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擎国无弹窗全文阅读 > 擎国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二百二十六节、薅商贾羊毛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泰州学派除了继承了王阳明知行合一的学术理念,出了很多热衷科学探索的学者之外,最重要的也是最为理学忌惮的就是在明末实践类似社@会@主@义@的治理结构,这岂能不让其他儒生群起而攻之。
  也难怪张韬会对这个学派如此看中,虽然他们的试验还十分原始,理论上也假托佛教众生平等的论调,但至少也算是对中国未来发展方向的一次有益的探索,只是后来被整个士绅阶层联手扼杀了。清朝在入关之前本身就是奴隶制,更不可能喜欢这种包衣和主子平起平坐的学说。
  被姜田发现的泰州派门人就是汇明书斋的老板罗木阳,因为这人太过特立独行,所以姜田便留意上了,并且一番调查之后得知他本是泰州派的传人,但自己的恩师遭人陷害而冤死狱中,他本想进京赶考走进权利中心之后,再为老师平反,谁知天下却已大变。
  这就解释的通他为什么会有后来的那些行为,反正天下都已经不是明朝朱家的了,自己的仇人也因为是东林派系而遭到打击,对于他来说心灰意冷之后开个书斋传播一点心学的知识,就成为了最终的生活方式。
  姜田决定暂时不点破他的身份,想看看他究竟来此干什么,如果只是学习一下新学的知识,然后还回他的书斋当个小老板,就说明他除了学问已经别无所求。而如果他参加了这一次的公务员考试,就说明此人还是有一展所学的野心。
  虽然扛了一个校长的名分,可姜田的工作重心毕竟不在教学上,他只需控制好教学内容就行了。至于哪些是主要的工作,据前来观摩学习的张环总结,那就是在新的执政官僚体系建立起来之前,所有的工作都是姜田的主要工作。
  比如正在召开的招商引资大会,谁也不知道这会应该怎么开,姜大人只能亲自上阵,带着一帮还算年轻机灵的文吏主持,希望通过具体的工作使这些人快速适应新的工作要求。
  值得欣慰的是,因为知道自己将来的命运是和新政捆绑在一起的,这些人工作起来也就能认真细致的去执行每一个命令,能理解的要执行,不能理解的也要执行,在执行中加深理解。
  聪明的当然知道这是千年未有的良机,中国历史上不乏各种“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传奇故事,朝堂上的大佬致仕还乡时也总是说一句:臣起于毫末……
  但是真的细究起来,这些人真的都是社会最底层吗?说一鼓作气的曹刿,虽然穷但也是士族出身。本身就和其他农民不一样,在当时有受教育的特权。至于出现科举之后,虽然有了一个穷人上升的通道,可是到了明末,这条路越来越多的被官绅阶级把持,穷人读得起书吗?
  之所以说姜田的新政是千年未有,是因为这是第一次打破了身份阶级的限制,理论上三教九流都可以通过学习与考试来改变命运,作为官与民之间的衔接,这些小吏能最先发觉到这其中的巨大机遇。毕竟穷人依旧还是不能供养孩子读书,而他们却有这个财力与意愿。
  这次的招商引资会还是在衙门里开,在这个单辟出来的会议室里,越来越有后世的风格,一群衣冠楚楚的商贾围坐在一个巨大的新城规划沙盘的周围,主位上则是姜田带着自己的一众跟班,当然张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观摩的机会,也跟着一起来了。
  本来这些商人们已经习惯了姜田的平易近人,正主没到之前,也是一个个相互寒暄着好似多年不见的老友相聚。但是当门口的小厮报唱太子殿下驾到的时候,这帮人先是一愣,然后也甭管正在干什么,一律七扭八歪的跪倒在地。
  吴远倒是没有什么感触,反倒是觉得这帮人跪的也太不整齐,实在是没有礼数。可姜田就只能苦笑了,看来在自己眼中属于问题儿童的张环,毕竟还是这个国家的储君,和自己的地位不可同日而语。
  等姜田他们都落座之后,原本还有说有笑的商人们一个个都面容严肃的站立在一旁,再也不敢坐下。还是张环恕他们无罪之后,这才欠着屁股小心的贴在椅子上,看那姿势实在是累人。
  “你们那……”姜田用笔尖点着这些人:“咱这殿下是心胸宽广,本官也不是什么吃人的魔鬼,用得着这么小心翼翼吗?”
  这些人虽然连忙口称不敢,但还是有人在底下偷偷的擦汗。姜田只好先不去管这些人,端起眼前的茶盏就喝了一大口。然后就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说了一句:“跑了一上午,中午都没正经吃上口热饭,好不容易把你们这些大忙人凑齐了,就赶紧过来开会了,你们也不用担心什么官场规矩,我这里先吃点糕点。”
  姜田大口的吃着面前盘子里的点心,当然这些东西在每个人的面前都有,可谁敢在这放肆啊?众人还在愣神的工夫,就见一个办事员抄起了一根教鞭,指着当中的沙盘说了起来。
  很多人都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了这个沙盘,聪明的甚至已经从这个规划中看出了一点端倪,也嗅到了商机。现在有人站出来讲解一番,就更是加深了他们对这个规划的了解,有些人表情不由得凝重了起来。
  眼见介绍的差不多了,姜田拍拍手上的点心渣子,又喝了口茶漱漱口:“大概的内容大伙都听见了,在座的也是第一批参与者,最近大伙的买卖做的如何啊?”
