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汉武挥鞭无弹窗全文阅读 > 汉武挥鞭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二百章 水战操演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南宫公主满眼失望,撇了撇嘴道:“这就是那甚么模型,有甚好瞧的?”
  刘彻压根没理会她,吩咐早已准备好的楼船将士解开缆绳,摇桨离岸。
  离岸稍远后,楼船士们扬起了风帆,船速陡然快了数分,四艘大小不一的战船在宽广的沧池水面上愈行愈远。
  远远超出船上城弩的射程后,刘彻方才挥了挥手里的令旗,示意战船上的将士们侧帆减速,绕着远处待命。
  随即便见不远处的池畔又驶出十余艘大大小小的游船,因特意加厚了甲板和船舷,船体甚为厚实臃肿,显是作为靶船之用。
  靶船群朝那四艘战船直向而行,快要接近时,船上的将士调整好风帆,纷纷放下早已备好的诸多小舟,匆匆弃船而去,任由靶船群自行驶去。
  “父皇。”
  刘彻向皇帝老爹微微躬身,双手将令旗呈上。
  汉帝刘启微是愣怔,随即会意一笑,接过令旗。
  他虽不会旗语,却是熟知骑兵号令,想来应是差不多的,便是先将令旗平伸左右轻挥,随即高高举起。
  “散!”
  最大的战船上,羽林右监仓素用望远镜瞧见汉帝毫无意义的旗令,微微皱眉,所幸他甚是机警,瞬间便猜出那是骑兵的号令,忙是高声传令道。
  桅杆上的令旗士忙是挥舞手中的两支旗帜,发布将令。
  其余三艘战船纷纷往左右两侧散开,依着太子殿下之前的吩咐,小船稍稍落后些许,反是大船在前。
  这与大汉水师的战法完全是背道而驰的,因在之前的水战中,小船往往用以限制敌船的行进,用后世的话来说,就是炮灰般的存在。
  因此小船往往冲在前头,浇上火油等易燃物,直接去冲撞敌船。尤是冒突船,那尖翘的船首本就是为了将敌船的船体撞破,故而必得列阵于前。
  横海将军站在汉帝刘启身后,端是看得额角冒汗,心道殿下这些手下是怎生调教的,竟犯下水战的大忌,将旗舰顶在最前头?
  若真是两军交战,可不是活生生让人先灭了我方主帅?
  刘彻倒未注意到他的神色,但即便是注意到,怕也不会太过在意。
  事实胜于雄辩!
  汉帝刘启见得两方船队即将接近,当即将高举着的令旗猛得向前挥去。
  刘彻忙是出言提醒道:“父皇,可还记得当初在羽林校场验证炸药时闹出的动静?”
  汉帝刘启微微扬眉,笑道:“你先前不是已然再三提醒过?怎的这般絮叨,真当朕老糊涂了?”
  说罢,他用眼角余光瞄了瞄身侧的南宫公主,见她依旧闷闷不乐,鼓着腮帮子默不做声,脸上不禁露出一丝促狭的笑意,随即用双手紧紧抓住身前的凭栏。
  刘彻哪还瞧不明白,向自家二姊投去一丝怜悯的眼神,随即重新望向了远处的两只船队。
  “攻!”
  仓素放下望远镜,不再去看汉帝的旗令,高声喝令道。
  砰砰!
  弓弦声分外沉闷,但见两支大腿粗细的弩箭从旗舰的船首接连腾空而起,划出两道弧线,复又伴着利啸从天而降,扎向前方的一首靶船。
  咻!
  头前那支弩箭并未命中,生生扎入水中,瞬间便是没了踪迹。
  前甲板的将士们来不及沮丧,便见后边的那支弩箭也已落下,瞧那去势恰好命中靶船的船头甲板。
  轰!
  震天的巨响乍然响起,木屑飞扬间,但见靶船的船首已然崩解大半,宛如生生被掰断的兽骨,甲板和船舷尽是呈撕裂状,裂纹出尽是灼痕,便似木炭般焦黑,更有地方还冒着小火苗。
  船上的羽林将士们多是见识过高爆炸药的威力,并未现出太多慌乱。
  倒是远处的池畔水榭处,平日颐指气使的南宫公主已然全身瘫软,吓得浑身不断哆嗦,若非身侧早有预料的皇帝老爹及时伸手将她扶住,怕是要生生摔倒在地。
  看着女儿双唇发白,汉帝刘启难得的反躬自省,觉得不该故意看她笑话。
  在将南宫带来水榭之前,刘启便知晓这番水战会用上炸药,故而才特意将她带上,本想吓吓她,让她受次小小教训。
  岂料这女儿看着是只小老虎,内里却是只猫儿,端是不经吓,怕是过后定会向太后和皇后说嘴,这可真真难办了!
  刘彻亦是很有绅士分度的伸手扶了扶阿娇,所幸她并不似二姊那般外厉内荏,即便满脸惊骇,却并未腿软,还顾得上红着脸向刘彻道谢。
  倒是那楋跋子的表现甚是出人意料,她只是稍稍后退半步,便随即站稳,虽是面露惊异,却无畏惧之色。
  刘彻淡淡看她一眼,心中暗暗叹息。
  若非楋跋子曾被马贼掳为女奴,又数度转卖,历经艰险困苦,只怕如今也会如二姊这般娇惯吧?
