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金丹九品无弹窗全文阅读 > 金丹九品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四十二章 崩溃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随着黑色柱子得不到黑雾的补充,这黑色柱子之上所存在的,那无数细小的微缩小人的身影也开始渐渐的沉寂。
  就好像是原本如同活物一般的无数细小的小人渐渐的从活物化作死物,变成真正的雕塑一般。
  当然,这种变化并不是短时间内完成的变化。
  虽然是有着这样的趋势,但短时间内,在那柱子之上的生灵,却依然不会直接化作死物,只是一片一片的,一点一点的变化而已。
  这种情况其实很是正常。这些活物,其实乃是生灵的怨恨所化,是那些概念化的微缩小人对于李浩的怨恨所转化而成。
  这样的存在,却是需要时时刻刻的汲取足够的养分方才能够维持自己的活力。
  就像是一个人的怨恨,需要时不时的进行回忆,进行重新加持,才可能一直保持下去。不然,时间一长,连之前的记忆都会忘记,这种怨恨自然也会渐渐的淡去,最后完全消失了。
  而不同的怨恨,其活力显然是不同的。有些比较强的怨恨,可能是几十年都无法忘记,而有些怨恨,可能过了一晚上就已经淡得近乎没有了。
  这些微缩小人的怨恨同样是如此。
  其中虽然有着一部分概念化的微缩小人对于李浩是无比怨恨的,是足以铭刻在心百年,千年的。但,更多的微缩小人对于李浩的怨恨只是因为绝望,只是因为找不到怨恨的目标才产生的怨恨而已。
  这种只是因为找不到怨恨目标,只是因为绝望而生出的怨恨,自然不可能有多深刻。
  可以说,只要过去一段时间,甚至不加理会,这种怨恨都会自然而然的淡去。而若是能够给他们希望,能够让他们找到真正的怨恨目标的话,这种怨恨自然很快的就会淡去。
  而这时候,对于概念化的微缩小人来说,希望显然是有的。
  别说是这概念化的微缩文明在这时候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发展,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够让整个文明成为凌驾诸天万界之上的伟大文明,单单说这时候那些用具,就已经足以给他们足够的希望了。
  以下重复内容为防盗设置,几分钟后将修改为正文,请支持正版。
  随着黑色柱子得不到黑雾的补充,这黑色柱子之上所存在的,那无数细小的微缩小人的身影也开始渐渐的沉寂。
  就好像是原本如同活物一般的无数细小的小人渐渐的从活物化作死物,变成真正的雕塑一般。
  当然,这种变化并不是短时间内完成的变化。
  虽然是有着这样的趋势,但短时间内,在那柱子之上的生灵,却依然不会直接化作死物,只是一片一片的,一点一点的变化而已。
  这种情况其实很是正常。这些活物,其实乃是生灵的怨恨所化,是那些概念化的微缩小人对于李浩的怨恨所转化而成。
  这样的存在,却是需要时时刻刻的汲取足够的养分方才能够维持自己的活力。
  就像是一个人的怨恨,需要时不时的进行回忆,进行重新加持,才可能一直保持下去。不然,时间一长,连之前的记忆都会忘记,这种怨恨自然也会渐渐的淡去,最后完全消失了。
  而不同的怨恨,其活力显然是不同的。有些比较强的怨恨,可能是几十年都无法忘记,而有些怨恨,可能过了一晚上就已经淡得近乎没有了。
  这些微缩小人的怨恨同样是如此。
  其中虽然有着一部分概念化的微缩小人对于李浩是无比怨恨的,是足以铭刻在心百年,千年的。但,更多的微缩小人对于李浩的怨恨只是因为绝望,只是因为找不到怨恨的目标才产生的怨恨而已。
  这种只是因为找不到怨恨目标,只是因为绝望而生出的怨恨,自然不可能有多深刻。
