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绝世医尊无弹窗全文阅读 > 绝世医尊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一百五十七章 辣手摧花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第一百五十七章辣手摧花
  待到回到雷宇建的庄园,已经时至深夜,来到巫犁的病房,里面也只有一名雷宇建请的特护护士在内。再次对巫犁进行了简单的检查,结合仪器监测的数据,汪睿已然肯定巫犁的病情得到了控制。
  由于现在时间过晚,加上巫犁才经历了汪睿的金针续命和固本培元,需要一定时间的调养。所以汪睿还是决定,明天再为其进行后续治疗,毕竟有了在巫犁家中的发现,对其的治疗方案肯定会再次修改。wWw.c66c.com
  一夜无话,待到第二天冬
  ì冲破浓雾,在大地上洒下一片金芒时,汪睿早已在巫犁病房,对其进行了一系列身体检查。而韦伯和阿蜜莉亚俩人,也在用过早餐后徐徐来到病房。
  “甲子大哥,请把昨
  ì从巫老家里搬来的霸王兰那过来!”在检查完巫犁的身体后,汪睿便朝着一侧守候的甲子说道。甲子在听了汪睿的吩咐后,快速的闪身出门,不多时便捧着那株霸王兰走了进来。
  “嗬!好漂亮的兰花!睿,你是要用他来装饰病房吗?”阿蜜莉亚在见到那漂亮的霸王兰时,不由开口赞叹道。
  “哼!不知道病人房间内,最好不要放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么?阿蜜莉亚,我看汪睿的医护基础知识,有待培养呢。”韦伯在一旁不冷不热的说道。
  汪睿虽然不知道自己,如何将这个金发佬给招惹上了。但是在听了对方用他那不伦不类的华夏语后,脸上也禁不住露出一丝戏谑的笑容。
  “不知者无罪嘛!阿蜜莉亚,这兰花可不是用来装饰病房的,而是用来给巫老治病的!”汪睿没有理会韦伯的冷言冷语,反倒故作热情地回答着阿蜜莉亚的问话,这让韦伯有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憋屈感觉。
  “治病?睿,这么漂亮的兰花还可以治病?我听M
  雷说过,这兰花好像价值几百万呢!”
  阿蜜莉亚在听了汪睿的话后,显得异常惊讶。那张得老大的漂亮红唇,加上一脸的惊愕模样,更让她增添了几许天真和可爱。而一旁的韦伯,在见到这样的情况后,心中堪比打翻了醋厂。
  没有羡慕,只有嫉妒和恨!当然,这是躺着也中枪的汪睿,心中不为知晓的。虽然他开始还在疑惑,自己是如何将韦伯给得罪了。但是现在的他,已然将jīng力放在了如何治疗巫犁的病上,和韦伯这样的跳梁小丑玩,自己可没有多余jīng力。
  “阿蜜莉亚,很多时候我们只注重了外表,其实在其事物的内心,可能与其完全相反哦!用我们华夏的老话便是,金玉其表、败絮其中!”汪睿一边接过甲子递过来的霸王兰,一边淡然地对阿蜜莉亚说道。
  也不知汪睿是有心还是无意,在对阿蜜莉亚说话的同时,目光还从韦伯身上掠过。韦伯可是将大部分注意力集中到了汪睿身上,所以对方此时的语言,和看向自己的那带着莫名意义的目光,更是让他心中不爽万分。
  没有理会韦伯那强忍着不爆发的模样,汪睿在接过霸王兰后,便拿起一旁早已准备好的剪刀,朝着那娇丽异常的霸王兰直接剪了下去,众人只感觉到那咔嚓声不绝于耳。
  一刀生、一刀死;一刀地狱、一刀天堂!
  这是形容赌石的风险和刺激,而眼前汪睿则有许这样的感受。手中的剪刀不停地在霸王兰身上“修饰”着,一刀下去甭说多少,几十上百万是稳妥妥的,也只片刻时间,汪睿手中便仅留下霸王兰那最为粗壮的茎部了。
  汪睿突然的动作,可是把一旁的阿蜜莉亚吓了一大跳。对方就这样在自己面前“辣手摧花”,动作更是干净利落,他难道不知道这兰花是如何昂贵吗?不知道这可是巫犁的至爱么?
  不过待看到汪睿接下来的动作后,阿蜜莉亚乃至围观的其他几人,都不由急忙抽身后退了好几步。只见汪睿从桌上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塑胶手套,戴好后便用一旁的小刀,轻轻地将开始那余下的兰花茎部的外皮剥掉。
  待到完全将兰花茎部外表剥掉后,呈现在众人面前的,赫然便是一根长约一尺,满身红褐sè凹洞的柱状恶心物事。不待众人向自己询问,汪睿便将其放入一旁的研钵之中,拿着里面的长杵快速地将其捣烂成泥。
  自从在巫犁家中发现了这霸王兰的异样,汪睿便随着脑中的灵光一闪,推测到了巫犁这病症的症结所在。当时为了印证自己猜想,故而用锋针划破其茎部,以示查验。
  让汪睿能够知晓巫犁症结的,便是其脑中混沌医诀中的一部上古医典——!