  苦难也是财富,只因它能使人迅速成长!
  便在此时,惊雷般的巨响不断传来。
  刘彻见得三个少女都已渐渐适应,缓过劲来,便不再理会,扭脸再度望向远处的船队。
  只见仓素所在的旗舰已插入靶船群中,左右两侧的舷窗尽皆开启,依次放出弩箭,对两侧的靶船一顿狂轰乱炸。
  刘彻满心无奈,他当然知道水战不是这么打的,但此番与其说是操演,不如说是火力展示。
  为的就是向皇帝老爹,以及横海将军等楼船将士,乃至在场的造船匠作们,展示出新式武器的威力,以此扭转他们对水战的刻板认知,好好想想今后的水战该如何布阵,战船该如何造,水师应如何操演。
  说实话,刘彻自己都闹不明白,还是要交给更为专业的人来思考,不是捧着几本书就能纸上谈兵的。
  特别论及到排兵布阵,他只能提供个隐约的大方向,具体的战法还要靠横海将军领着麾下的水师将士去践行和改善,实践方出真知。
  汉帝刘启却是看得兴致昂扬,端是热血沸腾。
  尤是看到那三艘稍小的战船,绕到靶船群的外围,缓缓靠近后,附近的靶船的甲板和桅帆都迅速会燃起熊熊烈焰。
  那三艘战船虽不似旗舰那般能将靶船生生击沉,却更为灵活迅速,一触即走,宛如钝刀割肉,杀伤反是更为巨大。
  汉帝刘启面色潮红的问道:“彻儿,那靶船上的烈火是如何燃起的?”
  刘彻早已料到皇帝老爹会有此一问,便抬手示意身侧的羽林校尉公孙贺,让他将早已备好的燃烧罐捧上前来。
  “父皇请看!”
  刘彻指着公孙贺怀里的那个厚壁陶罐,扯着罐口的油绳道:“此燃烧罐内存有特制的火油,比之前的猛火油更易燃,遇水不熄。战船上的将士可将此油绳点燃后,以抛石机向敌船投掷,亦可沾在火箭的燃布上,抛射敌船。”
  汉帝刘启自是知晓猛火油的,亦曾看过燃烧罐,之前对匈奴的守城战后,无论是郅都还是骁骑将军秦勇更是在战报中屡屡提及燃烧罐的巨大效用。
  只是他没料到,这燃烧罐在船战中竟能发挥这等奇效。
  化守为攻,其中意义何其巨大。
  装载高爆炸药的城弩,投掷燃烧罐的抛石机!
  想到偌大的战船上,满满当当的载着这等利器,可不就是座移动的塞城么?
  “好!甚好!”
  汉帝抚掌大喜,目光熠熠生辉,仿似已看到攻破闽越国都东冶的景象。
  南宫公主此时却已彻底恢复了神志,气呼呼都对刘彻嚷道:“你明知会闹出这等动静,却并未出言提醒,岂非故意看阿姊笑话么?”
  刘彻撇撇嘴,心道你丫不敢对皇帝老爹发飙,就冲着小爷来,懒得理你!
  汉帝刘启龙颜大悦,又见得远处的水战已然止歇,十余艘靶船沉的沉,烧的烧,也无意再看,便是摸着南宫的小脑袋,难得的对她露出宠溺之色,轻笑着安抚道:“既是彻儿处事不周全,害你受了惊吓,那朕便命他好生补偿你。”
  “父皇此话当真?”
  南宫公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特么还是自家那个见到她便张嘴训斥的皇帝老子么?
  “朕乃大汉天子,自是一言九鼎!”
  汉帝刘启扬眉道,复又大手一挥,分外豪气的慷太子之慨道:“说吧,要他如何补偿,朕替你做主了。”
  南宫公主心下狂喜,面上却硬要故作姿态道:“儿臣身为阿姊,怎好要阿弟的补偿……”
  想跟大汉皇帝玩心眼,南宫公主还真是嫩得很,只见刘启谑笑道:“哦?那便算了,难得你……”
  “不!不是!”
  南宫公主忙是大急,扯着刘启的袍袖道:“儿臣虽不想让阿弟拿出补偿,但前几日听母后提起,说父皇想将从西域得来的那对照夜玉狮子赐给阿弟?”
  哇咧!
  刘彻闻言,吐血的心都有了,这丫胃口真大!
  照夜玉狮子啊!
  真真正正的马中王者,极品中的极品,浑身雪白,没有半根杂毛,能日行千里,唯有西域方有出产。
  安夷将军公孙歂为这对马王,生生剿了两个部族的数千羌人,方才抢到手里。此番遣人送回长安,虽打着进献皇帝的旗号,其实就是献给他太子刘彻的!
  刘彻虽不想做甚么白马王子,可并不意味着他不喜欢千里良驹啊。后世的富豪喜欢收藏跑车,在大汉朝可不就唯有宝马最是稀罕么?
  速度与激请啊!
  不待他出言阻止,汉帝刘启便已开了金口:“好,便赐给你了!”
  刘彻端是急了,忙道:“阿姊,你好歹留下一匹。”
  “阿娇不要么?”
  南宫公主两眼一翻,满是鄙夷道:“堂堂大汉太子,恁的小家子气呢?”
  “……”
  刘彻哑然无语,恨不能仰天长叹,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Ps:书友们,我是汉武挥鞭,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