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万古邪帝无弹窗全文阅读 > 万古邪帝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3116章 一招致胜!坐等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对褚默来说,纵然他不知道那玉符出自何人之手……
  但以他的修行底蕴来看,却是完美的。
  然而,他忘不了当他将玉符交给邪天后所发生的事。
  邪天看得全神贯注,时不时叫一声好。
  当看完玉符后,邪天还很是感慨地对他说,果然是自己人帮自己人,有了这玉符,你会赢得无比漂亮,想输都输不了。
  这是自然。
  如是想的褚默,在得到了邪天的保证后,心头更踏实了些。
  然而就在此时……
  大佬又开口了。
  诶?
  混元三离火?
  听到这五个字,褚默本能地就将修行得炉火纯青的混元三离火施展开来。
  而他这一施展……
  世界线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奇怪,这里若能将施展混元三离火的时间提前千分之一瞬,力道提升至七成,出手方位从癸位变为坤位,应该就能获胜了吧?”
  就是这句话,改变了一切。
  起初褚默还对此将信将疑,是以一路到了驻地,上了擂台,他都满脸犹豫,不知自己是该按玉符行事,还是在大佬所说的那个时机做出改变。
  这种犹豫,甚至在他茫然的状态下,直接持续到了即将要施展混元三离火之际。
  而就在此时,他眼角余光看到了木尊起身,且因为看到木尊起身,进而又看到了那些高高在上,指点江山的众大佬。
  也不知是发了什么神经,他在心里吼了一声,将邪天这句话借着有些莫名的怒火,完美地表达了出来。
  而这一表达的结果,便是对手被轰出擂台。
  因为被吓住了,他并没有看到擂台上众大佬的神情。
  但跑回来的路上,他脑海中却不停重现着,自己出手的那一幕,与之同时,无数疑惑滋生。
  “提前千分之一瞬,有什么用?”
  “力道提升至七成,又有何用意?”
  “坤位出手……奇怪,传功长老和师尊都未曾提过这种出招方式啊……”
  ……
  虽说根本无法解释这些疑惑……
  但随着回放看得多了,褚默也感受到了一阵让他心悸的力量。
  这种力量,便是让他在摒弃玉符而不用的前提下,提前获胜的力量。
  而他感觉,这种力量其实并不强。
  但这种不强的力量,在提前千分之一瞬、力道增至七成,以及出手方位变成坤位后的战斗环境中,有了至强之力!
  “是以这种强,并非如大帝那般的绝对之强,而是相对之强……”
  这点感觉,让褚默心跳加速,步伐更快。
  因为他发现,在大帝的绝对至强之下,这种相对之强不仅更容易达成,且更相当于一种宛如神来之笔的无敌!
  这便是大佬!
  观玉符半个时辰不到!
  一句只点出时间、力道和方位的话!
  便让自己提前获胜!
  便让一干大佬失蹄!
  便让自己心头的无名怒火变成了浓浓快意!
  是以他这一声大佬,甜得陆倾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好在……
  邪天并未听见。
  闭关是无聊的闭门造车。
  即使对他这种妖孽来说。
  是以在闭关期间,陡然有这么一块详解三清道门、混元仙宗弟子杀伐的玉符落在他手上,这不啻于给了他验证闭关所得的良机。
  随着一遍又一遍地观看玉符,他在脑海中借莫名感应辐射出的战斗场景,正不断地被他修改着。
  “此处,若是不选混元三离火,而是施展混元剑指的话,更为轻松吧……”
  “还有这里,若褚默道友能后退十丈借气势拉扯,对方根本不敢再强攻,只能退而守之,而这一守……”
  ……
  听到大佬津津有味的轻喃,褚默先是一怔,旋即才明白大佬还在琢磨玉符内的东西。
  而将大佬的话,放在他亲身经历过的场景中一套!
  褚默便震惊得连连变色!
  “全对!”
  “若是按照大佬的话来做,我获胜还能更容易!”
  ……
  而就在褚默震惊得无以复加之际……
  “诶?不对不对,混元索?这第一招混元索若能施展两遍,不就直接获胜了么?”
  这话一出,褚默眼珠子都直了!
  因为整场切磋中……
  他只施展过一次混元索!
  就是在切磋之初!
  就是他攻出的第一招!
  “大,大佬的意思是,我,我只要连出两次混元索,一,一招就能取胜?”
  就在他因此不可置信之时……
  从混元仙宗换得混元索功法的邪天,出手!
  第一次混元索!
  和玉符中所描述的出招时机、出招力道、出招方位一模一样!
  但紧接着……
  当混元索将对手的无形道网绣成一团锦绣瞬间!
  第二次混元索已然后发先至!
  将刚刚成型的那团锦绣拉扯成了一柄锦绣之剑!
  而这柄锦绣之剑在褚默完全没反应过来之时,便刺中了他印象中对手的心口!
  一点殷红!
  却无比得触目惊心!
  “还能如此!怎,怎么可能!”
  “啊,褚道友回来了?”见褚默一脸惊恐地站在自己面前,邪天也爬了起来,抱拳问道,“不知道友战果如何?”
  “啊……我,我……”
  邪天一怔,有些心虚道:“道友,希望你还记得,我说过那句话只是我无心之言,而那玉符才是……”
  褚默猛地回过神,当他想明白大佬这话是什么意思后,一肚子的震撼,都变成了无语。
  “若让制作玉符之人听到大佬这话,不知会不会吐血而死……”
  正无语感慨着……
  褚默就听到塔外有人叫自己,当即走了出去,一瞧,正是昨日给自己玉符的那个门人。
  门人的表情有些复杂,却也没如昨日那般说什么好自为之,看了眼褚默便转身离开。
  褚默一怔,眼角余光却看到了脚下的玉符。
  “嘿……”褚默暗自冷笑,转身就走,“若说昨日我还需要这玉符,如今得见大佬之威……大佬,您怎么出来……您,您做什么?”
  跟着出来的邪天欣喜拾起玉符,转身朝塔内走去,嘴里还道:“这可是好东西,你若不需要的话,先借我看看。”
  褚默:“……”
  就在褚默无语凝噎之际……
  混元仙宗驻地内。
  道髻散乱、双眸翻红的廖青长老,在脑海中模拟了无数遍自己的取胜之道后,脸上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嘿,一时不察被你一个破道境后期的小渣渣打了脸,本座倒要看你明日还有这狗shi运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