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军嫂重生记无弹窗全文阅读 > 军嫂重生记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师父告知的话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韩子禾很快按时和洛喻淮紫等人汇合。
  因为大家颇有默契,故而当她说出自己的观察结果后,洛喻和淮紫便毫不犹豫的决定和她一起寻找那个地方。
  国中国。
  不过,虽然有了具体位置定位,可真要找到入口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里根本没有显示。”笙成负责前方探路,可是当他输入定位条件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定位仪竟然自动跳过了国中国的经纬位置。
  “会不会是分析出现偏差?”郑回距离他不远,也发现了同样情况。
  他这么说,洛喻和淮紫也看向韩子禾。
  她们对韩子禾不是很有信心,但韩子禾自己能够确认,她当时的分析应该正确无疑。
  “不是我自大,这结果是我详细分析,多次认证的结果。”韩子禾没有因为大家的怀疑而不悦,她是个讲理的人,凭心而论,若是易地而处,她也会对不了解的人给出的答案产生疑虑。
  “这么说吧,若是这个结果有偏差……”韩子禾见大家仍然不放心,叹口气,接着说,“那么,那里根本无法给出这所谓的国中国的提示。”
  她这样说了,众人听了,只能叹口气。
  “要不……”洛喻反应不满,她想了想,决定,“我们穿越国境线,到w国去,看看那里有没有能够到达的可能。”
  她真正想说的是看看那里能不能也有地道到达。
  大家对此,全都赞同。
  淮紫在洛喻说话时,蹭蹭蹭跑到一个树上,搭手瞭望远方。
  “同志们,咱们从前方穿过去,凫水走还是绕行穿山啊?”淮紫找到了两条相对简单的穿行路线。
  “为什么不回国之后再走?”陈知觉得那样会相对较近。
  没办法,谁让y国和w国之间隔了一重高山,一条沼泽、以及一面广阔的湖水。
  那条湖,流向一面很知名的海洋。
  “相比跋山涉水,其实绕回我国国境线,只是路线较长,但是一片平地啊!”郑回很赞成。
  乐缨闻言,撇撇嘴:“这条路线急行军的话,理论上的确特别容易,但各位不要忘记啊,若是从我国行走,会穿过最有名的x三角哦。”
  “你认为咱们会怕他们?”郑回不以为然。
  乐缨皱起双眉:“你不要这么自大好不好,咱们战略上藐视他们,战术上还是应该重视的,毕竟咱们的任务不是和他们冲突,若是因为那里的人耽搁了行程,就不美了。”
  “不至于吧?”郑回想想,道,“咱们不和他们正面上不就成了,井水不犯河水。”
  “老郑,你是不是没做过那里的任务?”笙明走到他身边儿,手搭在他肩膀上,笑道。
  “嘿!嘿!嘿!别当我听不出你这画外音儿啊!”郑回也不拨他搭在自己肩膀上那只手,只是抬起胳膊肘怼过去,斜眼睨着他,道,“我资历也不必你们少,什么没见过呢!”
  “见过你还这么幼稚?”笙明接住郑回的招式,嬉笑道,“你真别生气,我跟你说哈,这有些事儿,还真不是你想忽略就能忽略过去的。
  有句话说,山不来就我我就去就山,你不惹他们,又怎么保证他们不来招惹你?”
  “呵呵,这词儿还能这么用呢?你们语文老师哪儿毕业的?”郑回扯了扯嘴角儿,嗤道。
  “诶~~兄弟,不要揪着不重要的事情较真儿,具体意思你知道不久行了?”笙明一点儿都不生气,拍拍郑回肩膀,笑道。
  “看来,大家意见还有不同?”洛喻和淮紫对视一眼,道,“这样的话,要不要所有人都说说自己的想法儿。”
  “先不说我们,左右就这俩选择,要不,两位组长说说你们的想法儿?”乐缨直接道,“毕竟我们受你们领导指挥么!”
  “也行!”淮紫脆声应道,“我先说吧!”
