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最后的武僧无弹窗全文阅读 > 最后的武僧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一百九十九章 痛之纹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中土,东北部,痛苦之殿。
  巨大的透明壁障在消失了一晚上后再次将痛苦之殿包裹。艾利已经忙了整整一晚上,李维和贝罗的伤势、壁障和痛苦之殿的修复,然后是他自己在殿顶的实验室。现在,清晨的阳光铺散在痛苦之殿上,艾利的忙碌还没有终结。
  两具黑袍人的尸体已经摆在了他的试验台上,解剖?不不,艾利可懒得做这种低级活儿,戈登正满身鲜血的一边检查着各个器官的成色,一边汇报着他的发现。至于艾利本人,他正对着一小堆细碎的碎片发呆!soudu*org
  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艾利抓着自己的头发!
  这碎片正是昨天在拷问者的暴打下,在两个黑袍人的胸口间碎裂的紫色晶石!只是现在,它们都已经变得透明了。
  艾利已经检测出了这些碎片的成分,只是普通的水晶!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一种水晶是可以在破碎后失去颜色变成透明,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在破碎之时,晶石的成分发生了变化!
  弗兰德的生命之息能够复活任何死亡不久的生物,但是在这两个人身上,生命之息完全失去了效果,唯一的解释就是两人的灵魂在死亡的瞬间就消散了!
  艾利也试着把这些碎片重新拼接起来,通过它们和人体融合的方式来推测它们的真正成分。可是结果依然是死胡同,它们只是单纯的镶嵌在肉体上,破裂后,即使重组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
  拷问者的攻击都非常有‘艺术性’,那是追求纯粹的痛苦,而不对攻击对象造成真正伤害的手段。所以两人的死亡完全没有道理,可能的解释就是晶石本身感受到了肉体的痛苦,最终承受不住痛苦,碎裂了!
  可是奇怪的就是,这两块晶石就和耳朵上的耳环一样,人本身的痛苦怎么会让人带的饰品爆裂?
  艾利想不通这些,对这个世界上的物质,炼金术师弄不明白的东西是不存在的!所以艾利脑中有了不好的想法!他想到了曾经唯一遇到过的情况——贤者之石。
  为了印证这个想法,他脱下了炼金手套,丢下戈登继续检查两具尸体,离开了实验室,去找李维和贝罗。
  受伤的两人是唯一和黑袍人战斗过的人!
  此时的李维是完全瘫软在床上,身体肌肉大量撕裂,包括内脏,背部的骨骼上也有大量的裂缝。再生魔纹在皮肤上涌动着,以武僧逆天的恢复力,预计李维还是要在床上躺两天才能痊愈。
  贝罗的情况就好多了,恶魔之体让他的抗性本就超过常人,恢复力也比普通人要高的多,艾利只是帮他矫正了骨骼的位置,一个晚上,贝罗已经完好如新了。不过这个魔法师目不转睛的盯着李维恢复,成为魔导后,贝罗对武僧的附魔魔法也有了全新的认识,他已经被李维的再生魔纹迷住了!
  全身疼痛的武僧没力气把贝罗的脑袋推开,任由他几乎是贴在自己的胸口观察着魔纹的效果。李维甚至可以感觉这个魔法师的呼吸喷在自己皮肤上!
  “希望我没有打扰到什么。”痛苦之殿中没有门这种东西,艾利直接走进两人所在的房间,看着贝罗‘趴在’李维胸前,翻了个白眼。
  “艾利!再生魔纹!”贝罗一脸兴奋的看着艾利。
  人造人可懒得管这个家伙,李维使用再生魔纹也不是第一次了,真不知道贝罗在兴奋什么!
  艾利直接切入正题:“跟我描述一下那两个黑袍人。”
  贝罗知道要讨论正事了,坐直身体,想了一下:“比我强一点。”
  能够让已经是魔导的贝罗说出这句话,只能代表一件事,对方比贝罗强太多!
  事实上,在众人和两个黑袍人接触的短暂时间中,他们都发现了一些线索。首先是在李维的一方通行中闪烁的灰色光芒,那是空间移动的前兆,这是魔导师才具有的能力。然后是他们在拷问者的攻击下表现出的抗打击性,虽然他们挂了,但是戈登的解剖已经有了初步结果,这两人的肉体没有任何损伤!
  “有一点让我们非常在意!”卡兰也走入房间,弗兰德自然也跟在身后。
  卡兰招招手,一个强壮的男子低着头走到卡兰身边,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卡兰。
  大家不说话,等卡兰解释。
  “上衣脱掉。”卡兰对着她的奴隶下了命令。
  这个男人曾经是天络的魔武士之一,现在拷问者储备的大半奴隶都是天络的人!
  男人飞快的脱掉的上衣,露出健壮的身体。
  “看清楚,这是拷问棒与肉体接触时产生的效果。”卡兰并没有多看一眼这个男人,直接抽出腰间的拷问棒,抵在了男人的肩膀上!
  卡兰并没有用力,拷问棒的前端只是接触了男人的皮肤而已。但是男人的肩膀一紧,全身的肌肉都紧绷着!
  已经彻底沦陷为拷问者奴隶的人根本不会思考主人为什么会给予他们惩罚,能够为主人所用就是他们的幸福!所以现在这个男人脸上的表情实在叫人无法直视!
  可是诡异的是,所有人都会不由自主的被这种痛并快乐的情绪吸引,想去探究这个男人心中此时的想法!
  卡兰马上发现大家的注意力完全放错了地方!柳叶一样的眉毛皱起,“看肩膀!”
  几人这才把注意力转移到拷问棒和皮肤接触的地方。
  红色的纹路呈辐射状铺散在男人的皮肤上!就像电流穿透人体时,在皮肤表面留下的电火花纹路。只是这个纹路不止是从上往下的扇形,而是往四面八方散射!
  随着拷问棒和皮肤的接触时间越长,纹路的颜色也就越深,辐散的范围也就越大!现在,纹路的颜色已经从鲜红变成暗红色,范围也覆盖了整个三角肌!
  “当颜色变成黑色之时,他就会死。”卡兰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
  纹路的颜色在众人的眼前越来越暗,配合痛苦之殿的昏暗,众人眼中的纹路已经变成了黑色!卡兰收回拷问棒,健壮的男人直接软到在地面上,但是微弱的呼吸证明他还活着!可见拷问者对时间的控制已经精确到了什么地步!
  “卡兰你想说什么?”艾利问。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昨天,我们出于愤怒,攻击那两个黑袍人,但是攻击的全部不是要害,拷问棒也都是碰到了就立即收回,但是那两个家伙却死了!”卡兰眉毛一挑,继续说:“而且,你们不觉得昨天的痛之纹很不正常吗?”
  痛之纹是拷问者对那些红色纹路的称呼。
  这么一说,几人开始回想昨天看到的景象。
  当时,太阳正好消失在地平线,世界正处在最黑暗的是时间,虽然有星光,但是在奇怪的紫色晶石吸引目光的情况下,要看清转瞬即逝的痛之纹十分困难。
  “痛之纹不是呈辐散状,而是趋于胸口,也就是紫色晶石所在的位置。”床上的李维开口回答了卡兰的问题。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