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无敌附身术无弹窗全文阅读 > 无敌附身术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一百二十五章 脖子前的黝黯匕首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对方人多,实力又强,且身份……
  “身份算个屁!实力强?实力再强能有那小鬼强?人多?哼哼!在那小鬼面前,再来几打也没有用!”soudu@org
  逸皓打电话回去是找祈少伤来帮忙,他这也不算是撒谎,因为祈少伤本就是丹药的主人。
  祈少伤没有手机,逸皓只能打逸婧静的手机。
  为了不引得逸婧静担心,逸皓没敢把这边的事情告诉逸婧静,只说是想问问祈少伤那丹药不能用什么材质的小瓶子装,免得买破旧小瓶子的时候买错了瓶子,一不小心毁了丹药。
  而等逸婧静把祈少伤叫下了楼,再把手机拿给了他,逸皓可就用简洁的话把这边的情况告诉了他。
  祈少伤听了,差点破口大骂。
  有好好的小玉瓶不拿来装,非要找破旧破旧的小瓶子,简直找死!
  对!这就是找死!如果对方不是什么少爷是什么邪修,逸皓和花轻璇已经死了!
  因为邪修可没有那么好的兴致和你多聊多谈,直接就会杀人夺宝!
  而祈少伤用着“幽冥之髓”和“苍灵液”炼制的“凝神丹”和“激神丹”可不仅仅是能够引得邪修夺宝杀人的宝物,就是某些正道人士发现了,也会忍不住的动手抢夺的。
  祈少伤担心逸皓和花轻璇运气偏霉的遇上,没有耽搁,把手机还给逸婧静,对她说道:“婧静姐,二狗子那边我得去一趟,因为普通瓶子要拿来装丹药必须先处理一下才行。”
  逸婧静不疑有他,微笑说道:“去吧去吧,不过要快点回来,要是再像前两天那样,等你再回来的时候,姐姐可要揪你的耳朵。”
  祈少伤连道不敢,然后一晃身形,化作清风消失不见。
  ……
  逸皓打电话是稍稍走开一点打的,加上他又刻意的压低声音,长袍青年和蟒袍青年也没有听到他说什么。
  没有听到也不用介意,他们有实力有身份还有随从,不怕逸皓暗地里搞鬼。
  而见逸皓打完了电话走回来,蟒袍青年微笑问道:“好人逸皓,东西的主人怎么说?”
  逸皓笑着道:“他说他对你的救命东西很感兴趣,还说马上就来。”
  说来就来,一道人影随着逸皓的声音的飘落,飘落到场间。
  这人肯定不是祈少伤,他是一个仙风道骨的中年道士。
  头顶道簪,身穿道袍,手里没有拿着拂尘,拿着的是一卷画轴。
  “请问尊驾那位?我是主城区斌家少爷斌御尘,这是我弟弟斌御风。”
  中年道士的飘落可不是寻常手段,蟒袍青年有些忌惮,就赶忙自报家门,好让对方也生起忌惮。
  中年道士一脸的云淡风轻,不见有什么忌惮,他还云淡风轻的道:“主城区斌家?‘文武双族’那个斌家吗?你们不呆在主城区,跑到这南城区来做什么?莫不是……你们也学贫道云游四方?”
  这话内含信息,蟒袍青年听得出,微微有些恭敬的道:“尊驾难道也是主城区的人?”
  中年道士摆出一个“观书甩拂尘”的姿势,云淡风轻的道:“贫道不是主城区的人,贫道是主城区‘观道书院’的弟子。”
  主城区有五大势力,除却铁家、复姓三宗、四轩阁,余下两个分别是比铁家势大的关家以及比四轩阁门徒更多的观道书院。
  关家就是祈少伤上次试弓时,一箭爆掉了人家的无人机的关家。
  观道书院是个儒道相参的书院,儒道相参,书院弟子自然就或修儒或修道。
  修儒就是儒生,修道就是道士。
  如果眼前这个中年道士的确是道士装扮,他刚刚的“观书甩拂尘”的动作也的确是观道书院的师祖雕像摆出的动作,就是……
  蟒袍青年冷笑了:“观书道院是有修道的弟子,他们也的确自称是道士,可是……他们穿的却不是道袍。”
  中年道士脸上的云淡风轻消去,但露出的却不是身份被拆穿的惊慌,他露出的是看傻子般的神情。
  长袍青年智慧不及蟒袍青年,不过有句话叫“大愚若智”,这一刻,他就智了一回。
  “哥,他要是不穿道袍,反倒穿观道书院的院服到处跑,不就明摆着的告诉世界‘老子是观道书院’的人吗?那可就是找死了!”
  别以为身为五大势力的人行走在外就没有危险。
  那什么羽相十不就妥妥的死在了南城区吗?
