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军嫂重生记无弹窗全文阅读 > 军嫂重生记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两千零一十九章:林清源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听到小童连声呼喊自己哥哥的名字,林白衣第一反应就是“胡闹!有人在胡闹啊!”紧接着,他就感觉自己好像头重脚轻,竟有种踩在云彩上、轻轻悠悠不踏实不平静的紧张。
  其实,说起来,他现在的情况,比之以前要好很多。
  若是搁以前,忽而听到林清源这名字,他十次须有六次往上的机会两眼发黑,踉踉跄跄的就站不稳了。现在只是惊怒,真真要好很多。想到这儿,林白衣捂着胸,努力让自己尽快镇定,他想,等问清楚之后,他就要跟对方好好算算账,对方开玩笑也不能开在他哥哥那儿!
  想到这儿,他那压抑的气势就展露无遗,不远处的唐科/庞小纯是最直接的体验者,所以,他这会儿感觉很不好,要是可以,真希望可以有人拉他起来,要不然,他真就要被林白衣不经意的气势压迫的大汗淋漓了。
  “师叔!真不骗您!您可看看去吧!那位自称是您哥哥的先生,好像看起来真像是清源长老!而且我师父也有看过,说是很像很像!您说……清源师伯该不会还活着,现在找回来咯?!”
  很像继续说他所言乱扯的林白衣,不由得,微微地蹙起眉,他虽然还是心里还是不太信任这小童的言语,可是这小童以他师兄说事儿,他就不能不考虑了:“……”
  他正考虑的时候,他师兄的电话就给打过来了。
  这就是好时机!
  林白衣眼前一亮说:“师兄……”
  他恨不能立刻将小童说的话复述给他师兄听,好像,若这般而为就能将他内心世界的压力分散出去,这般他也能够轻松一些。
  要说亲哥哥林清源是不是还活着,说起来,林白衣是真不能够接受,不是他不高兴哥哥活着,而是他哥哥出事之后,他跟师兄也是多番确认的,加上清源山脉的长老失踪的方式和他哥哥牺牲的方式毫无区别,又有清源山秘法印证,还有他哥哥留给他的亲笔信策应,所以他那时才认可长老会的人给他哥哥的安排。
  这会儿跟他说哥哥还活得好好儿的,林白衣觉得情况不对!
  想到有人可能打算利用他哥哥的身份,林白衣就有种想要将对方彻底消灭的情绪呢!幸好现在师兄有信息跟他接触,林白衣心里的难以言说的急迫,渐渐消失不见。
  “你想说的我都清楚,白衣,我刚刚没有跟那人接触太多,所以不能给你很多有用信息,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对方容貌跟清源师弟的面容相似度接近百分百。”林白衣的师兄斟酌着用词,跟他师弟缓缓说来。
  他很清楚那个清源师弟在他师弟林白衣心里的位置,虽然想起来有些吃味儿,可是必须承认,要是将他和林清源放在一起,让林白衣选,可能理智上他不会输的忒可怜,但是要单纯论及情感,那他基本上不用考虑输赢问题了,因为他不认为自己可以胜过人亲哥哥啊!尤其是那对兄弟之间的感情,还特别亲近!
  这也造成了,他考量到自己未来,考虑让自己最好不要吃干醋,他就用实际行动疏远林清源,若不是必须见面对话,他基本上都不见对方。
  大概是他态度不要太明显吧,他跟林清源虽然有林白衣作为联系,但是论及情分,他跟林清源那也就是“点头之交”。
  他想,林清源应该也清楚彼此的关系情况。
  而且,要不是林清源有意配合,就他自己还真不见得能够做到不接触的地步。
  现在想想,林白衣的师兄琢磨——作为林白衣的嫡嫡亲的哥哥,林清源眼瞅着弟弟有个更能长期接触的师兄,心里就丁点儿别扭都没有?可能?
  肯定不可能啊!
  要清楚,就连他这个只是师兄的哥哥,都会吃师弟跟其亲哥的醋,他亲哥就不会反过来吃他的醋?
  这怎般想都不实际呢!
  所以想来,他、林白衣、林清源这仨人之间关系,从旁人角度来看好像……有些奇怪哦!
