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神话版三国无弹窗全文阅读 > 神话版三国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三千三百六十四章 朗朗乾坤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主公,孔明。”鲁肃欠身一礼,虽说被包的严严实实,连个缝隙都没漏出来,但言语间却依旧感受到了几分温和。
  “子敬,抱歉了,在最冷的时候将你抓回来了。”刘备有些尴尬的说道,看着包成这样的鲁肃,刘备要说不体谅是不可能的。
  “国事为重,本应如此。”鲁肃是一个厚道的人,所以总是被陈曦欺负,就像现在,鲁肃一点也不觉得自己不应该从江南回来。
  “去你那边吧。”刘备笑着说道,然后拍了拍孔明,“孔明,当年和你一起加班的战友。”
  鲁肃闻言哈哈大笑,而这个时候团着一个大冰球的孙尚香偷偷摸摸的看着这边,刘备什么的,她听自己大兄说了很多次,看起来好像也不那么英雄啊。
  然而还不等孙尚香继续将冰球团大一些,车窗上出现了表姐姬湘的笑容,孙尚香一个颤抖,冰球就掉了,焉了吧唧的又回车上了。
  “刚刚那就是乐安郡主?”刘备好奇的询问道,虽说也给他见礼了,但是看起来有些过于活泼和跳脱了,比当年的糜贞还要活泼。
  “是的,那便是乐安郡主。”鲁肃点了点头,对着刘备说道。
  “对了,子敬,你知道最近子川到底有多想你吗?”刘备笑着说道,而一旁的陈曦连翻白眼,而鲁肃闻言不由自主的仰头望天。
  “大概是因为没人干活了,子川只能自己动手,干的越多,对我的需求越大吧。”鲁肃将眼镜拿下,双眼带着笑意说道,他并不介意陈曦这种做法,因为陈曦确实是厉害,虽说陈曦变态到让他在结婚前一天还在加班。
  “哈哈哈。”刘备笑的很开心,陈曦和鲁肃算是他最早的一拨文臣,而且也是配合的最好的一对,陈曦治政,重规划和框架,细节陈曦虽说也能搞,但有些得不偿失。
  至于鲁肃,那就更不用说了,刘备麾下的老好人,而且能力超级强,有鲁肃在侧,陈曦的能力才能完全发挥出来,而且也只有鲁肃这种老黄牛一般的人物,才会任劳任怨的处理陈曦时不时搞出来的新工作,这一点就算是诸葛亮也远不及鲁肃。
  “我也不是恶魔啊。”陈曦没好气的说道,“好歹不会像以前那么乱来了,今时不同往日,更何况这不还有孔明吗?”
  “来来来,摸着良心说这话。”鲁肃没好气的说道,“当年我结婚的前一天晚上还在加班啊,而且我当年实在是太年轻,居然眼见你加班就跟着去了,要知道我第二天可是结婚啊。”
  “摸不到良心。”陈曦伸手作出一副在自己身上瞎摸的动作,然后悠悠的说道,差点将鲁肃噎死,而刘备则是大笑,这俩玩意儿啊,实在是太有趣了,不过回来了就好。
  “江南那边情况如何?”刘备突然询问道,而和陈曦笑骂的鲁肃闻言也是神色为之一整,然后带着几分思虑之色。
  “南方和北方有着很大的不同,南船北马,既可以说是文化的问题,也可以说是气候的问题,双方在风速方面有很大的不同。”鲁肃叹了口气说道,“简单来说,南方的宗族势力远远强过北方。”
  北方也有宗族,实际上在汉末这个时代,宗族遍地都是,很多村寨直接就是一姓人家,全都是堂兄弟,这种村寨对内非常团结,但其实并不利于国家对于底层的掌控,而且还很容易出现地方冲突。
  中国历史里面有一个非常经典的宗族段子,叫做吴太伯世家,楚边邑卑梁氏之处女与吴边邑之女争桑,然后两家人不爽了,就跟争水一样大打出手,最后的积怨太深,导致边境冲突,最后引爆了吴国和楚国的积怨,然后孙武将楚国削死了。
