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丹宫之主无弹窗全文阅读 > 丹宫之主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480-481章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div
  第480章火大
  冯少珺的脸上终于出现慌色。www@c66c!com
  她身边的嬷嬷不带她继续出声,应该代替她告辞,拉着她离开。冯少珺的脸上带着忿忿之色,硬是不肯离开。云婧甚至从她的眼中看见了一抹疯执恨毒之意。
  这真是莫名其妙,说起来跟她争男人又不是她云婧。
  等到这对主仆走了,云婧才想起没事儿就爱瞎掺合的小三秦煊。
  “你看你这臭小子,什么事儿你都敢掺合,你是不是笃定了娘舍不得揍你啊?”云婧直接敲了三儿子的头,看着混蛋小子假意哀嚎,把自己扮成的可怜兮兮的受气包。
  奸猾的臭小子!
  “娘,什么叫我瞎掺合。你没看那个女的有病吗?”秦煊见云婧还要敲他,赶紧退避的远远的让云婧打不到,一边还嬉笑着反驳。
  “胡说什么呢,那女人虽然来的突兀,说话也不中听。但是毕竟跟我们关系不大,敷衍敷衍人走了就得了。”云婧不当回事的道。
  秦煊却眼神闪闪,然后笑道“娘,难道爹总说你是个让人操心的。原先我还想,娘你那么聪明,爹怎有这次一说。到是现在开来,呵呵。”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呵呵是不怀好意思的笑声。
  “煊儿,说一半留一半可不是什么好孩子!”云婧没好气的出声。
  “谁让娘你别人算计了,居然还没发现?”
  嗯……?
  云婧不解的看他。
  “噗嗤。娘……你不会是真的还没有想到?”
  云婧被儿子笑的更加疑惑,她迟疑的呆看着他。
  “娘你这样子,以后只会被人家算计的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秦煊感慨。
  云婧朝着秦煊招招手,示意:臭小子你过来,赶紧过来,娘不打你。
  秦煊才不会过去呢,老娘绝对会揍他的。这小子皮皮的站在远处,笑嘻嘻的道“娘,我一点都不相信,你没觉得你那好友来的蹊跷。后来这冯少珺来的就更加蹊跷了。一来她跟你并不熟识。二来,她性格如此的偏激冲动,她在你面前连性子都不知道收敛。你觉得她这样容易得罪人的性子,她爹娘能不知道?
  就这德行。还敢放出来?是故意的。还是被人算计了?”
  云婧不说话了。
  “娘。我敢断定,她活不到回去。那个楚荀可真阴狠,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放过。”秦煊看着云婧沉思。终于凑道她身边,保住她的胳膊笑道。
  “煊儿,你觉得窦漪罗是不是也算计了我?”云婧忽然叹息了一声问。
  “看不出来。可是我知道,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云婧:“……”
  “娘,你跟她真是的前世的好友吗?”秦煊也是后来听跟随母亲出来的密卫们说道。前世好友什么的,他都好奇死了。所以才跑过来偷听打探的。
  “说起来,娘还当真要感激她。娘上前世最大的遗憾,就是因为自己没有做过母亲,害了你二哥跟你。前世娘根本不知道你们的爹爹是谁,当时慌里慌张的回家,慌里慌张的因为小辰界破灭而跟着家族出逃。失去了亲娘,娘艰难的生下你们俩个,可是当时条件太差,你们俩个身子特别弱。最先是你,跟着你是哥哥。娘养你们那几年,纵然再苦再累,每年看着你们都还活着娘也是高兴的。尤其是你跟你哥哥小的时候都特别的懂事,知道体贴娘~哎。所以后来娘才会那么惨!你们才那么小,就死在我怀里。娘当时的心都要碎了。”云婧其实一点不愿意回忆当初自己的孩子死在怀里的事情。那简直就是剜心之痛!
  这辈子刚刚剩下大乖跟小乖的时候,她也时常夜里惊醒,然后惊慌失措的去抱俩个孩子,担心自己一错眼,孩子们就又不在了。
  云婧看着秦煊的小脸。
  “还有可以重来!让娘护住了你们俩个。”
  秦煊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娘,你是说,你前世就生了我跟二哥?而且你居然不知道我们的亲爹是谁?”
  云婧尴尬。
  “可是就那样你还生下了我跟哥哥?听你那意思,你还把我们养了几年?”
  “嗯,养到了六岁了。六岁啊!”云婧只要一想起这个事儿就特别的伤心。当时她曾经好几年都缓不过劲儿来,过的浑浑噩噩的。
  “可是爹不是说,我们的血统特殊。若是没有父亲看护,即使女子怀上了孩子,也是不能够足月生下来的?纵然是生了也养不活?”
