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万古神帝(书坊)无弹窗全文阅读 > 万古神帝(书坊)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二千七百三十三章 翡微殿下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一秒记住【3Q中文网】,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元天志注意力落到妾三千身上,目光盯向靠在墙边的剑,脸色随之微微一变,连忙将逸散出去的神气,尽数收回。
  “这人怎么会和张若尘坐在一起?”
  元天志带着疑惑的心绪,转身看向不远处那个戴着面纱,抱着三眼异兽的女子,顿时,双目大睁,如同见到了天下最不可思议的事。
  随即,他魁梧的神躯躬了下去,抱拳行礼,正欲开口。
  那女子,道:“你且去吧,张若尘的事,从现在开始由我来处理。”
  元天志似乎是想说一句什么,可是想了想,却选择闭嘴不言。
  应了一声,他转身下楼而去。
  回到车水马龙的街道上,元天志依旧未能平复心中的震撼,同时陷入深深的不解。
  小小一座茶阁,怎么汇聚了这么多惊天的人物?
  卓雨农走了过去,问道:“神将大人,张若尘可在里面?”
  元天志以叹息的语气,说道:“在里面。”
  “那么为何没有将他带出来?上面可是有言,若是他敢不从,便以罪人之名,将他擒拿。”卓雨农道。
  “擒不了!不要再问了,这件事,已经不是我们可以参合。”
  元天志语气低沉,带有无奈,先一步行了出去。
  卓雨农心中疑惑,望向茶阁。
  元天志携带裁决司的裁决令前来,别说是张若尘,便是血后、冥王那样的真神都可以“请”去命运神山。怎么“请”不了一个张若尘?
  难道血绝战神在里面?
  在一众裁决司大圣的眼中,这座茶阁,忽然间,变得神秘而又诡异。
  卓雨农心中疑云重重,可是张若尘却已经明白所有。
  以张若尘现在的身份地位,区区一个元天志,哪里敢来血绝家族的地盘上擒拿他?
  元天志肯定是奉了裁决司中某位大人物的命令,才敢前来,有如此依仗,谁还能将他惊退?
  答案只有一个。
  他遇到了裁决司中,比他更大的人物。
  只有裁决司,可以慑退裁决司。
  张若尘看向那个戴着面纱的神秘女子,心中尴尬无比,怎么都没有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与她相遇。
  先前那番言词,虽是妾三千在讲经传道,可是,张若尘却也学得认真。
  皆被她看在眼里。
  妾三千一边笑着,一边暗暗向张若尘传音,道:“她果然是冲着你来的,什么情况?”
  “或许,是来相亲的。”张若尘道。
  妾三千脸上笑容变得僵硬,提起那柄珠光宝气的剑,站起身,撩了撩额前长发,一拍张若尘肩膀,哈哈一笑:“若尘兄,我们一见如故,相逢恨晚,但先前的话,都是妾某的狂悖戏言,莫要当真。先行告辞,后会有期!”
  “哗!”
  他连剑带鞘,潇洒写意的,在房间中一划。
  空间被撕裂开。
  张若尘大声挽留,可是妾三千一步跨入空间裂缝,瞬间消失不见,像是全然听不见他的声音。
  只轻轻挥了挥衣袖,却没有带走张若尘。
  只留张若尘一人,继续面对茶阁中尴尬的气氛,和神秘女子讥讽冷峭的眼神。
  能够无视一座圣城的道锁、大圣铭纹、神纹,来去自如,连空间都无法阻隔,显然妾三千是一位了不得的真神。
  而且他是和璇玑剑圣前后出现,张若尘哪来还能猜不到他是谁?
  但,很过分。
  先一刻,还在与他谈情说义。
  下一刻,却变得无情无义。
  张若尘苦笑,转身施施然的拱手,向那位神秘女子行礼:“见过翡微殿下。”
  眼前这位女子,正是血绝战神曾向张若尘提过的裁决司真神,青翡微。
  七万年前,青翡微便是命运神殿的神女,是那个时代天资最高的修士,如今修为已是达到深不可测的地步。否则,妾三千也不至于匆匆而去。
  青翡微的精神力也不知多么强大,显然是听到了张若尘和妾三千的传音,轻哼一声:“在玉煌界,本神的确是欠了血绝战神天大的人情。战神也与本神提过,和你联姻的事,但,已被本神婉拒。所以,不存在什么相亲的说法!”
  听到这话,张若尘反而轻松下来。
  但,忽的想到了什么,张若尘皱眉道:“这下麻烦了!”
  “什么意义?”
