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大明文魁无弹窗全文阅读 > 大明文魁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大明文魁同人】文魁野瞎编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由书友孔璋不写檄文创作,以下是正文。
  起点小说《大明文魁》的同人……这种形式应该也算同人吧……羞耻地考虑了一下还是准备发到起点书友圈,所以加了几个注,知道梗的可以自行跳过啦。
  参照了很多明人笔记,部分梗源沈德符《万历野获编》、王世贞《觚不觚录》、《弇山堂别集》、于慎行《谷山笔麈》、朱国祯《涌幢小品》、黄宗羲《明儒学案》……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文魁情节。所谓瞎编,就是会有一些个黑料,歪曲处都是故意的。毕竟搞事功求变法,就要有被黑的心理准备,黑料多说明权势大功业强!
  先来八条试试水,以后有脑洞再说。和@propheta讨论了很多,第五条是她写的233333
  【漕弊论】庚辰初,侯官赴会试,道苏州至淮安,作《漕弊论》。时顾泾阳、魏昆溟往见之,方发数行,即赞为“文章华国”,京师一时纸贵。江陵览之,谓吴县曰:“闻有闽解元,为公年家子,公知之乎?”吴县以不知对。
  【侯官前后论江陵】神庙初,江陵公痛恨讲学,立意翦抑,遂遍行天下拆毁,其威令之行,峻于世庙。时侯官读书濂江,闻之每骂:“奸相。”比其大拜,则每誉江陵过甚。文忠魂举,亦当发一笑。
  (某庙老爷是明人对先皇帝的称呼,比如世庙嘉靖,穆庙隆庆,神庙万历,有时候也会用某皇,我见过比较多的是用武皇代指朱厚照,神皇代指朱翊钧。)
  【呼江陵名讳】故事投刺通书,于东面皆书一正字。神庙初年则不敢书正字,盖避江陵相公讳也。神皇冲年践祚,礼遇江陵,不呼其名,止称“元辅张先生”或书“太岳先生”,一时以为古今宠遇无过之。江陵殁,祸发身后,夺谥削籍,上即直呼其名讳。至丙申年,侯官为张名位,还谥复官,上亦照旧呼名,不称其号焉。
  【申文定语门生】余幼时,访吾浙董宗伯份家。申文定次子用嘉其孙婿也,醉辄詈顾泾阳,以其叛师立户。先是,林学功、顾泾阳为吴门庚辰所取士,吴门在揆地,林官少宗伯、顾为铨曹。一日吴门家宴,从容语及三国事,谓二门生曰:“曹公过乔玄墓,酹酒奉鸡,未知他日老夫冢前何如?”顾拂然觳觫,乃不知其言实意在侯官也。盖吴门见江陵之没,常存范尧夫之思。
  (文定是申时行的谥号,吴县、吴门都是常见的申时行籍贯指代,有时候还会用长洲。
  范尧夫之思:旧党以苏辙为带头,要把新党的党魁宰相蔡确贬去岭南。范纯仁曾一再上章反对严厉责罚蔡确,至此只能叹道:“仁宗朝前相丁谓被贬崖州后,此路荆棘七八十年了。一旦开启,我辈也难免踏上去。”)
  【侯官为文】丙子年,林侯官领乡荐,以病中赴试直书,颇不饰枝蔓,其业大类韩柳古文,弇州得而器之。叹曰:“三十年后,天下皆从林子,而不知我也。”盖欧阳文忠得东坡卷之语。弇州素好雅丽辞色,故闽中士子皆摹之,无不浓田鲜华、约烂夺目。唯侯官质朴雄健,一举而夺省元。庚辰又连会元,殿元。我朝以来,文盛气象无如今者,此果文脉天运乎?
  (我查了一下第两百八十章林延潮对申时行说自己是万历五年的举人,那么应该是丁丑,但是第两百一十五章乡试放榜时说的是丙子科,即万历四年,实际上春闱前一年有秋闱,故应是万历四年考的。领乡荐意为乡试中举。弇州山人是王世贞的号,都快忘了王元美是潮仔的乡试座主了哈哈哈哈。)
  【弇州论侯官】于东阿《笔麈》言,弇州主闽试,得林学功卷,盛赞文追苏、韩,有“羡唐荆川、归震川有后继”之语,拔为三千人之冠。学功少能贯《书》,方其为诸生也,注《古文疏证》,遍传天下,江陵读之竟日,以为老儒所作。今之为学,有不究林注者乎?弇州虽好舞文虚谤,第能识人。
  (于东阿是于慎行,《笔麈》指他的著作《谷山笔麈》,当然这里说他笔麈里写了啥啥也是编的。)
  【鞭鞭在先】侯官相公少时与友击水中流,有刘琨祖逖“先鞭”之约。福清叶相公其同窗也,与共诺。时侯官为案首,福清次之,犹欲争逞,及侯官连三元,入史馆,为知州,一十六载拜相,福清乃大喟叹:“何其鞭鞭在先也!”
  (应该还记得福清是叶向高籍贯吧……)
  【侯官不能诗】林司空庭?孙世壁善为诗,意不可一世,饮后辄取笔墨,援笔立成。今上庚辰,闽士赴公车,相与嬉游翠悦楼,世壁为东主,大出金,命清倌奏乐,饮尽恰。酒酣娱谑,一座尽赋诗赠妓人,独侯官相公自意在侧,又不与诗,但饮酒而已。此虽花间笑谈,第见侯官不能诗。戊戌,侯官复携新建洪阳公私宴于翠悦楼,去其孝廉之时一十八载,更不能为诗矣!
  (赴公车是指举人入京赴会试。孝廉为举人的雅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