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最后的武僧无弹窗全文阅读 > 最后的武僧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九章 南方神庙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当炼金术师们完成了工作陆续离开研究所的时候,一份报告已经被送到了在希尔城神教教堂的会议室中。一个神父模样的中年男人认真的看过报告后,说:“已经确认了,那两个具尸体属于艾利和武僧李维。尸体上附着的魔力也证实了他们是初次被使用贤者之石的人杀死的。”
  “是贝罗·莫瑞林,现在的名字叫贝罗·哈利。”说话的竟然是白袍的神术师菲力!www@ttzw@com
  “菲力,你可确定?”
  “哼!我亲眼所见!当然确定!”菲力肯定的说,事实上昨天他就上交了一份报告,报告上写着他亲眼看到贝罗在抢夺到贤者之石后马上使用雷系魔法杀死了艾利和李维,然后离开。这份报告中也写下了菲力自己的推测:贝罗首先在得知通缉令后立马找到李维邀请合作获取悬赏金币,然后在使用了招魔术后得知了贤者之石的消息,最后用李维当做诱饵引出艾利夺取贤者之石。
  “那你为什么不阻止他?”神父模样的中年人紧接着问。
  “呵呵。”菲力讽刺的笑了起来“塔克,我不去阻止他的理由,和你成为神父的理由一样。我也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
  叫塔克的神父一掌拍在面前光滑的大理石桌上,愤怒的说“你说什么!”
  “噢?不是吗?在有过一次几乎死亡的经历后,人总会变得胆小的。”菲力神色自然的说着,“至少我是这样,不知道塔克神父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塔克深吸一口气,他看着菲力苍老的面孔,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塔克平复了下心情缓缓的说,“等诺克斯回来了在做之后的计划。”
  “诺克斯一定回不来了!”菲力也没有在之前的话题上纠缠,他继续说,“贝罗是大魔法师,距离魔导也不算遥远,在贤者之石的适应上必然接近S级。诺克斯在一晚上的时间里找不到贝罗,那继续寻找就是注定了他的死亡。”
  塔克默然,“第一次使用了贤者之石后,即使继续使用贤者之石,那个贝罗也不可能有多少魔力来进行战斗!”
  “哼!”菲力想提醒塔克,一个大魔法师的魔力水晶中储存的魔力是可以驱动一个禁咒魔法的,但他只发出了一个哼字就被塔克打断。
  “至少等过今天!”塔克强硬的说。菲力看了一眼眉头紧皱的塔克,不在说话了。
  诺克斯是谁?现在的诺克斯冰冷的正躺在自己的血泊中,从他的周围可以看出这里刚进行了一场魔法的对决。仔细搜查的话就能在周围找到一些不属于诺克斯的血迹,看来拥有中级魔法师和大武士级别的代行者诺克斯并不是毫无收获。
  而再次在李维背上昏睡着的贝罗,自然是无法察觉自己的手臂被艾利用一柄在诺克斯身上找到的小刀划了一条血口。
  贝罗在经历了第一次的昏迷后,这一次只用了小半天的时间就清醒过来。贝罗疑惑的看看已经被包扎好的左手,又看看沉默着只顾前行的两人,说:“放我下来。”
  “你醒了吗?”李维侧头看看在自己背后趴着的贝罗,停下脚步,把他放在地上。
  有些虚弱的贝罗扶着李维的手臂勉强站立着,“代行。。。”
  想询问关于代行者情况的贝罗被艾利打断,“李维的记忆有点小问题,任何句子中有出现神术师、代行者、鸡蛋和牛奶,他都会马上忘记。”
  贝罗一愣,马上瞪大眼睛上下打量着李维,一副看奇葩的表情。
  李维在听到艾利开口时眼神明显闪烁了一下,然后立马恢复成关心的模样,现在被贝罗以惊讶的表情打量着,却让李维想起了自己曾几乎赤身的被这个大魔法师近距离的研究过,顿时有些慌乱,“你怎么这么看着我!”
  贝罗摇摇头,顿了一会,才开口,“我想现在的我一定是神教最想抓到的人吧。”贝罗晃晃被包扎着的左手,“如果可以我到是真希望能够亲手解决神教的代。。额,人。”
  李维在听到这话后,松开了一直扶着贝罗的双手。一个性格有缺陷的大魔法师和一个没有道德观的炼金产物,这样的两个人李维实在不想成为他们的伙伴。也许现在脱身对李维是最好的选择。
  “怎么了?”贝罗有些不解的看着李维突然的转变。
  艾利无奈的摊手,解答了贝罗的疑惑,“我们的神庙武僧不愿意杀人。”
  “噢!”贝罗居然像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一样,“哈哈,你再开玩笑吗!
  但随即贝罗就看到李维的双眼中充斥的火焰,额前的青筋暴起。贝罗停止了戏谑的嘲笑,严肃起来。贝罗勉强的站直身体,面对李维:“其他无辜的人我可以理解,但是李维,你可知道南方神庙是怎么被毁灭的吗?”贝罗无限接近的女人般柔和美丽的脸孔此时透着一股妖异坚硬,“艾利,我想你更了解具体的情况吧!那么麻烦你解说一下,如何?”
