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军嫂重生记无弹窗全文阅读 > 军嫂重生记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两千零一十六章:继续谈谈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在韩子禾看来,唐科或者庞小纯被拿,根本易如反掌,但是很快这想法就让递到跟前的事实给推翻了。
  韩子禾真没想到,这里的“楚铮”竟然行动力差成这个样子,简直匪夷所思。
  “韩子禾”这次竟倒是跟她脑回路对上了,也是这般诧异之极地问楚铮说:“怎可能让人给跑掉了?不是师父安排人手布控,都要拿人了,然后你跟我说他给溜掉了?!好吧,你不要告诉我,说这次失误缘由跟你有关啊!要不然,你好好想想怎么跟师父交代吧,怹老人家,最讨厌临门那脚球给踢歪了。”
  “楚铮”本来就无精打采的,等听到他媳妇这话,就更加的蔫咯。
  见他这样,“韩子禾”就是心里有口气也只能硬忍下去:“好吧,看来你也脱不掉关系了!”
  “楚铮”:“……”
  他想了想,刚刚到嘴边儿那话,就不由自主地开始往回缩呢,不过缩到一定程度,好像不甘心,犹犹豫豫地竟想要说出来。
  也因为这犹豫,他不由自主地看向“韩子禾”。
  你说你看人,那你就乖乖看!可看一会儿,就让视线躲闪,是不是意图太清晰?!
  不说“韩子禾”是不是领会到他的想法,韩子禾这里却是看清楚了。
  可也正是因为看清楚,所以韩子禾愈发认定,她现在没发出去的地方,应该不是真实存在的,包括“韩子禾”和“楚铮”,他们很可能就是像幻境那般存在的虚拟空间。
  这本来只是韩子禾之前悄悄安慰自己的想法儿,这会儿反而因为“楚铮”做事风格而坚定下来。
  “这事儿也不能怨爸爸!”湛湛坐到“韩子禾”身畔,替他爸说话,“这里面还有韩苗姐姐的闺女也是出力的,我建议查查看,看看那孩子是不是还是那孩子。”
  湛湛说的话听起来好像挺拗口,但是不用多想就能听懂湛湛言外之意,所以缓缓走过来坐在“韩子禾”另外一侧的哥哥韩品说:“你是说,有人替代了那丫头?”
  “这不显而易见?!”老幺端着一盆盆刚刚吸好的水果走出来,果盘上的果子还有水珠滚来滚去,看起来就新鲜也很可口。
  韩子禾眯着眼睛直叹气——要不是现实条件不允许,她也很想吃啊!
  现在只能眼睁睁看着孩子们吃。
  既然吃不到,韩子禾也只能眼不见心不烦。
  刚刚有一瞬间,她好像找到从现在这情境中脱离的契机了,可是那契机好像只是因为想要提醒她自己的存在一样,只是一闪而过,想要找到契机,恐还需要等待。
  韩子禾不是个喜欢被动等待的人,所以,就把自己缩在“韩子禾”意识的角落里,还很自傲的一心而二用,不肯放过“楚铮”以及“韩子禾”等人互动。
  “韩苗不清楚自己孩子是不是本人?”“韩子禾”不认为韩苗也会让人换了。
  不说旁人,就是她和韩苗老公以及小叔子都不会那么眼拙。
  更遑论她的哥哥和嫂子呢!他们更不可能将自己女儿认错。
  “所以我怀疑韩苗姐姐他们好像也被影响了。”老幺摇晃着头,认真的表示想要帮忙去,“我建议将韩苗姐姐他们也划到检查的范围里,说不定会有收获呢!”
  “那她闺女咋办?”“韩子禾”不认为那孩子真就危险了,“对方要是所图不小,那他们应该会做好备案,而那孩子就是很好的备用手段。”
  “就怕真找到,那孩子都不清楚自己是谁了!”老幺继续叹气。
  所有人闻言,立刻看向她说:“那就需要你出手啊!”
  想来她这般说,应该是有应对措施了。
  要不然,她也不能这般说呢。
  果不其然,见大家看过来,老幺就笑说:“办法倒是有,只不过有些笨。”
  “笨办法也是办法不是?”湛湛闻言眼眸就是一亮,“你说出来让咱大家参谋参谋?”
