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汉武挥鞭无弹窗全文阅读 > 汉武挥鞭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八百二十章 迎汝还汉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
  虎贲骑营徐徐推进之时,在西面百余里处,聚集在龙城外的匈奴各部,已纷纷拔营,踏上了遥远而艰辛的迁徙之路。
  凛冬将至,天候愈发寒凉,近愈两千里的漫长路途,数十万老幼妇孺缺衣少食,不知几人能活着抵达三连城。
  路途中,不少部族纷纷散去,显是不欲迁往三连城,而是各自寻找活路去了。
  没人阻止他们,也阻止不了,所有人都不傻,如此众多的族人,若都跑到三连城越冬,实力弱小的部族怕是要被强大部族活活逼死的。
  须卜氏乃是大族,固然无须忧心,然其诸多附属部族却也多有散去者,须卜族长亦是持默许的态度。
  许多部族皆选择往西北迁徙,试图穿越丘陵地带,抵达余吾水流域。
  余吾水源出狼居胥山,不同于寻常河川的由西向东的流向,余吾水出高原丘陵,向西北蜿蜒流淌千余里,汇入浩渺的翰海。
  只要抵达余吾水中游,不管是就地越冬,还是沿水而行,去往瀚海侧畔,等待来年草长莺飞的驻牧时节,皆是这些小部族更好的出路。
  然而,偏生有数支须卜氏的附属部族背道而行,选择往西南方行进。
  瞧在旁的部族眼中,倒也不觉讶异,甚至颇为艳羡。
  西南方的窴颜山距此虽有千里之遥,然天候却也相对没那么酷寒,亦是漠北难得的驻牧地和越冬地。
  只不过,若无栾提王族或三大部族的庇护,寻常小部族是不敢到窴颜山越冬的,更遑论去驻牧了。
  这数支部族显是得了须卜族长的应诺,保管没人敢在窴颜山对他们动手了。
  匈奴就是如此,素来以强者为尊,遵循弱肉强食的原则,手中若无有实力,连活下去的资格都要祈求强者施舍。
  亦因如此,但凡没遇着灭族大祸,就别指望匈奴各部会真正的齐心协力。
  前方路远且岖,山麓车马粼粼。
  简陋的车驾上,须卜屠栾坐在驭者身侧,眼中满是迷茫和忧虑。
  事实上,非止须卜屠栾,整个车队中的百余贵胄,都已生出深深的猜忌。
  这百余贵胄,有男有女,出身也不尽相同,那日到得须卜氏的临时营地后,吃喝不虞短缺,却也一视同仁。
  饶是出身栾提王族,抑或须卜屠栾这个须卜老族长的嫡亲外孙,都没甚么特殊优待。
  倒是须卜屠栾的阿妈蒲娜茇,因素来体弱,得遣来个侍女伺候,还不忘送来药膳。
  百余贵胄中,不是没有自幼养尊处优的,也不是没有不服管教的刺头,然但凡有人试图闹腾,都被须卜族长亲自教训了。
  这却更教众人惊疑,盖因须卜族长竟也“偷偷”跟着他们上路了,连带须卜氏的诸多嫡系子弟亦是如此。
  或许外人瞧不出,只道这支两千余人的车队,仅是须卜氏的某支附属部族,实则除却百余贵胄和他们的亲眷,便连侍卫和侍女,多半都也是须卜嫡系族人临时充任的。
  可以说,若此时遭遇敌袭,须卜氏嫡系怕是会惨遭灭门,除却老族长那几个尚留在龙城的儿子,没人能得幸免。
  须卜屠栾不是没向自家外祖父探问过,奈何外祖父反问一句:“你阿爸没向你明言么?”
  须卜屠栾默默摇头。
  须卜逐奢见状,果断道:“既是如此,我亦不好说与你知晓,只管听季宿……大人吩咐就是了。”
  须卜屠栾更是惊诧莫名,只为外祖父口中的“大人”二字。
  在汉人称谓中,“大人”是为家中长辈,匈奴却因昔年习东胡风俗,以“大人”称部族首领。
  匈奴愈发强盛后,官制虽不断完善,册封诸王,设二十四长,然底层军职和各部族内部的阶级与昔年东胡仍无太大差别,同于鲜卑和乌桓。
  外祖父口中的“季宿大人”,分明就是指在他家洗刷了十余载夜壶的下人,那个分明比寻常人更为耳聪目明的“聋子”。
  连姓氏的没资格拥有的下人,外祖父竟称之为“大人”,且阿爸那日拿出玉玦时,还极为郑重的叮嘱,让他对其不得有半分违逆?
  “他到底是甚么人?”
