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巴顿奇幻事件录无弹窗全文阅读 > 巴顿奇幻事件录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8 安德鲁与神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由于莉莉和罗根都不在,下午快结束的时候,帕克小学的暑期托儿所打了个电话过来,问娜娜需不需要托儿所安排回家的车。
  这扎克就奇怪了,沐恩呢?本就在托儿所工作的沐恩不会顺便把娜娜带回来么?
  于是就问了,“昆因老师呢?”
  “请假了。”
  扎克知道沐恩并没有和波奇昆因去纽顿,但想着沐恩也不会对普通人解释自己去干嘛了,所以放弃追问,“不用了,我过去接人。”
  差不多20分钟吧,扎克到了帕克小学。
  安德鲁和娜娜手拉手的站在学校门口,扎克招呼两个被父母‘丢弃’的孩子,“上车。”
  两人上车了,被扎克要求老实的系好安全带,“下一次如果没人来接,你们自己直接给我打电话,不需要让别人知道你们的家长不在家,懂了么。”这世界并不是个什么安全的地方,孩子们,要尤其注意保护自己。
  “懂了。”娜娜记住了,很好。
  但是安德鲁……“没人能伤害我,我可以保护我自己和娜娜。”
  扎克从后视镜里撇一眼安德鲁,这种自信,不是好事,趁早打压的好,“你不行,纽顿今天被恶魔攻击了,你会多少对付恶魔的巫术?”
  安德鲁不说话了。
  扎克不再理会了,发动车。
  “托儿所里还有个孩子没有回家。”娜娜突然说了一句。
  扎克皱了下眉,“你们的朋友?”准备转向的方向盘也暂时停止。
  “不算吧,是个婴儿。”娜娜撇了下嘴,“翠沙老师的孩子。”看向安德鲁,“但安德鲁能听到他说话,你说。”
  扎克有点儿无语,尚恩?上次尚恩跑来格兰德是因为被翠沙这个单身母亲忘了自己的儿子还在托儿所里,现在这是又被忘了?这都黄昏了,帕克小学的门卫正在锁门,学校里显然没人了。
  安德鲁调整情绪倒是快,“尚恩不在这里,他的身体在这里,但其实他在纽顿。”安德鲁抿了下嘴,“玩儿恶魔。”
  扎克也猜的到这个,说起来现在巴顿最强的战斗力,应该就是尚恩了,就是这家伙在战略层面上不太好控制。
  不过这不是重点,“不用管尚恩在哪里,他的身体还在托儿所里?翠沙没带他回家吗?”
  “恩。”安德鲁点了下头,“翠沙老师又忘记她还有个儿子了。”
  呃。扎克停掉了发动机,准备下车,阻止了门卫彻底把门关闭……犹豫了一下,没这么做,控着方向盘开离了帕克小学。
  “我们不管那个婴儿了吗?”娜娜问这句话的时候,扎克已经把车停下了。
  扎克看着帕克小学外的道路,确认了学校的门卫开车离开后,才下车,回答娜娜,“不需要让别人意识到翠沙又把自己的儿子忘了。”
  哎,到底是有多糟糕的母亲才会重复这样的错误?翠沙的压力已经很大了,别增加这些负担了。扎克温柔着呢~
  让安德鲁和娜娜老实的在车里等着,扎克很轻松的就进入了帕克小学。没花多少时间就找到了在某个角落里看上去是在熟睡的婴儿尚恩,抱起。
  “我母亲又把我忘了?!”扎克是看着一道蓝色影子回归婴儿身体中,然后瞬间,这个婴儿就从熟睡中醒来,瞪着抱着他的扎克。
  “看起来是。”扎克回答了一句,原路返回,很快,回到了车里。婴儿先安置到给亚当装的婴儿座位上,重新发动车子,但车没有动,扎克皱着眉,“尚恩,你家在哪里来着?”
