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军嫂重生记无弹窗全文阅读 > 军嫂重生记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一千九百八十二章:问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刚开始写,俩小时之后更换过来,请见谅。
  ……
  “看来需要尽快把韩品那孩子叫回来了。”听到完整的叙述之后,湛湛的太师祖看向自己的大徒弟,说,“若是必要的话,可以启动快捷程序。”
  “是。”湛湛的师伯祖对自己师父的吩咐自然没有异议。
  湛湛见他们看起来很紧张,不由得将手腕上那个联络器取下来递过去:“要不,您跟我哥哥说说话?”他琢磨着也许不用他在中间递话,说不定这消息会更通畅,毕竟多一个人,信息的完整性以及正确性上,多多少少会出现些许偏差的,也许每个偏差都极其渺小,但是积攒下来,却不容小觑。
  不过,他这番好意呢,他师伯祖和太师祖都没有领,尤其是他师伯祖竟然还摸摸他头,好像哄小孩子般跟他说:“不用啦,等你跟哥哥过来之后再说也挺好的。”
  听他师伯祖温和之极的话语,看看他太师祖温和欣慰的笑容,如此这般之下,湛湛竟然懂了――这兴许……他师伯祖和太师祖真正关心的是哥哥拿到这些资料的手段?
  其实,要是师伯祖和他太师祖问的话,湛湛肯定要说――他哥这本事,他也会呢!
  可惜的是,谁都没有问啊,所以,湛湛也就不提及了,想想应该也不是多急着用的。
  ……
  “我说小兄弟哈,咱能谈谈不啊!”林白衣蹲在庞小纯跟前儿,吸吸鼻子之后他还抖了抖揣起来的胳膊,略显没大没小还很没脸皮的跟对方哈哈。
  庞小纯坐在那里很是不安,毕竟,他虽然记忆不太好,但是他清楚定要坐他跟前儿的人是师父临行前交代他要听话的人,也是他应该称之为是师叔的家伙。
  考虑到他应该尊师重道,所以对于师叔不讲风范的举动,他有些不知所措啊。
  “师、师叔?”庞小纯不清楚对方究竟有啥要和自己说的,可是对方的态度让他有些不安。
  说起来,他记忆是差些,反应好像也略显迟钝,但是他智商不是很低,换句话说,他出现问题前,可能应该还是挺高智商的拥有者。这可是他师父跟他说的,他不认为这是师父安慰的话,因为对此他好像多少也有些感觉。
  正因为他智商不低,所以,只要给他充分琢磨品味的时间和空间,那他要想明白缘由不算是多为难的事情。
  就像之前,这位是师叔恨不能把他送还给他师父的或者推给师伯祖和太师祖的意思,他可了解的不能更清楚了。
  他想,可能即使现在,这位师叔仍没有放弃?之前的打算。
  要是可以,他也不想这般让人为难,可是谁让师父之前百般叮咛,就是让他不要离开这里,定要等?回来接他。
  庞小纯想,要不是师父这般要求,他根本不会让这位师叔为难成这样。
  他这人虽然记忆里没有太多东西,但是他能分辨曲直是非,他很清楚人家师叔根本不欠他的,所以接不接受都是人家自己的自由。
  虽然被这位陌生师叔排斥,他也有些难受、也很不自在,但是这在他尊敬的师父面前,却不值一提。
  “师叔,我师父之前曾叮嘱过啊,我需要等?回来接才能走的。”庞小纯小声的跟林白衣说。
  他是想跟师叔说清楚态度,也好让他不要这般总是惦记着轰他离开,这说句实诚话,要不是师父之前叮嘱他留下来,他肯定早就找师父去了。
  林白衣没想到庞小纯吭吭哧哧半晌,就给他来这句根本没有任何营养的话。
  “关于你去留的问题,之前已经讨论好啦,既然我答应你可以就在这里住下,也答应亲自教导于你,我当然不会食言啊!”所以你这脑子究竟想啥呢!
  林白衣不着痕迹翻翻眼,虽然不想跟着小子多唠叨,但是终究还是要继续下去呢:“我是想问问你,你对你自己身上这情况,有多少了解呢?”