  云婧听了这话,脸上也流露出疑惑不解“你爹这话,我也听说过。可是我前世确实生了你们兄弟俩。而且还养到六岁大。不过前世你们兄弟俩没有化作兽身。或许是因为这个缘故?”
  秦煊直觉不对。可是他看母亲的样子,也不像是有所隐瞒或者是保留。
  想想外祖母也是能生,先是给外祖父生了小舅舅,这又怀了。他的外祖父如今已经元婴后期巅峰,差一点就化神了。外祖父也不是没有过侍妾,年纪也有一千多岁,这个年纪,这个修为,那个修士可以接连在十几年内让一个女人受孕成功?
  再想想他母亲,十几年间给爹爹生了四子。若非生小弟弟出了意外,小弟弟是魔子,占据了娘亲大半的精力。或许他们都有七弟八弟了。
  他们的母系血统或许当真不大一样。
  “煊儿,你赶紧让人去追吧。不要让她们出事。”云婧忽然对儿子交代。
  “娘,你想保护她们,让他们安全回去?”秦煊诧异。
  “嗯。”
  “可是那样的话。你那个好友以后只怕日子就不好过了,毕竟她们同时怀孕,而且孩子的爹还是同一个。”秦煊道。
  云婧难得觉得自己儿子心思敏锐的不是地方。
  “煊儿,我只是不想害了那个无辜的孩子。”
  “娘,你现在保住他无事,难道还能保住他一辈子。他自己的爹娘都不想好好保住他,你又能护佑他到何时?”秦煊无语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我这不是不愿意被算计嘛,她们要是真的出事,我担心会牵累到你爹和你们。”
  秦煊却觉得娘亲因为见到那个窦漪罗和冯少珺,明显有点乱了心神。是想起了前世的事情了吧?
  “娘。你前世是怎么遇到窦漪罗的?”
  “我前世……前世没了你们之后。我离开了唐家,做了一个散修。后来魔族入侵,人族势弱,不少逃离了魔族占领区的人族修士都跑了几个一直都没有被魔族占领的区域。我就在其中一个小界做个散修。
  做散修资源有限。逼得我们必须得有几个好友。互相能够扶持支援。
  娘那个时候就喜欢炼丹。做了一个丹修。
  后来我捡了你们五弟。你们五弟也是一个极好,特别孝顺的孩子,他最后也为了保护我战死。是我对不起他。”云婧的脸上再次浮现出了痛苦之色。
  她前世特别的倒霉。三个小包子一个也没有保住。
  秦煊:“……”原来母亲跟五弟还有这样的渊源,难道第一眼看见就非要抱回来收为养子。
  “我就是在丹修的时候认识的窦漪罗,后来我们俩个也结伴经历过不少事情。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们俩个互相知道了各自的经历。唉,当时觉得大家都是苦命人。
  窦漪罗幼年时曾经是凡界大官家的小姐。楚荀就是她的未婚夫,可是却为了救她而死,她后来心如死灰,阴差阳错的走入修炼之路。”
  秦煊一副理解明白的点点头。
  云婧哭笑不得。
  “娘,你在给我讲讲你们当年的事情……”
  云婧被他缠得没法子,只好用力的回想过往,然后讲给秦煊听。
  还不及晚饭时间,就有人来报,冯少珺一行人被人截杀,冯少珺重伤失去了孩子,她身边那个忠心的嬷嬷战死。冯少珺要不是因为她亲大哥突然赶来接应,只怕也有死无生。
  可是让人惊讶的是,冯少珺刚一从昏迷之中醒来就说是云婧派人截杀她们,害得她失去了孩子。一定要大哥跟夫君为她讨还公道。最让人想不到的是,冯少珺的大哥冯邵衡居然是跟楚荀半路相遇,然后一起来接离家出走的冯少珺。
  云婧顿时心头火大。
  “那他们现在呢?都跑来讨公道了?”云婧带怒问道。
  那侍卫点头。
  “夫人,来人已经到了无殇殿的侧殿。”
  “走,去见见。”
  云婧在秦煊的陪同下,直接去了无殇殿的侧殿。
  ……
  明宵宫是楚荀第一次来。但是秦无殇此人他却是闻名已久。之前也见过几次面,俩百多年前,俩人还一起在一处遗迹之中合作过。说起来虽然当时互相算计,但是也算平手,也都没有吃亏不是?说起来秦无殇最开始的情况还不如他,但是不过匆匆俩百年,人家已经有了这么多的家底。
  他真心在心中感慨啊,有个好爹果然是太重要了。
  冯邵衡端着茶碗默默的打量着神情仍旧保持着俊逸出尘的楚荀。冥骨门的男子一般身上都沾染一丝阴冥之气,看着就让人敬而远之。也就只有楚荀,却好似骨子里天生的尊贵优雅,不沾一丝隐晦。更加难得的是楚荀有一张好脸,所以让自己的妹妹从小就异常迷恋他,缠着他不放。
  自己和父亲也完全是迫不得已,逼着他去了少珺。
  到了如今,他也不清楚这到底是为了少珺好,还是彻底害了少珺。
  第481章她有今日也是活该
  云婧走进侧殿,就看见了楚荀,那家伙彬彬有礼的跟她打招呼。另外一个年轻男子,看着肖似冯少珺。也是一个美男子。不过更加的沉稳内敛,眼中精芒闪烁。
  这家伙只怕不是好相与的。
  经过楚荀的介绍,云婧知道了他就是冯少珺的大哥。同时云婧也给俩人介绍自己的三子,秦煊。
  秦家小三少的名起不小,楚荀和冯邵衡都夸奖了秦小三几句,还送了礼物。
  冯邵衡没有多耽搁,开门见山的就讲了自己妹妹的情况,然后才一脸正色的道“我妹妹失子,又失了忠仆,心中悲痛。不能自已。听闻夫人之前和我妹子有些误会。所以特来询问。夫人可知截杀我妹妹的凶手到底是谁?”
