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1847章 正式接手 新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朴北秀故意装糊涂,目的当然是要让海汉一方将自己所能得到的好处说得更明确一些,再以此来衡量是否值得冒险去劝说上司在移民问题上作出让步。如果海汉拿出来的好处有足够的份量,那关于移民的问题也不是不可以再想想办法。
  提出这个方案是刘尚的主意,不过给朝鲜官员多少好处,这个事就得符力来决定了。
  符力接下来给出了两个方案,一个是一次性给予朴北秀一笔经费,作为他打点上下疏通关系的开支,而这笔钱就存在海汉银行里,任由朴北秀自行支取;另一个方案是在朝鲜之外的某处地方赠予朴北秀一块种植园,每年将其收入存在朴北秀的账号上,收益期可以长达数十年,朴北秀也可自行派人前往当地管理经营。
  朴北秀可以自行选择一夜暴富还是细水长流,而后者还有一个额外的好处便是给他留下了海外的退路,如果日后要离开朝鲜,亦或是将家人送到海外开枝散叶,这处产业都将是其立足的根基。当然了,眼下朴北秀还是朝鲜重臣金尚宪的心腹,随着抗清战事的结束,主战派在朝鲜官场上崛起已成定局,前途一片大好,这种退路似乎暂时还派不上什么用场。
  最终朴北秀还是选择了对他当下更为有利的第一种解决方案,不过为了确保能够成事,海汉在事前只会给他承诺数目的三成,等两国就移民问题达成初步协议之后,海汉才会通过银行账户向他支付剩余的部分。
  至于这笔经费从何而来,其实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从朝鲜交给海汉的专项军费补贴中抠一笔出来办这件事,朴北秀最终到手的钱,也还是从朝鲜国库里出来的,海汉这边其实并没有掏钱。
  当然这种安排还需得到军方的支持才行,毕竟朝鲜官方拿出来的钱是以军费补贴的名义交给了海汉驻军,这笔钱是暂时由军方代管,所以符力回头还得打个报告给钱天敦。不过相比打开移民通道之后的长期收益,钱天敦应该也不会太介意这种用于收买朝鲜官员的支出。
  谈定了这件事之后,酒桌上的气氛就更加轻松了。在谈判桌上几个月都没谈定的问题,今天在酒桌上得到了比较圆满的解决,这谈判效率比起官方的正式磋商可要高多了。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朴北秀故意装糊涂,目的当然是要让海汉一方将自己所能得到的好处说得更明确一些,再以此来衡量是否值得冒险去劝说上司在移民问题上作出让步。如果海汉拿出来的好处有足够的份量,那关于移民的问题也不是不可以再想想办法。
  提出这个方案是刘尚的主意,不过给朝鲜官员多少好处,这个事就得符力来决定了。
  符力接下来给出了两个方案,一个是一次性给予朴北秀一笔经费,作为他打点上下疏通关系的开支,而这笔钱就存在海汉银行里,任由朴北秀自行支取;另一个方案是在朝鲜之外的某处地方赠予朴北秀一块种植园,每年将其收入存在朴北秀的账号上,收益期可以长达数十年,朴北秀也可自行派人前往当地管理经营。
  朴北秀可以自行选择一夜暴富还是细水长流,而后者还有一个额外的好处便是给他留下了海外的退路,如果日后要离开朝鲜,亦或是将家人送到海外开枝散叶,这处产业都将是其立足的根基。当然了,眼下朴北秀还是朝鲜重臣金尚宪的心腹,随着抗清战事的结束,主战派在朝鲜官场上崛起已成定局,前途一片大好,这种退路似乎暂时还派不上什么用场。