  “那还不简单?只是可能需要见机行事,要是被强硬的从记忆力着手,让有心人给抹掉了记忆,那么就干脆以毒攻毒,无论是被催眠还是被化学手段伤害到,都能够复原更替好。”
  老幺说的轻描淡写,但是她说的话,也就是能糊弄那外行人,像“楚铮”“韩子禾”,甚至是湛湛和韩品这样的,都不是她这几句话能够蒙混过去的。
  “你这样做对那孩子造成的伤害只能加深。”“韩子禾”对此不太赞同,“你应该清楚,这就跟打磨掉痕迹重雕刻一样,虽然,像你说的可以复原好,但是从质上来说应该是是加大了磨损程度,你很清楚,要是这孩子不够坚韧,那么就算这次能够忍过去,若是……再有人对其下手啊,那到时候等待这孩子的,可能就是崩溃。”
  “我所担心的啊,就是这问题呢!”“楚铮”等他媳妇儿说清楚后,立刻点头应声,“不过要真是没有办法更好的解决那孩子的问题,恐怕就只有用这让人不算满意的办法了。”
  “现在讨论这个,是不是为时太早呢?”湛湛见妹妹被说到想要噘嘴,立刻打和说,“现在当务之急应该是找到那小丫头。”
  “还有,要是可以,我建议让人查查我们那几个表兄弟姊妹吧,看看后面那只手到底是冲着谁去的。”韩品补充说。
  他这话说的,还真是很得“楚铮”的心,他说着话看向“韩子禾”,温和的说出自己想法儿:“就怕您只是被对方顺手一波无差别攻击给波及了。”
  “这么说来,其实这个可能更大,毕竟在咱家,最具让人探索机密信息的人,应该是咱爸。”老幺笑呵呵说,“当然,不能说大学没有让人觊觎的资料,但是,咱家掌舵人好像没有从事有技术深度的业务呢!”
  虽然老幺这话有气人的成分在,但是,不能不说她这说法儿还真能站得住脚。
  “我都离开有技术含量的岗位多久咯!现在即使被返聘也只是给学生讲讲课,还是一学期一次那种,谁会想不开找我打探信息呢?”
  “……爸,说真话,要是可以,我真不想反驳,但是,我不能不说啊,要是您一学期只给学生上一次课,那您那叫被邀请啊,而不是被返聘。这里面差别可这不小,您可别混淆!”
  “楚铮”:“……”这小破孩儿啊,可真是气人呢!
  “谁说你爸爸没有收到返聘邀请函啊,他只是不想接受邀请而已!”“韩子禾”见“楚铮”为找到对自己有利的理由而涨红了脸,登时看不过眼,立刻替其争辩,“不过就是这样,他也时常主动帮忙,继续发光发热!我跟你说啊,不许你这么说自己长辈!”
  到底是自己孩子啊,说不过对方了,就拿出威严,微微地“吓唬”对方一下,让对方识趣儿认输也不错。
  不清楚旁人怎般想的,反正韩子禾态度就是一个词儿——理所当然!
  “话题是不是又出现偏差了?”湛湛有些累啊,要不是老幺是妹子,他都想拎出去悄悄揍一顿呢,让她没事儿就是撩家长!这不是主动凑过去给人欺负么!
  “话题偏差不重要啊,现在重要的是安排人找到那孩子。”到底是自己侄外孙女儿,“韩子禾”还是很关心的。
  “这谁不清楚呢,可是问题是应该从哪儿找?”老幺说,“要是师祖那里都不能有办法,咱就只能随缘。”
  老幺的态度,清楚的向大家展示了啥叫不是自己的孩子不心疼。
  湛湛听闻,他第一反应,就是看向自己那对爹妈。
  果不其然,他老妈脸颊都快要鼓起来了。
  和他累心不同,韩品虽然比他大很多,但是好像并不乐于替老幺遮掩。
  用他的话说,老幺那丫头啥不懂呢?她之所以这么坚持自己的做派,那就必定有让其坚持的理由,他跟湛湛只是做哥哥的,根本不可能帮老幺决定其想法儿和思维。
  所以湛湛才会因为老幺累的喘大气。
  “我和湛湛那里也会留心的。”韩品虽然想的很多,但是在安慰韩子禾方面,他还是一如既往地认真。
  “那就好。”“韩子禾”缓缓地颔首,“要是可以的话,还是要跟你们师祖怹说说,说不定怹就有办法呢!”
