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巴顿奇幻事件录无弹窗全文阅读 > 巴顿奇幻事件录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22 温斯顿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不知道是小白的心理阴影还是吸血鬼的本能,感觉睡了就起不来了。”
  这句话让原本准备回自己房间睡觉的扎克站在原地了。
  转身,看着在墙边靠坐着的温斯顿,扎克……叹了口气。
  刚经过了冥想的宁静——扎克意识到,自己又回到了为某个利益集团操劳的生活状态。也许这就是托瑞多的宿命吧。
  但是此刻,扎克又被拉回了自我。
  扎克在温斯顿身边坐下,“我也有过这样一段时间。”对温斯顿笑了一下,“不对,是两段。”
  温斯顿反正没有要做什么的意思,看着扎克,一副愿闻其详的神色。
  “第一段应该是我刚成为吸血鬼的那段时间。”扎克的脸上带着微笑,“你知道曾经的吸血鬼,特别是身在氏族中的有身份吸血鬼,是有强制必须要睡眠的时间的。”
  温斯顿眨着眼想了一会儿,“你是说十三氏族还没有获得日行能力的时候么。”
  “是滴~”扎克点点头,“白天的吸血鬼,至少我们托瑞多,没有工作的人,在父亲的要求下,被强制要求进行睡眠。因为对各种欲望都被放大的吸血鬼来说醒着,就会无聊,无聊,呵呵,在那种时代,什么欲望都没有如今这么容易满足的情况下,这是非常糟糕的状态。”
  温斯顿撇了下嘴,“汉克说过你曾经的工作是为贵族吸血鬼清楚败坏吸血鬼种族名声的吸血鬼。”
  大家猜,有多少败坏吸血鬼种族名声的事件,是因为无聊而发生的呢?很多。
  扎克笑着,“不仅如此,当时的吸血鬼,特别对有贵族身份的吸血鬼来说,睡眠不仅仅是消耗那些无聊的时间,也是一种身份象征。”扎克挑了眉,“你可以想象一下那些游手好闲的富贵子弟除了睡和吃就没有其它事情可做。”扎克的嘴角一弯,“因为贵族不需要做事~”
  温斯顿想了一会儿,懂了,“贵族有身份,有权势,不用像那些败坏吸血鬼名声的家伙们一样为自己的生存操劳。”
  扎克点着头,“所以睡觉。睡觉对吸血鬼来说,是个非常……”扎克考虑了一下用词,“骄傲的活动。”
  温斯顿低了头,没说话。
  扎克并没有嘲讽温斯顿的意思,接着,“但不管我父亲怎么教我要拥抱我的骄傲贵族身份,我就是没办法入睡。”
  温斯顿又抬头了,“为什么?”
  “感觉睡下了,就起不来了~”扎克笑着看了眼温斯顿,这大概不是玩笑,“这是吸血鬼的本能。”
  扎克开始解释刚才叹气的原因,“托瑞多是贵族,生存空间和安全都有保障的贵族,所以一成为托瑞多的我,按理就可以享受睡眠。但本能告诉我,作为一个新生的吸血鬼,我不能那么随便暴露自己最脆弱的状态。”
  温斯顿是一脸同意的神情,“就是这样,我知道汉克对我强调了很多遍,现在就没有比格兰德更安全的地方,但我就是,呃,就是……”
  “不相信~”扎克帮温斯顿接上了,“我曾经是个什么都不是的人类,突然进入托瑞多氏族,我不相信我眼前看到的一切是真实的。所以不管父亲怎么告诉我托瑞多氏族是贵族,很安全,我都无法相信。”
  温斯顿愣了一下,急于解释的,“我不是不相信汉克,不相信你,不相信格兰德是安全,我只是……”
  还是扎克帮温斯顿补上的,“突然进入格兰德。”扎克笑着,“重点不是‘相信’,而是突然的生命变化,环境变化,一切都发生巨变的变化。”
  温斯顿的脸上,有恍然的情绪,“是,是哦……是突然的变化。”
  扎克继续笑着,“初生的婴儿,都要哭上一段时间,才开始意识到自己出生了,不是么~这是生命的本能。”拍了拍温斯顿,“这是正常的,你会适应的。”
  温斯顿的神色放松了不少,不过还是,“可是汉克的生命变化也没多长时间,他适应就很快,为什么我这么迟钝。”
  “因为对汉克来说,他没有变过。”扎克耸了下肩,“格兰德还是格兰德,他还是他。”扎克看着温斯顿,“汉克什么人你还不清楚,他一辈子都过的极其自我,是那种不在乎周围环境的人。”
  这句话的意思……大家懂的,汉克的个人取向,决定了很多事情。这个老头子恐怕一辈子都没有想过要自己去适应生活的环境——因为他,汉克,生活的环境,都是汉克一手自己造就的:比如他和老格兰德的殡葬灰色事业,比如他们来南区养老,比如他同意了吸血鬼和狼人住进他的家,比如他找弗兰克要了永生的报酬……
  “汉克很强。”温斯顿懂扎克的意思,毕竟如果要追究,温斯顿是比扎克更了解汉克是个什么样的人的家伙!
