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三国中的仙与大王无弹窗全文阅读 > 三国中的仙与大王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015】董卓出征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吕布上前,李进微笑示意。两人曾于“山巅较武”,对彼此的武艺,互为赞许。
  吕布恭敬见礼。
  [仙门]真传弟子共有七位,若论起眼下的声名,则首推第七[真传]燕云。[讨袁]之役,一式[雷霆巨掌],毁营灭寨、震慑群敌。而后制“水火”三轮车,奇思巧为,风靡兖州之地。
  据说[白虎商会]的甄会长特意登门拜访,订制了三台分别由“冰水火”[异能]驱动的[三轮车],要在腊月[拍卖大会]上高价出手。多少豪商巨贾闻之,竞相筹备重金、赶赴白虎,欲争此“日行数千里”的奇物。
  而若要比起人缘好坏,则当属[真传]潘凤。其人出身医家,却弃医从武,最好与人为善、交结朋友。他和[真传]关羽相交莫逆,又与袁术、张燕、公孙瓒等[内门]为友。虽有“交往太平渠帅管亥”的不良行迹、且常与[真传]巫罗斗气,但瑕不掩瑜,仍算得上[仙门]人脉第一。
  最后,如果让三百多名[内外门]弟子评判“哪位[真传]最受推崇”,则必然是李进李行之。
  昔日的“三食老妪”、今日的刘氏,可是顶顶有名的人物。当年“杀虎奉母”事,至今犹在流传,于孝德一项,李进堪称一时典范。而且其人低调谦逊、不朋不党,人前人后,亦不说是非,称得上私德无亏。
  至于,他非“生具灵根者”,得后,即奋身独步、朝夕修行。历时一年,以“无缘仙道”的资质,将、、三种修至巅峰。而后得“塑、赐”,再次踞之巅。如此赞他一句“众弟子的修行楷模”,毫不为过。
  吕布素来自矜武力,入后却在李进、关羽、黄忠、夏侯惇处,屡屡碰壁。尤其是李进,其枪法戟术之妙,实乃吕布平生仅见。
  是以,吕布虽与潘凤交好,却也如弟子一般,对李进最是推崇。
  李进还之以礼,同时示意吕布检测继续。
  吕布遂伸手触球,闭目默念“燕大王”。待过了三五息,他睁眼双目,面前白茫茫一片。
  纯白之色?
  是好是坏?可算是通过这了吗?
  吕、贾二人进门时,李行之已将各色光芒所具涵义讲完。两人只听得一尾巴的操作法门。
  吕布望向李进,想知结果如何。身后的贾诩,却是心里一凉。他分明瞧见,那纯白光芒亮起时,对面的李面色一肃。而居室中检测完毕的那些人,不少发出“嘻”、“呵”等戏谑之声。
  贾诩收敛心思,越过吕布,伸手向前。
  不五息,那光球之上,显出一片雪浪堆银的白茫茫。
  贾诩再去瞧李进,这位向来谦逊温和的弟子,已然面现冷色。、
  未待吕、贾张口问询,李进淡淡开口道:“光有四色,白、黄、赤、紫。人分四类,无信、泛信、虔诚、至诚。”
  吕布、贾诩心里一比较,顿时凉了半截,却又听李行之继续道:“传大王旨意,无信者,不得居、不得参与。泛信者,不得取、不得入六大。”
  吕、贾闻言,如坠冰窟。
  片刻之后,二人低下头,在众人鄙夷的目光中,稍显踉跄地走出。
  杲杲冬日、暄妍和风,上了年纪的人,最喜欢这种可以蹲坐道旁、负暄晒暖的好天气。而吕布、贾诩行走此间,却好似堕入那三九寒冬、说不尽的冰冷。
  良久,吕布道:“我欲往请一尊‘小大王像’,文和兄,你去不去?”
  贾诩颌首。
  两人遂一同前往。先是诚心祈祷半日,而后,方在白袍刘氏处,购得两座。各自抱着,躲躲闪闪,返回。
  此后一月,两人未再现身。就连那“人机榜首”贾诩,也暂辞讲师一职,不曾踏出客栈半步。
  ——————————
  北地,代郡,高柳县城。
  西郊,两千余将士出城,万民相送。
  郡太守董卓,行在军阵最前方。他骑跨着威武雄壮的,身旁还有一匹炫如焰火的九尺红马跟随。
  董太守身后,是郡尉华雄、司马李儒、骑都尉李傕等将,仪表气度,各有不俗。
  众将之后,则是两千余甲胄裹身、面口都不露的骑卒。
  太守与众将经过时,郡中豪杰,无不山呼祝辞、赞语。而又待骑卒经过,却都哑然无声。个别妇孺老幼,甚至掩起口鼻、回首他顾。
  这般差异,在场所有的人,都不觉得奇怪,都好似习以为常了一般。
  很快,太守及众将士策马西去。高柳县民,也三三两两地回城。
  一名少年立在道旁,远望着军马疾驰,若有所思。
  “国让,回家了。”有伙伴大声招呼少年,“莫要乃母久候。”
  “这就回。”少年依依不舍地转过身,对伙伴道,“、九尺[红马],真雄壮也!男儿当骑此巨物!”
  伙伴忍不住翻起白眼:“翻来复去就这么一句,渔阳说、上谷说、到代郡了还说,你烦不烦啊!”
  名唤“国让”的少年嘿嘿一笑,丝毫不以为杵,又道:“你说咱们跑去参军,怎样?”
  伙伴横了他一眼,问道:“乃母答应了?”
  少年顿时泄了气:“没有。”
  二人都不是本地人。两个月前,渔阳、上谷、代郡等三地的乌桓作乱。少年一家,被迫与乡邻一起,背井离乡。
  流落途中,忽遭乱贼。一群人正要悲呼“我命休矣”,却逢董太守率军路过。
  于是金彘突击、红马扬蹄,不待董卓及麾下武将出手,一猪、一马,就已慑服群贼。
  少年一家及众乡邻赶来拜谢。一番沟通,才知这“猪、马”的主人,正是眼下北地名声最旺的董仲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