  不是扎克想不起来,是他根本没去过。
  但扎克的提问没有得到回答。
  “尚恩?”扎克再问一声。
  “在呢。”明显在走神的回答,“把我送到莫尔曼家吧。”
  扎克可是记得上次尚恩因为被忘记而跑来格兰德时候,说他装了一段时间的哭泣婴儿,以体现真实的、被忘记婴儿的无助感。
  扎克不觉得现在尚恩的要求,是无助或装出来的什么。那
  “不,你母亲会在意识到你不见了后发疯的。”扎克的意思是翠沙根本不可能想的到自己的儿子在一个鱼人家里呆着。
  “她不会。”尚恩居然反驳了扎克,走神的语气已经消失,很确定的陈述,“我这几天已经确定了一件事,如果她看不到我,她就不会想起她生了我。”
  这是什么鬼亲子伦理。扎克只当是一个婴儿在负气扯屁,转向安德鲁和娜娜,“你们知道翠沙老师的住址吗?”
  娜娜准备回答,但被安德鲁拉了一下就没了要回答的意思。
  扎克自然注意到了这些小动作,“什么意思?”扎克皱着眉,再看眼尚恩,算了,开动车,派斯英反正有人知道翠沙的住址,问路人就是了。
  车开了一会儿,是安德鲁注意到了扎克在派斯英中绕路,“你在找翠沙老师的住址吗?”
  扎克懒得回答。
  “尚恩说的对的,翠沙老师不看见尚恩就不会想起自己有个儿子。”安德鲁说出了扎克不得不理会的话。
  扎克没有停车,只是分出一丝心神,“你知道什么。”这话没什么好意外,安德鲁的小动作扎克知道有原因。而这原因,应该就要揭晓了。
  “我知道这一直是帕帕午夜希望的,尚恩是他制造出来新神,一个神不需要被人类伦理绑着。”
  后视镜里尚恩飘起来,杵在安德鲁的面前。这画面把娜娜吓着了,抓着自己的安全带一副紧绷的样子。
  接下来的对话仿佛和扎克没了关系
  尚恩贴着安德鲁的脸,“你说什么?”没有什么质问的语气,仿佛只是单纯的不懂就问。
  “恩……你真的想要知道吗?”安德鲁稍微把漂浮的婴儿推远一点儿。
  “我在问你,不是么。”尚恩如此回应,继续贴向安德鲁。
  “好吧。”安德鲁也不推尚恩了,“你被设计的时候,还是巴顿的吸血鬼和阿尔法都在格兰德里过退休生活的时候。”安德鲁在说他自己都还没有出生时候的事情,但没什么好不信的,因为他讲的,是他的神,“巴顿没有一个能站出来抵御即将因为魔宴的贸易推进而出现的共和神的存在,帕帕午夜知道联邦对共和的神来说,毫无抵御的可能。所以,帕帕午夜知道自己需要制造一个出来。”
  扎克把车停路边了,感觉自己会听的心累……
  “但我出生的时候,吸血鬼已经站出来,挡在共和和联邦的接口中。帕帕午夜逼迫扎克给了血让我降生,让我的人类母亲活下来。”
  “是这样没错,但帕帕午夜的目的并不是让你的母亲活下来,而是要让扎克成为你的父亲之一。”安德鲁回答了,“如果你要成为代表联邦所有异族的神,你的身体中,不能没有代表了吸血鬼的血。”
  “那我母亲?母亲代表的联邦人类?”就可以随便去死了?
  “人类不用特别的代表。”安德鲁说出了一句很,很……诡异的话:“你有灵魂,你能代表灵魂就够了。人类,只是灵魂成长、累积灵魂印记的一段过程。”
  扎克仿佛有种顿悟的感觉扎克这听到这句话,不知道为何,想到的是报丧女妖的死亡画面能力。
  原来在帕帕午夜的眼中,不,在巫术信仰中帕帕午夜就是巫术信仰的定义者。在巫术信仰的眼中,人类,只是灵魂在这个世界生命过程中的一个阶段!
  原来曾经为了宽慰爱丽丝而说的,‘你看到的死亡,只是另一个生命阶段的开始’,到头来,这才是最正确的说法!