  “谁知道是不是她自己在外面祸害了什么人,让人家舍生忘死的想要砍死她。”秦煊这个时候突然插话。
  云婧无奈的撇了他一眼。
  “……”冯邵衡眼底闪过不悦之色。
  “……”楚荀微微一愕,跟着眼底划过一抹淡淡的笑意。
  “可是我妹子却说是夫人与她有仇,所以才派人截杀她!”
  “杀她了又如何?”秦煊再次傲然道。
  “秦煊!”云婧不的不出声。然后白了那小子一眼才道“我要是想杀她。为什么不在明宵宫就把她砍成十七八段。何必浪费时间等她走远来在追出去?”
  冯邵衡的爪子将身边椅子扶手都抓碎了。
  楚荀:“……”
  “令妹那种脾气,想必你这做哥哥也很清楚吧?要说她不是仇家遍地,你信吗?我人脾气比较耿直。说话也直白。有什么我说什么,我觉得你妹妹指定是被仇家砍的,但是不是我出手,或者是我派人出手做的。”
  冯邵衡“……”
  楚荀干脆一笑道“我也相信不是夫人做的。只是始发现场距离明宵宫如此之近,想必夫人也不会说一点都不知情吧?”
  “我知情也罢,不知情也罢?你我俩家有什么友好关系吗?我有什么必须回到你们的问询的义务吗?”
  云婧话顿时让冯邵衡跟楚荀同时一默。
  “还是你们觉得冥骨门就高人一等,我们屠魔军团就得听调听宣?开什么玩笑?你们到底是以什么样的心思跑来我这里张口?”
  楚荀跟冯邵衡更是齐齐色变,他们俩人都没有想到云婧竟然如此难缠。
  “没错,莫非俩位当逛自己家园子呢?想来就来,想问就问?”秦无殇的玄色衣袖缓缓的飘过了大殿的门槛。
  “夫君,你来了?”云婧含笑道。
  秦无殇直接坐在她身旁,秦小煊自动跑到他爹身后给他爹垂肩膀去了,这狗腿的小样十分的惹人发笑。
  云婧失笑。
  “失礼了,我也是因为妻子出事儿才情急到此。我家舅兄也是兄妹情深,还请无殇兄弟理解。”楚荀一见秦无殇出现立即出言,直接抢在了冯邵衡发言之前。
  “邵衡,你妹妹死了吗?”
  秦无殇忽然娴熟的问冯邵衡道。
  “重伤,伤了根基,而且以后也不能生育了。”冯邵衡脸色沉重。
  “你不该将她嫁给楚荀,她有今日也是活该。”
  冯邵衡听了这话,直接黑了脸。
  “你明知她有错,迷失了自己的眼睛,还纵容她嫁给楚荀,她有今日何尝不是你纵容宠溺所至,你妄为人兄。”
  冯邵衡听了这话,脸色一白。
  楚荀同样脸色发黑,不过他发黑的却不是秦无殇当着他的面说出这样的话,秦无殇一向跋扈霸道,他没有给过谁的面子,来之前他就有被他奚落谩骂的心理准备。
  他在意的是,秦无殇跟冯邵衡说话的时候的娴熟口气还有亲昵的态度。这俩人难道以前就相熟?
  “我到是没有想到,我家舅兄竟然是无殇兄的好友?”楚荀试探的问道。
  “就跟咱俩也算关系亲厚,我跟邵衡兄也是兄弟情深啊。”秦无殇哈哈一笑道。
  情深泥煤!