  “这种人也不少。”扎克侧了下头,是想到了某个女人——艾瑟拉。算了,抛开不愉快的想法,“不用羡慕或嫉妒什么。”扎克继续了,“第二段我有无法去睡眠的时间,是隐秘联盟围剿托瑞多之后,我刚逃到北国的那段时间。”
  温斯顿已经理解扎克的逻辑了,“生活的环境又发生改变了,你需要适应。”
  扎克很满意温斯顿的聪慧,点头,“恩。”然后继续解释最初叹气的另一个原因,“你说小白给你造成了心理阴影。”扎克保持了微笑,“我的心理阴影是,只有我一个人活着了。”
  温斯顿张了下嘴。虽然所谓小白给温斯顿的心理阴影,有非常明确的人类范畴——小白对人类的终极副作用,最终会变成一睡不醒的活尸。但温斯顿能够明白,扎克的意思和人类这个范畴无关,重点在心理阴影上。
  温斯顿的阴影是害怕无法醒来,扎克的阴影是醒来后发现只剩自己一个人了。
  温斯顿的嘴张了一会儿,“你是怎么克服的?”
  “我没有克服。”扎克轻松的一摇头,“我只是开始无聊了。”扎克笑了一声,“无聊的时候,我就开始想做些无聊的事情了。比如~”扎克看着温斯顿,眨了眨下眼,“重建托瑞多氏族。”
  败坏吸血鬼名声的事情。
  温斯顿是理解的,托瑞多只剩扎克一个人,如果阴影是孤独,那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制造不再孤独的环境就好了。
  但现实是,扎克在北国并有没制造后裔,“你没有重建托瑞多氏族。”
  扎克点着头,“我没有。”脸上有了仿佛无奈的微笑,“我处在一个非常尴尬的处境。托瑞多对后裔的要求非常明确……”扎克一边摇头一边说,“何况我还是为了重建氏族这个目的,我不能像曾经的贵族父亲那样,看到一批难民,就随意的选自己喜好的人,收为后裔。”
  这说就是扎克自己是人类时的经历。在这里摆出来是为了对比情况——
  “一个人的我,没有特权,在北国我连合法的身份都没有。我没有能力,和精力在规划自己逃亡的时候,供养任何没有用处的后裔。”这就是被围剿后的托瑞多,和曾经托瑞多的区别。扎克,苦过。
  “为了寻找合适的后裔,我必须融入北国的生活环境,接触各种各样的人。”扎克笑着,“然后一不小心。”扎克又摇了摇头,“以发现能对托瑞多氏族起到重新崛起目的为初衷的融入社会,变成……”
  温斯顿替笑着的扎克补上了,“你真实的生活了。”
  托瑞多的社交能力,还需要多说么。大家可以想象这样的一个皮囊好、内在也不错的家伙,进入一个陌生的环境,然后融入其中的场景吗?那叫一个轻松,那叫一个如鱼得水。
  扎克又一次点头,“我开始生活了。一个人。”扎克调整了一下姿势,“合适的后裔,我没有找到,倒是我发现了,一个人,挺好的。”看向了温斯顿,要说冥想的宁静给扎克带来的一些感想了,“可能是托瑞多的关系,可能也是我原本的性格如此。但我发现,不需要为了什么集体服务的生活,挺好的。”
  扎克曾经讲故事的时候就说过,没有需要为隐秘联盟服务的限制,他在北国的生活非常自由,甚至可以花半个世纪去参与一个人类的生命。这在身为托瑞多贵族和隐秘联盟成员的时候,是不可能的。
  “我开始有意识的避开可能接触任何集体的行为,不去参与任何有范围影响里的事件……”这就导致了克雷格在北国,找不到扎克的消息——因为扎克有意在避开任何集体的主意,国家政权,也是集体,这个不用多解释吧。“享受全然没有束缚的个人生活。”
  温斯顿依然记得这应该可以定义为开导的对话的主题,“然后你就能睡觉了吗?”
