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军嫂重生记无弹窗全文阅读 > 军嫂重生记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一千九百八十章:师侄是庞小纯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湛湛啊!你不要怕啊!太师祖跟你师伯祖只是对事不对人,谁让你师祖忒……算啦,不提他、不提他!提他就生气。”本来想说林白衣憨皮赖脸的湛湛的太师祖,考虑到湛湛到底是他那不肖弟子的徒孙,虽然不肖弟子忒气人了,可是跟徒孙面前说人家师祖的不是,还说的这般不好听,委实不太合适,所以太师祖只能揉胸口,强忍住冲动,温和的安慰这小徒从孙。
  “就是,你师祖……”湛湛的师伯祖也是叹了口气,很委婉的说,“他向来都这样,就跟没长大般,让人哭笑不得,你可别学他!”
  他这样说,却让湛湛不好接话,你说他要是点头吧,就好像认可他师祖不靠谱儿,好像挺不合适;可是……你说要是摇头,那不就成了反对师伯祖和太师祖的看法儿?
  实话实说啊,他虽然小但是也不是不懂事,他很清楚自己师祖在师伯祖和太师祖跟前儿快要撒泼打滚的做法很是不妥。
  要说小,之前在场的人里面还有比他更小的?
  他可从来没有像师祖那般幼稚过!
  不过小辈儿不应该说太多师祖的不是,所以他怎么做,都不合适啊!
  只是,他多机灵,很快就想出了自己的办法呢——卖萌!
  他圆嘟嘟的脸肉肉的,圆溜溜的大眼睛若是故意睁大,看向对方时很容易让别人的心软——这是他哥哥韩品告诉他的可利用点。
  所以湛湛决定利用这个可利用点将这尴尬的气氛蒙混过去。
  其实就算他想不出这好主意,他师伯祖也要主动将话里略过。
  刚刚是真让自己那师弟气糊涂了,竟然在湛湛跟前说这话,不像样!
  湛湛的太师祖显然也不满意大弟子的糊涂,虽然他也是被小弟子气糊涂了。
  “都说不提他啦!你跟孩子还说!”不轻不重斥了句话,湛湛的太师祖,看向湛湛问,“好孩子,虽然你师祖把你带回来,我跟你师伯祖也打算把你哥哥叫回来,但是最近这段时间你跟你哥哥就不要在你师祖那儿学习了,反正这段时间也不大能学到什么,就跟在我和你师伯祖身边吧。”
  太师祖刚说完,湛湛的师伯祖就看到湛湛满脸的为难,立刻说:“也不是时刻不离的跟我和你太师祖跟前儿,毕竟我们也需要空间呆着,对不对?”
  这话把湛湛给逗笑了。
  他师伯祖见自己弄的气氛不错,所以继续劝说:“只是让你跟你哥哥在这里有个比较宽松安静的环境做你们想做的事情。”
  “师伯祖,我师祖那里……近期会比较乱?”
  湛湛反应很快,这根本没有出乎他师伯祖的预料,所以师伯祖很坦然的点头,说:“应该也不能叫很乱,不过你师祖不是有任务要带?就是你宛若师叔那个弟子啦!他应该不会让你师祖特别安逸。”
  湛湛闻言,小脸儿很是迷茫的“啊?”了声,好像是没反应过来,也像是反应过来但是没有预料到那样吃惊。
  “师伯祖,师祖不是请求您跟太师祖帮忙带了?”
  “那怎么可能呢!”师伯祖嗤笑说,“我跟你太师祖之前好像根本没有应下?”
  湛湛:“……”不由看向了太师祖。
  然后他就见到自己那位只要别看见他师祖就肯定是慈眉善目的太师祖,温和的朝他颔首说对。
  登时,湛湛发现,自己的三观好像有些动静?
  “你也不要认为师伯祖和太师祖欺负你师祖,委实你那师祖根本不听师伯祖和太师祖的安排。”湛湛的师伯祖对此,用“战略迂回手段”来解释了怹这应对方法。
  湛湛听得满脸认真,还使劲儿点头,不过他心里却难免吐槽——怪不得师祖做事风格这般呢,说起来,太师祖、师伯祖和师祖根本就是一脉相承诶!真真是最好谁都别说谁白切黑呢!啧啧啧,这可真让他大涨见识呢!
