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丹宫之主无弹窗全文阅读 > 丹宫之主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343-344章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第343章
  危机
  “你不是被寄生吗?比没被寄生,你靠近秦煊少爷干嘛?”中年男子跟身边另外一个男子组合俩手,阻拦了好几想要冲到秦煊身边的护卫。soudu*org
  w-w--o-m。才厉声的对祁天吼道。
  祁天马上就意识到了什么。
  “你是担心我想要攻击秦煊?我没有被寄生。”
  “你说没被寄生,你就没被寄生吗?靠得远点。煊少爷身边谁都不能近身。”中年男子一脸急色的道。手下的突然反叛,让他意识到了那些虫子很可能是冲着自己家的小少爷来的。
  他可以死,但是秦煊必须活着!
  再说他还不想死!
  中年男子看了一眼身边的另外一位化神道君,直白的说道“兄弟,这样不行。会有越来越的人被那些虫子寄生,到时候就当真麻烦了。”
  “那你的意思是?”
  中年男子看了一眼他,立即高声道“所有受伤的护卫,保住那些失去理智攻击你们的人,赶紧脱离法宝的扶持范围,然后自爆元婴跟你们的对手同归于尽。”
  他的话,顿时让护卫中的伤者,一个个脸色发白。
  “大家都是死士,别告诉我你们成为死士的第一天没有发现过心魔之誓。都到了这个时候,没法子了,你们为主子尽忠的时刻到了。”
  中年男子冷酷的道。
  “大家别存了侥幸,这些被寄生的同伴一个个实力惊人。要是没有人跟他们同归于尽,等到大尊来了也不好带着少主突围出去。大家的亲族可都在看着你们呢。”中年男子的眼神充满了威胁。
  秦族敢用他们做死士自然是掌握住了他们的弱点。
  听了他的话,首先就有一名被伤到了要害的护卫,直接挺身站了出来,然后默默的朝着秦煊行了一个礼。跟着吞服了大把的丹药后就抱着一个实力相当强悍的迷失了神智的护卫跌出了法宝的范围。没过多久,大殿的外围,就响起了轰然巨响。是元婴爆炸的声音。
  有了一个,就有第二个,第三个人跟上。
  秦煊尚且是第一次见识家族死士的居然。
  很快七八个失去了神智护卫就被干掉了七七八八。剩下俩个被众人一起联手给制服,中年男子没有多犹豫。就直接把俩个被制住的元婴护卫给干掉了。
  祁心璧看得心胆巨寒!
  她的手死死的抓住了殷宝莹的手臂。殷宝莹在进来之前。就受过上。就在一处手臂上,她如今的身体更是阵冷阵热的。这让祁心璧产生的十分可怕的猜想。
  宝莹她很可能被寄生了。
  可是这件事要是被那几个秦煊的护卫发现了,宝莹绝对会被他们干掉的。
  不,她绝对不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祁心璧用力的捏住自己闺女的手臂。然后偷偷的将自己的身体抵挡在她的面前。
  噗!~
  祁心璧的耳边传来一声轻响!
  跟着一柄灵剑就直接冲她的背后穿过她的腹部。剑尖还显露出丝丝的黑烟气。
  祁心璧的脸上流露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她一只手紧紧的抓住这把剑,一边冲着祁天道“求求你,救我的宝莹。”
  祁天的脸上全是震惊之色。他焦急的冲了过来。打下了殷宝莹的手臂,然后接下了殷宝莹没有一点理智的胡乱攻击。可是祁心璧仍旧保持着一手握着长剑的神色,别说她被灵剑击穿了丹田跟元婴,她甚至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异常的冰冷,那些东西直接侵入了她的丹田还有攀爬上了她的元婴。
  祁心璧感觉到了丹田跟元婴的异样,还有对方那种竟然的繁衍扩散的能力。
  她受了重伤,只怕比宝莹被寄生的变化还要快。
  “我不行了,不要管我,救救宝莹。”
  祁心璧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只要宝莹能够活着,她死了也没有关系啊。
  可是殷宝莹都失去了神智,再加上她的身上还有虫子寄生,没有人敢近距离跟她接触,是有想要控制住她就会跟其它那俩个被制住的人一样,被打成残废,然后控制起来。
  祁心璧怎么舍得她的宝莹被那么对待?
