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最后的武僧无弹窗全文阅读 > 最后的武僧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二百三十九章 进入摩尔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李维呆了一下,他只是想表达自己跟不上,‘请慢一点’的魔纹还来不及构建出来而已。但显然,他缓慢的古语言表述被当作了是拒绝交流的标志,不管是什么语言系统,这无疑是不礼貌的行为。
  武僧无奈的摇晃着瓶子,对方没有反应。www@ttzw@com
  艾利已经把情绪压住,开始客观的思考问题。就刚刚一瓶一人的短暂交流中,他已经可以猜出,这是一位真正的古人类瓶中妖精。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她经过了万年的时间,没有死去,而是被掩埋在实际上属于巴比伦的地下,就这样被保存了下来。
  “你们说了什么?”贝罗问。
  “她说了很多,我只理解了一句,‘人们之间出现了隔阂,把脚下的土地命名为巴比伦’。”李维摇摇头说。
  这证实了艾利的猜想。
  李维继续在手指尖聚集魔纹,‘你要学习现代人类的语言,否则我们无法交流。’
  瓶中的黑色蠕动了一下,一小段裂缝张开,蓝色的瞳孔盯着在李维指尖的魔纹,又看向李维,李维努力摆了个真诚的表情。对古人类来说,表情这种有欺骗意义表述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只是类似于标点一样,给人空隙喘气的东西。
  看瓶中妖精有反应,李维将手中的魔纹靠近他,用现代语言说了一遍。
  “你要学习现代人类的语言,否则我们无法交流。”女人的声音从瓶子中传出。
  李维点点头,指向自己:“李维。”又指向艾利,“艾利”……挨个介绍后,瓶中妖精已经恢复成了圆形,有些诡异的眼睛在瓶子中转着圈,挨个叫着几人的名字,似乎是在练习发音。
  有了这么一个‘玩意儿’,几人在地下通道的路程变的不再那么枯燥,雅各布的儿子抱着瓶子一路教她各种东西的发音,但看的出来,她学习的非常挣扎。
  梅菲斯特曾经解释过,古语言是没有发音的,人类的发声只是用来表达自己对事物的反应,惊讶、疑问等。你可以想象人们在对话的时候,每一节对话的空隙,人们用声音来表达自己对这件事的反应。
  比如,这样:‘我家厨房里有一只老鼠偷吃了奶酪。’#愤怒#。‘把奶酪在空中,然后养一只猫。’#安慰#。
  这种图形与声音并存的交流方式是现代人完全无法理解的,同理,现代人的交流方法对瓶中妖精来说也是一件难以适应的事。
  第三天,大概在中午的时候,又一件奇怪的东西掉出了艾利的炼成阵。这是一块碎裂、腐朽后,只剩下一小半的球状物。没有被艾利的炼成阵分解掉,代表它的物质构成不是普通土石。
  李维和瓶中妖精交流了半天也没有弄明白这是什么,但是从她发出的各种声音来看,她所表达的对这个东西的反应是:厌恶、愤怒。
  艾利默默的把这个看不出物质构成的东西收入了炼金术背包。
  因为地底的黑暗,大家并不能准确的判断时间。大概在傍晚的时候,艾利的炼成光芒四散消失,通道成功对接。
  十几个炼金术师站在坑坑洼洼的通道中,惊讶的看着艾利一方人稳稳的站在平整的地面上,顿时羞愧不堪。
  从中间对接的通道前后截然不同,艾利来的方向上,墙壁、地砖整整齐齐排列,而苏那一边就和刚发生了坍塌一样,土层粗糙起伏,头顶上还时常有沙土掉落,通道两边堆积着从前方炼成挖掘出的土石,后方的炼金术师在用这些土石炼成石块堆砌在通道壁上。
  苏原本美丽的脸庞上被土石沾染,头上戴着厚重的圆帽,他有些无奈的走向几人:“高级炼金术师都还在维护壁障上的炼成阵,只有这些中低级的炼金术师可以抽调。”
  艾利眼角抽动,苏说的还算客气。维护壁障的实际上都是来自阿瑞斯的炼金术师,现在进行地道建造的显然不是阿瑞斯人,而是原本就在中土游荡的散乱炼金术师。
  炼金术师都要为自己的生活打拼,有能力的一定是进入原本就在中土的炼金协会本部,然后投奔天络去了,或者是进入三大帝国找工作,比如曾经的霍尔城,霍尔城毁灭后,大陆隶属于国家的公会又搜刮、吸收了一遍在当时已经是稀缺资源的炼金术师。现在这种时候还在中土的炼金术师要么只是业余的炼金爱好者,要么就是炼金术差到没人愿意雇佣。
  艾利看了看苏那边地道的情况,留下了几张炼成阵给这些半吊子炼金术师参考。
  地道接通,几人也不再磨蹭,贝罗的化雷包裹住所有人,往摩尔城而去。
  离开地道的时候,大家已经来到了壁障内侧,这意味着有什么想说的话都可以放心的说了。比如贝罗的魔导身份、昆丁、拷问者的诅咒、费伦、通讯器等。
  凯斯虽然补齐了大陆上的事件进程,但是现在听到这背后的各种秘密,依然是有些吃惊,当然也有些愤怒。
  “你们用莫娜的血做了什么?!”
  当然愤怒之后,凯斯也平静了下来,如果换做是他,他恐怕也会做同样的决定。拷问者的诅咒已经束缚了莫瑞林和拷问者太长时间,是时候终止了。
  让人有些意料之外的是,凯斯和苏的对话。
  “父亲最后一句话是‘正因为我是魔导师’吗?”苏摇着头,浅绿色的眼中有些怜悯。
  凯斯也到现在也无法理解当时莱斯特说这句话的意思,但是苏的表现让他明白,这是莱斯特自己给自己的带上的枷锁。
  许多事情就是这样,不是因为人是什么,才必须要做什么样的事。而是做了什么样的事,才能成为什么样的人。魔导师和牺牲并不是因果关系,牺牲带给人的前缀是烈士,莱斯特做了半生的魔导师,最后终结,只是一个烈士。
  摩尔城中许多原莫瑞林家族的人都聚集到了凯斯身边,他们有人愤怒,有人无奈。凯斯看着这些曾经熟悉的面孔,意识到,曾经的自己是非常可笑的,他从来没有享受过当莫瑞林的家主,当魔法协会会长,因为这两个身份带给他的是无尽的责任,逼迫他去做各种事。
  “因为我是莫瑞林吗?不,因为我是凯斯·莫瑞林。”
  因果奇异的对调,或许没人能明白凯斯这句话的具体意义,但是这位拥有世界上最古老魔法血统的传承人,似乎是下了什么决心。
  ‘莫瑞林的希望’,梅菲斯特曾经预言的目标,似乎又发生了转变呢。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