  所以宗族这玩意儿是很可怕的,尤其是南方的宗族,这个实在是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而且古代,人离乡贱,有个宗族帮衬,在面对外来势力的时候也能更好地应对。
  然而这些宗族势力强大之后,难免就会和地方的一些制度有所冲突,而鲁肃遇到的就是这种麻烦的情况。
  至于北方这边,陈曦已经将北方的宗族玩的要死要活了,宗族势力还有,但远远不及当年了,没办法国营厂矿大规模的招人,集体的势力压垮了宗族的势力,以至于北方的宗族势力已经开始大幅下降了,更何况陈曦一直觉得,连世家都不如的村镇性质的力量……
  好吧,数量太多了,处理起来要说是不小心什么的,也不行。
  “南方宗族对于百姓的约束更强一些。”鲁肃叹了口气说道,“而且也不想将善政,作成恶政,故而有些拖拉。”
  “还是钱没给够。”陈曦翻了翻白眼,“我给你说啊,宗族势力再怎么强,只要你旁边搞的国营产业给的钱给多,照样能招到人,到时候进行军事化管理,将规章制度做好,然后搞出小头目,有集体的力量来对抗宗族,宗族顶不住的。”
  宗族的核心是血缘关系延伸出来的结派自保,听起来挺靠谱的,可要是国家信誉本身很硬气,而且律法确实是能保护普通百姓,宗族剩下的也就是血缘关系了,可血缘关系没吃饱饭重要啊。
  北方的宗族被陈曦玩死的原因就在于陈曦招工啊,国营厂矿的配套迁户搞下下去,迟早将宗族给玩崩,饿汉子给饱汉子说带他吃饱的问题,饱汉子会信吗?
  听国家的有饭吃,有衣穿,活的好好地,我为啥不听国家的,虽说人多了难免会有反智主义,但简单的对比也还都是会的啊,跟着宗族的时候过得是什么生活,跟着国营集体的时候过得是什么生活?对比一下不就清楚了,哪怕不淳朴的人,好歹也得吃饱了说话吧。
  鲁肃翻了翻白眼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我总觉得拿钱砸出来一条路这种方式不太对,说实话,我对儒家礼乐那一套并不感兴趣,但你得承认,儒家在仁义礼智信方面确实是做的很好,让百姓吃饱穿暖是应该的,但一味地逐利,我觉得不太好。”
  这个时代并不是耻于谈钱的时代,孔子都说“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
  故而陈曦的做法在鲁肃看来有些过线了,已经不再是德和财两手并重,而是有些像是诱之以利了,这不应该是长久的做法。
  陈曦闻言摸了摸下巴,“可问题是肉都没吃上,你让我去教他们仁义礼智信,我做不到啊!空着肚子说这些,还让不让百姓活了,君子可从来不是对于百姓这么说的。”
  “我的意思是说,你该收一收了,钱的方面应该已经差不多了,现在的核心应该是如何引导道德了。”鲁肃没好气的说道。
  “引导啥啊,这不是问题。”陈曦没好气的说道,“兵役制度又开启了,每年好几个月的大练兵时间,制度性约束一下就可以了,对于百姓的道德要求以普遍能达到的为准,拔高就算了,最多是多给他们讲讲忠孝仁义就行了。”
  陈曦对于拔高社会的道德水平其实是没有动力了,因为太难了,而且陈曦一直觉得现在就可以了,没必要朝所谓的君子看齐,想要成为君子那是君子该做的事情,而不是百姓该做的事情,那就不是一个阶层,根本没有在一个概念之中。
  刘备笑看鲁肃和陈曦争辩,这俩不干活的时候总是会争一些很奇怪的东西,而且很多时候都是两人说的都非常有道理。
  “不过,南方宗族势力很强吗?”刘备皱了皱眉头询问道,这辈子刘备其实是没有去过南方的,故而还真不知道南方的情况。
  “子敬说的那个程度不夸张。”陈曦摆了摆手说道,“南方的宗族势力确实是挺强的,不过要说和子敬这个南部大都督比起来,所有的宗族势力都不够子敬一个人打的。”