  青翡微静若平湖,心中不起波澜。
  张若尘走到她对面的位置坐下,道:“妾三千一看便知是一个守不住秘密的人,刚才我对他说,你来天麟古城,是为了与我相亲。他必然是当真了,很有可能,会将此事传出去。”
  “对我而言,没什么损失。”
  “可是,翡微殿下却是惊艳了一个时代的神灵,主动到血绝家族,与一个圣境修士相亲。可想而知消息传出去后,将会引起多么大的轰动。人言可畏啊!”
  妾三千显然是早就知晓青翡微的身份,却故意给张若尘讲什么御妻之道,完全就是在坑他,把他带进了沟里。
  坑完后,还挥了挥衣袖就走了!
  张若尘岂能不算计回来?
  青翡微显然是听进去了张若尘的话,眼神微微一滞,但,瞬间又变得古井无波。
  张若尘不禁暗暗佩服她的心境。
  青翡微道:“本神来天麟古城,一是想要见一见修炼出一品圣意,且让血绝战神推崇备至的外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让翡微殿下失望了!”张若尘叹道。
  青翡微又道:“二是想要问你几个问题。”
  “但问无妨。”
  张若尘的心彻底放松,仿佛对面坐的不是一位绝代神灵,无法给他造成任何压力。但,青翡微的第一个问题,便是让他心惊肉跳。
  “弃天是你父亲,不知你何时救他?如何救他?救不救他?”
  毫无疑问,张若尘直接回答“不救”,就能轻松过关。
  可是这两个字,他怎么说得出口?
  张若尘低头笑了笑,提起茶壶,倒满一杯,却没饮。
  他眼神逐渐变得坚定,道:“救,当然要救。妾三千有一句话说得很对,世间一切关系的建立,都是发乎一个情字。”
  “父子之情,是斩不断的。”
  “待我修为达到神尊之境,便是登上命运神山,带父皇离开的时候。”
  “翡微殿下若是觉得我威胁到了裁决司,大可现在便将我擒拿,或者直接抹杀。”
  青翡微凝视张若尘的双目,见他神情真挚,语气铿锵,显然是说出这句话之前,已经想好可能会有的后果。
  青翡微道:“血绝战神说你重情重义,本来我是不相信的,现在,倒是信了几分。”
  “第二个问题,天庭和地狱的战争,你怎么看?”
  张若尘道:“机遇无穷,却又需要审时度势,不可忘记生死。”
  “审时度势,不可忘记生死。”
  青翡微如此念着这十个字,抱着三眼异兽,站起身来,没有再看张若尘一眼,自顾的向茶阁外走去。
  “难得你看得这么透彻。”
  她的声音,从楼下飘来。
  但张若尘却知晓,声音传来时,青翡微已在数十万里之外。
  张若尘长长吐出一口气,知晓是自己最后说出的这十个字,让青翡微暂时抛下裁决司的利益,站到了他这一边来。
  十个字中的“生死”二字,指的是生灵和死灵。
  说到底,不死血族是生灵,不是死灵。而且,需要借助生灵的血液,才能像现在这么强大,立身地狱十族之一。
  天庭万界若灭,不死血族离灭族也就不远了!
  任何一个不死血族的上位者,都得记住“审时度势,不可忘记生死”。
  不死血族需要一个能够平衡生灵和死灵的支撑点,很显然,张若尘的特殊身份,和表现出来的资质,有机会成长为那个支撑点。
  回到血绝家族,张若尘见到血泣,询问道:“孔乐回来没有?”
  “没有!但,大圣放心,在血天部族不会有安全问题。”
  血泣取出一枚空间戒指,显得颇为肉疼的模样,这里面,可是他的全部身家财富。
  他咬了咬牙,将空间戒指递给张若尘,道:“这是当年血泣欠的神石,先还一半。另一半,大圣可否再宽限一些时日?”
  当年参加狩天之战,张若尘帮助血泣挣断枷锁,又卖给他了不少神游丹,这让血泣欠下了很大一笔债。
  张若尘的债,血泣不敢赖。
  张若尘接过空间戒指,探查了一番,见血泣的眼睛就没离开过空间戒指,于是,递回给了他,道:“我张若尘不缺这点神石,拿去购买修炼资源,争取早些突破到无上境。”
  血泣手持空间戒指心中巨震,道:“当年是我欠了大圣的恩情,这些神石,大圣必须收下。”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想要神石,我随便拿出一件至尊圣器拍卖出去,便能卖得天价,还在乎你这几个?”
  血泣当然明白张若尘这般做法是意欲何为,连忙躬身一拜:“今后血绝家族中的一切事宜,血泣皆以若尘大圣马首是瞻。”
  “先去帮我办一件事。”张若尘道。
  “何事?”
  “去一趟齐天部族,将当年母后从昆仑界带回来的两个不死血族给我找来。他们的名字,叫做齐生和荧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