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小说 > 极品飞仙无弹窗全文阅读 > 极品飞仙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2885章 不是幻觉

全新的短域名 qxs.la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qxs.la (全小说无弹窗)
  布置洞府也是一个消磨时间的事情。
  就像琴双一样,还不是把弦月峰布置得美轮美奂?
  琴双好奇地打量着这个洞府,洞府被夏芬芳布设成三层楼。中间是会客的大厅。此时,琴双就站在大厅内,夏芬芳穿着一身绿色的衣裙从楼梯上缓缓走下来。
  “坐吧!这是我自己种的茶树,你尝尝。”
  两个人相对而坐,夏芬芳一身绿衣,素手沏茶。琴双一身白衣白裙,静静地望着对面的夏芬芳。
  洞府内并不闷,还有着微风,哗啦啦的流水声,夏芬芳为琴双和自己倒了两杯茶。茶杯内茶水的白雾般的热气在空中缓缓升腾,散发着草木的香味。
  琴双静静地望着对面的夏芬芳,心中不由感叹。
  圣者就是圣者,便是一坐,一静一动,都带着一种玄妙,仿佛在向着琴双展示天地大道。
  “有什么事儿吗?”夏芬芳双手捧着茶杯,淡淡地问道。
  琴双含笑道:“在思乡碑呆了两个月,有些不明白的地方,想要请教前辈。”
  “这是小事!你有什么不明白的?”
  “前辈,一定要神魂合一吗?单独修炼元神不行吗?”
  “呵呵……你想多了。如今就算你想要神魂合一也不可能。现在的你,又没有诞生魂魄,也只能够单一地修炼元神。这自然可以,你先将修为提升到天尊巅峰吧。那个时候才是你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现在考虑没有意义。因为你只能够单独修炼元神。”
  “我的意思是,如果我诞生了魂魄之后,必须神魂合一吗?就不能元神是元神,魂魄是魂魄?
  各自按照自己的方向修炼?”
  夏芬芳沉默,琴双望着她,眼中现出了疑问。夏芬芳的神色不像是思索,反而像是回忆。
  琴双也不打扰她,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等候夏芬芳从回忆中走出来。半响,夏芬芳悠悠一叹道:
  “在元神诞生魂魄之后,实际上便已经神魂合一了,你明白吗?”
  琴双略微思索了一下便点头道:“明白,魂魄诞生于元神之内,自然是神魂合一。”
  夏芬芳接口道:“实际上,当年我们诞生了魂魄之后,也想过要不要剥离神魂,让元神和魂魄分开。也进行过各种论证……”
  夏芬芳顿了一下道:“当年大家在一起讨论了很多,一时半会儿说不全。不过当年我们都将这些讨论记录了下来,各自回去细细揣摩,然后再讨论。那些玉简我都放在藏宝室,我去给你找找看。你也不要拘束,可以在这里四处走走,参观参观。”
  话落,夏芬芳起身,向着客厅后面的一扇门走去,推开房门,身形消失在房门后。
  琴双端起了茶杯,轻轻地喝了一口,清香涌进了口腔,一股增加玄之力的能量让琴双立刻感觉到清爽了很多。
  “好茶!”琴双不由赞叹道。
  一阵脚步声突然从三楼的回廊上响起,琴双抬头望去,眼中闪过了一丝诧异。
  “夏前辈什么时候上三楼了?”
  琴双端着茶杯愣愣地望着三楼,便见到一个女子的背影,背影和夏芬芳一模一样。此时正推开了三楼一扇门,走了进去。
  琴双微微皱了皱眉头,夏芬芳完全不理会琴双,但是身上的衣服却从绿色变成的黑衣黑裙。
  “究竟是不是夏前辈?刚才还在一楼,现在出现在三楼。刚才穿着绿衣绿裙,现在穿着黑衣黑裙。”
  琴双站了起来,向着三楼走去。反正方才夏芬芳说过了,让她不要拘束,可以四处参观。
  琴双快步地向着三楼行去,她认定自己绝对不会看错,虽然换了衣服,绝对是夏芬芳。夏芬芳为什么要换衣服?
  不是去取玉简了吗?
  怎么会出现在三楼?
  她带着疑问,来到了那扇门前。那扇门此时是开着的,琴双一步迈了进去。
  “砰!”
  背后的房门自动关上了。
  夏芬芳拎着一个口袋走了出来,看到琴双不在客厅,脸上也没有惊讶,她让琴双去参观的。不过也失笑道:
  “胆子可真大,圣者让你随便参观,你就随便参观了?”
  “琴双!”夏芬芳轻声唤道,同时她的声音却清晰地在洞府内的任何一个角落响起。
  但是……
  没有回音。
  “琴双!”
  夏芬芳皱了下眉头,又喊了一声,但是依旧没有回音。夏芬芳脸色微变,玄识蔓延了出去。
  “嗯?”
  夏芬芳的脸色一变,下一刻,便已经出现在了三楼那扇门前。
  伸手去推房门,脸色再变,竟然推不开。
  “砰!”
  夏芬芳手中略微用力,大门便四分五裂。
  “琴双!”
  她看到此时琴双正站在房间的中央,在天棚上出现了一个天窗,从天窗内伸出一只黝黑的手臂,那黝黑的手和琴双的手抓在了一起,往天窗内拉着,而琴双则是用力往下拉着。
  “砰!”
  一声响,那条黝黑的手臂化作了黑烟,瞬间流泻进入到天窗内,那天棚上的天窗瞬间消失,仿佛那里从来就没有一个天窗。
  琴双霍然转首,望着站在破碎房门前的夏芬芳,一脸的警惕。
  “呼……”
  夏芬芳吐出了一口气道:“琴双,你没事吧?”
  “没事!”琴双沉吟了一下:“前辈,这是怎么回事儿?”
  夏芬芳忌惮地望了一眼天棚,然后道:“下去说吧。”
  琴双点点头,夏芬芳转身向着楼下走去。琴双盯着绿衣绿裙的夏芬芳的背影,沉吟了一下,举步跟在了后面。
  两个人回到了客厅,相对而坐,茶杯内的茶水还在升腾着白雾,仿佛她们两个一直坐在这里一般。
  琴双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那只构筑出来的手,此时有着崩溃的趋势,在琴双运转之下,正在快速地恢复,琴双抬头望着对面的夏芬芳:
  “刚才抓住我手的是前辈吗?”
  “不是!”夏芬芳摇头道,随后又犹豫道:“我也不知道。”
  琴双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道:“那是怎么回事儿?”
  然后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道:“我的手方才分明被抓住了。”
  *
  万分感谢蓝夜星烛的打赏!
  *
  *