  心里话不必表现出来——这是他哥哥每次见到他都要强调的,所以湛湛做的还算不错。
  而他师伯祖和太师祖也根本没有考量像他这般大的小徒孙这会儿心里想的啥。
  说真的,要不是他们向来这般行事,也不会把自己徒弟/师弟养成这一言不合就放飞自我的风格了。
  且不说湛湛在他师伯祖和太师祖这里怎么闲适,他师祖林白衣那里,却是焦头烂额!
  “不是,我怎么跟你说不懂呢!”林白衣看着眼前这个瞧着比较瘦弱,仔细看看还算像是斯文一类的师侄,心里就忿忿,“你去找你师伯和师伯祖玩儿去!”
  被他嫌弃的便宜师侄不出声,缩缩脖子坐到他跟前儿,双手规规矩矩放在膝盖上,他那动作看起来跟湛湛之前的举动毫无差别。
  林白衣瞪圆了眼睛,他真没想到自己都这般严词厉色了,这小子竟然还跟没事儿人一样,竟然还搬了个凳子做到他跟前儿了!
  啧啧啧!小砸啊!你这本事不错!跟谁学的啊!
  林白衣忽然发现这事真不能换位思考,若是他做出来的,那他肯定痛快!可是若是变成别人对他做了,那、那、那……他可就要气到原地.爆.炸!
  “你不能这样!”林白衣觉得自己应该跟对方好好讲理,说不定对方能够听懂呢,“你应该遵守安排对不对?”
  “我师父让我跟您啊,我看过您的素描画像呢!”师侄眨巴着眼睛看向林白衣说。
  他那天真的不像是他这般大的人能有的眸光,让林白衣不由琢磨起来,心说,这小子该不会智商方面有些缺陷吧?他这般想着,就不由自主说出来了,让师侄听到,立刻摆手摇头:“才不是呢!我师父说啦,我可聪慧呢!”
  林白衣:“……”你师父!你师父!瞅你这样子,说不定比你师父都大呢!
  他这话是假的,不过这个师侄看起来应该也不比宛若师妹小太多。
  这般的人怎就成宛若师妹的弟子了呢!
  要不是对方真把人送过来,他都想不到还有这样的组合!
  当然,他之前说对方智商有缺陷,也不是气话,只说从对方举动幼稚程度上看就能发现些许蹊跷。所以,他很好奇宛若师妹究竟怎么想的?
  若是收个正常人做弟子,就算这个弟子略微大了些也不算啥,可是这小子明显不正常。
  不是他搞歧视,主要是宛若师妹这做法,很是匪夷所思,莫不是收这个弟子就是为了给他添堵?应该不至于……啊。
  林白衣脑子转起来那叫一个飞快,他想这许多事,可实际上却只是微微停顿而已,所以他可以连贯之极的跟对方说:“你怎么称呼?”
  “称呼?”师侄闻言抬起头看向林白衣,那张白净的脸上有些许迷茫,不过很快他好像就反应过来何为“称呼”了,“师父叫我小纯。”
  “小纯?”林白衣听到这称呼之后,忽而感觉牙酸。
  “你姓什么呢?”叹口气继续问小纯说,“还有你多大啦?”
  “我贵姓庞,至于多大……师父好像没有告诉我,大概……好像是五岁?”
  林白衣:“……”
  真想捂着胸口朝对方吐出一口老血!
  若是真吐老血,他那老血定然是以抛物线箭射的行事喷出去的!
  还指定要喷到那小子脸上!
  他听出来了!
  真真听出来的!
  这小子是真傻!
  他可不是假傻!
  之前的对话,完全是按照台词背下来的!
  他刚没有问庞小纯贵姓,所以那小子自己就给加上去了!
  徐徐的吐口气,林白衣感觉自己那心是真累啊!
  这也就是条件不允许,要是可以的话,他肯定要回到前不久被宛若找到的时刻,将那个应下宛若托付人的请求的自己爆揍一顿!
  就那样不还一定就消气了呢!
  林白衣看明白,也清楚师父和师兄为啥说什么都要把这小子扔给他了,庞小纯这小子完全就是烫手的山芋啊!