  可以说,只要过去一段时间,甚至不加理会,这种怨恨都会自然而然的淡去。而若是能够给他们希望,能够让他们找到真正的怨恨目标的话,这种怨恨自然很快的就会淡去。
  而这时候,对于概念化的微缩小人来说,希望显然是有的。
  别说是这概念化的微缩文明在这时候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发展,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够让整个文明成为凌驾诸天万界之上的伟大文明,单单说这时候那些用具,就已经足以给他们足够的希望了。
  随着黑色柱子得不到黑雾的补充,这黑色柱子之上所存在的,那无数细小的微缩小人的身影也开始渐渐的沉寂。
  就好像是原本如同活物一般的无数细小的小人渐渐的从活物化作死物,变成真正的雕塑一般。
  当然,这种变化并不是短时间内完成的变化。
  虽然是有着这样的趋势,但短时间内,在那柱子之上的生灵,却依然不会直接化作死物,只是一片一片的,一点一点的变化而已。
  这种情况其实很是正常。这些活物,其实乃是生灵的怨恨所化,是那些概念化的微缩小人对于李浩的怨恨所转化而成。
  这样的存在,却是需要时时刻刻的汲取足够的养分方才能够维持自己的活力。
  就像是一个人的怨恨,需要时不时的进行回忆,进行重新加持,才可能一直保持下去。不然,时间一长,连之前的记忆都会忘记,这种怨恨自然也会渐渐的淡去,最后完全消失了。
  而不同的怨恨,其活力显然是不同的。有些比较强的怨恨,可能是几十年都无法忘记,而有些怨恨,可能过了一晚上就已经淡得近乎没有了。
  这些微缩小人的怨恨同样是如此。
  其中虽然有着一部分概念化的微缩小人对于李浩是无比怨恨的,是足以铭刻在心百年,千年的。但,更多的微缩小人对于李浩的怨恨只是因为绝望,只是因为找不到怨恨的目标才产生的怨恨而已。
  这种只是因为找不到怨恨目标,只是因为绝望而生出的怨恨,自然不可能有多深刻。
  可以说,只要过去一段时间,甚至不加理会,这种怨恨都会自然而然的淡去。而若是能够给他们希望,能够让他们找到真正的怨恨目标的话,这种怨恨自然很快的就会淡去。
  而这时候,对于概念化的微缩小人来说,希望显然是有的。
  别说是这概念化的微缩文明在这时候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发展,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够让整个文明成为凌驾诸天万界之上的伟大文明,单单说这时候那些用具,就已经足以给他们足够的希望了。
  随着黑色柱子得不到黑雾的补充,这黑色柱子之上所存在的,那无数细小的微缩小人的身影也开始渐渐的沉寂。
  就好像是原本如同活物一般的无数细小的小人渐渐的从活物化作死物,变成真正的雕塑一般。
  当然,这种变化并不是短时间内完成的变化。
  虽然是有着这样的趋势,但短时间内,在那柱子之上的生灵,却依然不会直接化作死物,只是一片一片的,一点一点的变化而已。
  这种情况其实很是正常。这些活物,其实乃是生灵的怨恨所化,是那些概念化的微缩小人对于李浩的怨恨所转化而成。
  这样的存在,却是需要时时刻刻的汲取足够的养分方才能够维持自己的活力。
  就像是一个人的怨恨,需要时不时的进行回忆,进行重新加持,才可能一直保持下去。不然,时间一长,连之前的记忆都会忘记,这种怨恨自然也会渐渐的淡去,最后完全消失了。
  而不同的怨恨,其活力显然是不同的。有些比较强的怨恨,可能是几十年都无法忘记,而有些怨恨,可能过了一晚上就已经淡得近乎没有了。
  这些微缩小人的怨恨同样是如此。
  其中虽然有着一部分概念化的微缩小人对于李浩是无比怨恨的,是足以铭刻在心百年,千年的。但,更多的微缩小人对于李浩的怨恨只是因为绝望,只是因为找不到怨恨的目标才产生的怨恨而已。
