
  来人不是旁人,却是小豆子窦宝,如今已经荣升大内总管。
  万国泰一听,大笑抚掌道:“弟妹又有身孕了?哈哈哈,可喜可贺,就是礼物准备少了!”
  众人不禁纷纷大笑,这时楼下的一辆马车突然掀开了窗帘,一个人仰着头大喊道:“喂,你们几个干什么呢?还不赶紧下楼?”
  几人闻言一愣,接着纷纷探出窗口,看着来人。
  万国泰大喜过望,翻身跃出窗外,“老二,你也来了?”
  “小鹰王”展羽哈哈一笑,下车与万国泰拥抱在一起,慨然道:“东胡大局已定,剩下的事情交给‘铁鹰’他们去做了,我和爹爹图个清静,这便回了中原。”
  “鹰王他老人家也回来了?”万国泰神色一喜,连忙询问。
  展羽摇了摇头,道:“我爹虽然回来了,但懒得参加咱们这些年轻人的活动,跟季广岚、申屠前辈、徐大掌门,还有孙坤等等,一干老人家去夏侯家讨酒喝去了。听说这次皇上凑了数百种美酒,亲自交由老文相品评,要封个‘大夏十大美酒’呢……”
  “哈哈哈,这个有意思……”万国泰笑道,“怪不得头几日听说这几位老前辈都集体推辞了这除夕夜的国宴,原来是躲起来自行组织了啊。”
  人影纷纷,说笑间其他几人也系数落下,各自带着家人登上马车,启程入宫。
  **********
  横穿洛都的洛水之上,一叶扁舟在月色下徜徉河面。
  皎洁的月色落下,在依偎在船头的两个年轻人身上洒满银光。
  梅吟雪躺在男人的怀里,慵懒地伸了一个懒腰,尽情伸展着自己曼妙的身材。
  一丝轻笑浮现在叶清玄的脸上。
  梅吟雪面露疑惑,轻声的问道:“你在想什么?”
  叶清玄道:“潇潇洒洒地游荡了三年时间,终于还是回到了这个城市。”
  “你终究还是喜欢这个江湖的。”梅吟雪不禁笑道:“若是没有那些波澜,看你也无趣的很……”
  叶清玄不置可否,淡淡道:“有些事,光是回忆就很美好;而有些事,光是回忆,就很可怕……还是平静一些的好。”
  梅吟雪又问:“我倒是喜欢平静的生活。但你真的愿意退出江湖吗?你不是说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怎么退出?”
  叶清玄自失一笑,转头看着这自己独爱无双的心上人,紧紧揽住她的娇躯,正容道:“其实,江湖是在人心中,如果人心变了,江湖就变了,如果心中没有了江湖,那哪里还有江湖呢?”
  夜幕之下,洛水两岸笼罩在一片灯红酒绿之中。
  一支车队出现在洛水左侧,当中一辆马车掀开的窗帘中,露出唐柔一张生无可恋的脸孔,在她的车厢内,孟老六正和三岁的女儿玩得不亦乐乎,而唐柔明显吃醋的表情在看到河面上的小船之后,顿时陷入了停滞,接着便是惊喜连连的呼喊声。
  不多时,整个车队都看到了水面上的船只,以及船只上的两个人……
  叶清玄微微一笑,朝着众人缓缓挥手。
  在整个江湖中都已经成为传奇的一群兄弟,再次在洛都重逢,并一起朝着太极殿的方向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