  “……”虽然“韩子禾”很喜欢将难题团吧团吧扔给自己师父,但是谁让人家有那么好的师父呢!只要弟子为难,就立刻站出来。
  之前,也就是“楚铮”自己拨电话,才让林白衣有意为难几句,实际上要是求助人是韩子禾自己,林白衣早就叭叭叭都说清楚咧!
  说起韩子禾这所谓中毒,林白衣最开始还真是有些麻爪,他根本找不到好办法帮助徒弟,要不是他师兄保证就这点儿毒素,韩子禾完全可以不理睬,等到其自己消散就好,他很可能就要将师父给抱下来,看看他徒弟的情况是不是跟他师兄提及的一样。也让怹帮忙看看自己徒孙的情况,只有亲眼所见,他师兄才能更加卖力!
  林白衣这番心理活动,可以说是想的很好,只不过不等他将师父抱下来看他小徒弟,他师兄就给出最容易的方案——请清源山脉的那些应该出来做贡献的长老帮忙看看。
  虽然林白衣喜欢欺负师兄,但是他太清楚师兄为人了,要不是对方看出不对劲儿,他肯定不会多说呢。
  幸好他师兄所给出的这个线索有用,要不然他也做不大安稳如山。
  也幸好他徒弟像他信任自己师兄一样信任着他,所以才会在他叮嘱不要多想的时候没有多想。
  要不然……
  林白衣打量着眼前这个不清楚是应该叫唐科还是应该叫庞小纯的人,认真的琢磨:“清源山脉长老要这小子,究竟是想怎般做呢?”
  “你叫啥?”林白衣不甘心,用脚尖儿踢踢对方腿,“唐科是谁?庞小纯又是谁?你真是他们?”
  “……”他说不是,对方就能信啊?
  所以,还不若不说呢!
  被审问的这人,他想的很清楚,现在不是说真话时候,所以还是等等,等等看会不会有更重要的人物出现,他根本不想将体力浪费在毫无意义的人身上。
  “不说话?”林白衣看出这小子的想法儿,不由眼眸微闪,“是因为觉得我段位不够,还是就单纯不想说呢?”
  “……”唐科或者庞小纯挪开眼,不肯看向他。
  这次林白衣确认自己就是让人小觑了,登时觉得很是有意思,不由得凑过去,问:“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啊?”
  “……”这还用说啊?!
  唐科或者庞小纯嗤笑,不过还是没有说话。
  林白衣也没有生气,呵呵地跟他说:“那你清不清楚,要是让你见到其他人,你可能就要被研究咧!你确定宁可那样也不跟我说话?”说到这儿,他问他说:“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呢?我好像不记得自己之前有得罪过你呢!”
  唐科或者庞小纯听到这话,真想哈哈大笑:“要不是你,我能在这里?”
  “可算说句话了。”林白衣夸张的抚胸口,“我以为你会坚持到底呢!”
  唐科或者庞小纯:“……”
  “好吧,你能说话,这是好现象啊!不要这般盯着我啊!我对你没有恶意诶!你不要这般态度待我啊!”林白衣笑呵呵跟其说,“你跟我说说话,说不定我能帮你确认自己究竟是叫唐科还是叫庞小纯呢,对不对?”
  唐科或者庞小纯:“……”这是谢谢你啊!
  “不用客气啊!”林白衣看出对方心里所想,立刻毫不客气就领了对方的谢意。
  唐科或者庞小纯:“……”呵呵!
  他看出林白衣这人似乎逗弄他的意思更多,顿时更不想搭理对方了,他本来还以为眼前这人是个大人物,结果看他这样,应该不是个能上大台面的,要不然也不会这般不讲究!
  这般想着,他就继续保持沉默。
  林白衣:“……”
  等等!
  他要是没看错,这是被这家伙使劲儿看低咯?!
  诶,你起来,咱继续谈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