  听他这么问,自然是不约而同的齐声说好,更有甚者还站起来称颂姜田的少有的兴邦定国的能臣。姜田一看这人,自己还真认识,就是因为行贿而挨罚的那个胖子。
  姜田看着他哭笑不得的说到:“你呀,当着殿下的面这么夸我,知道的是你本性难移拍马屁拍习惯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怀恨在心打算在殿下面前给我‘添彩’呢!”
  这个胖子一听吓得险些失禁,赶紧又跪在地上连称不敢。吴远在旁边差点没憋住笑,心想你姜田大逆不道的言论多了,还在乎这点捧杀的套路,既然你那么清楚怎么就不能低调一点呢。
  安抚了某个吓坏的胖子之后,姜田才又说到:“其实不用大伙说我也知道,诸位老板现在不说是日进斗金,可也是蒸蒸日上吧?”
  姜田这番话引起了众人的共鸣,虽说商税只在一些特定的行业才有减免,可大伙多少年都没见过这种繁荣的景象了,尤其是此地的经商环境之好,也是前所未见的。单单是各种衙门的规费摊派就几乎没有了,打秋风的衙役书吏更是连影子都看不见,商税规定交多少就是多少,多一分也不要,就是这税率比前明高了不少。
  这些商人都精明的很,别看明朝官面上规定的税率极低,但是你要想做生意,这黑白两道哪都不能得罪,伺候各路牛鬼蛇神的银子一点不能少花,生意稍微做大一点,若是不主动找个靠山投效点股份,也是会被人吃的连渣子都不剩,这样一算,每年盈利的大头还不见得能留得下呢。
  不等他们接着感慨一番,姜田接着说到:“可是我也知道,你们现在要想更进一步,却也是困难重重对吗?”
  这话又说到了这些人的心里了,岂止是困难啊。有些连锁的商号已经动员全国的分店支援这里了,晋商更是整族整族的往这边搬,就这都不能拉平越来越高的经营成本。
  这第一个困难就是人手不足。因为本地也正在大规模土建,而且本地的农民更信任官府,并且在工地上打工还是零工的性质,不影响家中的农忙,所以本地的主要劳动力都集中在各大建筑工地上。对于加工、物流、零售等需要长期在岗的工作,他们兴趣并不大,哪怕这些商户都已经开出了让自己肉疼的价格,还是有着巨大的劳动力缺口。
  第二个困难就是住宅及商业用地供不应求。在这里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住房紧张、扩大经营的房屋同样紧张,导致第一批开发建设的地皮价格暴涨,为什么晋商、盐商现在死心塌地的跟着姜田,就是因为仅仅是第一批认购土地的价值都赚回了几倍的投资。
  第三个困难就是资金周转的瓶颈。要说一个地区繁荣了,人口增多了,除了对粮食、住房、布匹、医药等刚需会增加之外,许多精神文明上的需求也会增加,就比如现在自发形成的一些卖艺、算卦的,甚至是半掩门、暗门子这些干皮肉生意的,大多聚集在城北运河以及城东天后宫一代,后世出名的南市三不管,此时还是一个叫南城洼的大水坑。精神世界丰富了,那么这钱财的流动也就加快了,连带着旧币与新币的兑换也就越发的急迫起来。
  以上这三大问题,都算是商人们幸福的烦恼,没有繁荣的经济就不可能催生出这么多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又实打实的影响到了他们扩大经营。同时也影响到了姜田的发展计划。
  听到姜田能一针见血的指出这些根本性的问题,原先还以为要被叫来摊派“放血”的商人们,逐渐开始忘记了他们的初衷,这些人本来都想好了,天下哪有不吃腥的猫?姜大人只要不太过分,他们还是很乐于孝敬一些微薄之力的。可听这话头的意思,又不像是找自己要钱的。
  “诸位也都看见了。”姜田结果教鞭指着沙盘:“原先向东及向北的城区还要扩大,你们现在都明白了要想富先修路的道理了吧?”
  底下轻笑了几声,算是默认了这个街头标语,然后就见姜田继续用教鞭一划拉:“城南和城西的土地也不能闲着,既然这里远离公路,我看作为住宅以及教育用地是很合适的,当然也要预留出足够的市政设施用地。”
  此时一个留着山羊胡的老头捋了捋自己的胡须,看看周围有些咋舌的同行们,站起来抱拳拱手向着姜田:“老朽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请说!”
  “谢过大人。”老头清了清嗓子,用手虚指着沙盘说到:“使君的魄力的确是惊为天人,可您刚才也说,此时的天津卫缺人、缺房子,我等就算略有薄资,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依老朽愚见,还是先开这沿路之地较好!”
