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超级电信帝国无弹窗全文阅读 > 超级电信帝国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317章 查清了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蒙晓峰听了之后,笑了,助纣为虐地问道:“那我们能帮你什么忙?”
  他自然知道这一段时间公司的大动作,知道公司从原苏联各加盟共和国特别是俄罗斯挖来成百上千的专家、学者、技术人员,也从全国各地挖来了不少专家,高薪招聘了很多大学生、研究生、博士生。www@22ff@com
  既然连外国佬都能挖过来,到福海省一家合资企业挖几个我们自己国家的专家什么的,还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如果把这些专家挖来对公司还是对自己蒙晓峰都有好处,因为这些专家已经研究长途程控交换机已经有好几年了,虽然还没有最后成功,但肯定积累了不少经验,肯定比自己手下的专家、技术员在长途程控交换机领域有更多的技术。
  所以听到姜新圩要挖人,两人一下就狼狈为奸了。
  姜新圩看到蒙晓峰跃跃欲试,不由笑了,说道:“暂时还没有计划。你让我想想。”
  蒙晓峰也知道自己帮不上多少忙,毕竟挖人无法是提供高待遇、高福利,然后派一些能说会道的人前往福海省引-诱、劝说那些专家,让那些专家跑过来。遇到一些较真的专家,这边才派拥有技术的专家过去,跟对方谈技术谈这边成功的可能性,力证这边研发成功的速度一定会超过对方原来的公司,保证这边会重用对方,从而把对方鼓动过来。
  等到蒙晓峰离开后,姜新圩没有立即思考如果到福海省的富士东公司挖专家,而是继续思考模拟移动手机所需要的零配件和电子元器件,重点是射频单元所需的元器件。
  模拟手机相比寻呼机自然复杂得多,虽然他对其功能很了解,但还没有正式进行设计的他是不可能一下子就知道它需要哪些射频元器件,只好凭着印象和经验把可能用到的全部在电脑里列出来,然后表明哪些肯定是能用上的,哪些是有可能用不上或者可以用其他元器件代替,或者可以在国内采购的。
  花了快四个小时。时间到了下班的时候,他才将有可能用到的电子元器件全部列举完毕,然后通知陈建忠过来。
  让姜新圩吃惊的是,陈建忠一进来就开始诉苦,请姜新圩将他的工作分出一部分,他精力实在忙不过来。现在的他除了负责国内企业为飞讯技术公司配套生产零部件外,还负责对外采购这一大块。
  随着飞讯技术公司的快速发展。特别是随着寻呼机产量的大增以及程控交换机的上马,公司需要在国外采购越来越多的电子元器件和零配件。仅仅负责这方面工作的人员已经有近百人,形成了一个非常庞大的机构,也占用了他大部分精力。
  现在他对姜新圩说,公司要么让他只专门负责国内企业配套这部分工作,要么只负责国外零部件和电子元器件采购这部分工作。如果两边都负责,他根本管不过来了。
  听了陈建忠的牢骚,姜新圩也很无奈:现在公司快速发展,而人才又非常奇缺,特别是这种关键位置的管理者又不是能力足够就可以胜任的。还得考察他们的忠诚度,考虑他们是否在道德上胜任。
  因为这种位置都是位高权重,他们手里掌握的资金都是成百万上千万,甚至上亿美元,一般人还真的无法抵御这些巨额资金的诱惑,很多有能力的人开始时能保证廉洁公正,清贫如水。认为自己从公司拿到了别人做梦也想不到的高薪水,不应该再到外面捞取外水了,应该好好工作以报答公司老总的信任和恩情,也保住好自己这个让人艳慕的工作。
  但是,随着时间的延长,随着接触了不少老板。特别是当其他公司为了获得订单而不断向他送钱送物,请他吃吃喝喝,请他进行高消费,或者干脆送漂亮的女人让他享受时,他就慢慢地变了。一个自律的、具有道德底线的人开始堕落。
  虽然飞讯技术公司为了防止这些事情的出现而设立了不少规定和要求,还专门设立了一个财务检查监督部门,让军人出身的孙进才、文念词坐镇。但姜新圩还是不敢轻易提拔不熟悉、不了解的人,只能暂时让知根知底的老员工死顶着。
  姜新圩笑了笑,说道:“你提的方案我无法采取。我现在手头实在没人接手。要不这样吧,我让魏主任那边调配两个人来当你的副手,让他们一人负责一摊子,等他们能够胜任工作了,再给你担当一半的事情,怎么样?”
