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最后的武僧无弹窗全文阅读 > 最后的武僧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一百六十六至七章 懦夫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班德艾兰中心城。
  皮尔斯为莱斯特穿上华丽的红袍,满是皱纹的手指滑过魔导师的肩膀,停住,仿佛留恋一般不想离开!
  “莱斯特……”
  “父亲,让我单独和凯斯说会儿话吧。”莱斯特睁开双眼,他的瞳孔已经不是圆形,多出了歪曲的弧度,眼白中也有黑色的斑点。www@ttzw@com
  皮尔斯点点头,脸颊上皱纹将浑浊的泪引导向四面八方。苍老的天络掌权人留下了一只通讯器,和康斯坦丁离开了房间。
  莱斯特伸手去拿通讯器,却看到自己手掌上遍布的斑纹,如同尸斑一样。莱斯特从容的拿起桌边的涂剂,抹在手掌,遮盖住这由灵魂排斥引起的组织坏死。
  事实上,如果不是强行的生体炼成,魔导师现在已经死了。炼金术只是类似缝补一样的把魔导师的身体‘缝’在一起而已,由灵魂排斥带来的癌变正在一点一点的蚕食着魔导师的身体,他的生命已经不长了!
  但是魔导师依然从容,仔细的掩盖着手上的斑块。然后在镜子前整理起自己的仪容,虽然是通过通讯器和凯斯对话,但是对方是魔法协会会长,也是自己的哥哥,还是要用自己最庄重的仪容,不是吗?
  一如既往的华丽、雍容,很符合魔导师强大的实力带给人的安全感。莱斯特满意的点点头。
  他拿起通讯器,动作有些怪异,身体癌变长出的多余组织让他有些不习惯。好在魔导师不需要习惯,这一切很快就要结束了,很快。
  “嘿!你这个老东西!别跟我说你现在正在往班德艾兰赶!相信我,你可不想看到父亲那张老脸!”莱斯特将通讯器靠在嘴边,他这样说,嘴角带了笑意。
  “莱斯特!莱斯特!你这个混蛋!等我!我已经进入西海了!等我!你这个老混蛋!”
  “哦!凯斯!你的行为还真容易猜到!不要浪费魔力水晶了,会长大人!噢!我说凯斯,身为魔法协会会长,先是输给自己的弟弟我,然后又输给自己的儿子贝罗!你可真是史上最差劲的会长了!”
  莱斯特边说边笑的张开了嘴。一颗牙齿似乎有些松动,魔导师随手一扯,疼的皱了皱眉,丢在了一旁。
  “莱斯特!哦不!莱斯特!我的弟弟!”
  通讯器中传来的声音已经带了哭腔,一个六十老男人的哭腔并不动听。
  莱斯特对着镜子,看着自己一排牙齿中出现的空洞,脸上的笑意消失。一时间让他到哪去找可以填补这个洞的东西?
  “好了,哥哥。这最后一刻,也不愿意让我高兴一下吗?”
  “我不愿意!你是魔导师!莱斯特!你是魔导师!一定有什么办法的!艾利那种人造人都能存在!你是魔导师,一定有办法的!”
  “正是因为我是魔导师,哥哥。”莱斯特眼皮下垂,他感到了疲劳,他没有多少时间了。“永别了,我亲爱的哥哥,凯斯·莫瑞林。”
  魔导师的身影在房间中消失,小小的通讯器坠落在黑色的地面上,发出轻响。站在门外的皮尔斯·莫瑞林干枯的双手捂上脸颊,无声的弯下腰……
  平静的海面上,一道蓝色的电光猛然停住。
  凯斯·莫瑞林悬浮在蔚蓝的天空和海面之间,一手捏着一只小小通讯器,一手抓着数颗魔力水晶。
  时间,静止了。
  中土。
  刚进入东北部不久的一辆马车停在一片空地上。两个炼金术师飞快的画着炼成阵,仿佛在相互竞赛!不,他们可不是在相互竞赛,而是和时间!