  还是那种掂来掂去都凉不下来的!
  抹把脸,林白衣让自己努力冷静下来,他很清楚这种情况,他就算憨皮赖脸也不可能将庞小纯推出去了,毕竟他师父和师兄只是因为心疼他才拿他没辙的,要说傻、要说好欺负,又有谁是真傻真好欺负的?不过就是于心不忍而已。而他这会儿,偏偏对这个庞小纯就有些于心不忍了。
  他不能肯定宛若那个女人这般做是不是甩包袱,但是,眼前这个庞小纯智商有问题却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要说对方是个心智正常的人,他指定不接锅,但问题就在于这小子不正常啊!
  你让他林白衣欺负比自己有优势的人,他肯定毫不犹豫就做,那样刺激有很好玩儿,甚至,你让他逗弄个特别机灵的小孩儿,他说不定能找出孩子欺负孩子的手段逗弄都弄对方。但是,你让他欺负个软硬件儿都需要调制更换的对象,那他肯定做不到啊!
  既然做不到,那就意味着在对待对方时他就处于劣势,肯定被动啊!
  “我看你说说你师父怎么就把你收进去的吧!”林白衣叹口气,问。
  他这般问话,心里还暗暗琢磨,是不是这小子自己赖上宛若的,要是对方甩不掉这小子,说不定真要将他给甩过来呢!
  毕竟像他心地这般好的人不多见啊!
  林白衣在心里给自己加了番戏,心里顿时舒服很多:“你来这里之前,你师父怎么交代哒?你给我说说。”
  他这般说,自认为对方应该可以听懂,可是结果他看到啥?
  庞小纯这小子竟然跟听不懂人话似得,朝他眨眼卖萌!
  靠之!靠之!太可耻!也真太犯规啦!
  他这套举动完全拷贝了他对他师父师兄的做派啊!
  到底谁教给他这招的?
  他师父?他师兄?
  还是这家伙很有本事自学成才?!
  要不是考虑到自己要保持风范,这会儿,林白衣觉得自己就能变成被发射的.导.弹,鼻子冒烟儿的向上冲啦!
  “师伯?”庞小纯继续眨眼睛,不过大概是他看到林白衣的面色愈发狰狞,所以害怕了,虽然强制让自己看起来可爱,但是他开始有些发颤的语调,以及握着凳子边沿的微微颤抖的手,都说明他快要控制不住情绪啦。
  “咳咳!”意识到自己好像吓唬到这小子,林白衣放松了情绪,他可不是喜欢吓唬弱小的人。
  “你不要害怕,我就是问问你而已啊,你要是不喜欢,那就不说好啦!”反正不说他也能想办法弄清楚呢。
  想到这儿,别说庞小纯没有说话,就是他想说,这林白衣也不想听啦。
  “算啦!算啦!”林白衣挥挥手,“这样吧,你看看这里,只要是空着的,你看顺眼的就进去住着去,等我回来再说!”
  考虑到他这里,只要是湛湛韩品以及他的住所,还是有重要的办公点,都有锁,所以也不担心庞小纯会走到不应该他进去的地方=,所以林白衣心大之极的摆摆手,让他随意就好。
  他认为这电话,庞小纯怎么也应该能听懂呢,可惜,他自以为是啦!
  所以,意识到这点之后呢,林白衣郁闷的想要怒吼。
  “其实,庞小纯……就那孩子不是听不懂你说话的,只要你让他有安全感,别让他感到陌生、别让他害怕,他就能听进去你说话。”林白衣听他师兄这般说。
  说起来,他师兄很不想这会儿接他通讯的,可是考虑到他这师弟不是多有耐心烦儿的人,要是给他惹的不耐烦,说不定会亲自跑过来,还顺带把庞小纯带过来甩掉。所以,到底还是接通,然后耐心听他师弟诉说苦恼,最后如实说给师弟听。至于他听不听进去,当师兄的表示完全没问题。
  毕竟,从本质上说呢,他那个师弟啊,其实还是个善良心软的孩子!
  湛湛闻言:“……”
  当他注意到师伯祖用“孩子”来形容他师祖之后,他那内心世界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
  他想,他可能清楚自己师祖能够耍脾气耍的那般理所当然的原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