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三国中的仙与大王无弹窗全文阅读 > 三国中的仙与大王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016】蒙面步卒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自《[仙门]诸子》的画本刊发、并风靡天下,董卓之名就流传于幽并二州。及其受代郡太守一职,便逐渐为北地人熟知。
  不过,真正使董卓名气大震、威加幽并的,还是他赴任之后的作为。
  九月十二,董卓入主[代郡]治所高柳城。恰逢辽西鲜卑犯边,劫掠人丁、抄暴财物。
  此时的鲜卑,檀石槐虽死,余威犹存。其孙骞曼年幼,遂有魁头代政。魁头武勇有余、谋略平平,虽难以服众,却好歹维持住东、中、西三部鲜卑联盟的局面。
  正因此,即便此次犯边的鲜卑,只是西部鲜卑的某一支部,骑卒亦不足两千。汉军却依旧如往常一般,续深沟、筑高壁,关门闭户,不与战。
  董卓见状,勃然大怒。无视郡中长史的劝阻,径直率华雄、胡轸、李傕等将,率百余亲兵,决然出城。
  长史惊骇,忙召集城中守将戍卒,准备出城救援这初来乍到、即莽撞行事的新太守。然还未等城中将士武备整齐,一声惊天动地的嘶吼,就自城外传来。
  城头的长史、校尉,忙探头望去。就见那董太守双目圆睁、须发皆张,如一头狂怒的雄狮,猛然大吼!
  [高柳县城]共有军民两万四千余人,眼下正分散在城中各处,或襄助守城、或龟缩家中。
  吼声一起,万民皆惊。
  其音声宏亮,相隔数里,犹清晰可辨。且凄厉暴虐、不类人声。常人闻之,无不胆战心惊。
  数里之遥犹如此,更不用提与其正面相对的鲜卑掠骑了。
  一瞬间,两千鲜卑人,都觉一头凶猛的巨兽腾跃阵前,而后血口大张、迎面长啸。
  好似有腥风扑面,恶涎当头!
  咴!咴!咴!
  伴随着战马哀哀长鸣,两三百名吓破胆的鲜卑骑卒,忙不跌地勒马转向,四散奔逃。
  鲜卑军阵顿时大乱,有些个慌不择路的,一头撞上其他人,双双跌落马背。还未及起身,就被受惊的战马踩踏上去,碎了肋骨、断了脖颈、没了声息。
  鲜卑头目又惊又怒,大声呵斥、又接连射杀数名逃遁者,才挽住颓势。
  头目正要收拢余部,却猛听亲卫惊呼“大人小心”。他循声望去,对面汉军中那一位“声比凶兽”的肥硕首领,已然率众突击。
  未及重整的鲜卑军阵,在气势正盛的汉军百骑面前,根本就如纸糊泥塑一般。只两次冲杀,就已透穿全军,杀至鲜卑头目几十丈远处。
  左右惊呼,身经百战的鲜卑头目却丝毫不乱。
  汉人势猛,终究只是百骑。鲜卑虽乱,犹有千五之数。
  十余倍的差距,足可抹平士气多寡造成的影响。
  “独虎虽强,难敌群狼。诸位,”头目拔刀在手,正要以言辞激励众将士,好重振旗鼓、围杀来敌,却见那汉军肥厮莫名其妙地往空地上挥出一刀。
  而后,三道冰轮忽现,急速旋转着袭来。
  戏法?幻术?
  鲜卑头目虽不明所以,却也不敢怠慢,勒马躲避。却为时已晚,极速飞旋的冰轮,透体而过。
  而后,漫天冻气,生于冰轮路径之上。一道难以言喻的冰冷,灌体而入。在亲卫的惊呼声中,鲜卑头目遭白色冻气冰封。
  下一刻,汉骑冲过,一刀斩首。
  遂有鲜卑溃败,众骑如鸟兽散。董太守趁势掩杀,斩首无数。回城时,高柳人夹道欢呼,都赞“仙门子弟,盛名之下无虚士”。
  是夜洗尘宴上,百官争相敬酒,气氛欢愉。
  只郡长史有些顾虑,道:“眼下冬日将至,鲜卑人食物匮乏,必然会纵兵南下,掳掠刍粟。使君虽初战告捷,却也抛给鲜卑人一个兴兵的理由,切不可掉以轻心啊。”
  董卓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哈哈大笑道:“长史无需多虑,来,与卓共饮一杯!”
  第二日,擢李儒为郡丞,命其留守,处理郡中政务。而董卓,则不顾长史校尉等人劝阻,北渡桑干河、出征北夷。这一次,随其左右的,除了华雄众将、百余骑卒,还有五十余位披甲戴盔、面目都被蒙起来的步卒。
  董太守此去,七日方返。然归程之时,轰动高柳、参合、平邑等县城。
  无论是董卓、华雄、胡轸、李傕等将帅,还是百余骑卒、上百“蒙面”步卒,每人的马上、身上,都悬挂着五六颗首级。
  有胆大的百姓,挨个看去,发现那都是黄须黄头的鲜卑青壮。于是郡县之民,齐声欢呼,都道:“董太守威武!”
  及回高柳城,长史、校尉皆拜服。
  董卓于城中歇息五日,而后令三十余骑卒留守城中,再次出征。
  又过十日,斩首六百而回。其身后,又多出两百余名“蒙面”步卒。
  此次回城,董太守命李儒立,同时顿纲振纪,但有逞恶害民者、里通外族者,皆严惩不赦。
  又待数日,董卓再留三十骑卒,协助郡丞李儒理政。而后,西出雁门关,北上讨贼。
  如此短短两个月内、北征十余次,整个西部鲜卑几十个部族,被董太守屠杀、掳掠近三分之一。甚至在十月中旬某次征战中,董太守兵锋直指弹汗山。
  惹得鲜卑之主魁头震怒,挥军万余,要将其斩杀在歠仇水畔。然两方厮杀一个昼夜,最后的结果却是鲜卑人死伤数千,董卓带着数百将士轻松突围、安返代郡。
  至此,董仲颖之名,响彻北地。无数游侠、豪杰,心生仰慕。更有不少人赶赴高柳,欲入那董卓帐下。
  被唤“国让”的少年,也是董太守的仰慕者,也想随之纵马北疆。可惜,阿母不允。
  “我田畴,决不放弃!”少年如是说。
  ————————
  雒阳,永安宫。
  今日董太后五十寿诞,因非甲子大寿,故而只唤天子、何大将军、董氏亲族、何皇后及一干嫔妃,于宫中设一家宴,热闹了一番。
  刘协、万年公主、刘辩及碧月,也在席上。不过,三兄妹都不习惯这宴中氛围,待有空闲,就先后跑了出来。
  永安后苑,刘辩唤来,取下,送与万年公主刘沫。
  刘沫大喜,连声道:“谢谢皇兄!”
  她也是好玩耍的性子,以前杜洛洛在京的时候,两人以姐妹相称,每日飞剑策马、打抱不平,没少折腾了雒阳权贵。
  不过,刘沫不同于“晕车”的杜洛洛,她的“车感”很是不俗。只在后苑骑乘三五个来回,她就能操作自如,甚至敢尝试着飞车漂移了。
  一直缀在两人身后的刘协,也想骑车,但刘沫不许。于是他就唤出三尺高的小马驹,追赶着,满园子跑。
  刘辩则与碧月一起,安静坐在苑中,看着两人纵马飞车、笑闹不断。
  后苑门口,黄门蹇硕于此守候。刚开始,他笑意盈盈。但看不多时,他就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