  在红色皮衣衬托下显得异常诱人的拷问者们穿梭着,树叶、泥土、木材、动物毛发……各种东西被她们搜集起来堆放在一起。
  弗兰德、乌伦特、蕾娜,甚至何正的三个高级魔法师都在四处搜集着所谓‘世界的种子’的东西。
  “吸气!吐气!”这是斯图尔特的声音,他这个矮小又没有什么能力的家伙也只能在这里帮助卡兰保持呼吸了。
  而李维却不见踪影。没错,李维虚化了,为了保证速度,李维一鼓作气的辅助着众人,直到拷问者成功和马车会和,他才强行榨取着自己最后一点体力和魔力使用了虚化。
  李维现在正在灵魂世界中看着忙碌的众人。虚化唯一的缺陷就是时间流速,在这个灵魂的世界中时间的感触非常奇怪,时快时慢。如果不是可以看到物质世界的变化做参照,李维会立马失去对时间的判断。
  就比如在通天塔的那次,周围是没有变化的场景,这让李维完全错判了时间,以为只呆了几分钟,出去时却已经过了几小时。
  “准备好了!”娜塔莎一扫他们收集来的东西,大喊到:“炼金术师!方舟!”“好了!”艾利和艾德同时回应,金色的炼成光芒亮起,一艘方形的封闭式的盒子状的东西包裹住所有收集来的‘种子’。
  拷问者们抬起卡兰,进入‘方舟’,老实说,这东西说是舟更像一副可以容纳十几个人的超大号的棺材!
  娜塔莎在关上方舟门时,最后提醒到:“记住!先是火!包裹住方舟断绝一切和这个世界的联系!然后是水,彻底淹没!”
  众人点头,方舟被关闭。这是个奇怪的仪式,众人并不理解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谁会去违抗一个拷问者的命令?
  但是如果有一个高级神术师看到这些,他就会惊讶。这是在重演圣典中挪亚方舟的情景!神用火焰灼烧大地,要毁灭一切生机,然后用洪水覆盖住大地上可怖的伤疤!
  巨大的土坑将方舟陷入地下,火焰从蕾娜的新式手套铳炮,掌心的炮口喷薄而出,艳红的火焰片刻就席卷了整个方舟。噼啪的炸响下,方舟周围所有可燃的物质都被烧成灰烬!
  这就是象征着切断世界的联系吗?众人不确定,为保证正确,蕾娜又烧了一会,直到所有人都被漫出的热浪烤得有些脱水,蕾娜才喊到:“艾利、艾德,水!”
  两个炼金术师已经将自己所有的炼金结晶炼成为水结晶,甚至搜刮了李维和三个高级魔法师的魔力水晶!
  水结晶同时被激发,清澈的水化成奔涌的浪花,灌入方舟所在的土坑中。蕾娜的火焰在翻滚的白汽中逐渐熄灭。艾利和艾德同时发动了聚集水汽的炼成阵,空气中的水汽汇聚,变成了众人头顶的乌云,这块空地上居然就这么下起了暴雨!
  完全被淹没的方舟在深坑底部沉寂着,晃荡的水面折射出那个如同巨大棺材一样的方舟,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方舟开始上浮!
  哗啦!
  方舟冲出水面,随着波动的水面摇晃着!
  众人已经相信这个奇怪的仪式了!因为这方舟的沉浮完全不符合物理常识!
  李维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他所在的灵魂世界中看到的景象和众人看的完全不同!方舟?不,那是一个漆黑的世界!
  现在众人有些紧张,不管拷问者们在方舟中做了什么,一定有了效果。现在,就是要等拷问者一个个走出方舟,直到第七人出来时,就会带着卡兰和她的孩子!
  李维已经张开嘴巴,他看到的一切让震惊!
  光和暗分开,中间出现了一只巨大的方舟!这才是正真的方舟!巨大的木质船仓中有无数配对的动物,天上飞的、陆上奔跑的、地上爬的、甚至昆虫和各种植物种子!而站在方舟顶端眺望的人,那是,那是圣典中的挪亚!
  巨大的方舟在诡异的世界中飘荡着,风暴和雷电袭击着方舟,闪电让李维能一瞬间看清船身上的裂痕!暴雨停息的时候李维能听到无数生物吵闹的嗡鸣!
  第一个拷问者走出方舟!众人不由的紧张,但是立马被关上的舱门让众人看不到里面正发生着什么!
  灵魂世界中的挪亚失望的看着飞回的鸽子干净的脚趾。还没有发现陆地!这才是第一天,刚有了昼夜!
  暴雨停止,天空变的清明起来,第二个拷问者走出!这是第二天,有了天!
