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修真四万年无弹窗全文阅读 > 修真四万年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铁拳之敌(四十五)陷阱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城市渐渐远去。
  残兵败将们,渐渐驶入迷茫的黑夜里。
  离开时,他们已经毁掉了码头上所有来不及带走的船只。
  后面没有追兵。
  暂时是安全的。
  但这样暂时的安全,就像猪羊待宰前的喘息,没有丝毫意义。
  狂信徒们紧绷的神经渐渐松弛下来。
  也有更多时间,思考失败的原因。
  既然是最死硬的狂信徒,自然不会承认他们所崇拜的“真神”,不如拳神殿供奉的“伪神”。
  而罗兴龙大哥在乾元城带领他们活动多年,亦是英明神武,绝不会犯错的。
  至于他们自己的坚贞信仰,更没有丝毫瑕疵,他们一个个都是愿意为了机械和蒸汽之神,粉身碎骨,万死不辞的好汉子。
  那么,蒸汽巨炮的爆炸,这场轰轰烈烈的起事的失败,就只有一个原因了。
  越来越多双充满了怀疑,警惕甚至敌意的眼睛,转动到了格斯和格蕾的方向。
  满身硝烟,尘土和血痕的狂信徒们,像是受伤的恶狼般充满了神经质的不信任,他们蜷缩在黑暗里,盯着灯火下的“圣子”和“圣女”,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喂,你们说,他们两个真是‘圣子’和‘圣女’吗?”
  “会不会哪里搞错了?”
  “如果真是‘圣子’和‘圣女’的话,为什么今日一战,却没显露出丝毫神通,甚至还连累蒸汽巨炮爆炸了?”
  “就是,不是说他们在深山老林里,击退了赤金镇的所有拳手,还把拳神殿祭司都轰得焦头烂额吗?为什么今天,这么紧要的关头,他们连一枪一炮都没有发?”
  “蹊跷,真是蹊跷极了!”
  “别是假的吧,是招摇撞骗,甚至是拳神殿玩的‘引蛇出洞’的把戏,故意送两个假‘圣子’和‘圣女’上门,窃取我们的机密,引诱我们提前起事?”
  “这……有可能,极有可能,听说他们两个的亲舅舅,就是拳神殿的祭司,还是罗天大祭司的师弟!”
  危险的流言,如毒蛇般在黑暗中游窜。
  越来越多狂信徒的眼底,闪烁出了野兽般的光芒。
  他们未必真的相信“据说”,但士气低迷,充满迷茫和恐慌,看不清方向的残兵败将,却急需一个发泄的地方。
  终于,有人沉不住气,站了起来。
  有人带头,就有第二个,第三个和第十个,狂信徒们像是僵尸般摇摇晃晃,朝格斯和格蕾逼近。
  两姐弟也嗅到了空气中不详的味道,不由心中一紧,大惊失色。
  负责指挥船队的安德烈在桅杆上高叫,呵斥这些狂信徒退下。
  但他只是抢占码头的小分队的指挥官,真正对他心服口服的心腹手下并不太多。
  罗兴龙死得突然,并没有将整支乾元城蒸汽军的指挥权交给任何人,现在,船队里地位和安德烈相仿的头领还有好几个,更有不少溃军的头领失陷在城里,他们是群龙无首的散兵游勇,心烦意乱之下,只想尽情发泄恐惧和愤怒,根本不愿听从任何人的号令。
  正当这支溃兵船队如打翻的火药桶,一触即发时,前方忽然传来凄厉的汽笛声。
  头船升起了三只猩红的灯笼——这是“前方敌袭”的信号!
  惊魂未定的残兵败将们,眯起眼睛朝前方看去,不由大吃一惊,好似敲碎天灵盖,灌进去一瓢刺骨的冰水!
  虽然黑夜已至。
  前方却是灯火通明。
  大河上不知什么时候,竟然矗立起了一座插满火把的城寨!
  这座城寨,以几十艘大船为基,大船之间用手臂粗细的铁链锁住,又在上面垒砌木板,木板外面用泥浆涂抹,里面堆满了沙袋,既轻便,又防火,无论火油还是连环弩,想要攻破这座水上城寨,恐怕都不可能。
  城寨之上,挤满了士兵,坚固如墙的盾牌后面,是无数箭矢寒光闪闪的锋芒——虽然拳神鄙夷武器,但对付崇拜机械妖和蒸汽魔的邪魔外道,偶尔用弓箭来以毒攻毒,却是再好不过。
  水上城寨占据了大河中央,两侧留下的河道极其狭窄,还沉入大量沙袋、铁链和粗大的树干,堵得严严实实。
  大河两岸,亦点燃了成百上千支火把,无数弓箭手杀气腾腾地列队,准备杀戮。
  一旦船队准备绕过水上城寨,走两边的河道,一定会有大量船只被淤塞河道的杂物纠缠住,沦为刺猬般的箭靶。
  大河上下,顿时传来凌冽的杀意,原本通往南方希望所在的逃生之路,瞬间变成直通阴曹地府的致命陷阱。
  “我们中计了!”
  安德烈和残兵败将们终于反应过来。
  怪不得罗天大祭司不急着追杀他们。
  原来早在大河上设下了这样的埋伏。
  如果说,在乾元城里时,他们这些机械和蒸汽神教的核心教徒,还可以趁乱突围,逃到深山老林里,或者乔装打扮,散入民间,给拳神殿的甄别和抓捕造成极大麻烦。
  那么现在,他们就是心甘情愿地聚集到了一起,在大河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根本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一时间,汽笛声从头船响到了尾船,所有船只上都挂起了“准备作战”的红灯笼,但红芒映照之下的狂信徒们,就算还有作战的勇气,却已经彻底失去了胜利的希望。
  “没希望了,全都完蛋了,我们逃不出去的!”
  “罗天大祭司算到了一切,我们完了!”
  “蒸汽之神啊,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您已经降下了启示,却不赐予我们最后的希望?”
  不少狂信徒都跪在地上,仰天长啸,嚎啕大哭。
  也有些双目赤红的家伙,继续对格斯和格蕾怒目而视,似乎想要斥责,就是他们两个假冒的“圣子”和“圣女”,把大家引到这样的绝境。
  但是,当一名狂信徒真的扑向格斯两姐弟时,却被始终沉默的格斯一脚踹开。
  少年不知哪儿来的力气,这一脚在对方胸口踹出了骨裂的声音,险些没把这名狂信徒踹下河去。
  随后,在众多狂信徒惊诧莫名的目光交错中,格斯从身后的背篓里,一点一点,一寸一寸,抽出了他的“黑潮”三联装重型火神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