  “您这是想帮我恢复正常?”听到、还听懂这句话之后,庞小纯却没有林白衣以为的兴奋和好奇,反而看起来平静之极。
  可他这平静的反应背后,林白衣不用多想就能清楚,那肯定是极其强烈的郁闷和反感。
  “哦,听你这话语,好像……是不太想让我帮忙啊?”林白衣虽然心软,但是却不会无限度给予好心,他尤其不喜欢自作多情,或者说是剃头挑子一头热。
  若是庞小纯坚定不想他帮忙,他琢磨,他肯定会欣然答应。
  可惜,他小看庞小纯做人的底线了。
  这小子虽然看起来略显笨拙,但是,他很会替别人想呢!
  只要设身处地替师叔想想,他就做不出给别人的好心泼冷水,所以沉默半晌,只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诚恳的说:“那就……那就多谢师叔帮忙啦。”
  林白衣:“……”他怎么愣是从这句话里听出了勉为其难的意味?
  可惜,这只是他的发现而已,还是一瞬间,就连现在回味,他都不能确认对方言语里是不是真有勉为其难之意。
  要是眼前这人是他随意收的几个徒弟,他肯定早就没有任何耐心范儿跟对方逗闷子,早就大手一挥,将这人轰出去。
  可惜啊,眼前这个弟子,不是他的弟子,也不是他是个弟子,所以真真就是只能哄着玩儿,不可以打,也不能斥责。
  “嗯,你不要多想啊,我其实就是想跟你多说说话。”林白衣闻言后微微颔首,“当然,对此你也可以理解为是侧面帮助你、让你恢复的过程。”
  庞小纯闻言后,倒是真松缓些,对于林白衣的劝解,他当然能够听出师叔言语里的真诚。所以,要说不敢动啊,那还真是假话。
  说真的,要不是他之前让自己师父和这里的师伯祖、太师祖给折腾的他起了怵头的情绪,他真能够痛快应下来。
  可惜,虽然心里抵触,甚至对于成效他都不抱任何看法,但是他到底做不到立刻拒绝。
  “可是,师叔……”他是不会拒绝,可是心里的忐忑却不会因为他应下林白衣的建议而减少。
  ……
  …“看来需要尽快把韩品那孩子叫回来了。”听到完整的叙述之后,湛湛的太师祖看向自己的大徒弟,说,“若是必要的话,可以启动快捷程序。”
  “是。”湛湛的师伯祖对自己师父的吩咐自然没有异议。
  湛湛见他们看起来很紧张,不由得将手腕上那个联络器取下来递过去:“要不,您跟我哥哥说说话?”他琢磨着也许不用他在中间递话,说不定这消息会更通畅,毕竟多一个人,信息的完整性以及正确性上,多多少少会出现些许偏差的,也许每个偏差都极其渺小,但是积攒下来,却不容小觑。
  不过,他这番好意呢,他师伯祖和太师祖都没有领,尤其是他师伯祖竟然还摸摸他头,好像哄小孩子般跟他说:“不用啦,等你跟哥哥过来之后再说也挺好的。”
  听他师伯祖温和之极的话语,看看他太师祖温和欣慰的笑容,如此这般之下,湛湛竟然懂了――这兴许……他师伯祖和太师祖真正关心的是哥哥拿到这些资料的手段?
  其实,要是师伯祖和他太师祖问的话,湛湛肯定要说――他哥这本事,他也会呢!