  须卜屠栾忍不住追问道。
  “你莫再多问,只须知晓,便是你阿爸,对此人也得事事遵从。”
  须卜逐奢摇摇头,本不欲再多说,却又唯恐自家外孙儿继续深究,只得欲言又止道:“昔年若非此人暗中授意,我未必肯全力扶持你阿爸,更舍不得让你阿妈下嫁你阿爸,便连你那些舅父们,也是不晓得他,唯有我这老不死却又颇为识相的,才有幸得知内情,且还能……好好活到今日。”
  “……”
  须卜屠栾只觉这话太过荒诞,若换了旁人来说,他必是要将之当成疯子的。
  然而,他深知自家外祖父素来老谋深算,论起狡诈圆滑,整个匈奴可没人能比得上,亦因如此,历代大单于都是不待见外祖父的,反倒颇为信重“莽撞耿直”的阿爸。
  只不过,就现下看来,自家阿爸怕真不是外人看来那般莽直的。
  事实上,须卜屠栾的疑惑和猜忌并未延续太久。
  九月初二,车队从龙城外启程,花了两天两夜,抵达了戈壁大漠的边缘地带。
  原以为是要沿着大漠边缘西行,一路去往窴颜山,岂料车队继续南下,直入荒凉大漠。
  要晓得,大漠北缘非但沟壑众多,更是遍地砾石,非但车驾窒碍难行,便连牛马都不好落脚,过往饶是匈奴骑军,都不会轻易横穿大漠,毕竟匈奴战马没钉马掌,马蹄是很容易损伤的。
  须卜屠栾自身倒还罢了,奈何阿妈实在经不得车马颠簸,大半日下来,已是吐了好几回,几乎快要晕厥过去了。
  须卜屠栾是个大孝子,实在不愿见阿妈受苦,便去寻外祖父,奈何外祖父也是无法可想,只得去央求真正能做主的季宿。
  季宿闻之此事,不禁眉宇紧皱,随他去瞧蒲娜茇。
  “诶,不可耽误行程,只得给你匹好马,你且抱着你阿妈上马缓行,马背虽也不免颠簸,终归比乘车要好些。”
  季宿亦是无可奈何,百余贵胄加上亲眷,近愈千人,加上须卜氏的老幼妇孺,两千余人的车队中,真正能出力的人手,也就不到五百青壮,光在短时间接应齐这些人都已绞尽脑汁,实在难以事事准备周全。
  须卜屠栾不敢闹腾,却又不禁恳求道:“垦请大人明言,还要昼夜兼程多少时日,我只怕阿妈难以为继。”
  “无须太过忧心,用不了多久了!”
  季宿抬手遥指南方,沉声道:“可看到群鹰盘旋不去?”
  须卜屠栾循之望去,确是见得远方天际,有诸多几不可见的黑点,在夕阳的余晖下不断盘旋。
  “鹰翔于天,引吾归乡,奈何望山跑死马,饶是今夜继续赶路,估摸也要到明日午时,方才能到那处。”
  季宿无奈的耸了耸肩,叹息道:“汝等阿父皆为吾之袍泽,更为吾之手足兄弟,他们将妻子和儿女皆交托于我,我必得护得你等周全,自也不忍你阿母受苦,奈何此番准备不及,确是有负托嘱了。”
  须卜屠栾张了张嘴,却终归没再多问,盖因他心中已有所猜测,且是无比令他慌乱无措的猜测。
  事已至此,他反倒不想探究了,是恐惧,还是逃避,他自己也不清楚。
  况且,车队依旧在不断行进,从未有半刻停歇,若再耽搁下去,他们就真要落在后头了。
  季宿或许不会抛下这对母子不管,可须卜屠栾终归是个涉世未深的少年,且此时心怀猜忌,也就难免以小人之心,度“大人”之腹了。
  在匈奴,弱者难存,尤是会带来拖累的弱者,往往都会被无情的抛下,任其自生自灭已算是无比仁慈了。
  非但须卜屠栾这般想,实则整个车队中,绝大多数人都是这般想的,且皆认为理所应当。
  进了大漠后,平日再嚣张跋扈的贵胄都不敢再闹腾了,一旦被弃而不顾,在这茫茫大漠,没有坐骑、饮水和干粮,就算勉强撑过半日,到得入夜,饶是不遇着狼,也得活活冻死。
  季宿自然没有他们想的这般无情,甚至宁可舍弃自家性命,也要将这群人半个不落的带回去。
  入夜后,他终归是叫停了车队,让所有人稍作休歇,到得明日拂晓,再度重新启程。
  因着夜里耽搁了数个时辰,故翌日虽是加紧赶路,到了预定的接应地点时,又是日暮西垂之时了。
  三日有余,自龙城南下两百余里,车队中的所有人几乎都已累瘫了,若非每每望见不断盘旋在天际,且愈发瞧得清楚的那群鹞鹰,怕真是撑不下来。
  瞧着那座愈来愈近的小山丘,众人未及欢呼出声,却突是闻得前方雷声阵阵,但见无数玄甲战骑现于丘陵侧畔,策马奔驰而来。
  “暗卫!暗卫!”
  “为国暗翼,如鹰之爪!”
  战旗之上,玄鹰扬爪;
  战旗之下,玄骑奋蹄。
  “大汉郎中令,奉天子召谕,来迎汝等还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