  据记载,巫犁这病很可能是依附在霸王兰茎部内的“噬血缨”所致。而这“噬血缨”在现实世界中近乎灭绝,汪睿也只从这记载中了解了它的部分信息。
  如若按照现代的昆虫分类学,将其归来的话,这“噬血缨”应当属于缨甲科。盖因其体形极其微小,所以常常寄生在其他植物上生存。
  “噬血缨”如若寄生在植物身上,其并没有多大的危害。但是如若将其植入动物体内,则会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其名字中的噬血,便可以揣测出它的危害范围,主要是通过进入宿主的血管内,然后顺着血脉流动进入最终的动力中枢——心脏!
  难怪自己昨
  ì在翻阅巫犁的身体检测病历时,便发现其血常规中的各项数据,与
  ì俱变。尤其是其中的血红蛋白和血小板等项目,更是每
  ì变化幅度巨大。
  虽然知晓了造成巫犁病症的罪魁祸首,但是如何将其从巫犁体内消除,则是异常困难的。毕竟在中,汪睿知道了这“噬血缨”一般都是群居而生,从自己剥削霸王兰茎部时候,便能够看出这“噬血缨”数量之庞大。
  虽说这么多“噬血缨”肯定不是全部进入了巫犁体内,但是也难保此时他心脏处的“噬血缨”数量,毕竟在进入宿主血脉后,“噬血缨”的个体形态也会发生改变。它会依附在血液的血红蛋白上面,逐个吞噬,并消耗人体jīng气神,从而造成宿主全身各大器官衰竭。
  针对此种情况,汪睿设定的治疗方案便是,利用“噬血缨”依附后的霸王兰茎部,在巫犁左手开一个创口,然后将研磨成泥状的兰花茎敷其上,再用纱布轻束。自己通过针灸刺激各大经脉,推动巫犁的经脉之气运转,以达到必出心脏位置“噬血缨”的目的。
  当然,这详细的治疗方案是无法口述给众人知晓的,毕竟这情况太过匪夷所思,所以汪睿在将霸王兰茎部研磨好后,便将搭在巫犁身上的杯子掀开,露出了他的上肢。
  在中,对“噬血缨”有着这样的描述:噬血缨,体微、善寄宿、贪恋巢穴。切不可入血脉之中,否则噬其jīng血、啖其元阳……
  而汪睿便是利用了对方贪恋巢穴的特xìng,用霸王兰茎泥作饵,然后在近心端的左手打开创口,以此将宿居在巫犁心脏中的“噬血缨”给钓出来。
  由于开这创口,必须在左手血管上进行,而动脉血管显然是不可行的。不然自己一刀划破巫犁的动脉血管,想必用不了多久,对方便彻底地因失血过多而直接咽气了。
  在几经考量后,汪睿决定在巫犁左手小臂的静脉血管上开创,但是由于待会所需要的时间相对较长,汪睿不得不利用针灸之法控制其血液流动速度,以防失血过多。
  汪睿抽出几枚毫针,轻轻地扎入对方手臂和心脏周围的几个大穴位中,在微微捻动了一会儿后,才拿起一旁早已准备好的手术刀。
  当手术刀划破巫犁那枯瘦的手臂时,对方大概因为疼痛而有些颤动,这对一直陷入深度昏迷的他来说,也算是一个好的现象。而划破血管后,汪睿的动作便更为流畅、迅速,虽然一旁的阿蜜莉亚几人并不懂对方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但是他们都知道汪睿可不会让巫犁白白挨这一刀的。
  在众人目光炯炯的围视中,汪睿将研碎的霸王兰茎泥,快速地涂抹到那创口之上。有着汪睿的银针减缓了巫犁血液流动的速度,以至于在茎泥涂抹完毕后,手臂上的血并没有完全渗透出来。用洁白的纱布将创口之处微微包扎了一番后,汪睿开始了治疗的下一个环节。
  将“诱饵”放置完毕,只是汪睿治疗方案的开始而已,所以在一切就绪后,汪睿便再次从针灸盒中取出数枚银针。按照脑中早已思量好的位置,快速地扎了下去。
  疏经固本、导气促神!
  在汪睿针灸的引导之下,巫犁体内那通过昨
  ì治疗所产生的一丝jīng气,缓缓地顺着经脉运行着。为了加快jīng气运行,促使这次治疗成功,汪睿再次从丹田处分出一缕青木真气,顺着捻动的银针渗透了进去。
  时间在缓缓流逝,而时捻时提着银针的汪睿也满头大汗,巫犁左手上那创口之处的白纱布,此时也杯鲜血完全浸湿,露出醒目的鲜红sè。
  “阿蜜莉亚!帮忙把巫老手臂上的纱布打开!”汪睿突然高声对一旁的阿蜜莉亚喊道。
  而对方在听了汪睿话后,也一个大步迈到巫犁身畔,动作娴熟地拆开了包裹在创口上的纱布。就在阿蜜莉亚疑惑着汪睿为什么叫自己如此做的时候,异变突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