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最后的武僧无弹窗全文阅读 > 最后的武僧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二百三十三章 ‘偷听’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凯瑞斯开始用正当情报交易辩解。张言用‘一个国家储备其他国家的情报用于利益获取’来继续攻击……”
  另一边似乎已经是一场口水战,不过张言死死咬住天络作为国家不以正常渠道获取和分享情报,却以获取利益的方式把情报作为商品贩卖。最终导致了大陆的动乱,如果兰诺帝国想要有健康的发展必须斩断曾经的错误,放弃对情报的掌握。soudu*org
  张言要表达的观点已经越来越明朗,国家和情报商业组织绝对不能共存于一体。
  天络最初以情报立国根本就是一个错误,只是大陆三国由于长期的安稳导致的狭隘思维让他们忽视了天络,看看现在大陆的局势,就知道这样的错误绝对不能再犯。
  当这个观点被摆明的时候,迪恩出现了动摇。
  “迪恩代表伦斯皇室认为张言的提议很有前瞻性,他说战争的导火索是天络对情报的掌握,兰诺想要在大陆上竖立正面的形象就要让过去成为过去……”
  贝罗冷哼一声:“他是在对凯瑞斯说,情报可以有,但是不要拿出来卖吧!”
  伊甸园还会是伊甸园,并不会因为和平条约的签订而消失,天络虽然不再是国家,但他对大陆情报的掌控能力依然在,而这情报最终还不是会被规划到现在兰诺帝国掌控中。
  艾利继续转述:“迪恩表示同意让拷问者成立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的雇佣组织。”
  这其实是张言背后的团队进行的谈判手段。
  当天络把矛头指向拷问者的时候,张言把矛盾转移到刚刚在大陆上引起了战争的天络。一直被人类疏离,虽然遭到排斥但对大陆始终没有造成什么大损失的拷问者,和突然出现的情报贩卖最终引起战争的天络,这样一对比,拷问者就显得无害了许多。
  然后话题带到国家利益上,争取迪恩的认同,毕竟迪恩代表的是半个兰诺帝国,他要思考的是怎么让兰诺帝国在大陆上发展,哪怕是和天络一起掌管帝国。迪恩在同意张言对天络立国本质批判的同时,就会开始思考张言的提议。
  拷问者靠什么在大陆上立足?无非是她们独有的拷问技巧,而拷问最终获取的就是情报。
  与天络不同的是,拷问者自己不会保留或者利用这些情报,因为拷问者不是国家,她们没有利用这些东西的意义。反正全大陆人恨她们,大陆不会因为拷问者帮助他们获取了情报而感谢她们。也就是说,不管国家与拷问者达成了什么交易,交易结束后,两者不会有任何好感,联系不会被建立,友好也永远不会出现。
  这样的情势将拷问者群体始终孤立在人类帝国之外,能够做到对情报的另类公平。
  而迪恩显然是才知道原来天络拘留了未成年的拷问者,友好和憎恨是好朋友,如果拷问者因为天络的原因憎恨兰诺帝国,相对的就代表拷问者和其他两国更友好!
  “迪恩开始和凯瑞斯商讨。”艾利继续说,突然没来由的冷笑了一声,看到李维疑惑的眼神,解释到:“他们在用天络的通讯器进行交流,对,就是老式的那种,从天络和伦斯皇室传来的声音,张言可以听的一清二楚。”
  这就是优越感,当兰诺帝国还在使用老式的、毫无隐蔽可言的通讯器时,巴别和阿瑞斯没来由的产生了强烈的优越感!
  凯斯这时似乎才反应过来,艾利和贝罗手指上的是通讯器!一直以来他还以为那不断闪烁的白色戒指是贝罗新弄到的装饰品,而艾利是用了什么人造人才有的特异功能在偷听呢!
  “凯瑞斯还在抵抗。”
  “皮尔斯那个老东西还是不肯放弃把目标指向拷问者吗?到现在为止,拷问者几乎毫发无损,他也该吸取点教训了!”贝罗阴冷的说。
  这也是事实,天络对拷问者的敌意从皮尔斯游说原三大帝国针对拷问者时就非常明确了,没有对拷问者造成什么,反而拉下了整个莫瑞林。从最先开始的天络小队骚扰痛苦之殿,到后来的黑袍人,痛苦之殿一直没有受到什么实际伤害,反而促成了贝罗、阿瑞斯、拷问者的三方联合。
  皮尔斯的是天络的幕后人,这在大陆上已经不是秘密。伦斯损失如此惨重,却没有投放他们的‘乱序炼成’估计就和皮尔斯有关。毕竟归根结底,这是一次双向制衡砝码,莫瑞林的老妖怪对乱序炼成,大家同归于尽,或是合作融合。从兰诺帝国的诞生来看,是后者。
  巴别的消息来自张言带来的通讯网络,为了拉拢巴别,阿瑞斯自然不遗余力的抹黑天络,皮尔斯煽动莫瑞林家族叛乱的事对巴别伤害很大。造成的结果就是贝罗的通讯戒指在最近几天被来自巴别皇室的歉意轰炸!
  但是贝罗不会理会这些东西,巴别要道歉的话,他们应该亲自对凯斯·莫瑞林道歉。
  “凯瑞斯妥协了,但是他们要求拷问者签订‘零伤害条约’限制拷问者在大陆上对任何人类进行伤害。”艾利转述。
  贝罗继续冷哼,这是一个无聊的要求。拷问者原本就很少进入人类城市,不算因为年幼拷问者引发的争夺,真正和拷问者发生冲突导致死亡的人,还没有大陆能力者在决斗中误杀的人多!拷问者属于你不去招惹她,她就不会理你的人,那么谁会没事去挑衅拷问者?
  反而言之,难道有人挑衅了拷问者,拷问者会遵循这个狗屁‘零伤害条约’?
  李维却皱起了眉:“这对拷问者很不利。”
  “为什么?”贝罗和艾利都疑惑起来。
  李维抓抓脑袋,想了一会儿,说:“情,是所有人类都惧怕拷问者。理,是拷问者不能伤害人类。当大陆人自认为占据了情和理的时候,拷问者的生存空间就会受到舆论的压制,后果一定不会好看。”
  两人都听的一愣一愣的。
  李维无奈,这些东西很难说清楚,而李维却可看到事情的发展走向,因为他在神庙的记录中看到过类似的例子——班德艾兰!
  ‘理’是法律,是大陆原三大帝国都遵循的法制。犯下杀人罪的人将受到法律的制裁,不管犯人犯下的大屠杀还是单一的一人。
  但是,‘理’被加入的‘情’。对犯下大屠杀罪行的人,大陆人让‘情’左右了‘理’,于是出现了把这些泯灭人性的人丢到毫无生机的人工岛去‘享受’非人的生活,这就是‘情’,是憎恨、是复仇。
  如果没有情理在对大屠杀事件上的交杂,犯人会第一时间被处死,人工岛班德艾兰就不会出现,天络就不会出现……
  对拷问者也是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这一次是使用了‘理’来左右人对拷问的看法。比如,会不会有人‘战胜了恐惧’,仗着‘理’去挑衅拷问者呢?虽然结果死的一定是这个‘勇敢的人’,不论最初是谁对谁错,造成的都会是整个人类的反弹,因为‘理’说,拷问者不能伤人。
  “跟张言和他背后的团队说,条约不能通过,要改成公约,约束的对象不能是只有拷问者,而是整个大陆上的生物。”李维决定不管两人有没有听懂,必须要影响这一段谈判的走向!
  原本只是‘偷听’,现在几人正式加入了在另一处进行的谈判!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