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三国中的仙与大王无弹窗全文阅读 > 三国中的仙与大王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004】刘宏心思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刘宏高卧在长椅上。新奇中文iqi.
  随着那燕大王名传四海,他平日里常坐的“胡床”,也随之流传开来。www!22ff%com
  商贾逐利,更创新了无数的“胡床”样式。长椅短凳,宽窄不同。
  刘宏犹喜此圈背长椅,铺以蔺莞,覆以麑裘。最是舒爽。
  这燕大王倒是真会享受。
  刘宏忍不住又往那一片浮在高空的桃花林看去。
  [桃源仙乡],这是从[仙门]弟子中流传出来的名字。
  其上有仙桃、仙泉、灵兽。
  据说,那仙桃成熟时,闻一闻延年八十,尝一口增寿八百。若得久食,可保长生。
  据说,那仙泉之水,似寒实暖,饮一盏,即脏腑俱壮。若得沐浴其中,更可褪去凡胎、仙体大成。
  据说,桃花林中,灵兽竞走。有云间腾跃的天马,有载人冲霄的仙禽,亦有那涂山旧闻、王母轶事中的神兽——九尾狐。
  有关的无数传闻,为洛阳人津津乐道、口口相传。然上至百官、下至黎庶,终无一人得入其中。
  即便是当今天子,也被拒之于桃林外。
  后又有人言,纵然是在数万人的、二百余人的[仙门]中,也仅有白虎城守、数大真传,得赐仙缘、入林一观。
  就在这纷纷乱乱的传言中,一女闯入了大众的视线。
  任秀儿,鄄邑村夫之女,因貌美而被仙人纳为真传弟子。赐以仙宝、授以神通,乃是至今为止唯一一位自由出入[仙乡]者。
  貌美!仙宝!神通!
  “仙人选女为侍”的流言,由“蔡女”一事衍生,并由此愈演愈烈,后虽有[仙门]弟子出面辟谣,却已然遏止不住。
  刘宏冷眼旁观着事态发展。
  他对[仙门]、燕大王的感观,颇为复杂。
  长生久视,谁人不想。
  起初。那燕大王“仙名才显”时,刘宏是将其视作李少君、宽舒、少翁、栾大之流的方士看待,一度想赐以仙家待诏一类的官职,征其入朝堂。
  待后来。燕大王威名有加、神通渐展,刘宏知其确有大能。然因其人“聚众邀名”、“招揽少壮”、“收商贾心”的作为,刘宏一直心有芥蒂。
  接下来,未待他多作试探,形势疾转而下。先有“天降城池。骇敌二十万”,再有“降雪雨、立”。
  当消息依次传来后,他无法想象,若有一日“天降雄城于京都之上”,大汉子民将“舍洛而就仙”、抑或“与刘家共存亡”?
  这一问,盘亘在其心中,久久不散。
  此后,他赐之名,又以“十里之地”试探,那燕大王未置可否。
  再之后。红鱼现世、异能大兴,刘宏趁机设、分薄的声势,而后又邀来京,以探、的差距。
  然而,、小儿踏云的神异,“仙人选女”的流言,袁公路的插科打诨,完完全全将的声势压了下去。
  刘宏望着高台之上、打斗得热火朝天的,心里又恢复了数月之前的抑郁。
  修行至深,可否成仙成真?
  皇室与他。当如何自处?
  若他刘宏似武昭宣一般痴迷仙道倒也罢了,偏他舍不下宫中佳丽、皇位权势。真要他像那忤逆子一般,终日山中修行、还与布衣黔首厮混在一起,那还不如直接驾崩了痛快。
  对了。那该死的忤逆子,竟因一女而顶撞于他!
  这竖子,越发讨人厌了。
  ※※※
  燕大王倚在桃树上,也在关注着。
  名不副实!
  数万中,燃火五指、弄水成团、覆冰一拳。于战力而言,虽有增加。却微乎其微。
  眼下的,虽名为异能,然而所比较的,依旧是个人武艺。
  燕大王对愈发失望,不过,他所关注的重点,却不在于此。而是在于一位位参赛者的“自报家门”。
  “某夏侯渊,请指教!”
