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军嫂重生记无弹窗全文阅读 > 军嫂重生记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两千零一十七章:不认识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林白衣用脚尖儿轻轻地踢了踢这位不知应该是叫“唐科”还是“庞小纯”的家伙:“诶!跟你说话呢!你不要用这态度做无谓的抵抗啊!要清楚,就算你抵抗,我也不会把你放开的。”
  “为什么抓我?!”大概是让林白衣给打扰的心态失衡了,这个或者叫“唐科”或者叫“庞小纯”的男人无奈的问出心底的不解。
  “嗯?!你真确定自己问这显而易见的问题啊?!”林白衣也不讲究彼此立场不同,拍拍手就地坐他跟前儿,还拍了拍他的肩膀,用对方是兄弟好友的语气说,“我看你之前态度很平静,意味你清楚缘由呢!你不要告诉我你之前就是一塌糊涂,只是看着明白,其实啥都不清楚呢!”他说到这儿,见对方缓缓点头,登时睁圆眼镜。
  他看向对方时不由自主露出极其不可置信的表情说:“不是吧,兄逮,你还真糊涂啊!我以为你装的!”
  唐科/庞小纯直接翻眼睛:“……”
  “好吧。”看这人露出这般情绪,林白衣低下头,以拳抵口也不说话,要不是他肩膀微微晃动,还真不清楚他究竟咋想的,“就算你对自己现在的处境无所知,但是这不是我可以放你走的理由。”
  “……”呵呵,这人这话说的好像只要理由合理,他就有权放人?
  猜猜他会当真不会?
  唐科/庞小纯翻眼睛,时不时投给对方的视线里,充斥着嘲讽。
  意识到自己自己让人小瞧了,林白衣也不急于将这人递交给清源山脉那帮人手上了,想来他不送人,对方也会自己来接,他能少费力气也是好事儿,有这工夫跟这位姓名不确定的客人唠唠嗑也不错。
  想到这儿,林白衣跟唐科/庞小纯说话的兴致又高了不少。
  “你不是好人这件事应该没有争论吧?!”
  “???!!!”听林白衣用“你就说实话吧,不要做无谓抵抗”的语气,甚至还带着点儿轻率的意思,跟自己说质疑本人品质的话,竟然还说的如此理所当然,唐科/庞小纯简直不能信任自己的耳朵?!
  该不会听差了?
  这人看起来也挺像好人的,应该不可能说出这般无赖的话吧?
  不过他的质疑很快就被自己拍掉了。
  他眼前这人果然够无耻!
  听听他说了啥!
  “你不要用这般眸光看人!我说,你应该能够直面自己不是个好人这个基本现实,对不对?”
  唐科/庞小纯使劲儿喘口气,努力告诉自己不要真生气,生气不值当的,可是努力深呼吸后,他还是难以做到镇定。
  他这般失态,完全是因为眼前这人忒无耻:“我不认为我不是好人这件事是基本事实。”
  委实忍无可忍,唐科/庞小纯的耐心完全告罄,要是不反击,他真能把自己憋屈到晕过去。
  可是听到这话之后的林白衣,却不做激烈的反对,他竟只是用很轻描淡写的态度跟他说了个“哦”,然后就用“你可真让人无语啊”的无奈表情面对他,就连视线也都充斥着“啧啧啧”声,要是这些视线能够具象出来,肯定个儿顶个儿的朝他背着手摇头叹气。
  想到那些老学究做派的具象出来的视线,唐科/庞小纯不由哆嗦起来。
  好吧,不能不承认啊,好像还是现在这般好。
  现在这般至少不用面对数不清的充斥着“你很不争气”态度的视线的讨伐。
  林白衣不清楚唐科/庞小纯内心复杂之极的活动,当然就算清楚他也不在乎,在这世界上能让他在乎的——他师父算一个,他师兄算一个,再有就是乖徒儿和她带给他的那仨徒孙,剩下的,能让他惦记的人有多少,说真的,那就全凭他心情咯。
  要是心情好呢,可能多算些啊;要是情绪方面有问题,那就抱歉咯,说不定他一个都不理睬呢!