  冯邵衡脸色再变,但是却没有否认秦无殇的话,显然跟他私下里是有来往关系的。
  楚荀心中暗凛,不妙啊,看来需要改动计划了。
  “既然大家都关系亲近,那么我妻子被歹人围杀的事情。发生之地距离明宵宫如此近,无殇兄是否知道一些内情呢?”除荀又问。
  “我还真知道一些。”秦无殇干脆一挥手,让人送上来一个托盘。里面放了几块小牌子,还有半块面具。“我派人去勘察现场的时候,发现尸体已经被人化掉。就连身上的衣服都荡然无存。仅剩下这么几样小东西落在了一旁的草丛之中。我让人寻来之后,仔细查看了一下,还真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不过出事的是你们家的人,我可没有追查凶手的义务,这些东西就白送给你们。凶手自己去追查吧。”
  还不待楚荀有所动作,冯邵衡就将托盘上的物品勾走。
  几人又寒暄了几句。楚荀就首先提出告辞了。冯邵衡一直阴沉着脸跟着楚荀离开了。
  秦无殇目送他们离去,然后轻轻一叹道“冯邵衡,这小子还有些用处。可惜啊,他是回不到冥骨门了。”
  云婧侧目。
  “真的。楚荀放过冯少珺。那是因为冯少珺足够蠢。还可以用她来吊着冯家为他所用。甚至通过冯家来反制楚荀二堂叔楚佰。可惜我给冯邵衡那些东西上有证据,冯邵衡得了证据,回去之后一定会说服自己的父亲放弃支持楚荀。这是楚荀不能够容忍他的。”
  “果然是楚荀找人来杀冯少珺?可是到底是什么证据?能够让冯邵衡说服自己的父亲放弃支持楚荀?”云婧好奇的追问。
  秦无殇笑而不语。
  好吧。人家真的没打算告诉她。
  “不告诉我就算了,那你总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他们要设计我呢?把窦漪罗带到我面前,然后又设计冯少珺追来羞辱我一番?最后造成我追杀冯少珺的假象有什么好处?”云婧想不通的问。“他带窦漪罗出现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他有意通过窦漪罗和我跟你联系上。
  可是他却设计我?还顺手害死了自己的骨肉?这个楚荀图的是什么啊?”
  “冯少珺的孩子不是楚荀的,窦漪罗的孩子也不是楚荀的。”
  噗……
  云婧惊悚的看着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秦无殇。
  “可是窦漪罗的孩子是谁?楚荀他怎么情愿让别的男人给他带绿帽子?”
  “这也是我无意之中发现的。楚荀在修炼冥骨门的一种诡秘的幽冥无上典。幽冥无上典跟天魔典一样都是世间顶级的宝典。可是这俩种宝典同样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修炼的。
  修炼天魔典容易变成大魔头,修炼幽冥无上典同样半人半鬼。半人半鬼已经不算是人,哪里可能有孩子?楚荀甚至连行房都做不到,他哪里可能有孩子?”
  云婧呆滞,好一会儿才踹走了自己的三儿秦煊,然后拉着秦无殇,神秘兮兮的问“他是那里不行?”
  “呵呵。”秦无殇也回给她神秘一笑。
  云婧无语o__o”…。跟着就愤怒起来“那他还抓着漪罗不放干什么啊?欺负人啊?”
  “我猜你那个好友,可能早就跟他坦白自己是重生的。若是身边有个女子是重生,那么以他的个性是绝对不会允许窦漪罗离开他的掌控的。只要控制了窦漪罗就可以从她前世的经历通过蛛丝马迹推算出他未知的许多事情。这样他比起其他的少主就多了许多先手和准备,也更加有胜算。”
  云婧:好厉害的家伙!
  “你可不要小看楚荀,冥骨门十个少主,我就看好他和另外一人。不过最近那个家伙又疯了。”
  噗……
  云婧捏捏他的胳膊。解释一下什么叫做又疯了?
  “等我们遇到再说。”秦无殇显然不打算现在就告诉云婧另外一位冥骨门的少主的情况了。
  云婧有些憋气,说一半就不说,太心塞有木有?
  “那个……冯邵衡跟你之前就认识?你舍得他被楚荀害了吗?”云婧不甘心的继续拉着秦无殇问,就是不让他走。
  秦无殇其实挺享受云婧拉着不让走的,不过他还是故意脸上摆出一副傲娇的,我还有事儿,我很忙的表情。然后不甘心不情缘的被云婧给拖着朝着殿内走去。
  “冯邵衡啊,那原本是我为了另外一件事预先布置的棋子,还不都用到他的时候,不过楚荀要是先用他,我到时可以借机利用利用。”
  云婧:“……”算我没说,谁说的最毒妇人心?赶紧粗来,我不打死他。
  “婧婧,你是不是在心里编排我什么坏话?”秦无殇忽然反手将云婧拖入怀中,咬着她的鼻尖暧昧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