  他的话说出了在座商人的心声,既然大家都看出了公路两边的地皮值钱,为什么不先开发那里,而要舍近求远的去城南和城西?再说盖房子住人还能理解,这教育用地又是怎么回事?建个学馆能用多少地?
  姜田听他说完也不着急,转头看见张环也是顶着沙盘若有所思,于是笑着问到:“殿下可是在想臣的用意为何?”
  张环一听自己被点名了,顿时有一种上课时回答问题的感觉,所以也就没有在意这个场合他身为太子要少说话:“先生的想法……学生还是能明白一二的,只是如今既然缺乏劳力,为何还要如此大费周章?”
  听他说能理解自己的用意,姜田顿时来了兴趣:“哦?你不妨说说我是怎么想的。”
  吴远听了这段对话直想拍桌子,这是你们师徒俩言传身教的时候吗?张环也是毫无自觉的回到:“先生这是在未雨绸缪,本地建城盖因位置险要,兴盛则全赖运河,如今更是有公路贯穿,可说是四通八达之地。莫说是精心规划,就算本地官员无为而治,百十年后也会是商贾云集、人烟鼎盛。”
  在座的这些商人们一个个在内心中暗自点头,他们若不是也看出了这其中的关窍,就凭姜田的三寸不烂之舌,也未必能打动他们前来投资,姜田的作用更像是加快了这一进程的催化剂。
  不过张环的话并没有结束:“正因如此,先生人为加快了积累阶段,才导致各类配套产业与发展速度脱节,除了外迁人口之外,更重要的是提高劳动力的整体水平,使其达到为今后发展提供优质服务的需求,所以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必须从现在就开始为今后的发展培养人才,就算是依在座诸位的意见先开发沿路土地,也会因为缺乏专业人才而导致同质化竞争且效率低下。而优秀的人才自然要有优秀的居住环境,否则仅靠高薪未必能留住人心。”
  姜田不得不为自己这个学生鼓掌,他算是学到了自己的精髓。只是这些商人们却听得懵懵懂懂,很多话明明听得很清楚,可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也不管这些人听懂没听懂,姜田继续向张环发问:“你既然有如此见识,那你若是我该当如何?”
  张环想了想:“规划可以出,但不急于一时,这几日跟着先生奔走,学生发现本地就连没什么本事的普通劳力都一人难求,更何况有手艺或是识字的账房先生之类,那简直是有市无价,恐怕现在各商号都是靠着从外地支应人过来使用吧?”
  这回商人们都听懂了,也都感慨着点头。这就回到了第一个问题,人不够用,懂技术识字的高级人才就更不够用,没有这类人才,就算有专利有场地,也开不起工厂,建不起作坊,撑不起门面。
  “所以,学生认为,当下最要紧的是解决人口问题,除了朝廷准许外人迁入,本地的妇女儿童也应动员起来!但儿童却必须由所雇佣的商号负责教育,若是将来学有所成,也必须准予其另谋生路。”
  姜田此刻露出了会心的微笑:“殿下能想得如此深远,我很欣慰啊。”
  他们俩自吹自擂不要紧,可是底下的商户们内心却咯噔一下子,他们不是没想过招收童工,可是本地土著只有两类人,一类是原先的军户,这在国家没有法令颁布之前,谁也不知道能不能脱籍。另一种就是周边的农民,可是现在土地矛盾并不突出,家中有几亩薄田的谁愿意把孩子送进城当学徒。
  再说这年头的童工几乎都是终身制的,除了少数小手艺人的学徒能出师之外,大商号的童工都是在东家这里干到死的,无非是混得好能当上某个门面的掌柜。照太子这么说,自己不仅要负担学徒上学的学费,等学有所成了还要拱手送人?
  早就知道这帮人在想什么的姜田也不点破,只是顺着张环的话继续说下去:“百年大计的确是教育为本,不仅是朝廷需要人才,就是这些商号现在也急需各类人才,原先那种言传身教的办法根本不能胜任今后的工作,所以他们是要培养自己的专才,不过咱可以将这个过程反过来,先设立一所专科学校,争取用一到两个月就培养出一个在某项领域有一技之长的年轻人,考试合格的发给毕业证书。再由有需要的商号前来招募,凡是出资兴教的都可以优先招人,也可以让商号将自家子弟送来代为培养。将来若是还需要进学,也可以凭着毕业证回来,毕竟咱们的目的是兴工商而推教化。”
  姜田这个办法让张环眼前一亮,短期培训的专科生,目前足够工商业的起步。若是真的需要提升技能或学历,也可以有个进修的通道。假如这里边真的出了几个能进京赶考的举人,或是在专业领域技术精湛的人,就凭这些商人真的能留住人吗?就算想留也不知道要开出什么价码才行。
  不仅张环听明白了,这些商人虽然对一些新的词汇还是不明所以,但是这个模式却完全搞懂了。大家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中华朝什么最贵——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