  “曹洪……”
  “雷薄……”
  夏侯渊、曹洪,因人妻曹之故入了,这倒没什么。有趣的,当是后来几人雷薄、乐就、李丰、俞涉。
  这四人本该是袁术的大将,此时竟一股脑地成为成员,转而与袁术对立。倒真有点意思。
  “程普,请……”
  “祖茂……”
  孙权手下的一干武将,昔日败于潘凤的几人,也各自得了,登台大比。
  “……”
  “……”
  “……”
  时间一点点过去,燕大王再没听到熟悉的名字,略略有些失望。之后,便回到泉水旁。
  两只小鹤与小马驹,在山岩旁奔跑嬉戏。小狐狸枕着蓬松的九条尾巴,懒洋洋地晒太阳。而新来的小熊猫,则在燕大王的“试验田”中,专心致志地看护着几株青苗,直到燕小乙出现,才慢悠悠地爬了过来。
  小熊猫的吃食,与其他四只小兽又有不同。大王掌上的水果、桃树根旁的蘑菇、清泉之中的红鱼,凡此种种,小家伙都曾啃上几口,却从不多吃。
  燕大王便令秀儿从市肆中购得几段竹鞭,埋在黍苗旁,每日浇以灵泉。这小熊猫,于是天天守在左右。
  与五只小兽戏耍一番,燕大王忽然记起昨日关羽曾言“张益德之幼兽,服灵药而有所长”一事。便打开了“轮盘抽奖”,想抽出几枚、,用来喂食小兽。
  转动,飞速、缓慢,停止!
  “叮!”
  。
  “叮!”
  。
  ……
  “一鱼呕万人”的袁家嫡子袁术,远远地望着兵器对撞、呼喝满场的十几座高台、十余万人的会场,心里有些遗憾。
  本仙长与那家奴的比试,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呼哧呼哧!”
  大口大口的喘气声,从身后传来。袁术转头看去,一八尺大汉,扛着一把三尖两刃刀,满头大汗地跑过来。
  “这位壮士,如此疾行,所为何事?”
  “去往城中,参加天子所设!呼呼!”
  “?小儿嬉戏!”
  “阁下何出此言?”
  看着大汉疑惑的眼神,袁家嫡子眼珠一转,一声唿哨,暴龙自道旁的密林中奔跑来。
  “这……怎有如此巨大的?”大汉吃了一惊。
  “此乃暴龙,非是寻常。”袁术道。
  “?”大汉很是疑惑,见袁术不答,遂又问道,“阁下方才所言乃小儿之戏,何以……”
  “你且随我一观。”
  袁术说完,即跨上暴龙,领着大汉,向那所在的西郊赶去。
  大汉先是不解其意,然行过二里、离那数万人汇聚处近了,却猛地发现不对。
  过往行人,只要一见到巨兽上的骑士,莫不掩口而退。
  又待走近些,即有人大叫“袁公路来了”!
  巨兽踏足向前,人人如鸟兽散。
  再近些,数以万计的围观者,及台上的比试者,皆俯身拾起土块、石子,远远地砸了过来。
  袁术二人不得不转身而逃。
  跑出将近一里路,大汉喘着粗气停下脚,看着巨兽上施施然弹去灰尘泥土的“袁公路”,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阁下何人?”
  “袁术!”
  “仙门?!”
  ※※※
  洛阳内外热热闹闹,白虎仙乡却平平淡淡。
  弟子谷寨修行,商贾农夫各从其是。耄耋老朽持杖缓行,垂髫幼子嬉戏为乐。
  平和、安定的气氛,弥漫了山与城。
  唯一与之不相协的,便是护城河畔皱眉而立的陈城守了。
  “半月时间已过,怎还不见大王所言……”
  “城守!红鱼!红鱼!”
  内门弟子罗猛的一声喊,打断了陈城守的喃喃自语。
  红鱼?
  陈城守顺眼一望,护城河中水花翻动。
  红鱼一尾,长逾半丈。
  ps:家里有事,发得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