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最后的武僧无弹窗全文阅读 > 最后的武僧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一章 魔法师贝罗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独眼酒馆的下午和往常一样吵闹,这些无所事事的醉鬼们激昂的表达着对城主女儿新丈夫的鄙视,“看那小子的腿,就和五岁小孩的胳膊一样!那样的男人难道以后要来管理我们城市吗?老独眼啊,要是那一天到来,我发誓我坚决不再买酒了!不能让我的钱被你拿去送往那个小白脸的口袋里!”
  “是啊是啊。”酒馆的老板用他仅有的一只眼睛翻了个白眼,“在那之前你能不能把上个月的酒钱给付了呢?”www!ttzw*com
  周围响起了哈哈的大笑声,这大笑丝毫没有影响酒鬼们的兴致,大家开始把他们城市未来的管理者和留金街末端一家名叫‘男市’的酒馆里的男人们比较起来。
  李维可不想加入这样的讨论,他知道在‘男市’里可是有一位挥挥手就能抹平这个小酒馆的人存在。虽然李维很想在这个时候把话题引到这位深藏在声色场所的大魔法师身上,然后好好的数落一番,但这样的心思想想就算了。要是被李维发现对方在‘男市’里议论自己,那李维一定会立马去把‘男市’给移平!
  独眼酒馆的门被突然撞开,整整一个小队的巡城兵涌进酒馆。酒馆从嘈杂中安静下来,大家都眯着迷茫的眼睛看着全副武装的士兵们,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李维观察着这些士兵,他发现居然有三个人装备了炼金装备,虽然只是普通的火焰铳炮,但动用了这样具有强力破坏效果的炼金武器就代表着,不管这些士兵是要干什么,出现伤亡都在合理范围。
  醉鬼们并不是傻瓜,都安静的接受士兵的搜查。
  一个首领模样的人走出人群,随手拨开了放在吧台上的酒杯和杂物,把一副画像铺在桌子上,对着独眼老板问:“这个人,你有没有看到过?”
  独眼认真的观察了下画中的人,这是一张通缉令,“金色的头发,这里很少见,如果来过我一定记得,但是先生,实在对不起,我并没有见过这个人。”
  士兵首领点点头,继续说,“这个人是个炼金术士,所以头发的颜色可能被改变过,你仔细看看。”
  独眼,又认真的观察了一会,确定的说:“先生,我确定并没有见过他。”
  “好吧。”士兵首领转身把画像定在了酒馆中心的柱子上,向周围还醉熏熏的众人大声说:“这个人是个极度危险的炼金术师!现在遭到陆地上三大帝国以及教会、炼金协会、魔法协会,的共同通缉。不要试图单独抓住这个人来领取赏金,你们会死的非常难看!提供线索者,核实后可以到炼金协会领取十个金币的奖赏。”
  说完,直接望向看起来是他副手的士兵,对方摇摇头。然后这一队士兵就像他们刚进来一样,又风风火火的闯了出去。临走的时候,士兵首领面无表情的看了李维一眼。
  李维苦笑的喝了一口自己的啤酒,他就知道,他这个被驱逐的神庙武僧不可能会瞒过城主大人的耳目,虽然自己已经在这里平静的生活了五年,身体上的魔法阵在来这里之前就已经想办法遮掩住,但五年的时间确实有些长了,总会有机会被人窥视到自己的身体,而那布满全身的魔法阵保证看过的人都会印象深刻。
  看来是时候离开了,李维想,但不是现在,为了避嫌李维决定还是等这一段事情过去后再离开。李维丢下了一个银币结了酒钱,步子蹒跚的挪动到酒馆中央的柱子前,想仔细看看那个几乎被全大陆通缉的炼金术师长什么样子。
  “我的妈呀!李维,快告诉我,这后面有几个零啊!”一个醉汉扒着李维的肩膀在他耳边喊,两个小眼睛瞪的滚圆。
  李维也被这悬赏金额吓了一跳,抓住这个名叫艾利·怀思特的炼金术士能够领取十万金币的赏金!十万?独眼酒馆一年的收入就只有三百个金币啊!