  “睡的像个婴儿~”扎克笑着,“因为我知道我避开了麻烦,避开了威胁,我生活周边的人类对我来说都无害的……”扎克挑着眉,“生物。”扎克稍作停顿,“我依然在醒来后清楚的意识到我是一个人,但这份意识,不在是阴影,是我享受现在生活的原因。”
  如果艾米莉亚在的话,就会批判扎克的这种行为是病态的!
  一如扎克说的,他并没有克服他的孤身一人的心理阴影。
  换类比,大家就懂这意思了——
  一个反社会人格的危险份子不去矫正自己那破坏性的心理和行为,反而开始享受破坏社会这件事了。
  这是健康的吗?不!
  扎克就是那个在享受‘破坏社会’的反社会人格‘危险份子’。
  啧,但算了,别拿人类的心理健康标准去评判扎克,扎克,不是人!
  温斯顿有些无语了,扎克说的逻辑他懂,“呃,但我怎么把小白的副作用变成值得我享受的东西?”
  扎克歪着头,“这就是要看你自己了。”扎克用的是自己做例子,说的也是自己的经验——托瑞多的性格决定了扎克发现了融入生活的享受。温斯顿是勒森布拉,阴影也不是氏族被灭这种东西,该怎么自恰只能他自己发掘。
  温斯顿安静的自己想了一会儿,没想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不过“谢谢。”感谢是必须的,至少扎克愿意对自己说这么多,撇嘴,“汉克只会说一句‘不睡算了’。”
  扎克笑了一下,“不用谢。”
  这有主题的对话结束了,但扎克没有站起来,“汉克有他自己的处事方式,我就不评价了,你懂。”我们还是评价一下吧——汉克并不是个对生活友善的人,有异议么。“有些事情,汉克会忽略,或者说刻意无视。现在你是他的后裔了,是巴顿中,他的直系后裔,有些事情……”扎克没有在对话结束后立马离开的原因——
  终究扎克是回到在利益集体中操劳的生活了。那,还抗拒什么呢,让冥想带来的宁静开始扎克的回归之旅吧。
  “有些事情,你要替他考虑着了。”
  因为扎克的语气变了,温斯顿的稍微紧张了起来,“什么事?”
  “反正你不想睡觉,为什么不利用一下这些白白浪费的时间。”扎克没看温斯顿,“你可知道,在这样的夜晚里,巴顿中,还有一个勒森布拉,在努力的为了自己前途操劳着。”
  艾瑟拉。
  温斯顿的反应很快,“市长秘书,那个艾瑟拉,那个给格兰德的中途之家弄出员工重分配的女人?!”温斯顿有些生气的样子,这情绪显然是受到了汉克的直接影响。
  扎克点头了,“艾瑟拉和市长安东尼的关系,你现在应该清楚吧。”
  温斯顿点头,“我知道!汉克给我的血里,包含了所有和格兰德有关的信息!那些人,那些事,我都知道!”
  便利呢~
  扎克是决定重新为了利益集体服务了,但这利益集体,不是魔宴!
  是格兰德,是扎克身边的人!
  “所以你是明白艾瑟拉可能在这个时候和市长在做什么的。”扎克给了提示。
  “恩!”温斯顿的视线阴沉,“大概就在市长的枕边,继续吹什么削弱格兰德的风!”
  扎克点头,“那为什么你还这里?”
  温斯顿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