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汉武挥鞭无弹窗全文阅读 > 汉武挥鞭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一百九十九章 改装战船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大汉铁血尚武,关中又是民风剽悍,故而无论是皇亲国戚,还是王公贵族,抑或是平民百姓,都酷爱骑马射猎,将之视为娱乐,彼此竞技颇是寻常。
  正值初春,若依往常惯例,皇帝和群臣本应准备前往上林苑进行春狩,但因汉帝刘启近年来顽疾难愈,故而暂时停了春狩。
  皇帝不去春狩,但宫中嫔妃可受不得闷,在深宫内苑里住着,不寻些乐子可得怎么熬?
  嫔妃出宫不易,又想骑马行猎,便是在沧池之侧设了猎苑,在林里放养些野兔,山雉之类的飞禽走兽,权当让她们射猎取乐。
  沧池位于未央宫的西南侧,南邻南宫墙,距西宫墙亦是不远。
  沧池水由城外泬水从章城门引入,过宫内明渠,渠水由西向东注入沧池,然后又从沧池北部流出,经前殿和椒房殿的西侧,由南向北流出未央宫。
  因沧池猎苑在未央宫内,故而也不是甚么人都能轻易来的。
  南宫公主本是不喜这猎苑,只觉射猎些小兽没甚么意思,平日多是在城西太液池畔的林苑行猎。
  然太子刘彻不许楋跋子离开长安城,南宫公主虽是身为阿姊,却端是不敢逆了他的严令,也只得领着阿娇和楋跋子来这猎苑。
  她本以为到得猎苑,便可放开手脚,与楋跋子好好比试,以雪昨日赛马的惨败之耻,岂料却是撞上了整个大汉最怕见到之人。
  皇帝老子!
  “儿臣见过父皇!”
  南宫公主虽怕见到汉帝刘启,却也不敢扭头就跑啊,只得装出乖巧模样,怯生生的挪步近前,见了礼。
  身后的阿娇和楋跋子也赶忙紧随其后,跟着行礼。
  汉帝刘启摆摆手,示意众人免礼。
  看着南宫一身大红猎装,在朝阳的映照下,衬着那张与皇后王娡像了六七分的俏脸红扑扑的,他不禁摇头叹气道:“这模样倒是像你母后,偏生脾性似足了你那姨母,端是惫懒无赖,终日闹腾得紧,也不知多学学阳信。”
  南宫公主甚是无语,心道父皇偏疼弟弟刘彻也就罢了,毕竟那是日后托付社稷的儿子,却对长姊也是宠爱有加,唯独对她这嫡次女甚是不待见。
  她向来憨蛮,不禁撅了嘴,扯着刘启的袍袖,不加掩饰的抱怨道:“都是一母所出,父皇怎的就那么偏心?”
  汉帝刘启剑眉微扬,谑笑道:“朕可不是偏心么?若换了旁的皇子公主,敢如你这般骄纵,早就押往宗正府,好好吃顿祖宗家法!”
  “……”
  南宫公主噎得半晌说不出话来,心知这话头可不能再继续下去,明眸提溜乱转,瞧见皇帝老子身后站着的太子弟弟,忙是故作讶异的出言问道:“咦,太子殿下怎的也在?不用上朝么?”
  “今日休沐,皇姊不知么?”
  刘彻何等机智,岂会让她轻易借他转移话头,复又道:“那皇姊怎的知晓西四巷那王氏今日无需上工,领着卑禾侯府的小姐早早登门?”
  “……”
  南宫公主再度哑然,心道自家这弟弟真真妖孽,半个多时辰前的事儿,都知晓的一清二楚,这得在城中布下多少耳目眼线?
  她却不知,此时卑禾候瓦素各已在安夷将军公孙歂的协助和督促下,重新在西域站稳脚跟,且实力愈发壮大。
  朝廷正准备在关外数百里的焉支山北兴建一座雄城,彻底切断匈奴与西羌各部族的往来,并以此扼守河西通往西域的狭长走廊。
  值此关键之时,依靠卑禾候瓦素各分裂西羌诸部,使得羌人无暇出兵干扰朝廷的筑城计划,乃是上上之策。
  故而瓦素各的独女楋跋子就愈发重要,毕竟是瓦素各子嗣艰难,年近五旬却唯有这么个女儿,自是尤为珍爱。
  若非如此,当初他也不至一心为女复仇,彻底葬送了偌大的卑禾部族。
  近日来,刘彻已命麾下侍卫对楋跋子严加看护,故此南宫公主领她去见那王氏之事,也被迅速呈报于他知晓。
  刘彻倒从未想要禁制楋跋子与旁人接触,只要不闹出乱子便好。
  “太子殿下……我不是……”
  楋跋子却不知他的想法,闻言不由心焦,唯恐为王婶一家招来祸事,急着趋步近前,想要出言解释。
  刘彻笑着摆摆手:“无妨,你平日尽管随意行事,在长安城内大可来去自由,只需记得当日的承诺即可。”
  楋跋子忙是应道:“楋跋子牢牢急着,绝不离长安城半步,更不会与旁的羌人有来往。”
  “嗯,那便好。”
  刘彻颌首道,复又瞧了瞧阿娇,倒是没对她说甚么,毕竟可不能把皇帝老爹晾在一边不管。
  他转身面前汉帝刘启,出言询问道:“父皇,是否便去验看那战船的模型?”