  “好吧。”艾利答应着,转身向前走去,“我们的路还有很长,让我们边走边说吧。”
  神庙的出现时在将近一千年前,在义人出现之后,生存环境的改变导致当时人类的大范围迁移,拥有不同皮肤颜色的人种在动荡的环境下寻找新的栖息地。其中拥有像黑夜一样的眼睛和头发的人占据了东方的大陆,形成了现在的阿瑞斯帝国,但是在当时环境下,少数的人和大流分散了,其中两支分别前往了南方和北方。再当时混乱的情况下战乱不断,大陆中充斥着血腥和惨嚎,这两支队伍在他们前行的路上越走越远,直到他们在寒冷的极地定居下来。恶劣的环境成为了他们最好的保护伞这两群人称自己为极地人。
  与世隔绝的极地人本来是不可能知道在大陆上蓬勃发展的魔法技术,但是一个陌生人分别造访了过着于大陆上截然不同生活的极地人。这个人自称为‘神’,他传授给极地人附魔魔纹,在恶劣环境下艰难但和平生活的极地人接受了这个可以让他们更容易生存下去的礼物并承诺信仰这个‘神’。极地人修建了神庙,他们锻炼自己身体,学习附魔法,‘神’交给他们一个任务‘世界偏离了它应该有的轨道,我想改变,但又不忍心毁灭这一切,所以我请求你们,善良的极地人,帮助我去了解这个已经让我感到陌生的世界吧。’说完这些后这个自称‘神’的人就消失了。
  极地人履行了他们的任务,神庙在近一千年的时间里派出武僧在这个大陆上行走着、观察着、记录着他们所看到的一切,但从不参与其中。神庙成为这个世界上特别的存在,教会的神职者,魔法师,炼金术师都对这个特殊的群体充满了好奇,近千年的时间只让这些大陆的掌权者们知道了神庙中有武僧,他们全身覆盖在奇特的魔法阵下,他们有强大的武力却从不参与到任何事件中。对于这些武僧所属的神庙,所有人更是毫无头绪,神庙是为什么存在的?神庙的具体位置?没人知道。
  直到一百多年前,义人回归神教。义人笔记中这样写着,“魔法的发展复杂了古人类文字系统,我剔除了多余的修饰,提取最原始的属性文字构建魔法阵形成魔纹,传授给居住在南方和北方的极地人,并让他们成立神庙监视世界的发展,收集一切情报。为了保证他们的生存,我交给他们使用能够瓦解一切物质和能量的净化之力。如果一切的结局不如我所愿,愿神为他的傲慢付出代价!神庙将是我最后的复仇。”
  当艾利讲述到这里的时候,李维在极度的愤怒下居然有种平静的感觉。南方神庙是在神教教会掌握者的贪欲下毁灭的,不管是为了近一千年神庙所收集的情报,还是义人口中最终能和神抗衡的净化之力,还是义人含糊提到的古人类文字系统。
  艾利继续说,“但义人不愧本来就是神教中的人,对神教的了解让他并没有记录任何和神庙位置有关的信息。神教在提出了要寻找神庙的计划后,用魔法的本质作为鱼饵**了魔法协会。他们用了三年的时间才找到南方神庙,具体的交涉过程我并不知道,但结果就是教会和魔法协会扫荡了南方神庙,武僧和平民无一幸存。李维,这一切只发生在你被驱逐出神庙的第二年。如果你晚几个月离开神庙,你也早在那一次的事件中死亡。”
  “而贝罗,贝罗·莫瑞林,在那一次的事件后脱离自己极富魔法盛名的家族莫瑞林,改名贝罗·哈利。”艾利冷静的看了一眼贝罗,毫不在意的把贝罗也拉下水。
  “哼。”贝罗冷哼一声,用特有的滑腻的、欠打的声音说,“所以,我们一个是和教会密切合作最近才良知发现叛逃的炼金术师,一个是参与了歼灭你全部熟悉之人的大魔法师的我。你要杀了我们复仇,做个了结吗?”
  李维沉默着,然后缓慢的说,“在极地,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承受不住灵魂烙印而导致灵魂溃散的婴儿,这些婴儿会变得像木偶一样麻木,不知道饥饿、不知道寒冷,他们会在神庙所有武僧的照顾下长大,武僧们像对待兄弟们一样对待他们,教给他们知识,告诉他们对与错,直到他们成年,他们会成为极地最有学识的人,他们会用知道的知识帮助极地的居民们生存。但是没有灵魂的他们始终只是木偶,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有什么目的。他们会在给人包扎伤口的时候突然倒下,他们会在冰川上教少年们捕鱼的时候被冻成冰柱。他们没有喜悦,没有悲伤,他们只知道每个武僧都对他们说过,‘活着,直到死去的那一天’。所以我不会复仇,这样的脏活有人会做。”
  听到这一句的艾利抖了一下,李维继续说:“就像最后去回收这些木偶们早已经从内部崩溃的身体的武僧们一样,我们会把他们残破的身体装入铁箱,丢在海中。我一直不喜欢做这样的事情,但我现在不用做了,我要做的的只有活着,直到我死去的的那一天。剩下的,就交给造成这一切的人去收拾吧!”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