  因此要是谁真的那么傻乎乎的成天暴露自己属于五大势力,也真的就是找死。
  中年道士却又恢复云淡风轻的样子,云淡风轻的道:“贫道可不是怕死才不穿院服,贫道不想成天被人献殷勤,要是那样贫道还怎么云游四海?”
  道理也是这个道理,蟒袍青年脸上的冷笑消除,恭敬爬上。
  “那不知道长将身份告知我兄弟二人所为何事?”
  中年道士反问道:“你说呢?”
  蟒袍青年表情微微滞涩,没有说话。
  长袍青年又来智了一把:“道长,您不会是为了她身上的东西吧?”
  中年道士点了点头:“孺子可教。”
  如果斌家还是那个“文武双族”的家族,区区一个观道书院的弟子,蟒袍青年和长袍青年身为斌家少爷最多就是和他见见礼,其他的,才不会理他。
  可是“文武双族”没落,斌家只是斌家,面对庞然大物一般的观道书院,他们想不理会都不行。
  “罢了罢了!既然道长看上,我们让给道长便是。”
  蟒袍青年也懂得取舍,一语说出,就要带着弟弟和随从离去。
  中年道士却又出声了。
  “等等!你们先等等!”
  蟒袍青年顿步,不算太恭敬的问道:“道长不知还有什么吩咐?”
  中年道士还没有回话,逸皓替他说道:“这还用说?显然是他没钱,想向你们要点钱。”
  中年道士云淡风轻的一笑:“方外之人,视金钱如粪土,身上没钱不是错事,再者……贫道想的是借钱不是要钱,是借就有还,等贫道回到书院,会还他们比金钱更有意义的东西。”
  蟒袍青年眼眸微亮:“道长,不知是什么东西?”
  中年道士虚捏茶杯,虚提茶壶。
  蟒袍青年眼光微热:“晓梦蝶羽茶?”
  “晓梦蝶羽茶”据说是“一杯入喉可入梦三生”。
  一生几十年,三生就是一两百年。
  “晓梦蝶羽茶”的作用就是让人用做一个梦的时间,度过了一两百年的梦境时间。
  如此时间,如果拿来在梦境中锤炼招式、拿来在梦境中熟练术法……
  长袍青年兴奋了,还兴奋的道:“道长!我们借!我们借钱给您!”
  逸皓见他的兴奋,摇头打击道:“你借了钱给他也没有用,因为我说了这东西的主人没有来之前,我是不会卖的。”
  长袍青年冷笑道:“这可由不得你了!”
  丹药虽好,可提升的实力有限,而那“晓梦蝶羽茶”要是喝上一杯,无论对他还是对蟒袍青年都将有天大的提升,到得那时,重现“文武双族”的辉煌不是难事。
  蟒袍青年明白其中的重要性,对逸皓露出歉意的表情道:“抱歉了。”
  道着抱歉,蟒袍青年挥了挥手,他身后的随从站出一个,蹬步而出,奔向逸皓。
  花轻璇速度比那随从快,她快的是拔枪,她拔了枪对准那随从,冷声道:“不许动!再动我开枪了!”
  那随从没有不动,他该怎么奔向逸皓还怎么奔向逸皓。
  花轻璇可不是那种拿着枪却不敢开枪的人,她就开枪了,一枪打在那随从的身前地面以作警示。
  那随从无视她的开枪警示,花轻璇微怒,就想来一枪见血的。
  可她这一枪还没有开,“砰砰砰”的三枪响起。
  枪是长袍青年的一个女随从开的,她连开三枪,枪枪的打在花轻璇的脚边。
  花轻璇不得不看向那个女随从,女随从向她露出一个挑衅的眼神,收起了手中手枪,抬步向她奔来。
  花轻璇知道这是女随从想和她近身肉搏,可对方的随从还剩那么几个,她怎么可能用近身肉搏的方式浪费体力?手腕一转,枪朝女随从。
  “砰!”
  又是枪声起,却不是花轻璇开的枪,是长袍青年身后再次走出的一个女随从开的枪。
  她打的是花轻璇手中的枪,枪打枪,枪被震,花轻璇就拿不住枪,加上那边又有枪在威胁,那她也只能舍了枪和奔向她的女随从近身肉搏。
  奔向逸皓的那随从没有用枪,他用的是双拳。
  对方人多,逸皓就不能一上来就把枪棍齐舞的最强手段用上,甚至他连asp甩棍都没有用,他用的也是双拳。
  那随从的双拳硕大,拳面满是老茧,一拳捣出,威势猛,威力足。
  逸皓的双拳和其相比,小巧白净,拳出平淡,无威无势。
  但谁要是小瞧了逸皓的拳头,那谁可就要吃亏了。
  那随从没有小瞧,可他也吃亏了。
  逸皓可是跟着祈少伤连过几天的,祈少伤一根手指就能秒了那随从,逸皓没有祈少伤那么强,让那随从吃亏还不容易?
  但让那随从吃了亏又有什么用?因为一道黝黯的匕首突兀的出现在了他的脖子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