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雨雾江南无弹窗全文阅读 > 雨雾江南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447章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447
  武凤先用手指了指韦泗,导致韦泗低下了头;继而她又指了指朱雨深,说:“你们,你们俩,好像搞得一身劲似的,遇到什么开心的事了吗?
  有意思啊。好了,你们继续,我退出!唉,这是什么呀,我心里有一股说不上来的味道!”说完她退了出去。
  韦泗这才松了口气,脸色缓和了不少。然而朱雨深发现武凤并没有真正地离开,她只是站在了门外面,那丰满的身躯互隐互现。然而由于韦泗是背对着门的,所以他并没发现这个情况。
  韦泗接着说:“大哥,前面听我讲了那么多,你是不是认为小雅的能力很差,居家过日子是个累赘呢?汪琴和吴宝,还有其他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实际上他们搞错了,小雅尽管眼睛不好,在一般情况下,她几乎看不见一切。但是只要是在她熟悉的地方,她做起事来与常人无异。
  比如说她在家下面条,洗点什么,打扫卫生等都是可以的。在晴朗的夜晚,在月光下,她的眼睛就基本上恢复了正常。
  这个时候,小雅她最开心了,她也开始像正常人一样干活了。她经常是把衣服被子等泡好拎到大窖湖边去洗,或是去自家房子后面的菜地是忙弄。
  听说她眼睛的情况近来越发好了,她竟然可以在月光下用鏠纽机制衣服料子了。这个是能挣钱的活计,是好心人帮她从城里服装厂那儿接来的。所以我在想,小雅她如今的心态应该是越来越高了。
  这么一说,大哥你就知道了吧,以小雅目前的状况,她肯是不愿嫁像我这样的一个残废人的。
  你或许要说,韦泗你长期以来给予她以及她家的帮助她怎么交待呢?
  这个不难解释。因为她是我大表叔的孙女,所以她和我是亲戚啊。以前她就一直叫我叔的。在她家有困难的时候,我帮些忙是应该的。
  她将好起来,也是我所希望所在。至于我自己未来怎么过,就无关系要了。
  其实小雅家里的情况是比较糟的。小雅的父亲是个不负责任的人。他虽然平时也跟他们那边村上的其他人一样,常出去打工挣钱,但是她却非常好赌,还是个酒鬼。这样一来,他挣得的钱差不多都给他自己给糟掉了。
  但居家过日子就算再简单地过,也总得有花销吧?因此常年守在家里的小雅母女就非常清苦了。
  小雅的母亲的心态也不是很好。眼见村上其他人家男人辛劳养家,加之女儿定了人家后能从男方家索来很多福利,她的心里彻底不平衡了。
  于是她便常常抱怨丈夫没用还不顾家;抱怨唯一的女儿是个有缺陷的人,也不能在她身上想办法,改善一下生活,这日子怎么过?
  小雅母亲如此这般地抱怨,长此以往,让小雅的性格也变得忧郁了,她动不动一个人伤心落泪。
  至于后来别人跟大哥你提起小雅在她母亲的陪同下,或是叫辆摩的送到黄镇或别的街上来找我,当着我面诉说她们家生活的艰难,最终让我补贴她一些小钱,让她回去过上正常的日子。
  这些对于她来说,是件无奈的别无选择的事,也表示她是信任我的。人一旦吃饭等简单的生活需求都满足不了时,实际上是很可怜的,也是很脆弱的。
  我一个人生活得也不是很好,自从我以前积攒的钱被我的亲人等分几次榨干以后,我自己拖着残疾的身子干活挣钱,是很艰难的。除了最简单的生活开支以外,也就没什么了。
  但是她小雅作为一个大姑娘,都已经拉下面子找来了,我怎么能不帮她呢?我尽自己最大努力帮她以及她们家就是了。实际上由于我能力有限,后来每次给她提供的帮助是算不上什么。
  讲起来,这不都是命不好吗?如果小雅她的眼睛不残疾,她就是个标标志志的女孩呀,在大窖湖北岸那边找一个条件好的人家嫁,绝对不成问题。
  那样一来,她怎么可能还会来找我寻求一点帮助呢?我这若干次给她的帮助,她应该是看不上眼才是啊!”讲到这里,韦泗激动地站了起来。
  朱雨深发现他的脸也变红了,似乎是心中有愤懑无处发泄故而才这么说。也就是说,韦泗这好像是在讲气话。
  朱雨深想:不管怎么说,在韦泗受伤前,他曾给予了张小雅非常大的帮助,以至于她的眼睛没完全瞎掉,偶尔能看清东西,并已渐渐已向好的方【零零看书00kxs】向发展了。
  韦泗受伤变成一残疾人后,他最需要的是别人的帮助。但他周围的人多半是落井下石地整他,侮辱他。
  就是这样,他还是没有停止向百般无奈、生活无以为继的张小雅提供帮助!他这样做,难道真是甘心无尝地奉献!究竟张小雅以及她的家人有没有给过韦泗什么样的承诺呢?
  汪琴和吴宝一直说,张小雅家人是准备让小雅嫁给他韦泗的。如果那样说,就能说得通了。
  只是韦泗一直没有承认这一点。或许他们俩之间以前就是一直朝好的方向发展的,后面可能是产生了什么变故,让韦泗变得没有希望了,所以他也就不想了。
  当然,他的内心深处肯定是有不平衡之感的。只是张小雅以及她的家人如果真的放弃了韦泗,但之前又给带人家添了那么多麻烦,他们怎么交待?不会最后干脆不交待完事,无视韦泗这个可怜的残疾人的感受吧?
  想到了这些以后,朱雨深再看了看韦泗这个逼仄的住所,以及他本人那个寒酸的样子。他便没多加考虑,就把心中的疑问对着韦泗大声地说了出来。
  他以居高临下的态度质问韦泗,这些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说有问题就得想办法解决,光心里不平衡是没用的!而且老是怀有不良情绪还会伤身子!
  没想到韦泗面对朱雨深的质问,韦泗立马变得惶恐起来。他的脸也红一阵白一阵的,样子让人看了感觉非常不舒服。
  这让朱雨深有点后悔自己一直纠着张小雅对他的态度这个话题不放,让他说了那么多,最后又变得如此难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