  “祁天,帮帮我,帮帮我……”
  祁天眼中都带上了血丝,他果然的出手,直接用手制住了殷宝莹,结果殷宝莹身上的黑烟直接缠到了他的身上。祁天腰上佩戴的三个上品法器的防御玉佩,接连噗噗的爆成了碎粉。
  可是祁天仍然感觉到有异物侵入了自己的身体。可是他却感觉不到异物到底在他的身体哪里,自己内视居然都没有找到……
  祁天心里一阵发凉。
  殷宝莹是被祁天身上的一件攻击法宝捆仙绳给困住的。
  可是她身上的黑烟很多,正在不断污染捆仙绳。嗤嗤的声音之中,捆仙绳正在快速的被污染啃食。而且殷宝莹也在挣扎着。
  “祁天,赶紧杀死她们,要不你就带着她们出去。然后去外面自爆元婴。”
  中年男子这个时候又说道。
  祁天的脸色突然变得异常难看。
  他一边快速的拿出伤药给祁心璧上药,一边帮助她稳住元婴,外加抽出那把穿透她身体的灵剑。
  殷宝莹呜呜的交换着,挣扎着,就像一只野兽。
  看得祁心璧眼泪刷刷的流了下来。她紧紧的抓住祁天的手臂,眼中流露最后的期望“祁天,你还有救宝莹的办法吗?”
  “……”祁天无言以对,他不想欺骗她,他真的没有什么好法子对付那些可恶的虫子。
  祁心璧看他的脸色,就明了了结果。无力的放下了手臂,绝望的道“祁天,那就让我跟宝莹死在一起吧,我是我的女儿,我会一直保护她,照顾她的。”
  原本已经渐渐开始被祁天稳住的元婴,骤然开始恶化溃散。
  “心璧,坚持,坚持住。或许大尊就要到了。他一到,我们就有救了。”祁天赶紧劝慰她。深怕她直接放弃了自己。
  “秦大尊来了。我们就能够有救?”祁心璧明显不大信任他的话。
  “秦无殇那个小子一向福缘深厚,只要他来,一定有办法救我们的。”
  祁心璧听了这话,又看了看挣扎叫喊的女儿。又重拾了一点点的信心。就算为了孩子。她也要坚持到最后。
  秦煊远远的看着他们这边的情况,小脸上浮现出各种情绪。
  中年男子朝着他靠了过去,似乎是想跟他谈什么。结果这小子吱流一下子就蹿到了另外一地方。
  中年男子的脸色一下子黑的很看。
  “对不起啊大叔。我被刚刚那些护卫吓到了。你有事儿啊,站在那里说就可以了。”秦煊决定,这次他绝对不跟任何人靠近了。
  中年男子无语的看着他。最后才道“那个祁天,跟那对母女似乎都被虫子寄生了。是不是该让他们离开法宝的防护范围?”
  他们头顶上的法宝,现在换上去是一件紫色的宝塔。那个棋盘早就完蛋了,这已经是换的第五个了。
  “我们这个时候,还不能突围吗?”
  秦煊问。
  “如果我们突围,我不敢保证我们一定就能够保护了得您的周全。”中年男子直言不讳的道。“那些黑烟之中,有实力诡秘的魔虫王还魔虫将。
  可是我们若是固守在这里,至少暂时少爷你是安全的。”
  “……”秦煊觉得很憋屈,但是他也不想直接莽撞的就冲进黑烟里。他身上挂着的都是父亲给他的防御性的物品。有些是高阶法器,有些是低阶法宝。
  可是他仍然觉得没有什么安全感,关键是那些虫子太诡异了,居然还能寄生,而且还能烟化。
  其实他也隐隐的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另外一种力量似乎能够克制这些虫子,让他们不敢近身。可是他的那种力量非常的微弱,跟娘亲那种凝结成核,都能够压制小六弟弟的魔元的强悍是绝对没法子比的。
  “少爷,你要是不方便开口,那我就开口了。万一那个祁天也失去了神智,他的修为已经无限接近我们化神期了。这可是非常危险的,还是让他们先离开这里的好。”
  中年男子一副我这是也全心全意为你着想的姿态!
  “……”秦煊看着他,无奈的道“祁天伯伯是父亲的好友。再说他还没有彻底失去神智呢不是?”
  中年男子一听这话,顿时不悦的道“那么等他彻底失去了神智,我们还要牺牲多少人才能够将他制服擒下?刚刚我们就死了不少人了,就算我们是死士,但是家族培养我们也殊为不易,不能白白糟蹋了吧?”
  整个法宝护持的范围就那么一点大,这边打个哈欠,那边都能够听个特别清晰。
  所以祁天将中年男子的话听了一个真切!顿时气得脸煞白!
  “你这是什么话?难道我就不没有用心的保护小秦煊?就你们这些死士忠心为主了?”
  中年男子直接冷哼。“你用没用心,你自己知道。你要是真用心保护我们少主,怎么会明知道那对母女已经被魔虫寄生了还那么维护她们?甚至不惜自己也被寄生了魔虫?
