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画演天地无弹窗全文阅读 > 画演天地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两千七百一十五章 棘手问题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什么是伪逆道之果?其实就是七颗逆道之种凑在了一起,且也有了大部分的融合,但就是还差那么一些的才能被称之为完美的融合。
  虽然就外形上来讲,逆道之果并不是逆道之种单纯的融合构成的,更像是一种单纯的凑在一起,毕竟逆道之果的形象很像是蒜瓣,但是当中的力量的融合什么的,是必须要堪称完美过后,逆道之果才算真正的形成。
  真正意义上的逆道之果那可不是现如今的伪逆道之果可以比拟的,举个例子的话,就是真若骁勇持有的是完成版的逆道之果,那个女子即便将那样宝物炼制成功了,也休想将骁勇斩杀。
  因为那个女子的那样宝物最多也就是和逆道之果同等级别,不可能有高了的,而那样级别的宝物,想要用来自爆的引发彼此的崩溃都是不可以的。
  换句话说,真若骁勇持有了逆道之果,那个女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骁勇在逆道之种的保护之下悠然离去。
  当然了,也不是说,有了逆道之果的傍身,骁勇就无敌了。
  真要是无敌,当年的那位大人物是如何被迫飞升的?一众主宰还是有办法将骁勇给弄死的,只不过麻烦的程度暴增许多倍而已。
  但这真的不是最为可怕的事情,最为可怕的真就是那个主宰说的那种,就是骁勇和那个女子联手,随后就有了逆道之果和那样宝物的强强联合。
  那等程度的强强联合,那就当真是能够让一众天道都感到棘手的情况。
  “所以我希望你们派出分身下场,这是为了大家着想,你们却总是推脱,这可不行。”那个主宰也是懒得遮掩情绪,冷着脸的说道:“还是说,你们希望我就和她都在那边战死,然后你们好想办法霸占我们两个主宰的天地?”
  天地之间的绝对主宰主宰的天地是不能被瓜分的,而若相应的主宰死掉,那样的天地却是能够被一众主宰进行霸占,或者说是进行相应的资源的霸占。
  主宰的总数不多,每一个主宰都能获得不少的资源。
  而且他们进行那样的资源霸占还有着正当的由头,就是他们不去霸占,那样的天地是会变化成为完整的世界,而后成为天道一系的一份子。
  他们就是在杜绝新的敌人的形成!
  不得不说,放在以往,那个主宰也喜欢那样的霸占,然而到了今时今日,那个主宰莫名的无比的厌恶。
  其他的主宰是对那个主宰心起了厌恶。
  怎么说呢?有些事情可以做不可以说,说出来了,大家的面子上都不好看。
  很显然霸占死去的天地之间的绝对主宰主宰的天地的行为,就是那种可以做而不能说的事情。
  那个主宰的说出来,就让在场的一众主宰找不到台阶下。
  那个主宰可不会给他们递出台阶,那个主宰是继续说道:“还是那句话,要么你们派出分身下去帮忙,要么你们就借九方阵玺那样级别的宝物给我,否则的话,底下的事情我不会管了。”
  秋水灵眸的一双眼睛,那个主宰是真的想要,但是那个主宰不想死,因为主宰死了和修士死了相差不多,无非就是身死道消,自此不存于天地之间。
  像那个女子那样复活?
  那也是当初的秋水天心没能将那个女子彻底的抹杀,令那个女子有一线生机的抓住。
  换成现在,秋水天心他们不可能再给那个女子机会。
  同样的,有了那个女子的事例在前,那个主宰要是被秋水天心和骁勇他们杀死了,也不可能会有一线生机的抓住,秋水天心和骁勇他们也不可能留给他那样的一线生机。
  话说,那个主宰用得着那样的悲观吗?
  也就那个女子帮着秋水灵眸对付他的分身而已,又不是直接的对那个主宰的本体下手,犯得着就想到了自身被杀死的情形?
  也不能说是那个主宰悲观了,是那个主宰认识到了背后的一众所谓的同伴盟友什么的,是那种有福同享,有难却不能同当的混账玩意,甚至本身就是那种过河拆桥的混账东西。
  那么那个主宰要是继续的单独在底下作战,说不定在什么时候就被坑了,而后就因之阵亡。
  那个主宰的想法如何如何,其他的主宰不在意,被说得下不了台的他们,在意的是如何如何的给那个主宰一个教训。
  就是那个主宰的话也没有错,真若逆道之果和那样宝物强强联合,也就是骁勇他们与那个女子的强强联合,当真就有可能带来天大的麻烦。
  如此一来,可以给那个主宰教训,但是相应的帮助也得有。
  “这样,九方阵玺级别的宝物,我们可以借给你,但是三万年的时间太长,而且我们每一个都借给你的话,我们这边可就有了宝物的缺失,要是上次那伙人趁机杀来,我们可就不好应付了。”
  这话显然就是讨价还价的假话,不过那个主宰也没有期望每一个的主宰都给他一样九方阵玺级别的宝物,那不现实,
  因为九方阵玺那等即级别的宝物,再是只有伪逆道之果的水准,数量一多,也是可以和真正的逆道之果相比较的。
  而且怎么说呢,九方阵玺是能拿来自爆的,故而若是那个主宰持有数量众多的九方阵玺级别的宝物,一窝蜂的朝着骁勇那边丢过去的进行自爆,骁勇就算有着完整的逆道之果的庇护,也得很是凄惨。
  甚至有可能将完整的逆道之果重新打散的成为逆道之种,而后自然就是骁勇的死于那个主宰的手上。
  同样的道理,要是那个主宰对某个主宰起了杀心,那样多的九方阵玺的级别的宝物一个丢向其人的来上齐齐自爆……
  在场的主宰,能扛得过去的终归是少之又少。
  “那你说说,给多少件合适?”那个主宰也是借坡下驴,但他没有想过一下子的就下到底。
  给出话语的主宰却是想要一下子的下到底,说什么给两件就很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