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1627崛起南海无弹窗全文阅读 > 1627崛起南海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1848章 深入合作 新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朝鲜在抗清战争期间的开销非常巨大,截止目前已经超过了过去十年的国内军费总和。在掏空了国库之后,朝鲜当局也就只能依靠士绅募捐和加重地方的税赋等非常规手段,来暂时缓解目前的窘境。
  虽然有立竿见影的成效,但李倧也清楚这些手段并非长久之计,国内的经济压力会逐步转换成社会矛盾,从而影响到自己统治的稳固。而海汉一向以善于经营贸易著称,已经多次向朝鲜表达过加大贸易规模的意愿,这对于朝鲜来说或许便是战后重振经济充实国库的最优解决方案了。
  李倧也知道这次海汉两名高级将领来汉城拜会自己的目的,必然将会谈及双方接下来在各个领域的深入合作,贸易当然也是其中之一。但他目前也不太敢确定海汉在谈判中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以海汉人的精明,想必也少不了要从今后的合作中谋取收益的最大化。
  以前对于“海汉人无所不能”这种评价,李倧还不是太信服,但随着跟海汉打交道的次数越来越多,他终于明白了这样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像钱天敦、王汤姆这样的高级武将,竟然还可以担当起文臣的工作,与别国开展外交、贸易方面的谈判。
  李倧前段时间也听说过民间有朝鲜武将可当文臣的评论,但这并非夸赞,而是贬低朝鲜武将不会带兵打仗,在战场上的作用简直与文官无异,这与人家海汉武将的表现比起来,的确是天差地别了。人家的武将不仅是打仗厉害,甚至在非军事领域的表现也大大强过了本国的官员,这不免让李倧心里有点酸溜溜的感觉。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朝鲜在抗清战争期间的开销非常巨大,截止目前已经超过了过去十年的国内军费总和。在掏空了国库之后,朝鲜当局也就只能依靠士绅募捐和加重地方的税赋等非常规手段,来暂时缓解目前的窘境。
  虽然有立竿见影的成效,但李倧也清楚这些手段并非长久之计,国内的经济压力会逐步转换成社会矛盾,从而影响到自己统治的稳固。而海汉一向以善于经营贸易著称,已经多次向朝鲜表达过加大贸易规模的意愿,这对于朝鲜来说或许便是战后重振经济充实国库的最优解决方案了。
  李倧也知道这次海汉两名高级将领来汉城拜会自己的目的,必然将会谈及双方接下来在各个领域的深入合作,贸易当然也是其中之一。但他目前也不太敢确定海汉在谈判中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以海汉人的精明,想必也少不了要从今后的合作中谋取收益的最大化。
  以前对于“海汉人无所不能”这种评价,李倧还不是太信服,但随着跟海汉打交道的次数越来越多,他终于明白了这样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像钱天敦、王汤姆这样的高级武将,竟然还可以担当起文臣的工作,与别国开展外交、贸易方面的谈判。
  李倧前段时间也听说过民间有朝鲜武将可当文臣的评论,但这并非夸赞,而是贬低朝鲜武将不会带兵打仗,在战场上的作用简直与文官无异,这与人家海汉武将的表现比起来,的确是天差地别了。人家的武将不仅是打仗厉害,甚至在非军事领域的表现也大大强过了本国的官员,这不免让李倧心里有点酸溜溜的感觉。
  朝鲜在抗清战争期间的开销非常巨大,截止目前已经超过了过去十年的国内军费总和。在掏空了国库之后,朝鲜当局也就只能依靠士绅募捐和加重地方的税赋等非常规手段,来暂时缓解目前的窘境。
  虽然有立竿见影的成效,但李倧也清楚这些手段并非长久之计,国内的经济压力会逐步转换成社会矛盾,从而影响到自己统治的稳固。而海汉一向以善于经营贸易著称,已经多次向朝鲜表达过加大贸易规模的意愿,这对于朝鲜来说或许便是战后重振经济充实国库的最优解决方案了。
  李倧也知道这次海汉两名高级将领来汉城拜会自己的目的,必然将会谈及双方接下来在各个领域的深入合作,贸易当然也是其中之一。但他目前也不太敢确定海汉在谈判中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以海汉人的精明,想必也少不了要从今后的合作中谋取收益的最大化。
  以前对于“海汉人无所不能”这种评价,李倧还不是太信服,但随着跟海汉打交道的次数越来越多,他终于明白了这样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像钱天敦、王汤姆这样的高级武将,竟然还可以担当起文臣的工作,与别国开展外交、贸易方面的谈判。
  李倧前段时间也听说过民间有朝鲜武将可当文臣的评论,但这并非夸赞,而是贬低朝鲜武将不会带兵打仗,在战场上的作用简直与文官无异,这与人家海汉武将的表现比起来,的确是天差地别了。人家的武将不仅是打仗厉害,甚至在非军事领域的表现也大大强过了本国的官员,这不免让李倧心里有点酸溜溜的感觉。
  朝鲜在抗清战争期间的开销非常巨大,截止目前已经超过了过去十年的国内军费总和。在掏空了国库之后,朝鲜当局也就只能依靠士绅募捐和加重地方的税赋等非常规手段,来暂时缓解目前的窘境。
  虽然有立竿见影的成效,但李倧也清楚这些手段并非长久之计,国内的经济压力会逐步转换成社会矛盾,从而影响到自己统治的稳固。而海汉一向以善于经营贸易著称,已经多次向朝鲜表达过加大贸易规模的意愿,这对于朝鲜来说或许便是战后重振经济充实国库的最优解决方案了。
