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三国中的仙与大王无弹窗全文阅读 > 三国中的仙与大王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006】瑶女之剑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辒辌车缓缓行驶在官道上,车厢中的杜洛洛拿小手指头戳弄着光团,而杜畿依旧在旁边纠结、烦恼。
  忽然之间,御者一扯缰绳,“唏律律”,车马止行。www!22ff*com
  “怎么了?”杜畿掀起车帘,问道。
  “公子,前方密林中有兵器交撞声传来,怕是有灾祸事!”
  “速速绕道!”
  本来就觉得自己麻烦事不断的杜畿,立刻对御者下达了命令——掉头绕着走!
  御者刚要有所动作,前方一骑自密林中蹿出,迎着辒辌车奔来。其后有十余人手持刀斧徒步追赶,口中吆喝、叫骂声不断。
  “小子别跑啊,你不是要‘斩尽我等匪类’的吗!”
  “留下你囊中钱财!”
  “莫走了那小矮人!”
  “……”
  杜畿一拍脑门,晚了!
  确实晚了。
  这群面相凶恶、手持兵戈的“匪类”,自然追不上飞奔的马匹。只迈了几个大步,便都骂骂咧咧地放弃了,转而望向官道上的杜畿一行。
  “大兄!你看这车!”
  “啧啧,这车驾,就算是倒手也值个几金!”
  “哈哈,放跑了兔子,逮着个鸷鸟!哈哈,值了!”
  “这趟下山算是赚到了!”
  “……”
  一群人嘻嘻哈哈围住了辒辌车,见御者还提着缰绳、没死心地打马回转,为首的“大兄”直接一刀砍了过去。
  御者吓得一把丢掉缰绳,紧退回车厢处。他那副胆小劲,引得众“匪类”哈哈大笑。
  那“大兄”则直接朝辒辌车的车厢中喊道:“呔!车上的人全都给某家下来!”
  “莫不是有位小娘子?!”一匪色眯眯地道。
  “那就更得下来,让大家伙一并瞅瞅了!”
  “大兄先瞅,你我在后。”
  “啧,刘大脑袋说话就是待听。”
  “谢谢大兄夸奖!”
  才出了大王山,又入了土匪窝!
  当真是流年不利!罢了,见机行事吧。
  若真有个不好,那大不了就拼却此身,只要能换来洛洛能逃过此劫便好!
  杜畿苦笑着,拔出佩剑就要下车,又忽然转过头、低声对自家乖女儿道:“洛洛,捏碎光团!”
  “嗯。”
  光团一下就碎裂开来,但除去点点荧光,便再无其他的异象。杜畿一愣,正要再细问洛洛“是否有仙法”,却听见车厢外的匪寇不耐烦的大骂——
  “再不下来,老子就劈烂你这破车!斩掉你们的狗头!”
  杜畿无奈地走下辒辌车,反握长剑,朝围在车周的众人拱了拱手:“京兆杜家,杜畿杜伯侯,见过诸位好汉英雄!”
  “京兆杜家?没听说过。”
  “扯什么京兆,以为说这个我们兄弟就会放你离去?笑话!”
  “既然是世家子,想必钱财不差。”
  “交上……”
  一挥手止住众匪寇,为首的“大兄”开口道:“杜公子一看就是高门大闾的富贵之家,想必也不差我们这点吃食。若能周济一二,我们兄弟抬脚就走!”
  他见这杜畿虽陷于险境却丝毫无惧,举止有礼、言谈有度,确实是世家大族的风范,便打消了之前杀人取车取财物的想法。
  只要是钱财过手,便放过此人也无不可。毕竟能少了很多的麻烦。
  “大兄”心里如此想着,不过他没料到对面的“杜姓世家子”竟然不上道!
  “杜某如今囊中羞涩,唯一值钱的家什便是这辒辌车了。诸位英雄若想要,尽管拿去!”杜畿苦笑道。
  他也知道此话一出,已方三人的处境可就危险了。但是,他当真是囊无布泉、身不十文。如此困窘的境地,虽与辒辌车这一“豪华”座驾不符,但也确实是实情。
  果然,他的话一落地,对面的匪寇大哗!
  “这是哪里的世家子,吝啬至此!”
  “惜财不惜命,可笑!”
  “不可笑,该死!”
