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最后的武僧无弹窗全文阅读 > 最后的武僧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十章 霍尔城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三人的小队平静前行了几天,贝罗研究了一下李维的灵魂烙印。一般来说只要魔法师记得魔法的回路、阵、演算式,那么只要有足够的魔力做支持,魔法师随时都能使用魔法。但李维不适用这样的情况,全身都被烙印魔法阵的李维灵魂的形状已经被固定,已经不能使用任何附魔魔法之外的魔法,即使李维知道其他魔法的构成轨迹,他的灵魂也没有多余的地方来进行新魔法的构建。贝罗得到的结论是在破坏灵魂烙印的时候,李维的一部分固化灵魂被强行切断,导致演算式的残缺,但这被剥离的一部分灵魂上的烙印一定没有消失,从李维无法使用哪怕是构成最简单的火球术就可以确定,李维的灵魂还是被满满的固定的轨迹填满。想要恢复净化的力量必须重新连接被断开的灵魂才行。
  确定的这一点后,艾利按照之前的决定,前往多伦斯山脉。贝罗却打消了想要进行灵魂烙印的想法,不说烙印过程的辛苦,一旦烙印被破坏,自己的一部分灵魂就永远被占用了,这样的结果是大魔法师不能接受的。www@c66c%com
  艾利给李维配置了一种无色的涂液,比李维原来使用的植物汁液要好用许多,至少不用天天擦洗,这种涂液可以持续一周的时间。李维在确认这东西不会改变自己的身体后才愿意使用。永远不要轻信炼金术师递给你的东西,这是武僧在前往大陆时口口相传的一句话。
  贝罗也终于能在不使用贤者之石的情况下正常使用魔法了,贝罗决定在破坏贤者之石的容器前不在使用贤者之石。
  根据艾利判断,贝罗属于贤者之石A级适应者。意思就是在连续的使用昏睡、使用昏睡的反复折磨下,三个月的时间后贝罗就能完全掌握贤者之石,不会有魔力大门被打开后大量的魔力外泄,也不会有肉体承受不住而昏死的情况出现。但在这之前,贝罗可不觉得自己能在在整个大陆都通缉自己的情况下活下去。
  艾利在李维和贝罗惊讶的注视下对自己的身体进行了炼成,现在的艾利就是一个典型的阿瑞斯人模样,和李维看起来到像是一对兄弟。李维和贝罗的惊讶并不是在于一个人对自己使用炼金术的视觉震撼,而是在于艾利的所做打破了炼金术对人体炼成的禁忌。
  生物肉体构成的研究一直是炼金术中一门重要的学科。百年前炼金术师就完成了对人体物质构成的研究,特别是炼金术师找到了决定生物物种和个体差别的‘肉体信息’后,理论上来说,准备一个人份量的材料,按照‘肉体信息’构建身体,就可以制作出一个完整的人才对,但事实上所有这样的实验都以失败告终,炼金术能做到的始终止步于可以制作出人形生物这一步上。但其他物种,小到蚂蚁,大到海中的鲸鱼都能在炼金术师的实验室中被制造出来。
  随着魔法师对魔力的研究,炼金术师也开始正视可以产生魔力、存在于人体中的无形物质——灵魂。以往的实验之所以失败就是缺少了这一人类必须的组成部分。于是在近一百年中出现了许多研究灵魂的炼金术师,他们使用各种他们能想到方法来试图了解这种无形无质的物质,其中发生了许多突破人类道德底线的实验,但他们得出的结论却让所有炼金术师们失望。灵魂是这个世界上排他性最严重的物质!
  灵魂和肉体似乎有一种唯一的匹配关系,这样的匹配会让灵魂对任何原本不属于自己的肉体部分产生强烈的排斥。这也决定了炼金术师对自己的身体进行炼成基本上是找死的行为,一般对外貌的改变通常都是暂时的伪装,第一次艾利说出对自己的头骨进行炼成的时候,李维和贝罗只以为艾利是对原本的身体进行形状上的调整,虽然觉得这个炼金术师很疯狂,但这在理论上是完全可行的,只要艾利的身体还是他原本的身体。
  但现在艾利完全不是原本的身体了,因为在艾利的炼成过程中,李维和贝罗亲眼看到艾利的身体在炼成阵中融化了!然后聚集,形成现在的模样!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形状的变化了,而是从内到外的完全改变,相信现在贝罗的肉体信息一定也完全符合一个阿瑞斯人。这种无视灵魂排他性的做法让两人完全相信了艾利所说的自己是炼金产物的说法。
  艾利还找来了一辆充满东方风情但残破的马车,上面堆积着各**戏团道具,马车上一个造型夸张的招牌‘张家兄妹马戏团’,明显是之前就准备好的。
  在距离伦斯帝国西北边,坐落在多伦斯山脉东南侧的城市——霍尔城还有一天距离的时候,贝罗和马戏团二人组暂时分开。贝罗要去调查关于北方神庙的情报,如果李维的能力无法恢复,那唯一的希望就是现在还没有消息的北方神庙了。特别是在艾利的布置下,所有人都以为艾利和李维已经死亡、贤者之石在贝罗手上的时候,贝罗和两人分开是最好的选择,为了防止贝罗被抓住,贤者之石还是保存在艾利的手中。
  李维安静坐在马车里,等待城门士兵的盘查。一个壮硕的士兵拿着一张画着贝罗那张漂亮脸蛋的通缉令打量着马车里李维,艾利虚弱的声音传来,“哥哥还没有从悲痛中恢复过来。”艾利的话带着奇怪的口音,这是东方阿瑞斯人特有的口音。遭遇了强盗,失去了美丽的三姐、年纪最大的大哥、以及刚刚成年的五弟的可怜兄弟,这就是贝罗和李维的现在的掩饰身份。他们现在准备在霍尔城完成兄妹共同的横越大陆的愿望,然后返程回到阿瑞斯。
  士兵对这对兄弟的遭遇表示了遗憾,并安抚着两人,“霍尔城有着全大陆最强大的炼金术师,你们在这里一定非常安全!”