  可惜的是,谁都没有问啊,所以,湛湛也就不提及了,想想应该也不是多急着用的。
  ……
  “我说小兄弟哈,咱能谈谈不啊!”林白衣蹲在庞小纯跟前儿,吸吸鼻子之后他还抖了抖揣起来的胳膊,略显没大没小还很没脸皮的跟对方哈哈。
  庞小纯坐在那里很是不安,毕竟,他虽然记忆不太好,但是他清楚定要坐他跟前儿的人是师父临行前交代他要听话的人,也是他应该称之为是师叔的家伙。
  考虑到他应该尊师重道,所以对于师叔不讲风范的举动,他有些不知所措啊。
  “师、师叔?”庞小纯不清楚对方究竟有啥要和自己说的,可是对方的态度让他有些不安。
  说起来,他记忆是差些,反应好像也略显迟钝,但是他智商不是很低,换句话说,他出现问题前,可能应该还是挺高智商的拥有者。这可是他师父跟他说的,他不认为这是师父安慰的话,因为对此他好像多少也有些感觉。
  正因为他智商不低,所以,只要给他充分琢磨品味的时间和空间,那他要想明白缘由不算是多为难的事情。
  就像之前,这位是师叔恨不能把他送还给他师父的或者推给师伯祖和太师祖的意思,他可了解的不能更清楚了。
  他想,可能即使现在,这位师叔仍没有放弃?之前的打算。
  要是可以,他也不想这般让人为难,可是谁让师父之前百般叮咛,就是让他不要离开这里,定要等?回来接他。
  庞小纯想,要不是师父这般要求,他根本不会让这位师叔为难成这样。
  他这人虽然记忆里没有太多东西,但是他能分辨曲直是非,他很清楚人家师叔根本不欠他的,所以接不接受都是人家自己的自由。
  虽然被这位陌生师叔排斥,他也有些难受、也很不自在,但是这在他尊敬的师父面前,却不值一提。
  “师叔,我师父之前曾叮嘱过啊,我需要等?回来接才能走的。”庞小纯小声的跟林白衣说。
  他是想跟师叔说清楚态度,也好让他不要这般总是惦记着轰他离开,这说句实诚话,要不是师父之前叮嘱他留下来,他肯定早就找师父去了。
  林白衣没想到庞小纯吭吭哧哧半晌,就给他来这句根本没有任何营养的话。
  “关于你去留的问题,之前已经讨论好啦,既然我答应你可以就在这里住下,也答应亲自教导于你,我当然不会食言啊!”所以你这脑子究竟想啥呢!
  林白衣不着痕迹翻翻眼,虽然不想跟着小子多唠叨,但是终究还是要继续下去呢:“我是想问问你,你对你自己身上这情况,有多少了解呢?”
  “您这是想帮我恢复正常?”听到、还听懂这句话之后,庞小纯却没有林白衣以为的兴奋和好奇,反而看起来平静之极。
  可他这平静的反应背后,林白衣不用多想就能清楚,那肯定是极其强烈的郁闷和反感。
  “哦,听你这话语,好像……是不太想让我帮忙啊?”林白衣虽然心软,但是却不会无限度给予好心,他尤其不喜欢自作多情,或者说是剃头挑子一头热。
  若是庞小纯坚定不想他帮忙,他琢磨,他肯定会欣然答应。
  可惜,他小看庞小纯做人的底线了。
  这小子虽然看起来略显笨拙,但是,他很会替别人想呢!
  只要设身处地替师叔想想,他就做不出给别人的好心泼冷水,所以沉默半晌,只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诚恳的说:“那就……那就多谢师叔帮忙啦。”
  林白衣:“……”他怎么愣是从这句话里听出了勉为其难的意味?
  可惜,这只是他的发现而已,还是一瞬间,就连现在回味,他都不能确认对方言语里是不是真有勉为其难之意。
  要是眼前这人是他随意收的几个徒弟,他肯定早就没有任何耐心范儿跟对方逗闷子,早就大手一挥,将这人轰出去。
  可惜啊,眼前这个弟子,不是他的弟子,也不是他是个弟子,所以真真就是只能哄着玩儿,不可以打,也不能斥责。
  “嗯,你不要多想啊,我其实就是想跟你多说说话。”林白衣闻言后微微颔首,“当然,对此你也可以理解为是侧面帮助你、让你恢复的过程。”
  庞小纯闻言后,倒是真松缓些,对于林白衣的劝解,他当然能够听出师叔言语里的真诚。所以,要说不敢动啊,那还真是假话。
  ,……
  说真的,要不是他之前让自己师父和这里的师伯祖、太师祖给折腾的他起了怵头的情绪,他真能够痛快应下来。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