  李倧也知道这次海汉两名高级将领来汉城拜会自己的目的,必然将会谈及双方接下来在各个领域的深入合作,贸易当然也是其中之一。但他目前也不太敢确定海汉在谈判中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以海汉人的精明,想必也少不了要从今后的合作中谋取收益的最大化。
  以前对于“海汉人无所不能”这种评价,李倧还不是太信服,但随着跟海汉打交道的次数越来越多,他终于明白了这样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像钱天敦、王汤姆这样的高级武将,竟然还可以担当起文臣的工作,与别国开展外交、贸易方面的谈判。
  李倧前段时间也听说过民间有朝鲜武将可当文臣的评论,但这并非夸赞,而是贬低朝鲜武将不会带兵打仗,在战场上的作用简直与文官无异,这与人家海汉武将的表现比起来,的确是天差地别了。人家的武将不仅是打仗厉害,甚至在非军事领域的表现也大大强过了本国的官员,这不免让李倧心里有点酸溜溜的感觉。
  朝鲜在抗清战争期间的开销非常巨大,截止目前已经超过了过去十年的国内军费总和。在掏空了国库之后,朝鲜当局也就只能依靠士绅募捐和加重地方的税赋等非常规手段,来暂时缓解目前的窘境。
  虽然有立竿见影的成效,但李倧也清楚这些手段并非长久之计,国内的经济压力会逐步转换成社会矛盾,从而影响到自己统治的稳固。而海汉一向以善于经营贸易著称,已经多次向朝鲜表达过加大贸易规模的意愿,这对于朝鲜来说或许便是战后重振经济充实国库的最优解决方案了。
  李倧也知道这次海汉两名高级将领来汉城拜会自己的目的,必然将会谈及双方接下来在各个领域的深入合作,贸易当然也是其中之一。但他目前也不太敢确定海汉在谈判中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以海汉人的精明,想必也少不了要从今后的合作中谋取收益的最大化。
  以前对于“海汉人无所不能”这种评价,李倧还不是太信服,但随着跟海汉打交道的次数越来越多,他终于明白了这样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像钱天敦、王汤姆这样的高级武将,竟然还可以担当起文臣的工作,与别国开展外交、贸易方面的谈判。
  李倧前段时间也听说过民间有朝鲜武将可当文臣的评论,但这并非夸赞,而是贬低朝鲜武将不会带兵打仗,在战场上的作用简直与文官无异,这与人家海汉武将的表现比起来,的确是天差地别了。人家的武将不仅是打仗厉害,甚至在非军事领域的表现也大大强过了本国的官员,这不免让李倧心里有点酸溜溜的感觉。
  朝鲜在抗清战争期间的开销非常巨大,截止目前已经超过了过去十年的国内军费总和。在掏空了国库之后,朝鲜当局也就只能依靠士绅募捐和加重地方的税赋等非常规手段,来暂时缓解目前的窘境。
  虽然有立竿见影的成效,但李倧也清楚这些手段并非长久之计,国内的经济压力会逐步转换成社会矛盾,从而影响到自己统治的稳固。而海汉一向以善于经营贸易著称,已经多次向朝鲜表达过加大贸易规模的意愿,这对于朝鲜来说或许便是战后重振经济充实国库的最优解决方案了。
  李倧也知道这次海汉两名高级将领来汉城拜会自己的目的,必然将会谈及双方接下来在各个领域的深入合作,贸易当然也是其中之一。但他目前也不太敢确定海汉在谈判中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以海汉人的精明,想必也少不了要从今后的合作中谋取收益的最大化。
  以前对于“海汉人无所不能”这种评价,李倧还不是太信服,但随着跟海汉打交道的次数越来越多,他终于明白了这样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像钱天敦、王汤姆这样的高级武将,竟然还可以担当起文臣的工作,与别国开展外交、贸易方面的谈判。
  李倧前段时间也听说过民间有朝鲜武将可当文臣的评论,但这并非夸赞,而是贬低朝鲜武将不会带兵打仗,在战场上的作用简直与文官无异,这与人家海汉武将的表现比起来,的确是天差地别了。人家的武将不仅是打仗厉害,甚至在非军事领域的表现也大大强过了本国的官员,这不免让李倧心里有点酸溜溜的感觉。
  朝鲜在抗清战争期间的开销非常巨大,截止目前已经超过了过去十年的国内军费总和。在掏空了国库之后,朝鲜当局也就只能依靠士绅募捐和加重地方的税赋等非常规手段,来暂时缓解目前的窘境。
  虽然有立竿见影的成效,但李倧也清楚这些手段并非长久之计,国内的经济压力会逐步转换成社会矛盾,从而影响到自己统治的稳固。而海汉一向以善于经营贸易著称,已经多次向朝鲜表达过加大贸易规模的意愿,这对于朝鲜来说或许便是战后重振经济充实国库的最优解决方案了。
  李倧也知道这次海汉两名高级将领来汉城拜会自己的目的,必然将会谈及双方接下来在各个领域的深入合作,贸易当然也是其中之一。但他目前也不太敢确定海汉在谈判中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以海汉人的精明,想必也少不了要从今后的合作中谋取收益的最大化。
  以前对于“海汉人无所不能”这种评价,李倧还不是太信服,但随着跟海汉打交道的次数越来越多,他终于明白了这样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像钱天敦、王汤姆这样的高级武将,竟然还可以担当起文臣的工作,与别国开展外交、贸易方面的谈判。
  李倧前段时间也听说过民间有朝鲜武将可当文臣的评论,但这并非夸赞,而是贬低朝鲜武将不会带兵打仗,在战场上的作用简直与文官无异,这与人家海汉武将的表现比起来,的确是天差地别了。人家的武将不仅是打仗厉害,甚至在非军事领域的表现也大大强过了本国的官员,这不免让李倧心里有点酸溜溜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