  最终朴北秀还是选择了对他当下更为有利的第一种解决方案,不过为了确保能够成事,海汉在事前只会给他承诺数目的三成,等两国就移民问题达成初步协议之后,海汉才会通过银行账户向他支付剩余的部分。
  至于这笔经费从何而来,其实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从朝鲜交给海汉的专项军费补贴中抠一笔出来办这件事,朴北秀最终到手的钱,也还是从朝鲜国库里出来的,海汉这边其实并没有掏钱。
  当然这种安排还需得到军方的支持才行,毕竟朝鲜官方拿出来的钱是以军费补贴的名义交给了海汉驻军,这笔钱是暂时由军方代管,所以符力回头还得打个报告给钱天敦。不过相比打开移民通道之后的长期收益,钱天敦应该也不会太介意这种用于收买朝鲜官员的支出。
  谈定了这件事之后,酒桌上的气氛就更加轻松了。在谈判桌上几个月都没谈定的问题,今天在酒桌上得到了比较圆满的解决,这谈判效率比起官方的正式磋商可要高多了。朴北秀故意装糊涂,目的当然是要让海汉一方将自己所能得到的好处说得更明确一些,再以此来衡量是否值得冒险去劝说上司在移民问题上作出让步。如果海汉拿出来的好处有足够的份量,那关于移民的问题也不是不可以再想想办法。
  提出这个方案是刘尚的主意,不过给朝鲜官员多少好处,这个事就得符力来决定了。
  符力接下来给出了两个方案,一个是一次性给予朴北秀一笔经费,作为他打点上下疏通关系的开支,而这笔钱就存在海汉银行里,任由朴北秀自行支取;另一个方案是在朝鲜之外的某处地方赠予朴北秀一块种植园,每年将其收入存在朴北秀的账号上,收益期可以长达数十年,朴北秀也可自行派人前往当地管理经营。
  朴北秀可以自行选择一夜暴富还是细水长流,而后者还有一个额外的好处便是给他留下了海外的退路,如果日后要离开朝鲜,亦或是将家人送到海外开枝散叶,这处产业都将是其立足的根基。当然了,眼下朴北秀还是朝鲜重臣金尚宪的心腹,随着抗清战事的结束,主战派在朝鲜官场上崛起已成定局,前途一片大好,这种退路似乎暂时还派不上什么用场。
  最终朴北秀还是选择了对他当下更为有利的第一种解决方案,不过为了确保能够成事,海汉在事前只会给他承诺数目的三成,等两国就移民问题达成初步协议之后,海汉才会通过银行账户向他支付剩余的部分。
  至于这笔经费从何而来,其实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从朝鲜交给海汉的专项军费补贴中抠一笔出来办这件事,朴北秀最终到手的钱,也还是从朝鲜国库里出来的,海汉这边其实并没有掏钱。
  当然这种安排还需得到军方的支持才行,毕竟朝鲜官方拿出来的钱是以军费补贴的名义交给了海汉驻军,这笔钱是暂时由军方代管,所以符力回头还得打个报告给钱天敦。不过相比打开移民通道之后的长期收益,钱天敦应该也不会太介意这种用于收买朝鲜官员的支出。
  谈定了这件事之后,酒桌上的气氛就更加轻松了。在谈判桌上几个月都没谈定的问题,今天在酒桌上得到了比较圆满的解决,这谈判效率比起官方的正式磋商可要高多了。朴北秀故意装糊涂,目的当然是要让海汉一方将自己所能得到的好处说得更明确一些,再以此来衡量是否值得冒险去劝说上司在移民问题上作出让步。如果海汉拿出来的好处有足够的份量,那关于移民的问题也不是不可以再想想办法。
  提出这个方案是刘尚的主意,不过给朝鲜官员多少好处,这个事就得符力来决定了。
  符力接下来给出了两个方案,一个是一次性给予朴北秀一笔经费,作为他打点上下疏通关系的开支,而这笔钱就存在海汉银行里,任由朴北秀自行支取;另一个方案是在朝鲜之外的某处地方赠予朴北秀一块种植园,每年将其收入存在朴北秀的账号上,收益期可以长达数十年,朴北秀也可自行派人前往当地管理经营。