  由水结晶放出的洪水居然开始消退,方舟被水**到平地上!第三个拷问者走出!这是第三天,有了陆地!
  灵魂世界中的挪亚高兴的看着鸽子叼回的橄榄叶!
  第四、第五位拷问者接连出来。
  挪亚看着蔚蓝的天空,寻找着鸽子的身影。李维知道鸽子不会回来了!挪亚的方舟即将靠岸。
  众人焦急的等待第六位拷问者出现!
  但是,一个声音让所有悬着的心沉到了谷底!那是一声从方舟内部传出的嘹亮啼哭!
  这预示着这是一个健康强壮的婴儿!
  不!这和健康强壮没有丝毫关系!方舟中这还是创世纪的第六天!神还没有休息!有着恶魔血统的卡兰,在这个时候不能生出孩子!
  仪式是伪装,是欺骗世界的手段,它让这个世界的万物暂时失去对方舟空间内发生的一切的窥探能力!为的就是让神不允许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人能够降生!
  众人的脸色都在一瞬间变的惨白!
  李维眼前的挪亚和他拯救生灵的方舟都消失不见!出现的是现实中艾利和艾德制造的那个和棺材一样的冒牌货!而外面只站了五位脸色惨白的拷问者!
  李维听到了熟悉声音!是天使拍击翅膀的声音!如同发现食物的乌鸦!
  刹那间挥舞着金色翅膀的天使已经如蝗虫一样从李维身旁略过!金色的身体几乎要晃瞎李维的双眼!
  尖锐的嘶鸣从天使口中发出!李维在这个灵魂的世界中居然感到了恶心!
  强烈的金光从天使身上亮起!
  “哗!”
  李维瞳孔收缩!天使自爆了!空间裂缝如绽开和黑色兰花!方舟上出现一个巨大的缺口!卡兰怀里环抱着什么,苍白的脸上露出绝望的神情!
  这是一个,你永远也不指望在拷问者脸上看到的表情!
  娜塔莎和其她拷问扑向卡兰,将她和婴儿环护在中间!空间裂缝直接撕裂拷问者的皮肤!鲜红的血花还没来的急飞溅,就被黑洞一样的裂缝吸扯消失不见!
  一如上一次看到魔导师经历这些一样,没人能移动一分,更不要说帮忙了!
  话说回来,如何帮?
  “哈哈哈!”这个笑声?魔导师莱斯特·莫瑞林!
  “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
  李维转身,正看见一身华丽红色长袍的魔导师站在另一侧!
  身后有骚动,李维还没来得及偏头,金色的翅膀已经拍打着李维的身体从卡兰那边一窝蜂的往魔导师冲去!
  武僧李维不顾一切的大喊:“莱斯特!快走!”
  人类,果然是神漏洞百出的作品之一!比如现在,李维忘记了他还在灵魂世界中呢!魔导师怎么会听的到他的喊声?
  “哈哈哈!”
  魔导师张开双臂,闭上双眼,胸口高高的鼓起,仿佛是在呼吸人生中最后一口空气!
  “拷问者!让我来帮帮你们吧,和莫瑞林的恩怨就此勾销!”
  魔导师的话音刚落,他的身体就被金色的天使包裹!刺眼的金色如霍尔城的霓虹一样点亮!然后开出黑色的兰花!
  黑色的魔纹瞬间覆盖李维,谢天谢地!武僧终于想起了自己不和大家在同一个世界!
  虚化解除!蓝色的魔力通道和金色的护臂同时亮起!李维朝着已经满是黑色裂缝的魔导师那里冲去!
  “贝罗!!!”李维右掌间的净化蓝光大盛!这表示净化正在产生作用!
  天使的悲鸣响起!这些愚蠢的生物!自杀和被别人杀死有区别吗?非要用如此的叫声来昭告世界?
  没人知道突然从虚无中出现的李维是在和什么战斗!好吧,当那刺眼的白光,凄厉的悲鸣,和黑色的遗骸飘落时,艾利意识到了李维在干什么!同时他也意识到了魔导师在干什么!
  魔导师在用自己吸引天使转移目标!
  “魔法师!灵魂探测!光系魔法!是天使!”艾利大叫着,“贝罗!快出来!”