  我们这些死士是不是为主尽忠,你看看如今在场的还剩下几个人就知道了。他们都已经舍身牺牲了,总比你这还活着喘气的忠诚。”
  “你……”
  第344章
  到来
  祁天差点没被他气岔了气儿。
  “真不知道你们是无殇怎么找来的?”他抱怨道。
  中年男子听了冷笑“那可真对不起了,我们不是秦二爷找的,我们这些人都是族长亲自给安排的。”
  祁天顿时被噎住了,原来是秦族长那个严重不靠谱的家伙给安排的。
  “你要是真心为了秦煊少爷着想,就赶紧带着你对被寄生的母女离开这里。”
  听了他的话。祁天的脸色再变。他看向秦煊,秦煊直接拨浪鼓一样的朝着他摇脑袋。
  祁天的嘴角微微勾起笑意。
  “要是我真的觉得不成了,就会带着她们离开。”
  “哼,巧言令色,真到了你失去神智的时候,我们还能寻你说理不成?”中年男子带怒道。
  “……”祁天忿忿的想:这家伙真会气人啊!
  秦煊撇了他一眼,直接出声道“就听祁天伯伯的说的吧。”
  “少主!”中年男人不甘心的叫道。
  “我没有忽视你们,也没有不对你们一心为我的安全着想而感激。只是我估摸着这个时间,爹娘应该已经收到消息了,我爹是个急性子。他应该就快到了。
  你也说了。祁天伯伯已经无限接近化神道君,只要他熬得住,熬到我爹到了不就有希望了。何必为了这点时间,强迫人家呢?”
  中年男子听了他的话。眼神闪闪。然后不情不愿的道“既然少主你这么说。那就先这样吧。”
  中年男子说完这些话。忽然趁着祁天不主意,偷偷的看了一眼难受跌落在地上的祁心璧。祁心璧被他看了一眼,眼底就闪过一抹红光!
  呔!
  祁天忽然遭遇了祁心璧的疯狂攻击。差点就遭了她的道!幸亏他亲眼见过殷宝莹那突兀的攻击,心中怀有戒备这才没有被她偷袭得手。
  但是祁心璧毕竟也是元婴修士,俩人交手之后,祁天一时间投鼠忌器也不能短时间内拿下她。
  而祁心璧自从开始攻击祁天,就多次想要绕过祁天,就放了自己的女儿殷宝莹。这要是殷宝莹被她放出来,祁天自己也不能够保证自己在被她们母女俩个围攻的情况下,会不会下重手了。
  祁天再次扔出一个七彩鞭,也是低阶法宝,攻击性的。他干脆用鞭子代替了已经要不困不住殷宝莹的捆仙绳。殷宝莹再次被捆个结实,挣扎得更加的凶悍了。
  祁心璧眼见殷宝莹不能够脱困,越发的凶暴的开始攻击祁天,就好似祁天就是她的生死仇人一样。
  祁天被她打得手忙脚乱!
  就在这个时候,中年男子忽然朝着秦煊的方向走了过去。
  “大叔,你有事儿?”秦煊看着他走进,就问。
  中年男子笑着不说话,就是走进他。
  秦煊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他的笑容特别的危险,于是就干脆闪离了原地。结果就在他消失的时候,中年男子冲到了近前,一掌就极为凶狠的切了下去。
  这要是秦煊仍旧留在当地,这一掌至少能够将他打成奄奄一息的那种重伤。
  “怎么回事?”
  秦煊闪到一边,眼角余光还能够看见另外一位化神道君居然突然偷袭其它的元婴护卫,并且直接出手将他们的元婴掏出来吃掉,或是直接杀死。
  鲜血横飞!
  哈哈哈……中年男子笑了起来。他的双眼此刻都变成了红晶色。
  “本来我还打算先处理掉祁天,再把其它的护卫处理处理,再来收拾你这个小家伙,却没有想到你到是挺机警的,我的孩儿们几次想要偷袭你都被你躲开了。”
  那些元婴护卫,根本不是化神道君的对手。他们几乎是一面倒的被屠杀!
  那位正在杀人的化神道君的眼也红了,但是是鲜红色,不是中年男子的红晶色。
  秦煊再次躲避开中年男子抓过来的大手。
  祁天看到这一幕,不顾祁心璧一剑砍到了他的大腿上,划出深可见骨的血口子。反而加速冲了上来,拦截住中年男子再次抓向秦煊的手。
  “你到底是谁?魔虫王?”
