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最后的武僧无弹窗全文阅读 > 最后的武僧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二百四十一章 画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被派出去的搜索小队又被苏叫回,因为复活后的拷问者坚持认为那些人是去送死的。苏又向其他还在壁障外清理骨骸沙尘的人发去了撤回的命令,为了安全着想,苏还特意提醒他们绕过北侧,免得遭遇‘魔鬼’。
  回到摩尔城的行政区,苏带着众人进入了曾经的审判所,可能是环境的关系,城中的拷问者都喜欢聚集在这里。不过也刚好可以不被那些‘喜欢聊天’的中土人打扰。www@ttzw@com
  拷问者除了折磨男人和‘折磨’男人之外,还是会有其它爱好的。比如这位刚复活的拷问者,她的爱好显然是绘画,只用了几分钟,她就用炭笔画出了她口中魔鬼的样子。
  “这是恶魔的一种吗?”众人看着画像,疑惑的问。
  “不是。”凯斯也在这里。
  如果摩尔城要除掉这个东西,那么出动的小队自然是这些精英战力,凯斯的出现也就不奇怪了。
  凯斯盯着画像,脸上露出疑惑:“这更像奇美拉,而且不是合成兽,是完全重新构建肉体信息的奇美拉。”
  凯斯·莫瑞林的知识可比贝罗要全面的多,奇美拉的划分还是知道的。作为把梅菲斯特召唤到这个世界的家族传人,凯斯对恶魔的了解也不比宗教狂热分子少。
  恶魔的形象虽然较人类相去甚远,但是他们身体上的每一个构成部分都可以在现实生物物种上找到原型,比如但他林最显著的特征是头上一对弯角,和山羊的角一样。背后的翅膀就是蝙蝠翅膀去掉前肢后放大几百倍。身后的尾巴是狮尾……
  梅菲斯特也证实过这一点,神曾经剥夺了地狱生物的形体,导致地狱中生物的生长出现了偏差,也就是全面癌变!癌变的组织不会为身体工作,人类的命运本来只有死亡一条路。
  但是古人类的智慧并不比现代人差,他们利用古语言的契约术,对癌变的细胞进行了限制,用癌变的组织构造新的生命循环系统,从万物的身体结构上找到能够让癌变细胞正常工作的方式,因此有了现在的形象。
  可是眼前的画像中,翅膀,面孔,四肢完全在现实世界找不到相似的。硬要形容,就是小孩玩的积木倒塌后变成的一堆,然后腐朽,最后用胶水涂上一层变成的东西。是的,就是一堆,没有主语可以形容它。
  从画面中可以看出,对拷问者造成致命伤的部分,来自它身体右侧突兀延生出的一条玩意儿。这种反生物学的构造更是从没有见过。
  他这一说到提醒了艾利。
  艾利拿出一张空白的纸,试图通过外表来分析这个生物体内的结构。
  可是不到一分钟,艾利就放弃了。
  “腿部关节,完全无力支撑它的身体,按你的描述,小腿处的弯折根本不是关节,那它是怎么移动的?左翅,这里的关节明显是上下移动,但是翅根部却是前后移动。头部,这里,呃,这是它的头部吧,这里的孔是什么?接受信息的地方?……”
  复活的拷问者阴沉着脸,“所以我说它是魔鬼。”
  魔鬼这个词来自阿瑞斯,这位拷问者也长着一张阿瑞斯人的面孔,这是她年幼的时候,听魔裔会中的人,用来形容恐怖事物的词。
  艾利无奈的摇摇头:“你们是怎么发现它的?”
  “它在一间废弃的民居中,我们六人清理完内部的骨骸,正准备离开,它从墙壁中掉了出来,我们并不知道它是什么,想要探查的时候它袭击了我们,这就是它伸展开的样子。”拷问者指着画像,试图描述当时的情景。
  拷问者用很奇怪的形容,‘掉’、‘展开’?
  “魔武的魔力弹珠对它有效果,可以看到它的身体被炸开,但是我们根本判断不出它是否受伤,因为它似乎没有发声器官。”拷问者微微皱眉,继续回忆,“被它攻击到的魔武身体开始了癌变,然后它就用,呃,这一部分,砍中我的这一条东西,卷住癌变的魔武,吞掉了。”
  “等等!你说癌变?”艾利问。
  “是的,魔武并没有受伤,但从被它触碰过的地方开始癌变,非常迅速!”
  “触碰?是它最先开始攻击你们时触碰你们的吗?用哪里触碰的?”艾利拿过画像,让拷问者指出来。既然弄清这个生物的来历已经是死路,那么尽可能的掌握它的攻击模式也好。
  “是,这里。”拷问者指了指画像上在生物左侧,类似头部的东西上吊着的仿佛拉长的耳垂一样的东西。“而且这东西速度很快,可以伸缩。”
  艾利盯着画中的东西仔细分辨,眉毛一挑,这东西他曾经就用过,科林城,剑蛙的舌头!
  所以这生物其实是可以从其他生物中找到相同点的!艾利对这个发现很高兴。但高兴大概持续两秒,艾利的脸又阴冷了下来:“你说什么,吞了?”
  拷问者的眼角抽动一下,这人造人的反应也太慢了点:“是的,吞了,也不对,应该是,应该是……”拷问者皱着眉头做了个包裹的手势。
  众人表示无法理解,拷问者又拿起一张纸,开始素描。
  两三根类似肋骨一样的东西反扣住挣扎的魔武,往生物内部收紧,癌变的组织在魔武身体上蔓延的同时也和生物的身体融合一体……
  拷问者把画好的画放在众人眼前:“就是这个样子。”
  艾利把两幅画并排放到一起,仔细比较,发现这生物的身体结构在两张画中发生了变化,唯一不变的就是那在身体一侧突兀伸出的宽大锯齿状肢体。
  艾利手沿着癌变组织扩散的方向划动,直到连接上锯齿肢体:“癌变的组织都被转移到这里!”
  几人在艾利的指示下仔细观察,拷问者的画非常精细,可以看到明显深色的癌化物在按照特定的路线往锯齿肢体上移动。
  “你把战斗的画面全部画出来!”艾利对拷问者说。
  拷问者黑白分明的眼睛看向人造人,发现他没有在说笑,也不多说,拿过了纸张,开始画起来。
  一张张画铺开,战斗的场景被还原,每一张中,生物的形体都会发生明显的变化,只有那锯齿肢体仿佛得到了补充,不断增大。
  每一个魔武士被吞噬时,生物的身体都会张开一部分,艾利试图从这短暂的开启中看出内部结构。
  锯齿肢体的攻击力非常强,众人看到有一张画中,拷问者的拷问棒被这玩意抽碎,另一个拷问者就是这么被击杀的。
  “拷问棒对它不起作用。”拷问者解释到。
  战斗画面以复活的拷问者被击中抛飞结束,可以看的出来,整个过程十分短暂,甚至没人来得及发出消息求救。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