  三大帝国和教会以及各种协会联合发起通缉的事情并不少见,一般连环杀人犯就会引起这些势力的合力围剿了,但是赏金这么高却是非常少出现。上一次出现这么高的赏金是一个使用召唤魔法成功召唤出大恶魔但多林的魔法师,基本出现这样的赏金就代表平民和赏金猎人只要安分提供线索就好了。
  李维用手指了指通缉令下方提供线索的赏金,大声说:“十个金币!”李维再不去管旁边这个人还在纠结上面的的赏金数字,认真的观察通缉令上的画像。后脑的魔法阵在头发的遮掩下没被任何人发现的闪烁了一下。
  这是神庙武僧的专有魔法。神庙在大陆上是比较特殊势力,两座神庙分别处在大陆的北方和南方,都是极寒冷的地方,和大陆内部很少有交集。李维原来是南方神庙的武僧,因为一次任务的失误被驱逐,同时被剥夺的还有李维的净化之力。
  神庙武僧有两大能力体系一个是附魔,这是武僧们在很小的时候就通过灵魂刻印烙印在身体上的魔法,附魔类魔法主要是用于增幅。
  大陆的魔法体系中并不鼓励通过灵魂刻印的方式在身体上烙印魔法阵,因为这种方法会让受烙印的人非常痛苦,烙印的原理就是灵魂和肉体的完全融合,因此被烙印的魔法阵也会永久的显现在人的身体上。所以全身覆盖魔法阵成了辨别神庙武僧的方法。
  另一个武僧的能力是净化,李维右手的手掌和右肩处就有两处魔法阵,这两处靠一条复杂的魔法演算式相互连接。这个原先就是用来使用净化之力的,但现在这中间起到连接作用的演算式已经被破坏,再也无法发动了。
  李维现在使用的魔法是增幅脑力,因为知道了对方是炼金术师,所以普通判断人的头发,眼睛,已经失效。李维排除这些可能被改变的因素,试图通过头部的骨骼来分辨这个人。结果,李维也确认自己没有见过这个人。
  李维失望的走出酒馆,说实话,他还是很好奇,这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几岁的炼金术师是怎么惹恼的大陆上的势力,给自己招来了这么一个全面通缉的下场。
  在回家的路上,李维发现自己被人盯上了。没有感觉到恶意的李维继续自己步伐,同时李维也非常好奇,为什么自己会受到这样的关注?自己并不认识那位炼金术师,而这些跟踪自己的人以前也并没有见过,那就是因为这次通缉炼金术师的事件,才让自己受到了这些人的关注。难道,自己是那位名叫艾利·怀思特的目标?
  自己是神庙的武僧,或许艾利是要通过自己找到神庙?哈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位艾利可一定会失望了,说神庙是与世隔绝一点也不为过,这样的与世隔绝意味着神庙讨厌外来者,而且自己是被驱逐的武僧,如果想要知道南方神庙的位置,李维不介意给他画张地图,如果要自己带路的话,李维可不想去找死。至于北方神庙,李维可就帮不上忙了,因为李维也不知道北方神庙在哪里。
  推开自己家那破旧的木门,一个细长,白皙的男子正站在李维床上。尖尖的牛皮鞋正踩在自己的枕头上,这男子正居高临下的看着李维,右手还握着一杯酒,一看就知道不是独眼酒馆中十个铜币一杯的烈酒可以比的。
  这个男人丝毫没有自觉自己正踩在别人睡觉的地方上,扭动了一下身体,优雅的抿了一口酒,“十万个金币值得我们勉强配合一次了。李维,你看怎么样?”
  李维忽略了这个像女人一样的男人所说的话,四肢的魔法阵已经亮起,下一刻,李维要这个可恶的家伙头朝下的倒插在市政广场上。
  床上的男子,悠闲晃动着左手手指,五团噼啪作响的雷球在他手上飞速旋转着,他嘴角轻扬,握住酒杯的右手竖起食指在嘴边比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五团雷球迅速四散,立马五个沉闷的声音响起。
  李维知道是那五个跟踪自己的人,无奈的解除自己的附魔。他并不担心这五个人挂了,刚才的雷球只有麻痹作用,以牺牲波坏力带来强力的锁定力和命中力,对这个站在自己床上的妖娆大魔法师来说简直小菜一碟。对了,这就是那位在‘男市’的魔法师,一个以讨好寂寞的贵族夫人和爱好特别的贵族男子为生的大魔法师。
  贝罗·哈利高傲的昂着头,一步跨下李维的床,径自走出这个破烂的房间,转头给了李维一个跟上的眼神。虽然李维很想和这个奇葩的大魔法师划清界限,但现在即使想这么做也没有办法了,这五个跟踪自己的人不知道是属于哪个势力,要是让他们觉得自己和那个叫艾利的炼金术师有关系就麻烦了。
  贝罗已经站在了五个跟踪李维的人中其中一个人的面前,现在这人,正僵硬的躺在地上,时不时还不受控制的抽搐一下,看来这些人是完全没有准备要面对一个大魔法师的偷袭。
  “我感觉被冒犯了!”贝罗俯视着地上的可怜人,“为什么只有他被监视着?”
  一根纤细的手指正指着李维鼻子。李维正准备扭断这根嚣张的手指,对方却先收了回去。
  “我可不管你是属于哪个势力,这次的赏金我收下了!那么让我看看,你都知道些什么吧。”魔法师左手的五指张开,对着躺在地下的人,口中低低念叨着什么,那人的眼神迅速暗淡下去,被浓郁的黑色覆盖,看起来就像被恶魔附身了。
  招魔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