  “模型?甚么好物件?”
  汉帝刘启不待发话,南宫公主已是满脸好奇的问道,声音端是脆亮,蕴着浓浓的期待。
  她知道自家太子弟弟自幼就爱摆弄些精巧新奇的玩意,平日没少缠着他讨要,这甚么模型若是好物件,可得讹回府去。
  “你也想看?”
  汉帝刘启显然并非表面上那般不待见自家嫡次女,见她抢先插话,非但不恼,反是笑着问道。
  南宫公主忙是连连点着小脑袋,似那啄米的小鸡。
  刘启抬手按住她的脑袋,偌大的手掌楞是覆住她发髻后的脑勺儿,半推半拎的撴着她,转身朝沧池的池畔走:“那便随朕去瞧瞧。”
  “父皇!”
  南宫公主鼓着腮帮子,却又不敢动手拨开那龙爪,不免怨声连连。
  刘启却是毫不理会,自顾自的走着。
  “你们也都同去吧。”
  刘彻看阿娇眼中亦是满满期盼之色,不由轻笑道,亦是领着她和楋跋子往池畔行去。
  到得池畔,便见一群人已是早早候着。
  领头拜见的乃是横海将军荀世,所谓“横海”,即为横行海上之意。
  大汉自立朝,每岁立秋之后即行课试,以选拔楼船、轻车等武官晋用,楼船即是官职,亦是对战船的统称。
  横海将军,便是统辖诸多楼船将官的主掌仆射,虽属杂号将军,品阶却是不低,位居诸营校尉之上。
  落后荀世半步的乃是太子詹事陈煌,拜见过后,便是领着皇帝和太子等人入得水榭。
  这水榭从驳岸突出,以立柱架于水上,汉帝刘启凭栏而立,细细看着池面尚未离岸的数艘奇特战船,正是太子所谓的模型。
  早在春秋末年,楚、越和齐等国,已建立了舟师;到得战国时期,秦国为了东出巴蜀之地,沿流而下直取楚国,更是拥有万艘轻舟快船,操舟之兵数以万计。
  大汉立朝后,各郡县虽有不少舟兵,但真正的水师唯有三处,西汉中,南豫章,东琅邪。
  巴郡虽临大江,但因河道险峻,水流湍急,难行大船,只有轻舟快船,故而不设水师。
  汉军虽将战船统称为楼船,却可分作六大类,是为大翼、中翼、小翼、楼船、突冒和桥船。
  大中小三翼皆为战船,其中大翼数量最多,长逾七丈,宽丈余;
  楼船建楼三重,列女墙,战格、树幡帜,开驾窗矛穴,置抛车、垒石、铁斗,状如城垒,将帅居之,以旗号指挥其余战船;
  突冒船首高翘,配以金铁,用以迎击冲撞敌船;
  桥船用以接舷及运载骑兵之用。
  故而大汉的水师战法,多是先靠弓弩射击,进而冲撞,最后派水兵接舷,冲上敌船甲板,格斗夺船。
  前些日子,南阳水匪案爆发后,复又牵扯出刘驹及闽越国,汉帝刘启不免开始重新重视起往常忽略的水师,便想命横海将军荀世尽速前往汉中的水师驻地,加紧操演练兵。
  太子刘彻却是出言制止,建议暂且缓行。
  刘彻以为,大汉水师的战法太过落伍了,尤是当他已能制造出燃烧管和高爆炸药,若再像过去那般打肉搏战,那真是蠢到家了。
  在这个年代,敌船都是木质的,几发装着高爆炸药的中空弩箭射过去,哪有不沉的道理?
  即便在河道狭窄处,为避免敌方沉船阻塞水道,仍需采取接舷战,但也能先往敌船甲板投掷燃烧管,在登船前让敌方水兵承受巨大的伤亡。
  故而刘彻让皇帝老爹且等上些时日,先让他改装出几艘战船模型,试试效果。
  至于后世皇朝那些赫赫有名的战船,还是先别妄想了。
  造船可不是简单的事情,光有图纸就行么?
  防腐防火的涂料,制造庞大龙骨的工艺,乃至足够坚固的铆钉和缆绳,哪个不是需要钻研多年的系统工程?
  新中国当年早已买到瓦良格航母的图纸,却还非要耗费巨资将空船壳运回国内,真当那是钱多烧的么?
  刘彻现下能做的,就是改装,改装,再改装!
  在大汉现有战船上加装新武器,并逐步推动水师战法的变革。
  沧池内虽没有战船,却有不少游船画舫,供皇帝和嫔妃游湖之用,不少船只并不比楼船小,造型也颇为相似,无非船侧不设女墙和战格,换做门窗和围栏。
  刘彻寻来数艘大小不一的游船,让工匠在其上架设桅杆和风帆,同时用硬木板将三重楼的侧面尽数遮严实,每层只留若干可从内里开合的大舷窗。
  他又命羽林卫往船上安装了小型城弩,每个舷窗内一具,前甲板两具,后甲板一具,端是有了几分船坚炮利的架势。
  汉帝刘启看着沧池岸边那些造型新奇独特的战船,饶有趣味的问道:“彻儿,你造的这模型,可有甚么名头?”
  刘彻眸光熠熠,重重点头:“有!此船名为战列舰,我大汉的战列舰!”
  

  

  Ps:书友们,我是汉武挥鞭,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