  “师兄?师兄!”林白衣不清楚他师兄这么会儿工夫,就跟自己脑海里补充出很大一出兄弟间的爱恨情仇来。
  也因为不清楚,所以他很不理解自己师兄咋刚说话,就不吭声咧?!
  莫不是那人真跟他哥哥有瓜葛?!
  林白衣第一反应仍然不是自己哥哥还活着。
  然后,他就由此出发,开始演绎出版本不同的“剧情”。
  “也许这人……他很可能是哥哥以前留下来的孩子?所以这是过来认亲?!……所以他之所以自称是林清源,其实不过是想要找机会见到我?”林白衣脑补的不要太顺溜!几乎眨眼之间,就将逻辑大致捋顺了。
  当然啦,他推断的逻辑合不合乎情理,那就说不定了。
  林白衣这会儿也想不过来那么多事情不是?
  “……白衣师弟啊!你刚……刚刚说的啥啊?!”林白衣的师兄刚从自己的思绪里抽身,结果却郁闷的发现,他师弟推断出让他想要捧腹的答案。
  “不可能!”清源师弟到最后应该都是可以用“男孩纸”称呼的汉子,他怎么可能随意就跟人有孩子?!
  说起来,他跟清源师弟配合搭档的机会不太多,即使有些值得谦让给师弟的机会出现,他都毫不吝啬就让出去了。
  所以要说他跟林清源是最熟悉的认识人,也不为过啊!
  “也不能这么绝对不是?”林白衣让自己想象出来的剧情跟说服了。他师兄跟他说不可能,他都不信呢!
  林白衣的师兄:“……”
  “师兄,你很清楚,虽然清源山脉传承要求传承人严格,但是我哥哥在情知自己处境后,真就不做打算?”
  “他不为自己作打算也就算了,可是他肯定不能不为清源山脉作打算啊!”
  他越说越有劲儿啊:“我肯定信任哥不会为了传宗接代破规矩,但是要是他有机会为了清源山脉顺利传承破规矩,他肯定毫不犹豫啊!”
  “关于这件事,我想师兄您应该多少清楚些内情啊!”别看他师兄和他哥哥都跟心里默认了疏远对方的决定,但是林白衣不清楚啊!他不清楚也罢,可是他却超出他师兄和亲哥哥的认知和想象力,坚定的认为他哥哥跟他师兄关系莫逆,你说搞笑不啊!
  “……”林白衣的师兄闻言,恨不能立刻揪他衣领狠狠摇晃着反问,自己能清楚啥?!他这个做人家亲弟弟的人都不清楚,他这个外人能清楚啥?!啊?!
  “你亲哥不可能做这事儿!”
  言外之意,就是林白衣,你想的有些多!
  他都说的这般清楚,但是,他师弟却仍不认可:“师兄,你说,像我哥哥那般很有禀赋的弟子能有多少?”
  “少之又少!”林白衣的师兄毫不犹豫就说出来。
  对此,林白衣特别满意呢!
  他颔首他微笑,他对自己师兄眨眨眼睛,说:“那像我哥哥这般很有禀赋的弟子,清源山脉以前又有多少?”
  “手指可数过来。”林白衣的师兄,闻言后,略作思考,就实事求是的说起来,“不能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是要说能够胜出他很多的前人屈指可数,能够跟他比肩而站的后者,应该难得一遇。”
  听到师兄给哥哥这么高的评价,林白衣心里特别舒服,不由在心里默默点赞——他师兄跟他哥哥果然是挚友,能够看的这般透彻!
  林白衣的师兄幸好没有看出他的想法,要不然,他就要扶着墙气到发颤的走出去咧!不过虽然不清楚林白衣的想法,他师兄却很清楚他这师弟想好主意之后,就很难让他更改呢!
  “你究竟想说啥?!”只有都问清楚,林白衣的师兄琢磨,自己才能精准做出反击不是?