  这种只是因为找不到怨恨目标,只是因为绝望而生出的怨恨,自然不可能有多深刻。
  可以说,只要过去一段时间,甚至不加理会,这种怨恨都会自然而然的淡去。而若是能够给他们希望,能够让他们找到真正的怨恨目标的话,这种怨恨自然很快的就会淡去。
  而这时候,对于概念化的微缩小人来说,希望显然是有的。
  别说是这概念化的微缩文明在这时候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发展,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够让整个文明成为凌驾诸天万界之上的伟大文明,单单说这时候那些用具,就已经足以给他们足够的希望了。
  随着黑色柱子得不到黑雾的补充,这黑色柱子之上所存在的,那无数细小的微缩小人的身影也开始渐渐的沉寂。
  就好像是原本如同活物一般的无数细小的小人渐渐的从活物化作死物,变成真正的雕塑一般。
  当然,这种变化并不是短时间内完成的变化。
  虽然是有着这样的趋势,但短时间内,在那柱子之上的生灵,却依然不会直接化作死物,只是一片一片的,一点一点的变化而已。
  这种情况其实很是正常。这些活物,其实乃是生灵的怨恨所化,是那些概念化的微缩小人对于李浩的怨恨所转化而成。
  这样的存在,却是需要时时刻刻的汲取足够的养分方才能够维持自己的活力。
  就像是一个人的怨恨,需要时不时的进行回忆,进行重新加持,才可能一直保持下去。不然,时间一长,连之前的记忆都会忘记,这种怨恨自然也会渐渐的淡去,最后完全消失了。
  而不同的怨恨,其活力显然是不同的。有些比较强的怨恨,可能是几十年都无法忘记,而有些怨恨,可能过了一晚上就已经淡得近乎没有了。
  这些微缩小人的怨恨同样是如此。
  其中虽然有着一部分概念化的微缩小人对于李浩是无比怨恨的,是足以铭刻在心百年,千年的。但,更多的微缩小人对于李浩的怨恨只是因为绝望,只是因为找不到怨恨的目标才产生的怨恨而已。
  这种只是因为找不到怨恨目标,只是因为绝望而生出的怨恨,自然不可能有多深刻。
  可以说,只要过去一段时间,甚至不加理会,这种怨恨都会自然而然的淡去。而若是能够给他们希望,能够让他们找到真正的怨恨目标的话,这种怨恨自然很快的就会淡去。
  而这时候,对于概念化的微缩小人来说,希望显然是有的。
  别说是这概念化的微缩文明在这时候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发展,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够让整个文明成为凌驾诸天万界之上的伟大文明,单单说这时候那些用具,就已经足以给他们足够的希望了。
  随着黑色柱子得不到黑雾的补充,这黑色柱子之上所存在的,那无数细小的微缩小人的身影也开始渐渐的沉寂。
  就好像是原本如同活物一般的无数细小的小人渐渐的从活物化作死物,变成真正的雕塑一般。
  当然,这种变化并不是短时间内完成的变化。
  虽然是有着这样的趋势,但短时间内,在那柱子之上的生灵,却依然不会直接化作死物,只是一片一片的,一点一点的变化而已。
  这种情况其实很是正常。这些活物,其实乃是生灵的怨恨所化,是那些概念化的微缩小人对于李浩的怨恨所转化而成。
  这样的存在,却是需要时时刻刻的汲取足够的养分方才能够维持自己的活力。
  就像是一个人的怨恨,需要时不时的进行回忆,进行重新加持,才可能一直保持下去。不然,时间一长,连之前的记忆都会忘记,这种怨恨自然也会渐渐的淡去,最后完全消失了。
  而不同的怨恨,其活力显然是不同的。有些比较强的怨恨,可能是几十年都无法忘记,而有些怨恨,可能过了一晚上就已经淡得近乎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