  现在的林白衣,情绪不太稳定,这般状态其实说句喜怒不定,也不为过。
  对这评价,林白衣倒是不介意,就是当他面儿这般说,他也不会生气,说不定还会认为这般评价有些意思。
  他很好奇眼前这小子究竟会跟他说出怎样的话,应该不会一直这般不咸不淡冷漠下去……吧?
  要真是这般,他想他有必要考虑要不要……略微刺激下他。
  幸好唐科/庞小纯虽然不想搭理他,但是在意识到要是继续下去,可能就要被眼前这位收拾后,他倒是识趣了:“需要跟你声明,虽然我不清楚你缘何这么定义我,但是对于你的定义,我肯定要拒绝,因为鄙人自认本质良好。”
  “你说自己本质很好?”像是听到什么很好笑的言论般,林白衣擦擦根本不存在的笑出来的泪珠,“你好到给自己亲戚下毒了!”
  “你说甚?!”唐科/庞小纯好像不清楚林白衣的定论般,很是诧异的看过去,好像对于林白衣这指控不解,“你不要乱说啊!”
  “说肯定是不可能乱说的,我这么大人还是清楚事情轻重的,但是你这人呢……会不会不乱做,那可说不定咯!”
  让林白衣这般奚落,反而加强了唐科/庞小纯对林白衣不清楚事实情况不解的信心。
  “你要说我不好,你应该拿出证据来啊!”
  唐科/庞小纯说到这儿,很是轻蔑的看向林白衣:“你应该举证啊!要是没有证据,哪里容你嘚嘚?!”
  “韩苗其人你清楚不?”林白衣不想在这方面跟唐科/庞小纯拌嘴,就直接问了,“这人是你泰水大人,你该不会不清楚吧?”
  “哼!”不清楚是被挤兑的,还是真坦荡,唐科/庞小纯在用冷哼认真表达不满之后,就颔首认了和韩苗的关系,“这是我岳家,你该不会想要用我家人来威胁我吧?!”
  “你大可以放心,要是需要威胁你呢,我肯定不会用你泰水来威胁的,怎般也该选择跟你有无法分割的至亲啊!要不然你不理会,我岂不是要哭?!”
  “……”唐科/林白衣再次刷了对林白衣看法的下限后,他这才跟林白衣说,“你就说关键吧!我想,应该在你这里跟你唠嗑的机会不太多,很快就有人过来带走我吧?”
  “你还真清楚!”林白衣笑过对方打的小算盘,就说,“那我问你,你那伴侣是不是叫陈若?”
  “……”听到自己媳妇儿名字,唐科/庞小纯因为林白衣威胁的话而提起来的那颗心,却不由自主地提起来。
  “你是不是想问怎么好好儿的,还提起妇孺呢,对不对?”只要林白衣他高兴啊,他那么一打眼,别说,他可就能看透唐科/庞小纯内心处、极力掩盖的想法呢!
  “你刚到这里,所以你不清楚我这人风格,我这人的做派,肯定是务实的!所以,我要不不说话,要说话那就肯定不能够无的放矢呢!”
  “……”唐科/庞小纯用眼睛轻轻地翻林白衣,本来他可能有意让自己不要想忒多,但是让这人一说之后,他想要不想忒多都不可能。
  所以,这人就是不想让他清静啊!
  “你究竟想说啥?”唐科/庞小纯看清楚眼前这人应该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后,轻轻叹气说,“你就直说吧!用不着对我用激将法,你就是想刺激,我很清楚。只是我不想跟你逗闷子,你想问啥、你就问啥,我看情况来决定要不要告诉你。”他这般说很明显就是想从林白衣手上拿到主动权呢。
  “我问你,陈若不是本人这件事,你清楚不清楚?”
  林白衣还算懂待客之道,清楚他的意图之后,就顺他意咯,很是直接的说:“我想你应该不至于分辨不出自己的枕边人吧?就算你这段时间眼睛不便,你那耳朵应该不至于也有问题。所以,你要说自己不清楚那可说不过去!”