  她又蹭蹭蹭从树上爬下来,三蹦两跳来到大家伙儿跟前,敞亮的说道:“不是我向着自己组人啊,我比较偏向回国走……我说说自己的意见。
  鉴于大家这次出去归期不定,所以我们现有装备都需要格外珍惜,至少在到达大城市前,我们都不能让它们受损。
  虽然仪器不怕浸水,但是,能够规避的话,为什么不呢?
  至于翻山越岭……山顶温度极寒,不知道会不会对仪器通讯有影响。”
  说到这儿,她又呵呵一笑:“当然,这是我的观点,大家有不同意见尽管说。”
  紧接着,她看向了洛喻,笑道:“我已经说完了,洛组长该你啦。”
  洛喻倒是直接:“我也认为应该回国绕道。”
  “组长?”郑回没想到自己的组长都不向着他。
  对于他隐含的抗议,洛喻摆摆手道:“你的意思我知道,但你要清楚,人多,对我们而言,意味着信息多。
  韩老师,我不是不信任您啊,但是我们不能根据古迹给出的只言片语,就那么信任的走下去。
  现在我们找不到它的定位,能做的,那么只有寻找更多线索来填充。这样看来,走山路或者水路都行不通了。”
  对于洛喻的话,韩子禾颔首道:“我理解,也赞同二位组长意见。”
  若她不是师父亲传弟子,她也赞同洛喻和淮紫的看法。
  至于乐缨和笙成等人的担忧,韩子禾很不以为然。
  战士,自然要学会战斗、懂得战斗、能够战斗、从战斗中取得胜利。
  总而言之,一句话,遇到事儿了,不要怂,就是干!干掉敌人然后取得胜利。
  至此,有分量的人意见基本一致,那么行动方向就能够确定了。
  “走!咱们先回自己这边的国境线再说!”淮紫一挥手,和洛喻仪器,带大家转变行走路线。
  鉴于路线更改,他们需要走的路程便翻了一倍。
  当然,这对于久经历练的众人而言,都不值得一提。
  韩子禾缀在大家后面,不紧不慢的跟住队伍,自己则通过仪器和她师父联系。
  没有错,她就是想问问怎么可能找不到具体位置了。
  听到自己乖徒弟不解,林白衣倒是认真起来,琢磨好半晌,才道:“乖徒弟,这里面,存在两种可能。”
  “哦?两种可能啊!”韩子禾好奇。
  林白衣点头,哪怕只是通过文字输出告诉乖徒弟,他仍然一本正经的好像对话一样,做出表情:“一来么,不用为师说,乖徒儿你应该已经猜到了,那里磁场可能有点儿不一样,这样的话,仪器探测出现偏差,很有可能。”
  “这我也想过了。”韩子禾点点头,“可问题是先不说仪器本身就具有抗干扰功能,只说我当时,也不停的将数据更换,若是有偏差,左右不过相对范围,可是输入结果都一样,做不到具体定位啊。”
  林白衣看到乖徒弟传来这么长的一大段文字,也不由得皱起两条眉毛。
  “这样看来,应该就不止这个问题了,我想,也许和阵法有关啊!”
  “阵法?”韩子禾立刻提起精神来。
  林白衣仍然好像和徒弟对话一样,点点头,打字道:“乖徒弟,你莫不是忘记,之前你可是看到过阵法的啊!”
  “这阵法竟然这么厉害,到现在还存在?”
  林白衣看到这句话,不由得笑道:“乖徒弟,你该不会是以为那种神乎其神的阵法吧?”
  他这话发过来,让韩子禾的脸颊隐隐发红。
  呵呵,刚开始,她还有点儿不好意思。
  不过很快,她就反应过来。
  不对啊!师父!
  怹这么理解她以为的那种阵法……
  这合着,师父您老人家,根本没少看网络小说吧!
  “呵呵。”
  林白衣干笑两声。
  嗯哪,他这是暴露自己爱好啦!
  “徒弟,不要写这俩字,为师都不明白你的意思嘞!”林白衣的赧然只是一瞬间而已,很快他又变成之前这个处变不惊的稳重人儿。
  韩子禾:“……”
  干脆以省略号代替呵呵,同样表达她对师父怹老人家紧跟潮流的感叹。
  林白衣:乖徒弟,你不要欺负为师没有正式念过学校,你这是感叹么?