  陈建忠自己也知道公司的情况,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
  接下来,姜新圩就请他安排人员去国外采购他所列举的电子元器件和零配件,同时吩咐他那些备注了必买的电子元器件尽可能的多买,尽可能地将它们储备更多,而其他的则先买一批,等产品定型或者等调查了国内生产和销售情况后再说。
  等陈建忠走了,姜新圩正要离开准备前往食堂吃饭,他的秘书却告诉他,有人来找。
  通过秘书来找他的人肯定是公司外面的人,也肯定有一定的来头。他皱了一下眉头,就让秘书通知对方进来。
  看到来人,姜新圩吃了一惊,起身迎接道:“张钢,你怎么来了?”
  张钢笑道:“我怎么不能来?你救了我爷爷,我这个做孙辈的总要来感谢感谢你吧。”
  姜新圩说道:“言重了,这个话我可承担不起,我可算不上救了你爷爷。就算我当时不出现在医院,你爷爷也用不了多久就会醒来。”
  张钢却说道:“不,这事归根到底还是得感谢你。那个药方也是你的,而且还是我们偷来的,怎么说也得向你表示一下谢意。”
  姜新圩不以为然地说道:“那就更没必要的,药方又不是什么机密……,算了,我也不推辞,你要感谢就感谢吧。……,我想今天你来不是专门为这个事吧?”
  张钢笑道:“这才对。……,今天我是陪我爷爷以及他的一些老朋友过来的。”
  姜新圩一愣,问道:“你爷爷也过来了?”
  张钢说道:“不错。不过,他们过来不是为了感谢你,而是为了看望你爷爷,到你爷爷坟前祭奠他。”
  姜新圩更是不解,问道:“你爷爷祭奠我爷爷?你爷爷怎么可能认识我爷爷,我爷爷可只是一个乡下小郎中,他怎么会……”
  张钢说道:“呵呵,你还不知道吧?你爷爷可是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不说你蒙在鼓里,就是我爷爷他们也一样蒙在鼓里。如果不是我爷爷看见你的样子,如果不是你的相貌和你爷爷相似,如果不是你的名字怪异,他们到现在也不知道你爷爷的事情,也不知道你就是你爷爷的孙子。呵呵,我是说我爷爷不知道你的爷爷就是他的老熟人,还是他的救命恩人。”
  姜新圩心里隐隐想到了什么,不但想到了那天在医院里张钢爷爷莫名其妙的问话,也想到了咸空道士见到他时所说的话,隐隐猜到自己的爷爷似乎有一段不平凡的过去,就说道:“我爷爷曾经救过你爷爷的命?他们曾经在一起……在一起战斗过?……,我爷爷过去是不是参加了红军?”
  张钢乐呵呵地看着他,问道:“你也知道你爷爷不同寻常?是你爸爸跟你说的吧。我可是知道你出生的时候你爷爷已经过世好几年了。”
  姜新圩摇了摇头,回答道:“不是。我父亲很少讲我爷爷过去的事。我是从一名道士的嘴里听出我爷爷过去的经历似乎不同一般。你偷的那个药方其实就是那个道士的。”
  张钢说道:“我知道。你爷爷年轻的时候也是道士,曾经跟这个咸空道士是一起的。后来是一个偶尔的机会救治了一些红军的伤员,红军看他的医术高,就劝说他参加了红军,离开了道观。”
  “是这样啊……”姜新圩一时来了兴趣,开始询问爷爷生前的一些事情,也询问爷爷后来为什么离开了部队并在石桥镇乡下过着普通老百姓的日子。
  张钢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了姜新圩,不但说了姜华堂姜新圩的爷爷在部队的一些事,也说了他如何离开部队,为什么隐姓埋名,还说了这段时间有关部门派出了好几个调查组严肃认真地调查了姜华堂在离开红军后所经历的事。
  张钢没有说的是,经过严格调查后,确认了姜华堂在抗日战争期间没有出现通敌投靠日本鬼子的事情。张钢的爷爷以及那些姜华堂的战友们大松了一口气,这才张罗了这次半公开祭奠这位老中医的活动。
  通过张钢的描述,姜新圩才知道自己穿越后所拥有的爷爷有这么一段光辉的历史:
  姜华堂在新圩阻击战中被派往阵地救治伤员,结果在救治了三个伤员之后自己也身负重伤,被一颗子弹击中了腹部,随着他一起上阵地救治伤员的女护士,也就是姜华堂的未婚妻钟倩连忙扑上去对他进行救治。
  可就在此时,敌人的一批炮弹呼啸着砸了过来,钟情想都不想就用自己的身体盖住了姜华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