  金色的魔纹在也挡不住着空间的撕裂!魔导师的袍子已经如同破布一般,露出他可怖的身体!
  “想不到居然会是武僧和炼金术师在最后时刻帮我。呵呵呵。”
  魔导师表情似乎是在高兴,又似乎是在悲伤。李维不去在意魔导师的表情,和他说的话!武僧只知道,活着艰难,自杀是条最简单的出路,是最低贱的出路!
  虚假实体缠绕上李维被空间裂缝割裂出的伤口,越靠近魔导师,这些裂缝就越密集!光系魔法的白光开始出现在李维身周!三个魔法师在看到灵魂探测中那巨大的金色光球后,就不由自主的发起了攻击!这是来源于对未知的恐惧,人类面对恐惧的方法就是,杀死对方!
  三个战斗炼金术师也哪出羊皮纸铺在地上,开始画炼成阵!聚合阳光的炼成阵蕾娜还是知道的!
  已经半跪在地上的魔导师莱斯特微笑的看着李维,“很好,把贝罗交给你照顾,很好……呵呵,那就再让我做一次魔导吧!”
  莱斯特的猛的抬起头来!形状已经十分诡异的碧蓝色瞳孔中迸发出惊人神神采!
  刺眼的白光从天而降!
  星落术!
  光系禁咒的前导魔法!
  但是李维的前伸的右臂却停在半空,身上魔纹在空气中摇曳。
  时间,静止了。
  为什么?为什么星落术会落在魔导师自己的身体上?
  为什么?
  如同有生命力一样的白色光团蠕动了一下!然后就沸腾了!
  这已经不是光系禁咒魔法了发展了!
  所有人都感觉到自己的灵魂被什么东西拉扯了一下!
  鼓动翻腾的白色光团猛然缩小只有一个拳头大小!
  这只有一个拳头大小的白色圆球就这样悬停在李维前方,在黑色的空间裂缝中显得异常突兀!
  魔导师呢?莱斯特·莫瑞林呢?那个史上最狼狈,全身如同开遍黑色兰花一样的魔导师呢?
  没有了,只有一只小小的圆球!
  刺眼!不是平时会让人不由自主眯起眼睛的刺眼,而是仿佛世界上所有的光都被它吸走的刺眼!不不,不止是光,是所有东西,声音、感觉,这一切全部被吸走!什么?那不叫刺眼!管他的,在这个所有人仿佛在经历慢动作的时刻里,形容词不重要!
  全世界,都只剩下这个小球,视野中已经一片漆黑,只有中间这颗取代了魔导师位置的光球!
  毫无征兆的,这一点光亮消失了。
  如同黑夜中被掐灭的烛光,一切归于黑暗,宇宙中永恒的黑暗。
  寂静、黑暗。众人不知道在这样的状态呆了多久。
  如果太阳会熄灭,或许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最先恢复的是听觉,婴儿的啼哭声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逐渐把人拉回现实。视野开始恢复,先是一片混沌的模糊,然后是各种斑斓的色块,就像画失败的抽象画一样,最后事物才一点点的清晰起来。
  魔导师所处的位置什么也没有,李维还保持着往前的姿势,净化早就因为魔力耗尽而消失。三名魔法师们还保持施法的样子。三名炼金术师都是一手拿着炭笔半跪在地上,抬头震惊看向现在空无一物的地方。
  卡兰感觉有个小小拳头在扯着自己头发,卡兰惊觉的低头,看着怀里皱成一团的小人儿,拉起的嘴角刚到一半,就往身侧一歪,倒入了娜塔莎怀里!
  娜塔莎背上的伤口正在缓慢的愈合,她双手搂住虚脱的卡兰,散开的瞳孔中闪着光芒。
  “莫瑞林的希望将为她献祭”——梅菲斯特的预言。
  李维低垂着脑袋,膝盖撞上泥泞的地面,双臂无力的垂在身侧。
  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人,选择了一条最卑微的出路。
  连续透支的后果在此时刺激着武僧的每一根神经,武僧直直的倒向被暴雨袭击过的地面,当冰凉的污水拍打上李维的脸颊时,李维脑中闪过两个字。
  懦夫。
  不是吗?
  真的下雨了,这不是炼金术师制造的暴雨,而是细润的春雨。淅淅沥沥的撩拨着每一个人不平静的心。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