  韩子禾当没看到师父怹老人家发来的幽怨的小表情,问道:“师父,您还没告诉我阵法嘞!”
  “阵法啊,提起这个来,话就多了啊!”林白衣感叹地打出这行字,眼眸深处尽是感慨。
  韩子禾也不接话打扰,只是洗耳恭听。
  林白衣沉默了一会儿,才发来一段文字道:“说起阵法,为师也没真正见识过厉害的,只是为师的兄长,你师伯林清源,倒是有这本事。
  只不过我们兄弟俩同在一个师门,但我们师从不同脉系,故而很多关键本事,不能轻易透露。
  当然,即便这样,师门记录中也曾讲到过这些,只不过徒儿你才到陌门不久,不能讲这些师门历史全数看到,所以不懂。
  怎么说才好呢?……嗯,这样吧,咱们就长话短说啦,为师大概和你说说,等有时间你回来之后,可以请教你师祖,怹老人家知道更多呢!到时候,你别忘记叫上为师一起哟!”
  前半段话说的还挺像回事儿,可等说到最后,竟然又不靠谱儿起来。
  “师父,您能不能跟我好好说说阵法啊!莫不是有它存在,我们就不能接近那里啦?”
  林白衣嗬笑着回复她:“怎么可能啊!阵法若是这么强大,很多事情不都容易办啦?”
  输好这行字,他想想,又开始打字道:“当然啦,若是汉唐之时,也许有人能利用阵法搞事情,可现在么……也许,为师孤陋寡闻,但咱们陌门,自宋之后,竟没有记录说谁有那样强大的本事。”
  “清源师伯一脉也做不到么?”
  见小徒儿提到他哥哥,林白衣叹口气,怅然道:“乖徒儿,你清源师伯一系,原就在宋朝事情因为御敌而断了传承,直至明初,咱们这一脉才出了个天才弟子,竟然无意中翻阅那一系的记录自学成才。
  因此,当时的老祖干脆将他从咱们这一脉,拨到你清源师伯那一系,继承传承。
  这也是为什么咱们两系之间,关系亲密缘由。因此,我和你清源师伯才会分入两系。
  可惜,那位拨到你清源师伯一系的祖师,因为各种原因,到底没能重现出立派之初的惊艳。
  怹也只能尽最大努力,将自己所知悉数记录在册,以盼有徒孙可以继承并发扬光大他们一脉的本事。
  只可惜,一直到你清源师伯的师祖,中间历经数代,每一代领头人,都只是守成可以,开拓不能。
  尤其到了后来,有几位长老,竟然连守成都艰难……加之,各种动乱,一直到你清源师祖继承位置,原先师门保存的资料,竟也不太齐全。
  好在你清源师伯之师祖,能力远高于历代祖师,自己将只言片语整合在一起,推出了相对比较完整的册子作为传承。
  本来你清源师伯之师父,能力只是稍逊于怹师父,可惜,他又赶上乱纷纷时代,各种因缘巧合,整理好的册子,让怹毁掉了。
  这原也不能怨怹啊,怹也只是怕书册落到敌人手中,本想着等到时局稳定,再根据记忆默出来,却不想,因为头部中过子弹,原以为熟记的内容,待到细想之时,竟然漏洞百出。
  好在你清源师伯他是一个能人,便是根据删减之后的册子,也能学出几分本事。
  师门见他这样,不由寄予厚望,都期待他可以将他们一系祖师的风采再现,可谁都没想到,你清源师伯他竟然……
  谁能想到,在咱们陌门曾经煊赫的一脉,到最后,竟然只落得只言片语作为他们曾经存在的记录呢!
  你师祖也曾说,也许,他们一系那玄之又玄的本事,终究会沉落在历史的长河中。”
  林白衣打出这段和小作文有一拼的话,让韩子禾看了,也不由升出唏嘘之情。
  这世间事,起起伏伏,到最后,俯瞰全局才会发现,不管繁华又或者是落寞,于历史全局看,到底只是沧海之一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