  尚恩稍微远离了一点儿安德鲁,似乎是为了更好的看到安德鲁全身,打量着,“我觉得,你说的没错~”
  啧,感觉这觉悟不是什么好事。
  但扎尔克无法插嘴,因为吸血鬼需要为人类背书么……实在用不着吧。吸血鬼自己就是个对灵魂最没有敬意的种族。吸血鬼的种族延续,本质上,要的也不过是人类的那坨新鲜的肉而已。
  尚恩想了一会儿,“所以我母亲……”他换掉了称呼,“翠沙存在的意义,就是给我灵魂而已。”
  “恩。”安德鲁点头了,“而她已经完成这个工作了。”安德鲁在这个时候有试图去拉娜娜,仿佛是想表达现在他说的话并不针对所有人类。但安德鲁的手,被娜娜躲开了。
  安德鲁的脸色有些不悦,不过他还是把话说完了,“尚恩,你真正意义上的父亲是帕帕午夜的死徒死亡后被帕帕午夜赋予短暂重生的工具人。一切都在帕帕午夜的控制中,现在,帕帕午夜只是在抹去这个工具存在的痕迹,翠沙的灵魂在逐渐失去她丈夫多活的那段时间的灵魂印记。”安德鲁顿了一下,“你的父亲不存在了,你也就不存在了,对翠沙来说。所以,除非你出现在她面前,生物本能让她意识到你是她的孩子,她不会想起你。”
  最后,安德鲁看向了扎克,话的主语却是“尚恩,你自由了。”
  记得么,这是曾经帕帕午夜用来威胁扎克的话,如果扎克不救翠沙,让尚恩有一个人类母亲提供那所谓的人性,尚恩就会自由,而一个自由的、强大的、不受束缚的神,对世界,是毁灭性的。
  现在可以确定这帕帕午夜是在玩儿扎克!是扯淡!*!
  扎克回应了安德鲁的目光,“你知道这些是因为……”留白让安德鲁自己补上。
  “我问的。”安德鲁的回答,“我知道在印安人巫术天赋凋零的时候,我的出生就是奇迹,我强大,我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巫师。”呃,这孩子的自信,没得救了,“我并不高兴我的神,帕帕午夜在有了我的情况下,还制造出来了一个新的神。我嫉妒了。”极度的自信加狭窄的心胸,这组合简直了,“所以我问了为什么,于是帕帕午夜回答了。”
  扎克都没来得及说什么。
  “所以你是不服我喽~”尚恩又贴向了安德鲁的脸。
  “是。”安德鲁看着漂浮的婴儿,“但我会接受这个事实。”安德鲁再次去牵娜娜的手,这次,没让娜娜躲开,“帕帕午夜对我解释的,你代表的是所有在这个世界中生存的生命,每个灵魂、每个异族。你的自由是现在就开始保护这个世界不被那些不在乎这个世界的家伙攻击,或,等这个世界毁灭了去复仇,反正你很强大,而且这个世界的一切生命都在你身上,这个世界是否还存在都对你不重要。你需要一切能力帕帕午夜都给你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没人会管也没人能管的了你。严格的说,你和帕帕午夜的巫术信仰也根本没有关系,你自己就是某个新生的信仰、物种、生命本身。”
  安德鲁看向不情愿被牵住手的娜娜,话依然是对尚恩,“但和你不同,我是人类,我还要是人类很长一段时间,我不是什么性本善的孩子,我不觉得我有义务去为其它灵魂或异族负责。所以,我的目标只有一个,做我身为人类这一阶段该做的事情,抓好我身边让我快乐的东西。我要做最强大,也最幸福的巫师。”
  娜娜翻了白眼,任由安德鲁牵着了。
  没什么可聊的了,这场对话以一个孩子给自己定下了要做人生赢家的理想为结束。扎克重新发动车,开向诺尔滩让一个全新的信仰、物种、生命本身的身边,多一丝这个世界的良善,总是好的。扎克要把尚恩放到莫尔曼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