  “但愿如此吧,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们还要去守备厅报案,希望对其他来霍尔的人们有所帮助。”艾利神色哀伤的说着,似乎又想起了自己活泼的弟弟,黑色的眼睛中闪着泪光。
  “噢,这是一定的!”壮硕的士兵慌了手脚,他大声呼喝着,叫来了一个年轻的士兵,“你去带他们到守备厅!”
  “是!”年轻的士兵行礼答应着。
  “走吧。”艾利无力的挥一挥马鞭。破烂的马车发出一声**,缓缓的在士兵带领下前行。
  来到守备厅后的两人向询问的士兵详细描述了他们遭遇,当然李维只是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而艾利则是表情丰富的编造出了一个值得被搬上剧院的悲剧故事。
  “但是!横跨大陆是我们张家兄妹共同的愿望!我的姐姐!噢!我美丽的姐姐的,她的愿望是在多伦斯山脉后的草原上奔跑!我会用我的双脚来实现姐姐的愿望!”艾利眼中含着泪,激昂的表演着。
  李维可没有心思跟着艾利表演,李维在一一向记忆中南方神庙的伙伴们告别,‘活着,直到死去的那一天。’武僧已经习惯了旁观这个世界,他们记录着别人的故事,然后死去。所以当艾利说要给他一个目标的时候,李维的心中对自己能够参与到一件事中的渴望,让他毫不犹豫的加入了这个队伍。但是在长期恶劣环境下的生活让李维养成了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生命的习惯,所以李维无法杀人。要活着已经是很艰难的事情了,所以一切夺取他人生命的行为都是错的。李维痛恨毁掉他过去的神教,通过杀人来复仇却并不是李维愿意做的,那么,神教不是想融合义人之石吗?李维决定拼上自己今后的全部生命来阻挠这件事的发生。李维看着还在尽情表演的艾利,打心底里感谢这个炼金产物把这样的机会放到自己面前。
  “哥哥!”艾利察觉到了李维的目光,“我们会一起完成姐姐的愿望的!对吗?”
  “是的哦,我亲爱的弟弟!”李维说,用力的拥抱着自己的‘弟弟’。
  在守备厅中的士兵被兄弟间的感情感动时,一个长官模样的人拿起了一个小小的金属盒子,这是一件通讯用的炼金装备,艾利的背包中就有好几个这样的装置,这些小盒子是两两配对使用的,艾利经常使用这些小盒子和别人交流,这让李维知道艾利除了贝罗,菲力和自己外还有许多同伴。当然现在贝罗手上也有一只艾利给的盒子用于交流。
  那个中年的长官对着盒子低低的说了两句,然后走向正准备离开的艾利和李维说,“张先生,对于你们的经历我感到非常的难过!为了表达这一切发生在霍尔城附近的歉意,我想以我个人的名义来安排两位的住宿和饮食,希望两位能够接受。”
  艾利行了个礼,高兴的回答,“这样真是太感谢了,事实上可恶的强盗掠夺我们全部的钱财,只留下了一车马戏装备,如果大人没有提出这样的邀请,我们兄弟在未赚取到足够的金币时,就只能暂时在大街上生活了!”
  “这样可不是对远方来的客人该有的礼仪,两位可以先回自己的马车稍作整理,我稍后会带两位前往两位的新住所!”长官和艾利亲切的握手,李维却发现这位看起来十分亲切的长官在轻拍艾利肩膀的时候把一个小小的通讯盒子塞到了艾利的口袋里。
  守备厅里的行政官继续着自己的工作,他签发了一张通缉令,希望霍尔城中的士兵们这一次可以清扫掉这伙长时间在霍尔城外横行的土匪。但他的上司,守备总署司令可丝毫不担心这伙土匪会给霍尔城带来真正的损失,因为有着红色头发和山羊胡的强盗头领代表着:我们是来找费伦的。受害人是阿瑞斯人,代表着:我们是费伦的贵客。所以士兵们的搜查注定会是徒劳,但相对的,司令的口袋将会被费伦的金币塞满。
  于是心情愉快的司令随意的翻着不存在的土匪的资料,等待着炼金术师费伦的消息,一旦确定,他就会带着那两个演技高超的客人前往费伦指定的地点。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