  “……”唐科/庞小纯让他这般说的,脸都涨红了。
  也不清楚是他当真感到羞愧,还是单纯被挤兑到愤慨。
  “你说的推论,只是针对普通情况有用,而我跟陈若的关系,不是你以为的那般!”虽然不痛快,但是唐科/庞小纯还是小声给自己辩解了一下。
  很显然,但多数人是没办法忍受被人误解的,哪怕彼此立场颇有不同。
  “哟!你说,夫妻两口子感情有区别?不是开玩笑吧?!就算真有差别,也不会差别达到这等程度!”林白衣撇撇嘴,哼哼好多声后,又送给唐科/庞小纯个“你不要忽悠人,真以为我没有读过书啊!”的眸光和表情。
  “我、我、我跟她根本就不是夫妻!”不知是不是因为之前说了那句话,唐科/庞小纯干脆就打算破罐破摔的缘由;还是说他打算跟林白衣这儿锻炼演技,反正这会儿他说的很干脆,“我跟陈若就是装装样子!”
  “你说的陈若,是以前的陈若,哦,也就是韩苗的女儿,还是扮演陈若那人?”
  “……”唐科/庞小纯听到这,不由有些嘀咕。
  眼前这人越说,他怎么越觉得……这人在挖坑?!
  想到自己可能让人给挖坑了,唐科/庞小纯就越认为自己怀疑的很有理呢。
  说不定这人就是陈若、或者更上级的领导派过来的。
  当然,唐科/庞小纯心里更偏向于前者。
  “看你这反应,想来可以确认之前的陈若……其实也有问题,对不对?!”林白衣可以跟自己保证,他这般说就是单纯的想要是试探唐科/庞小纯而已,谁想到,对方那般给力!
  他刚打算用真功夫,对方就不给面子地婉拒了。
  唐科/庞小纯本来跟陈若就是简单的租赁关系,还是彼此租赁那样,所以牵涉到利益和各自安危后,他就不淡定了。
  要是陈若真跟他有关,哪怕关系不是特别坚实,他肯定也不能将对方底细撂的那般彻底。
  “……”所以林白衣在听出唐科/庞小纯所言不虚之后,有些纠结起来,“所以,现在的可能呢,要不然就是陈若其人本来就有问题,要不就是跟你联合之前就换人了。”
  “呵呵,随你怎般想咯!我所能提供的,你都能想得到。”
  唐科/庞小纯这话,真是说跟没说差不多。
  不过就算他心里有数儿,也不会提醒对方呢!
  毕竟要是他让令自己郁闷的人不郁闷了,想来想去都对不起自己!
  因此即使为了能够对得起自己,唐科/庞小纯表示他也不说,谁让他本来就喜欢看对手郁闷呢!
  “好吧,陈若的事情可以放放,我问你,你为什么要连带着对陈若的姑姥姥动手?!”想到自己徒弟让这小子给无差别攻击了,林白衣就不忿,要不是不能出手帮徒弟解气,他能让这小子悠闲的跟这儿怔愣?!
  “陈若的姑姥姥?!”不知是不是让林白衣折腾的糊涂了,唐科/庞小纯听闻他这言语,立刻就懵了,甚至,闻言后的他,这第一反应是——谁啊?!陈若的姑姥姥?!不应该啊,他不记得自己曾对老太太下药!
  “说谁老太太呢!你是老太太啊!”虽喜欢打趣乖徒弟,可在林白衣看来那也是他自己的专利,反正打趣之后就要挨揍,他都适应咯。
  可是,这不代表别人也可以这般欺负自己学生!
  “……”不是老太太啊?那是……等等!
  想来想去想到快要抓耳挠腮的唐科/庞小纯的脑子可算是上线了。他忽然就想起自己跟陈若假结婚的时候,陈若亲友那里就有个喜欢打量陈若和他的妇女,当时陈若在介绍自己亲戚给他听时,他这才意识到陈若竟然有个比他那位泰水还小的姑姥姥!
  他直到现在都能想起当时的心情呢!
  实话实说,他现在想起来,都认为自己那位泰水和怹的姑姑若是开玩笑的调个个儿介绍,别人肯定也不会对此有所质疑。
  “你可倒说话啊!”见这人不应声,林白衣推推他,“你说啊!”
  “我说没有下毒,你不是不信啊!”唐科/庞小纯心里说,他也很无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