  “杜公子莫要戏弄在下!”那“大兄”牛眼一眯,提刀怒喝,“某掌中长刀虽不利,斩你项上头颅足矣!”
  此话一出,其他匪寇一并举刀,围了上来。
  杜畿心中苦笑连连,不得不握紧手中长剑。
  “好!好!杜公子当真好胆识!”匪首大手一挥,“既如此,也毋须多说,杀!”
  御者抽了根横木,哆哆嗦嗦守在车厢外,而杜畿则双手倒持长剑,直指马匹后臀!
  自己怕是躲不过今日一遭了,眼下只希望这一剑能让受惊的马儿带着宝贝女儿逃脱此劫!
  泰一保佑,愿洛洛化险为夷!
  闺女儿,保重!
  在众贼寇围上来前,杜畿持剑猛然刺了下去!
  “住手!”
  出口大喊的,是先前“逃走”的那一骑。他竟又跑了回来。
  这骑士身长仅七尺,然身材虽短却精壮彪悍,舞起一柄精钢剑,左挡右拆、前刺后挑,生生杀入贼寇的包围中,与停手不刺的杜畿汇聚在一起。
  “这位壮士,你怎又回来了?!”虽在厮杀之中,杜畿依然忍不住多嘴一问。
  “哈哈,累你困于众贼之手,曹某多有愧疚,所以就赶了回来!”
  这矮汉子甚是豪勇,与那“大兄”对斩数刀就将其杀得手酸脚软。可惜贼人众多,那匪首又唤了五贼相助,以六敌一,死死压住了矮汉的攻势。
  “曹兄,贼人势大,怕事不谐。”
  “哈哈,大不了舍此一命!”
  “曹兄高义!”
  “不知兄弟你尊姓大名?”
  “姓杜,名畿,字伯侯,曹兄你呢?”
  “姓曹,名……”
  这矮汉子还未说完,就听那大兄一声怒吼:“竖子目中无人!欺人太甚!”
  搏命厮杀之时,你二人还在这儿通名报姓,是欺我长刀不利乎?!
  “竖子,死来!”
  匪首面目狰狞地一刀劈下,众贼寇也大呼小叫地刀砍枪扎、用出了死力,不消片刻,危局即现!
  曹姓汉子武艺强横,虽有六人围攻,也仅是手忙脚乱。而武艺不值一提的的杜畿、御者两人,交手不过十合,就被斩中数刀。御者伤及胸腹,鲜血迸洒,眼看就要不行。而杜畿则只是被斩中一臂,不是要害伤口,尚可勉力支撑一时。
  杜畿受创在身,心里却更因女儿的安危而急如焚火,但任他如何思索,也想不出可令洛洛脱身的办法。更雪上加霜的是,他看到了那暴怒的匪首竟抛下他与矮汉两人,提着刀骂骂咧咧地走向车厢!
  “贼子!”杜畿又怒又急,舍下对手,举剑刺向那匪首。
  匪首回身一刀,轻松将杜畿的含怒一剑打偏。杜畿趔趄了身子差点倒地,他稍一定神,翻手还要再刺时,就听见那曹姓矮汉大叫“杜兄小心!”
  一枪奔其后心扎来!
  杜畿闪避不及,正要哀叹一声“我命休矣”,却好似听到自家女儿叫了一声“阿翁”。接着就看见了一道闪烁的剑光,迎面而来,又如流星经天,擦过自己的发际。
  “噗!”
  “啊……啊!”
  杜畿转头看去。
  身后的一名匪寇,弃了长枪,双手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喉咙。哆哆嗦嗦,想要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口。再然后,鲜血汩汩自其双手的指缝间流淌出来,“扑通”一声,他倒地死去。
  有人相救?
  杜畿猛一愣神,不过马上就想到自己仍处在战场、不可分心,忙转过身子提起长剑,凝神以待众匪。然而,令他惊讶的是,一众匪寇都傻傻地举着刀枪,呆呆地望着前方。包括那曹姓的矮汉,也都是一副痴痴呆呆的样子。
  怎么了这是?
  杜畿顺着所有人的目光看去——
  一女立在半空中,轻裾随风摇,罗衣何飘飘。
  眉如翠羽、齿如编贝,如瑶女莅临凡俗。
  所有人都迷在当场!
  只一个例外,杜畿。
  他的关注点却与其他人不同——
  这“瑶女”的个头,不足五尺!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