  鲁肃可是接手的李优的工作,那可是一开始就带着十几万大军的位置,真正意义上横压整个南方,强行推动改革的力量,然而鲁肃接手之后就觉得远比他之前了解到的困难的太多。
  这个怎么说呢,鲁肃的性格严谨忠厚,属于君子,而君子可欺之以方,故而鲁肃在南方推动的改革远不及李优那么迅速,当然隐患也没有李优那么大,近乎以一种相对平稳的方式在推行自己的政策。
  这期间宗族势力也曾推三阻四,但鲁肃却逐一解决,而且是让那些人心服口服,换成李优那种,可能现在已经彻底解决问题,但留下的后患绝对不小,只是碍于李优的威势,他在一日,没人敢动而已。
  “话虽如此,但我总不能学文儒吧。”鲁肃叹了口气说道。
  李优在江南当初玩的那一套还算正常范畴,在南贵那边玩的才是真正的狠人才敢干的事情,抽杀,管你良民不良民,听话不听话,只要这地方出了事情,整个区域抽杀,十户干掉一户。
  南贵占领区一开始挺跳的,等关羽将拉胡尔堵在婆罗痆斯之后,之前忍着没下狠手的李优终于开始了表演。
  原本被李优玩的七七八八的恒河中下游,先是挑动各片区婆罗门自己动手,将上层集中在某一婆罗门手中,等着时机一到就杀鸡肥一波的李优开始逐条颁布和汉室相同的法律。
  约法三章那是不可能的,必须严苛,先严后松,没有什么比律法更有效的,商鞅那一套可以解决一切问题,最多就是会导致暴动,不过没了拉胡尔在外,李优有的是精力和这些人折腾。
  一开始直接搞的恒河染血,但在李优强而有力的军事管理下,南贵的各阶层配合起来迅速了很多,再加上那柄悬在头顶的达克摩斯之剑,各地方婆罗门势力自主的开始镇压反汉室的人员。
  毕竟反汉室的人员要是被李优拿下了,那死的可就是那一片区的十分之一的人了。
  这并不是什么说笑,而是李优真正给恒河中下游的婆罗门势力表演了一遍自己执行这一计划的决心。
  抓住了一个反抗汉室统治,并且冲击刺杀汉室人员的本地人,然后十分之一的该地区人口被李优干掉了,收缴的一切财富分给听话的另一片区,那种恒河血染,那种染血之钱在手的感觉,让所有人明白他们遇到的是什么。
  自古以来南贵这边的反抗精神就很弱,哪怕现在婆罗门的统治还没有升华至极限,中下层百姓还有一些反抗的觉悟,但面对李优这种管理方式,真的反抗不起来。
  南贵的婆罗门阶层疯狂的拉着刹帝利去提前镇压底层百姓,相比于让李优出手,他们觉得还不如将这些冲突变成自己内部的冲突,至少后者最多是有点麻烦,而不会有生命危险。
  以至于原本钟繇,徐庶等人极其为难的统治问题,被李优用近乎暴虐的手段给强行解决了,甚至徐庶和钟繇仔细计算了一遍损失之后,居然发现李优的做法死的人可能比之前推断的损失还小。
  谁让第一波挑事的地区是李优自己引导起来了,那是反叛最严重的地区,也是第一个自发组织人手,开始以行伍状态对汉室人员进行偷袭的地方,李优直接杀出来了一个朗朗乾坤。
  反抗势力很强?那完全是反抗成本太低!外加反抗者认为自己做的是正确的事情!而解决反抗问题只需要解决这两条就行了。
  我当年在西羌搞的血染,到最后羌人不也抱着我的大腿叫爹吗?现在有何难的,闪开,我给你们展示一下如何解决这种问题。
  于是李优硬生生将反抗成本提高到让南贵这边有点难以承受,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毕竟不少人为了信念可以将自己的生命抛却,然而李优的做法直接让其他更多沉默的大众对于反抗势力产生恶感,一手屠刀,一手恩惠,活着不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