  祁天语气冰冷的抵挡住他的攻势,这种上来就进攻的果断,还当真没有辜负了魔虫王的名声。
  “哈哈,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要不有我这魔虫王在,你觉得这附近的魔虫王怎么会全部聚集到这里来?他们怎么会知道这里有这么多高级的食物?哈哈,有法宝,有人肉,还有元婴跟化神道君的虚神。吃起来真是相当的美味啊。”
  中年男子还故意咂砸嘴。
  “你是什么时候寄生到这人身上的?”祁天不解的问道。
  “就在我主将我等放出来的时候。这个男人的修为最高,虚神也最凝实,当真是一道美味佳肴。其实我对你也很有食欲,可惜你的修为不如他。所以当时我才没选择你。”中年男子桀桀怪笑。“不过现在便宜我的孩儿们吃也是一样的。”
  祁天顿时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
  “我汗,Σ︴那难怪你总盯着我,原来你是被那些魔虫寄生了。”秦煊一脸惊悸的看着他道。自己的死士护卫被寄生了,他之前居然一点都没有被发现了。
  幸亏他娘曾经叮嘱过他,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所以无论是对谁,除了父母和兄弟之外,都没有人知道他拥有神力。
  中年男子看了一眼秦煊。忽然笑了。他的眼神异常的明亮的。看着秦煊更是带着某中热切。
  “你才是真让我看走眼了,你的身上居然怀有罕见的没有被激活的至尊之血。若是吃了你,我必然会再次不变异,甚至有可能脱离魔虫的天生生命缺陷。变成真正的魔族。
  你简直就能够顶上一颗至尊魔血丹。
  若非你几次在危机之时动用那种诡异的力量。才让我感应到了至尊魔血的气息。我也许还真就大意的将你给漏过去了。
  不过即使我将你漏过去了也没有什么,反正你总会被我的孩子们吃掉,他们吃了你。我再吃了他们,也不过是重新炼化一下,最后这至尊魔血还是我的。”
  红晶眼睛的眼神异常的阴厉,声音特么的也灰常的变态。
  秦煊顿时被他看得汗毛倒竖,心里凉簌簌的。
  艾玛,这种被人当成人肉药丸的感觉真是灰常的瘆的慌!
  “我是人族?怎么可能是什么至尊的血脉?你一定是看错了。”秦煊被他毒蛇盯上猎物的眼神,秦煊干脆缩缩脖子,一副倒霉衰样的反驳道。
  “不可能,我在我主的身边亲眼见过他服用过一颗至尊魔血丹,你的血脉就跟那颗丹药一样的浓郁香醇。”
  秦煊一听这话,直接打了一个寒颤:艾玛,听这话,好心塞!
  他一点都不想被吃!
  咔嚓,咔嚓,轰……
  忽然有元婴期俩个护卫忽然抱住了另外那个化神道君,然后就直接爆了元婴。
  双元婴气爆的力量,彻底让整个大殿内的黑烟被搅动起来。
  秦煊的耳边就听到一声“快跑。”跟着就被一股大力送入了黑烟之中。
  秦煊知道,这是那几个忠诚的家族护卫,拼命为了他争取了最后的逃跑的机会,他也顾不得去看其他人最后怎么样了。转身寻了一个方向就跑。
  “混蛋——”轰!~
  红晶眼刚刚骂完这声,大殿之内又传来一声巨响。
  又一个元婴自爆了。
  到此,出现在秦煊身边的这一队护卫,俩个化神,二十个元婴,全部殉难。
  秦煊忽然觉得一股愤怒和伤心充斥了他的心口。
  他一边跑,一边眼泪不由自主的刷刷流下。
  秦煊愤恨的用自己的袖子擦抹了一下眼睛,结果眼泪再次流下来。
  他不想哭出声,但是鼻子好酸!
  秦煊快速的展开身形,在黑烟之中跑动。
  周围滚滚的黑烟似乎都变成了监视他的眼睛,阻截他的手臂。
  秦煊瞄准了一个方向,不管不顾的冲着。实在遇上了大量的黑烟围剿上来,他就干脆将自己体内传承自母亲的力量化作明亮刺目的金光,猛的一照。
  周围的黑烟被金光一照,就好似冰消雪融一样的嗤嗤的大片消失,变成虫子跌落到地上,一副重伤垂死的样子。
  秦煊花开了浓黑烟雾,赶紧收敛起全身的金光,继续急促的超前跑去。
  他刚跑掉,红晶眼就出现了。
  红晶眼就的眼睛就好似能够看穿黑烟一样的,察觉了秦煊的方向,手臂一探,化作一只黑色的巨大手掌就朝着秦煊在的地方抓去。
  就在大手即将抓住秦煊的时候,秦煊的身体神奇的一闪,就消失,而却附近都没有他的人影。
  红晶眼特别的意外,他看见过秦煊这种诡异的挪移,但是每次都在附近就会现身,他原本以为这就是一种不能够远距离挪移的武技。
  结果……
  混蛋!
  他郁卒在地上吐了一口黑血。刚刚被炸个正着,他还是低估了人族的一些高手的战斗能力,吃了一个小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