  “师兄,你说,我亲哥在做出选择后,能不清楚清源山脉传承会面对断代情况?”林白衣的师兄很想弄清楚自己这师弟的想法,但是林白衣自己却不紧不慢。好像他并不急于见那个自称是他哥哥林清源的人。
  他都不着急,之前急过了的林白衣的师兄,这会儿也能平静下来。
  “他肯定有预见!”虽然心里不耐烦咯,但是对于林清源为人和其能力,林白衣的师兄还是很公正的。
  “那既然有预见,师兄啊,你认为我是亲哥哥无动于衷的可能有多大?”
  “有多大?!基本上,可以说他有预见却不安排后手的可能不存在!”林白衣的师兄不认为林清源会不做布局。
  “所以,师兄你认为我哥哥若是想要安排,应该怎般做呢?”
  面对自己师弟这般反问,林白衣的师兄都要气笑出来。
  “你清楚这事不?要是你都不清楚清源师弟的安排,啧啧,你认为……我能清楚?!哈哈,这怎么可能呢!”
  “……”林白衣很有耐心地看着自己师兄,等他笑够了后继续说。
  林白衣的师兄:“……”
  说真话,他现在,真真是受够了自己师弟这笃定他跟其亲哥哥林清源是挚友的视线咧!
  “你!好吧!”到底说不出更多过分的话,林白衣的师兄叹口气,“以你哥哥的做派为人看,他应该很早就开始寻找有资质的孩子做弟子,忽悠那帮小弟子到清源山脉生活。”
  “可是师兄你之前也说过这般有禀赋的弟子不好寻找啊!”
  “所以才需要提前布局啊!”
  “那要是找不到?”
  “……”林白衣的师兄到这会儿,才开始无语啊。
  别说,他师弟说的可能不是不存在啊!毕竟好弟子不容易寻,尤其是禀赋跟弟子品性是同等被看重的情况下,这般难得的好苗子更不容易挖掘到咧!
  “所以,若是找寻不到可以很好从传承清源山脉的弟子,师兄啊,你说我哥哥他……会不会索性就从那遗传学方面做功夫呢?!”
  林白衣的师兄听到这儿,可算反应过来——这合着这小子是想饶他啊!
  好吧,虽然这会儿反应过来,但是奈何他跟师弟绕的太久,这会儿想要拆开可不容易呢!
  “你不就是想说,清源师弟他找不到合适的传承人,就索性自己找人生一个咯!反正只要能够顺利遗传到他禀赋的孩子,就、就可以……对不对?”
  “对啊!”林白衣说的理所当然。
  他这份儿“本来就该这般”的劲儿,让他师兄都看愣呢!
  林白衣的师兄这时,也算是琢磨出味儿来——他师弟这般说,其实,他是认定来人肯定不是林清源吧?!
  想到这儿,他对这位来客,也有些许不满。
  你说呢,要真是林清源……呵呵,好吧,那就暂时说句“要真是林清源就算咧!”
  可问题是这人他就是林清源的可能性不大。
  所以,实事求是,多好呢?!
  你若是林清源后来收的徒弟,你就实话实说!
  你若真是林清源鼓捣出来的亲儿子,那你就摆出证据给大家看看!
  这般也好给你安排得当!
  想到这儿的他,忽而嘴角儿微微抽了抽:“……说起来,他咋就按照师弟想法儿考虑起来呢!”
  “就算你说的都对啊!那你说咋办呢?”林白衣的师兄让林白衣给绕的有些郁闷呢,所以他也不多说无用的言语,只问林白衣的安排,“你怎么看呢?”
  “所以,先给他认定了就是我哥哥的儿子,他若是不想承认呢,那就认定是义子好啦!”林白衣想的很开,好像他说这般多根本就不是为了认侄子。
  他这就是想给自己哥哥留下痕迹,这有孩子比没有孩子要好很多,对不对呢?
  “你这么安排……从理论上说呢,肯定没有问题,但是,你需要提前跟师父和清源山脉打招呼,要不然他也不能顺顺利利顶着清源山脉继承人身份无忧无虑地生活不是?”
  “这肯定会做的!”林白衣实际上,在他跟师兄说上话后,就跟他师父联络上,想来,他师父这会儿应该已经……去看看那位自称是林清源的呢!
  于是就……大眼瞪小眼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