  朴北秀可以自行选择一夜暴富还是细水长流,而后者还有一个额外的好处便是给他留下了海外的退路,如果日后要离开朝鲜,亦或是将家人送到海外开枝散叶,这处产业都将是其立足的根基。当然了,眼下朴北秀还是朝鲜重臣金尚宪的心腹,随着抗清战事的结束,主战派在朝鲜官场上崛起已成定局,前途一片大好,这种退路似乎暂时还派不上什么用场。
  最终朴北秀还是选择了对他当下更为有利的第一种解决方案,不过为了确保能够成事,海汉在事前只会给他承诺数目的三成,等两国就移民问题达成初步协议之后,海汉才会通过银行账户向他支付剩余的部分。
  至于这笔经费从何而来,其实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从朝鲜交给海汉的专项军费补贴中抠一笔出来办这件事,朴北秀最终到手的钱,也还是从朝鲜国库里出来的,海汉这边其实并没有掏钱。
  当然这种安排还需得到军方的支持才行,毕竟朝鲜官方拿出来的钱是以军费补贴的名义交给了海汉驻军,这笔钱是暂时由军方代管,所以符力回头还得打个报告给钱天敦。不过相比打开移民通道之后的长期收益,钱天敦应该也不会太介意这种用于收买朝鲜官员的支出。
  谈定了这件事之后,酒桌上的气氛就更加轻松了。在谈判桌上几个月都没谈定的问题,今天在酒桌上得到了比较圆满的解决,这谈判效率比起官方的正式磋商可要高多了。朴北秀故意装糊涂,目的当然是要让海汉一方将自己所能得到的好处说得更明确一些,再以此来衡量是否值得冒险去劝说上司在移民问题上作出让步。如果海汉拿出来的好处有足够的份量,那关于移民的问题也不是不可以再想想办法。
  提出这个方案是刘尚的主意,不过给朝鲜官员多少好处,这个事就得符力来决定了。
  符力接下来给出了两个方案,一个是一次性给予朴北秀一笔经费,作为他打点上下疏通关系的开支,而这笔钱就存在海汉银行里,任由朴北秀自行支取;另一个方案是在朝鲜之外的某处地方赠予朴北秀一块种植园,每年将其收入存在朴北秀的账号上,收益期可以长达数十年,朴北秀也可自行派人前往当地管理经营。
  朴北秀可以自行选择一夜暴富还是细水长流,而后者还有一个额外的好处便是给他留下了海外的退路,如果日后要离开朝鲜,亦或是将家人送到海外开枝散叶,这处产业都将是其立足的根基。当然了,眼下朴北秀还是朝鲜重臣金尚宪的心腹,随着抗清战事的结束,主战派在朝鲜官场上崛起已成定局,前途一片大好,这种退路似乎暂时还派不上什么用场。
  最终朴北秀还是选择了对他当下更为有利的第一种解决方案,不过为了确保能够成事,海汉在事前只会给他承诺数目的三成,等两国就移民问题达成初步协议之后,海汉才会通过银行账户向他支付剩余的部分。
  至于这笔经费从何而来,其实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从朝鲜交给海汉的专项军费补贴中抠一笔出来办这件事,朴北秀最终到手的钱,也还是从朝鲜国库里出来的,海汉这边其实并没有掏钱。
  当然这种安排还需得到军方的支持才行,毕竟朝鲜官方拿出来的钱是以军费补贴的名义交给了海汉驻军,这笔钱是暂时由军方代管,所以符力回头还得打个报告给钱天敦。不过相比打开移民通道之后的长期收益,钱天敦应该也不会太介意这种用于收买朝鲜官员的支出。
  谈定了这件事之后,酒桌上的气氛就更加轻松了。在谈判桌上几个月都没谈定的问题,今天在酒桌上得到了比较圆满的解决,这谈判效率比起官方的正式磋商可要高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